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七、已故的父亲

走出电梯,岳鸣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里的空气比外面的更为阴冷,但他的心中的寒意更胜于身体。

他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医院的停尸房都是有人看守的,而这个医院的停尸房是一位老大爷在看守。

李轩上前和老大爷低声交涉几句,便离开了。

现在停尸房内就只剩李轩、魏仁武、岳鸣三人。

岳鸣低着头,说道:“我能不能不看?”

魏仁武哈哈笑道:“你可以选择不看,只要你不会觉得后悔就行。”

“我为什么要觉得后悔?”岳鸣说道。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谁知道呢。”

岳鸣紧握双拳,心里在挣扎,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去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下定决心没有?”魏仁武催促道,“我可要开始了哟。”

“好吧,我看。”岳鸣深呼一口气,坚定了信念。

魏仁武呵呵一笑,便打开了李轩所指的一个储尸柜。

一具全身**,面目苍老,毫无血色的尸体呈现在三人的面前。

岳鸣饱含泪水的走到尸体面前,带着哽咽地声音对尸体说了声:“爸。”

这具尸体正是岳中原的尸体。

这时,李轩说道:“岳二公子多次要求要把岳中原送到殡仪馆火化,但是我们提出要借用尸体来提供破案的线索,才得以保住他的尸体。”

岳鸣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岳中原那张被疾病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脸上,但是嘴里还是给李轩说了声:“谢谢。”

岳鸣的各种回忆涌上心头,从他记事以来,便与岳中原争吵不断,尤其是青春期,更是不愿意和岳中原说上一句话。

现在岳中原已经死了,他才后悔自己应该和岳中原像个真正的父子一样,坐下来好好吃个饭,唠唠嗑。

可惜一切都晚了。

现在岳鸣想来,作为父亲,岳中原也算对自己不错了,锦衣玉食、钱财无忧,虽然心不常在自己身边,至少行动还是证明他挂念着岳鸣。

虽然从小岳中原对岳鸣都很严厉,但这些不该影响两人的父子感情,反倒是岳鸣一直在淡薄这个观念,他对岳中原要远比岳中原对他更苛刻。

应该更注重亲情,这是岳鸣在找到自己亲生妈妈后,才得出的道理。

“看够了没有?”另一个淡薄亲情的魏仁武这时候问道。

岳鸣看着魏仁武,眼睛深处都是泪水。

魏仁武说道:“我马上要亲自解剖尸体了,看不惯的话,就闪到一边去。”

岳鸣摇摇头,说道:“不,我要看。”他鼓起了勇气,他必须全程见证,他不能让岳中原死得不明不白。

“那你稍微退后一点。”魏仁武挥挥手,示意岳鸣退后几步。

岳鸣依照魏仁武的指示,退后了几步,魏仁武便把岳中原的尸体整个拉了出来。

魏仁武又对李轩说道:“东西呢?”

李轩便去停尸房的老大爷专属抽屉拿出一包东西,递给魏仁武,并说道:“都在这儿了。”

魏仁武找了张桌子,把口袋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有橡胶手套、解剖刀、一支注射器、一堆文件、一些化学容器和一瓶化学药水。

魏仁武戴上手套,先翻阅了文件,一边翻阅,还一边说道:“岳中原是死于氰化钠,而注射器里面检测出来氰化钠,以及注射器的针头上残留着岳中原的血液,由此推断岳中原是用注射器注入了微量氰化钠导致死亡的。”

李轩点头道:“整体来讲,很符合逻辑。”

魏仁武说道:“可是,文件里面写着,注射器里面还有别的东西。”

“法医的文件,我看过,还有一些镇定剂的成分。”李轩说道。

魏仁武双手叉腰,疑惑道:“这就不符合逻辑了,如果要毒死一个人,你觉得有必要在注射器里面放镇定剂吗?”

李轩无法回答,但是他仍然尝试着回答道:“我觉得这种事情,也没必要深究吧,放不放镇定剂,根本不影响案情。”

“错,错,错。”魏仁武摇头道,“对于我们学刑侦的来说,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既然镇定剂存在,那就一定有存在的理由,只有挖出这个理由来,你才能真正的去触摸到真相,而不是只去知道凶手想让你知道的线索。”

“魏哥说的是,只关注眼前的,确实容易被人误导。”李轩惭愧道。

魏仁武又道:“岳中原死前,有没有医务人员来过他的病房?”

