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二、道别

岳阳和杨文慧被警方带走了。

岳鸣看着面如死灰的岳中磊,轻叹道:“大伯,我实在不知道爸爸欠你这么多……”

岳中磊举手制止岳鸣往下说,他摇头道:“阿鸣,我怪责不了你爸爸,因为这里面,我也有错,而且他们的计划,事实上我也是知道,我没有阻止他们,是因为我亏欠他们母子,但是我助纣为虐,却害苦了你。”

“不,大伯,你所受的罪,远远比我受的罪要多得多,当我听了你们的故事后,我已经能够理解和原谅岳阳所做的一切,无论怎样,我还是会当他是我弟弟的。”岳鸣是个善良的人,他最无法忍受别人因为他而遭罪。

岳中磊长叹道:“真没想到,中原这样的人,竟然能有你这样善良的儿子啊!我不该帮着他们对付你,我已经没脸再待在‘岳氏集团’,希望你以后能将‘岳氏集团’发扬光大,你爸没看错,你才是最适合的继承人。”

岳中磊想要走,但是岳鸣却说道:“大伯,别走,忘掉过去,留下来,你是集团的元老,就算我坐上‘岳氏集团’的位置,我也需要你的帮助。”

岳中磊婉拒道:“算了吧,阿鸣。我做错了这么多事,留下来,只会给集团蒙羞,只有我走了,你好好地把生意弄好,才不负你父亲打下的这片基业。”

岳鸣不再挽留岳中磊了,他知道岳中磊去意已决,已然留不住,只能任由岳中磊离去。

当岳中磊走后,记者们赶紧簇拥过来,纷纷向岳鸣发问。

“岳大公子,现在你已经是‘岳氏集团’的董事长了,请问你有什么感想?”

“岳大公子,你会继续追究岳阳和杨文慧的罪责吗?”

“岳大公子,你对‘岳氏集团’的未来有什么计划吗?”

问题虽然多,岳鸣却一个没有回答,他的注意力根本没在记者身上,他的眼睛在搜索一个人,一个刚刚还在这儿,现在却突然不见了的人。

岳鸣想找的人,是魏仁武,不知道什么时候,魏仁武突然就趁着大家不注意,默默地离去。

他知道魏仁武应该还没走远,他赶紧推开记者群,朝大堂外跑去。

但是,他刚走出大门,立即便停住了脚步。

一个美丽而又清秀的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女子是沈依,她一看见岳鸣,立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一把抱住岳鸣,痛哭道:“岳鸣,你个混蛋,我还以为你出事了,这段时间,你到底去哪儿了?”

岳鸣紧紧抱住沈依,轻拍沈依的后背,安慰道:“一切都结束了,我没事了。”

沈依依偎在岳鸣的怀里,幸福地点点头。

岳鸣突然问道:“依依,你开车没?”

“开了的,怎么了?”沈依疑惑道。

“走,载我去一个地方。”岳鸣拉着沈依手就开跑。

“去哪里啊?”沈依紧紧拽住岳鸣的手。

“先不要问了,上车了,告诉你,来不及了。”岳鸣使劲把沈依往外拉。

“先停一停。”沈依说道。

岳鸣这次撒手,问道:“怎么了?”

沈依指着他们跑的反方向,说道:“车在那边。”

岳鸣尴尬地又只能拉着沈依倒回来跑。

另一边,魏仁武趁着岳鸣和岳中磊交谈之际,便偷偷走出了中原大厦的大堂。

他看了看手机,自言自语道:“时间差不多了。”

刚巧大厦外有一辆的士车,他便钻进车的后座。

出租车司机询问道:“朋友,想去哪儿?”

“宝安机场,师傅麻烦快点,我赶时间。”魏仁武看着窗外,漠然地回答道。

“那朋友,可要坐好了,很快,我们就能到机场。”司机发动了出租车。

一路上,虽然司机想要和魏仁武搭话,可魏仁武却并不理睬,他只是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深圳城市风景,脑子里却又想着其他的事情,一些伤感的事情。

正如司机所说的,魏仁武很快便到达了机场。

魏仁武刚要走进机场,机场大门口却有一个保安要他交出打火机。

有点出行常识的人,都知道,打火机是不能带进机场的,这就意味着魏仁武在候机的时候不能抽一根烟。

这可是魏仁武不能接受的,他拒绝交出打火机,并说道:“那我待会再进去,我先去抽根烟。”

