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六、谁是凶手

魏仁武和岳鸣来到的是一家海鲜大排档,排档里有一个包间,岳鸣戴着口罩进入的排档,为的是怕人认出来。

当进入包间后,魏仁武迅速关掉房门,而包间一张足够坐下十来个人的桌子,只坐了一个人。

这个人又矮又瘦,长相极为像猴,但一双眼睛却极为的精神,穿着一件黑色夹克。

这个人一见到魏仁武,就亲切地喊道:“魏哥,你总算来了。”

魏仁武只是点了个头表示回应,他的注意力更集中在餐桌上的生蚝和扇贝上面,要知道这边的生蚝扇贝要比成都的好太多了,难道来一次深圳,魏仁武肯定想吃个够。

岳鸣把口罩揭了,问道:“这位是?”

魏仁武没有介绍,那个像猴子的人,便自我介绍道:“我想你就是岳大公子吧,你好,我叫李轩,是魏哥的大学校友。”

李轩说着便站起身来和岳鸣握了一个手。

魏仁武一边吃着扇贝,一边还补充道:“他是深圳市公安局的刑警队长,你叫他李队长就可以。”

虽然魏仁武之前便打过预防针,告诉过岳鸣,他们要见的是一个警察,但没想到这个警察还是个队长,所以岳鸣仍然心有余悸,特别现在是个通缉犯的身份。

岳鸣只能尴尬地笑道:“李队长,你好。”

魏仁武的嘴巴里还嚼着东西,但他仍然道:“李队长,说说你们那边目前掌握的证据吧。”

李轩一口菜都没有吃,而是非常严肃地回答道:“目前掌握的,对岳大公子很不利。”

岳鸣一声不吭的听着,他知道,要谈到关键的部分了,不敢漏掉一句。

魏仁武又道:“无妨,接着讲,如果有利的话,我们也不会需要你了。”

李轩接着道:“岳中原出事当天,我们接到报案,说岳中原被人毒死,要求我们立即前往现场,我带着一队人快马加鞭地赶到‘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时,岳中原已经过世,房间里有一捧康乃馨和一支注射器,我们仔细检查过岳中原的身体,的确是中了氰化钠的毒,也检查过注射器,残留着氰化钠液体成分。”

魏仁武放下吃的,舔着手指,说道:“这些,我都知道,我是问你,你们局里,是怎么分析和推理凶手的。”

李轩说道:“就那次过后,我们立即调出了监控,发现,花是由岳大公子买的,而那个房间门口的监控来看,当时的一个小时内,也只有岳大公子进入过岳中原的病房,因此,除了他以外,确实找不出第二个凶手来。”

“不是我干的。”岳鸣激动地站了起来。

魏仁武白了岳鸣一眼,怒斥道:“坐下,又没说一定是你干的,现在你只是个被怀疑对象。”

李轩尴尬地说道:“岳大公子先坐下吧,我是相信魏哥的,他说不是你干的,就一定能找出证据证明你的清白。”

岳鸣这才坐下来,想来也是,如果不是李轩相信魏仁武,恐怕岳鸣早就已经锒铛入狱,根本不可能逃亡这么久,这明显是警察放水。

魏仁武接着说道:“所以,你们警局都已经相信岳鸣就是凶手了么?”

李轩点点头。

“愚蠢!”魏仁武骂道,“他们难道只看证据,不想想动机么?很明显,全世界都知道,岳中原想要传位给岳鸣,岳鸣马上便可继承‘岳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而岳中原已经身患绝症,一年内去世,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他根本没有理由去杀一个将死之人,也更没有理由去葬送自己的前途。”

“话是这么讲,但是警方都是讲证据的,无论动机怎样,所有的证据都是指向岳大公子的,另外,动机这东西太玄乎,完全可以编造一个。”李轩惭愧地说道。虽然话不好听,但是他所说的都是事实。

魏仁武摇头道:“这就是我不想当警察的理由,太顽固不化了。”

李轩说道:“那魏先生有什么高见吗?”

魏仁武说道:“首先,是谁报得案?是岳阳吗?”

李轩摇头道:“还真不是,是一个女人。”

“女人?”魏仁武惊讶道。

“是的,声音婉约而庄重,像个大家闺秀。”李轩仔细回想着那个报案女人的声音。

魏仁武看着岳鸣,他们心里都在想,肯定不是金岚。

魏仁武又道:“后来,你见过那个报案的没?”

