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魏仁武的推理秀

“有点化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氰化钠是会让人立即死亡的化学毒药,怎么可能有人中了这种毒药,还能坚持一个多小时的,这不可能啊。”

记者们又开始质疑起来魏仁武,但质疑者中并不包括岳阳,岳阳现在脸色极度难看,刚刚的嚣张气焰已经消失殆尽,莫非魏仁武戳中了他的痛处?

魏仁武给众人解释道:“是的,你们说得都没错,氰化钠是瞬间死亡的剧毒,它本身是无法做到如定时炸弹般去规定岳中原什么时候死亡,但是如果真能做到控制时间呢?这样是不是就能证明岳鸣不是凶手呢?”

“如果真的能做到,那岳鸣就确实不是凶手,那怎样才能证明呢?”记者们疑惑道。

魏仁武哈哈大笑起来,他笑道:“其实这很简单,炸弹如果想要定时爆炸,就给它按上一个定时装置,毒药如果想要定时发作,也给它按一个定时装置就行了。”

“毒药也能定时?”这种事情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世界上真的有这种装置吗?众人不禁怀疑魏仁武只不过是哗众取宠。

“功夫不负有心人嘛,只要肯动脑子,一切都可以做到。”魏仁武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支小试管,小试管里面装着一小块类似肠壁的肉,肉的血液已经凝固。

魏仁武举起小试管,接着说道:“这是岳中原的肠子,我取了一小部分进行了测验。”

当听到是岳中原的肠子,有一部分人立即感到一阵恶心。

“你…你竟然动了爸爸的尸体。”岳阳这时怒斥道,但是他的声音却有气无力,仿佛害了一场大病。

魏仁武自顾自己的演讲,哪里顾得上岳阳的怒斥,他说道:“当我对岳中原的肠子进行测验时,如大家所想,我发现了氰化钠的成分,但是除了氰化钠外,我还发现了点别的东西。”

“还能有什么东西?屎么?”不知道是哪个记者冒出这么一句,引起了哄堂大笑。

“严肃一点,我这在推理呢!”轻松的魏仁武开始和记者们互相调侃起来。

魏仁武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们接着说,岳中原的肠子里,除了氰化钠,我发现了褐藻酸钙和苯二甲酸醋酸纤维素。”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魏仁武所说的东西,听得大家一头雾水,大家努力去回忆读书时候所学的化学,也还是对这两样东西一无所知。

魏仁武阴笑着,把装着岳中原肠子的小试管放回口袋,说道:“你们不知道这个很正常,真正的凶手制定这样的计划,也是因为大家对这两样东西一无所知,但是学医的却肯定对它们有所了解,因为这是制作肠溶胶囊的两个重要材料。”

“肠溶胶囊?那是什么东西?”

“听着好像是装药的胶囊,莫非是把氰化钠装进了胶囊里?”

“胶囊能让毒药撑一个多小时不被消化吗?”

记者们又开始议论纷纷。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看来,我有必要给你们普及一下肠溶胶囊了。胶囊基本分为两种,一种是胃溶胶囊,一种是肠溶胶囊,顾名思义,一个是在胃里面就能溶解,一个要到肠子里才会被溶解。这是一个很关键的一点,胃溶胶囊在胃里溶解,全程只需要十分钟左右,而肠溶胶囊,是不会在肠子以外被溶解,所以他能让药的效果在很长时间以后才会发生作用,这个时间肯定会在一个小时以上,甚至会达到两个小时,其实基本上也就是两个小时左右。”

魏仁武所描述的,让一众记者豁然开朗,现在傻瓜都应该明白魏仁武所说的不会让人立即死亡的氰化钠是怎么回事了,明摆着,就是装着氰化钠的空心肠溶胶囊被岳中原吃了,才会隔了很久才死亡的。

魏仁武说道:“现在,我已经证明岳中原是死于装进肠溶胶囊的氰化钠里,这就说明谁在岳中原死的时候,出现在他房间里,就一定不是下药的凶手,岳鸣是唯一一个符合这个条件的人,所以他肯定不会凶手了。那么另一个问题就来了,岳鸣不是凶手,谁又是凶手呢?”

所有的目光,这时聚集在岳阳的身上,已经有些慌张的岳阳,赶紧道:“你们都看着我干吗?”

魏仁武也看着岳阳,阴险地笑道:“现在我们又来谈谈,凶手为什么要用这么复杂的方式来杀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呢?”