李轩摇头道:“岳中原急病后,岳阳和杨文慧没有请医务人员看护,他们两个都是自己在对岳中原进行看护,所以岳中原在病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他们两个知道。”

“也就是岳中原是在一个很封闭的空间里,发生过什么,只有岳阳和杨文慧知道?”魏仁武说道。

李轩点点头,说道:“是这个意思。”

“那岳中原死了,也没有人知道吗?”魏仁武说道。

李轩又摇起了头,说道:“岳中原的死,是在岳大公子来到病房的那段时间里发生的,我只是说岳中原之前除了死以外的情况,没人知道。”

魏仁武哈哈笑道:“你又急着下结论了。”

李轩都快被魏仁武给绕了进去,完全跟不到他的节奏。

魏仁武接着说道:“岳中原死的一个小时之内,岳阳在中原大厦,那杨文慧在哪里?”

“不知道,至少能知道的是,杨文慧没有在医院。”李轩回答道。

“那她在家吗?”魏仁武问道。

“她没有在家。”李轩说道。

“那你询问过那段时间她在什么地方没有?”魏仁武说道。

“问过,她说她在家附近慢跑,所以没有在医院。”李轩说道。

魏仁武紧锁眉头,说道:“你看看,这又是一个疑点了,重病的岳中原一个人在病房里,不准护士和医生进行看护外,两个人竟然都不在病房里看护岳中原,于情于理也说不通啊,这只能说明他们两个都知道岳中原会死,而且还知道岳鸣会在现场,所以故意错开了这个时间的。”

李轩托着下巴,说道:“是很可疑,但是依然没有证据推翻线索。”

魏仁武哈哈笑道:“有时候将所有可疑的地方拼凑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完整的剧情了。”

“那魏哥给我拼凑一下呢。”李轩开始催促起魏仁武来。

“不,现在还拼凑不出来,还差一些拼图。”魏仁武拿起了解剖刀。

魏仁武手持解剖刀,一步一步朝岳中原的尸体走去,每走一步,岳鸣的心就跟着跳动一下,

当魏仁武已经走到岳中原的面前时,岳鸣的心跳已经快得没有知觉。

魏仁武指着岳中原手臂的静脉位置,对李轩说道:“这个地方,有很多小孔,如果岳中原是通过注射器被注入的氰化钠,那应该就是这个位置了。”

魏仁武用刀剖开岳中原手臂静脉,他点头道:“血液已经凝固,很难从血液里进行检查了。”

魏仁武又抚摸了岳中原的肚子,便是一刀捅下去,接近着,魏仁武便在岳中原的肚子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岳鸣转过身去,他以为自己能够直面魏仁武解剖岳中原,但真的发生了,他还是做不到,毕竟那个尸体不是陌生人,是自己的爸爸。

但李轩是见过不少世面的人,他不会惧怕解剖尸体,他看着魏仁武剖开岳中原的肚子,把岳中原的肠子给拉出来。

“大家注意捂住口鼻,可能会有味道。”魏仁武提醒李轩和岳鸣。

李轩和岳鸣赶紧按照魏仁武所说的,用手捂住口鼻。

魏仁武用刀挑开了岳中原湿漉漉的肠子,顿时整个停尸房充满了刺鼻的气味,气味中含有浓重的屎臭味,中间还伴随着一些苦杏仁味。

魏仁武屏住呼吸,切下一小块肠壁,立马跑到放满物品的桌子前,打开一个化学容器,把肠壁放进去,用塞子塞住,然后又跑回岳中原的尸体旁,把岳中原的尸体推回储尸柜。

魏仁武这才又放开呼吸,说道:“呼,真是臭死人了。”

李轩这时放下手来,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魏仁武说道:“我要做一些实验,来证明我的一些猜想。”

“你有什么猜想?”一直没说话的岳鸣,突然间问道。

魏仁武笑而不答。

于此同时,在中原大厦顶楼董事长办公室里,岳阳穿着貂皮大衣,十分生气地坐在自己的太师椅上。

岳阳的前面跪着一个女人,衣服破破烂烂,还伴着血迹。

岳阳阴冷地说道:“抬起头来。”

女人缓缓抬起头来,她的脸很好看,而且很白,但是白得有点可怕,就像是虚弱的惨白,但也有可能是恐惧带来的惨白。

“金岚,你说,你是不是什么都告诉他们了?”岳阳狠狠地问道。

金岚不敢作答,眼神游离,她害怕地点点头。

岳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是愤怒破坏了他顺畅的呼吸。

就在岳阳愤怒到了极点,快要爆发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岳阳看了看来电显示,脑中的愤怒立马收了起来,他赶紧拿起手机接听,并且温柔地对手机里说道:“喂,妈,什么事啊?我正在忙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