李轩摇头道:“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而且因为是用公用电话报得案,所以我们也追查不到报案人。”

“那公共电话的地址,你帮我去查查,回头给我一个,我要亲自去查查。”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

李轩比了个ok的手势。

魏仁武说道:“接下来,我们又来说说岳阳,从动机来讲,岳阳才是最有可能的一个人。我想这点,你们应该也很清楚吧。”

李轩点头道:“可是,有动机,是远远不够的。”

魏仁武说道:“‘假言推理’还记得吗?读大学的时候,老师可是讲过的。”

“理论我肯定是知道的,可是往深的讲呢?”李轩问道。

“我们先假设岳阳就是凶手,然后再找证据推翻这个假设。”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得意地说道。

“为什么我们不先假设岳大公子是凶手呢?”李轩疑惑道。

就坐在旁边的岳鸣,脸色略显难看,毕竟说到自己了。

魏仁武使劲摇晃脑袋,回答道:“因为,在我这一层面,岳鸣已经被排除了,所以我们只能假设岳阳,毕竟他是最有动机的一个人。”

“排除岳大公子的话,是不是也应该要有证据啊?”李轩开始逼迫魏仁武拿出证据来。

但魏仁武并不吃这套,他说道:“时机成熟,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好吧,我是知道你的,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李轩无奈道,“那我们还是说说你想说的吧。”

“那就说说岳阳吧,现在他已经被我假设为凶手了,那么出事的时候,他在哪儿?”魏仁武交叉双手说道。

李轩回答道:“当时在‘岳氏集团’的总部——中原大厦,中原大厦所有的员工,都可以作证,所以他不可能是凶手。”

“先别急着下结论,那他最后一次离开医院,又是什么时候?”魏仁武打断李轩的话。

李轩说道:“大概出事的一个小时前。”

“那岳中原的死亡时间呢?”魏仁武问道。

李轩说道:“这个就很难准确的推测了,只能大概在岳大公子出现在病房的时间的半个小时内。”

魏仁武闭起了双眼,看来很难从表面看出岳阳的嫌疑,所以他说道:“无论怎么看,岳阳也很难成为凶手了。”

李轩无奈道:“是啊,不然他现在也不会这么嚣张了。”

“他来威胁过你们吗?”这时,岳鸣突然问道。

李轩点头道:“老实讲,他已经很多次来我们局里施过压来,他要求我们赶紧捉拿岳大公子跪归案。”

“哼,我就知道。”岳鸣狠狠道。

李轩对魏仁武说道:“魏哥,我们的压力真的很大啊,你再破不了案,我恐怕也快保不住岳大公子了。”

魏仁武轻叹道:“我知道,是难为你了,那么今晚我想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我已经把人支走了。”李轩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岳鸣好奇道。

但是,两人没有理会他。

“我们几点出发?”魏仁武难得一见的心急起来。

“晚一点吧,毕竟现在人很多,我觉得十二点过后比较合适。”李轩说道。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不发一言,眉头紧锁地思考着。

岳鸣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打扰魏仁武。

只见魏仁武站了起来,他缓缓地打开房门。

岳鸣心里想着,魏仁武会干些什么事呢?

却听到,魏仁武冲着门外大喊道:“老板,给我来一箱啤酒。”

岳鸣冲着魏仁武大喊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喝哪门子酒啊!”

魏仁武瘪着嘴,回答道:“还有三个多小时,现在不喝点酒,长夜漫漫,对得起这些生蚝扇贝吗?”

李轩哈哈笑道:“是啊,好久没和魏哥喝酒了,现在正好小酌两杯,看看魏哥的酒量有没有退步。”

岳鸣无奈道:“怎么连李队长也是这样了。”

酒足饭饱后,由于喝了酒的,李轩没有开自己的车,三人便叫了一辆出租车。

岳鸣依然戴着口罩缩在后座,而李轩坐在前座。

出租车司机问道:“三位,要去哪儿?”

李轩回答道:“‘北京大学深圳医院’。”

岳鸣大吃一惊,为什么要去“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哪里会有什么?但是有外人在,他又不方便现在询问。

他就在这样,带着怀疑,惴惴不安的跟着李轩和魏仁武又回到了“北京大学深圳医院”。

然而,到了医院后,人已经寥寥无几,只有急诊室值班的医生护士和一些零零散散的病人。

这样的情况下,确实岳鸣不容易引人瞩目。

三人乘坐了电梯,却没有上楼,而是下到了负三楼。

电梯里没有其他人,岳鸣这时才敢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

魏仁武冷冷地回答道:“停尸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