既然接下来有好几个小时不能抽烟,那么魏仁武就要在还没上飞机的时候,好好抽几根烟,不然一会儿会憋死的。

魏仁武走到一边,掏出香烟和打火机,想用打火机点燃嘴边的香烟,可是却怎么也打不燃火。

魏仁武将打火机在空中甩了两下,再次尝试点燃香烟,可是依然打不燃火,但这时香烟却点燃了。

点燃魏仁武嘴边的烟,不是他自己的打火机,而是另一个人的另一只手的另一个打火机。

魏仁武已经注意到了帮他点烟的人,是追了过来的岳鸣。

岳鸣收起打火机,并说道:“你让我随时带着打火机的目的,就是预防你的打火机突然打不燃火,现在总算派上用场了。”

魏仁武一边抽着烟,一边笑道:“你这么快就追来了啊。”

“为什么要不辞而别?”岳鸣脸上颇显怒气。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缓缓答道:“因为,我觉得和你道别再走,会浪费时间让我赶不上飞机,而且…我也不擅长说那些煽情的道别话。”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们为什么要道别?我们不该一起回去么?”岳鸣大喊道。

“得了吧。”魏仁武摇头道,“你看看你现在的状况,你走得了吗?”

“为什么走不了?”岳鸣不服气地说道,“我如果想走,有人拦得了我吗?”

“你又变成十万个为什么了,小岳啊,我们认识也有段时间了,我很了解你的性格,话又说回来,就算我们认识时间不长,我也能很快了解你。你是不会弃集团于不顾的,那毕竟是你爸爸的基业,虽然你爸爸是个混蛋,你可以不管你爸爸,但是还有集团公司的上千名员工,你又能弃他们于不顾么?你放弃集团的话,就等于上千个人会失业,我相信你是干不出来这种事的。”说到这里,魏仁武不禁长长叹息一声。

岳鸣不再说话,因为魏仁武说得没错,他心里确实很矛盾,一方面是他与魏仁武的友谊,另一方面又是一千号人的生计,两方面都是他不想放弃的事,魏仁武也知道岳鸣心里的矛盾,所以才用不辞而别来帮岳鸣做决定。

岳鸣心里其实还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所以他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留下来?”

“哈哈哈哈哈……”魏仁武突然大笑起来,“算了吧,小岳,我是不可能留下来的,我有我自己的生活,而这个生活在成都,不在深圳,你呀,就不要再想其他的了,赶紧滚回去当你的董事长。”

岳鸣没想到魏仁武会这样直接拒绝他,这让他有些手足无措,心里更加地陷入挣扎。

魏仁武看着岳鸣背后的不远处,对岳鸣说道:“那是你女朋友吧,长得挺俊俏的,你又舍得她吗?”

岳鸣转过头,顺着魏仁武所看的方向看去,沈依背着手站在不远处等待着岳鸣。

岳鸣嘴角带着幸福,说道:“没错,她应该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了吧。”

魏仁武朝沈依挥了挥手,表示第一次见面打个招呼。

沈依也用微笑礼貌地回应了一下。

魏仁武又对岳鸣说道:“回去吧,她还在等你,而且还有很多人都在等你。”

岳鸣依然不舍道:“那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这不是废话么,既不是生离死别,也不是绝情分手,为什么不会再见面?等你空了,可以回成都来看我,东坡北二路左右小区随时欢迎你回来,毕竟那是你的房子。”魏仁武说道。

岳鸣笑了,这是他回深圳后的第一个笑容,他笑道:“我觉得,我应该把房子收回来,不能让你再白住。”

魏仁武也笑了,他笑道:“那欢迎你回来收房子,不过要等我先把行李打包好。”

魏仁武扔掉香烟,准备进入机场,进去之前,他还给岳鸣留了一句:“哦,对了,我会帮你安抚好那个姓方的小妞的,你大可放心。”

岳鸣终究没有留住魏仁武,他也没有跟魏仁武走,魏仁武就这样一个人孤单地走向深圳回成都的飞机。

魏仁武在上飞机之前,掏出手机,翻出了岳鸣的手机号码,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他将手机扔进垃圾桶,头也不回地走进登机通道。

岳鸣坐在沈依的车里,两人这时准备回中原大厦,中原大厦还有一大堆的烂摊子要收拾。

回去的路上,岳鸣一句话也没有和沈依说,他本来应该有一肚子的故事去跟沈依倾诉,但是他却一个字都不愿意透露。

沈依也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岳鸣,但是她最终也只问了一个问题:“那个男人是谁啊?”

可沈依却只得到了岳鸣四个字的答案:“一个男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