“肯定是为了嫁祸给岳大公子,才搞出这些把戏的。”

“凶手真是个狡猾的人啊。”

事实开始清晰,记者们虽然没有指名点姓,但很明显,他们所说的那个凶手是针对岳阳的。

魏仁武又掏出手机,说道:“我给大家听点东西。”

这时,魏仁武的手机播放出一个哭泣的女人声音:“岳二公子当时说,岳中原董事长已经离世了,他需要我做一件事,就是假装可怜人,把那捧康乃馨卖给岳大公子,而且岳二公子说了,只要告诉岳大公子,是为了给病重的父亲筹钱治病,岳大公子就一定会买的。”

岳阳脸都绿了,这不明摆着,就是他在暗中搞鬼了么。

记者们纷纷把自己手中的一切录音设备对准魏仁武,生怕会错过这一段绝佳的新闻题材。

魏仁武的手机又换了一个声音,是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我是岳鸣的管家老胡,我要在这里说一件事,岳阳那个小王八羔子,用我儿子威胁我,让我把岳鸣从成都骗回来,然后告诉他岳董事长病重,让岳鸣立马赶往‘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所以岳鸣才会中了圈套。”

“谎言,这些都是谎言。”岳阳歇斯底里道,他冲过来就想要抢夺魏仁武的手机,却被两个警察给架住。

魏仁武收起了手机,哈哈笑道:“只有证词肯定是不够的,咱们又来说说证据,如果岳中原死的时候,岳鸣在场不是凶手,那么谁是凶手?我们就要从岳中原什么时候被下药开始算起了。岳中原被下药的时间,应该从他中毒往前倒推两个小时,能在那个时间接触他的人,只有两个人,就是不准任何人探望岳中原的你和你妈妈杨文慧。”

岳阳面色铁青,不发一言,他知道现在他狡辩的空间已经不多,所以沉默也许是现在唯一的应对方式。

“想不到吧,你本打算把岳中原隔离起来,方便你好下药,结果却把自己坑了进去,这也印证了一句古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说对吗?岳董事长,啊,不对,应该叫你岳杀人犯才对。”魏仁武开始嘲笑起岳阳来。

“真想不到啊,岳阳竟然是这种人。”

“是啊,他居然为了成为董事长,杀死自己的爸爸,还陷害自己的哥哥。”

“这种人,就应该下地狱。”

记者们已经开始对岳阳指指点点,品头论足。

“胡说,这都是假的,都是谎言,岳鸣才是凶手。”岳阳慌张地大喊道,可是无论他怎么狡辩,也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这时,岳鸣走上前来,怒斥岳阳道:“岳阳,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么?”

岳阳怒视岳鸣,大骂道:“我执迷不悟?要不是那个老不死的非要传位给你这个杂种,我会这么做么?说白了,都是你和那老不死的错。”

岳阳用力挣脱了架住他的警察,冲过来就要打岳鸣,岳鸣不避不让,任由岳阳冲到面前。

就在岳阳一拳就快打到岳鸣脸上的时候,岳鸣伸出双手,抓住岳阳的手腕,一个侧身就把岳阳扛在肩上,使出了一个过肩摔,将岳阳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岳阳躺在地上,久久没有起来,他望着中原大厦大堂的天花板,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摔得太重,疼哭的,还是因为其他事情,总之就是哭了,哭得十分伤心。

岳阳痛哭道:“岳鸣,从小,爸爸就把我和你比较,他总在我面前夸你这样好,那样好,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有多恨你,我讨厌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总有一个人压我一头。所以,我发誓,总有一天,无论是你,还是别人,只要有人敢骑在我脖子上,我就一定要把他消灭掉。”

“哎!岳阳,你这有何苦呢?”岳鸣长叹一声,“那你又知道爸爸在我面前是怎么夸你的么?他总是说你聪明,做生意也很有头脑,一定能为‘岳氏集团’做出巨大贡献,说真的,从小我就嫉妒你,你才是我成长过程中的阴影。”

“老头子真的这么说吗?”岳阳停止了哭泣,“不对,不对,你肯定是骗我的,你只是现在赢了,安慰我这个失败者而已,如果他这是这样想的,就不会想把位置传给你,而我忽略我的感受的,算了,算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

岳阳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时,李轩走了过来,用手铐铐住放弃抵抗岳阳,并说道:“岳阳,我现在正式以谋杀罪逮捕你,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正当警察们正准备带走岳阳的时候,突然大堂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嘶吼声:“放开我儿子,他不是凶手,我才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