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二、高先生

魏仁武和岳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一起看着那位侍应。

岳鸣略显紧张的说道:“高先生是谁啊?”

侍应没有回答,始终面无表情,背着手,**地站着。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高先生想来是一位大人物吧,既然他要见我们,那就见吧,我魏仁武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人。”

魏仁武扔掉香烟,跟着侍应便走了,岳鸣紧紧跟在身后。

侍应带两人来到了这个地下赌场的一间隔间。

这个隔间有一面巨大的电视墙,电视墙分布出现了赌场内每张赌桌的情景,当然魏仁武和岳鸣刚刚所在的赌桌,也在这个电视里面。

电视墙下放着一张背对着他们的真皮旋转座椅。

岳鸣死死地抱着装满一百多万的口袋,当侍应关掉隔间房门时,他的心里突然感到了一种压迫感,总之他待在这里浑身都不舒服。

“哈哈哈哈,魏先生,欢迎大驾光临啊!”座椅转了过来,只见一个披着黑色风衣,翘着二郎腿,梳着大背头,方形脸蛋,带着邪邪微笑的中年男人仔细地打量魏仁武和岳鸣。

“你就是高先生?你认识我?”魏仁武好奇道。

“当然,黑暗世界里,谁不认识魏先生的大名。”这位高先生哈哈笑道,“在我们的世界里,几乎每个人都说,魏先生所到的地方,我们就没有好果子吃。”

“没有这么夸张吧,高先生,你看我今天来了这里,你们这赌场依然风平浪静。”魏仁武摊开手,露出了无辜的表情。

“风平浪静?不见得吧?那我倒要问问,这位岳大公子怀里口袋装得是什么呢?”高先生又开始看着岳鸣。

“你也认得我?”岳鸣疑惑道。

“这珠江三角洲附近,很难有人不认识‘岳氏集团’吧。”高先生虽然在和岳鸣说话,可眼睛却一直盯着岳鸣死死抱住的钱袋。

“这口袋里,不过一百多万,我想这道门后面,至少都有三分之二的人有一百多万,我就有点不明白,高先生怎么就独独对我的一百万感兴趣。”魏仁武指着房门说道。

高先生摇摇头说道:“别人是一百万,魏先生你也是一百万,但是你的一百万和他们的一百万却不一样。”

“别人的一百万是由一千万变成的,而魏先生的一百万是由一万块变成的,这怎么能相提并论呢?”高先生很真诚的说道。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是应该当你夸我呢,还是当什么呢?好吧,我就当你夸我吧,所以呢?”

“所以我得阻止魏先生的步伐,不然就不是一万块变成一百万这么简单了,今晚过后,可能我这赌场都不一定赔得起魏先生。”高先生突然马下了脸,变得十分严肃。

“所以,你准备宰了我俩,夺回一百万,顺便没人可以在你的赌场肆无忌惮的赢钱呢?”当魏仁武说到宰字的时候,岳鸣手中的钱袋差点都拿不稳,吓得他都开始抖索了起来。

“别这样,魏先生,国有国法,行有行规,我们如果是这样的人,那么我的赌场早就没人敢来的,我们虽然是黑社会,但是不会轻易害客人的性命,我只是想赚钱而已。”高先生马下的脸,马上又拉了回来,露出了笑容。

听到高先生不会伤害他们,岳鸣悬起的心才算放下来。

“那你准备靠什么阻止我?”魏仁武悠悠地点起了烟。

高先生站了起来,把披在肩上的风衣掀开,指着魏仁武的鼻子,说道:“我要和你赌,把你赢的钱,全赢回来。”

啪啪啪,魏仁武鼓起掌来,叼着香烟笑道:“好好好,我喜欢这样的方式,我跟你赌。”

岳鸣默默地靠边站着,他感到两人的背后冒出了腾腾的“杀”气,那不是一种生死对决的气场,而是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不一会儿,刚刚那个侍应已经端了一张桌子横在高先生和魏仁武的中间,而他自己站在桌边,充当荷官。

魏仁武和高先生分别坐下。

魏仁武率先问道:“玩什么?”

高先生指着他背后的电视墙,说道:“刚刚看魏先生骰子玩得不错,那么我们就玩骰子吧。”

魏仁武却摇摇头,说道:“如果玩骰子的话,我们天亮了都分不出胜负。”

“哦?何以见得?”

魏仁武扔掉烟,指着电视墙,说道:“那是因为我已经知道你们的套路,首先我看清了那些是你们的托儿,跟着他们买了几把后,就发现你们的荷官是用哪种暗语和他们交流的了,每次开大的时候,荷官就会在骰盅上抚摸一下,开小就抚摸两下。你以为,这些能逃过我的眼睛么?”

高先生哈哈笑道:“魏先生果然是明察秋毫,那魏先生,您说玩什么?”

魏仁武摸着自己的八字胡,说道:“看你手指光滑,是因为经常抚摸涂有蜡的纸牌造成的,这说明你擅长纸牌,那么我们就玩牌吧。”

“玩牌也不错,但是牌也分很多种,我们玩哪一种呢?”

“我喜欢玩刺激的,所以我们就玩扎金花吧。”魏仁武嘻嘻笑道。

扎金花,又叫赢三张,是市面上最常见的一种纸牌玩法之一,基本上就是每人三张牌,三张牌可以组合成三同、顺金花、金花、顺子、对子、单张,而大小排列也是三同最大,依次排下。

这时,侍应已经把纸牌准备好。

魏仁武突然说道:“等等,我不想让他洗牌。”

“那你想让谁洗?”高先生疑惑道。

“我想让他洗?”魏仁武指着岳鸣说道,“他不会玩牌,由他来洗,比较公平一点。”

高先生同意道:“可以。”

岳鸣把钱袋递给魏仁武,战战兢兢地走到侍应的位置,接过纸牌。

高先生打了一个响指,说道:“阿龙,去把钱拿出来。”

那个叫阿龙的侍应立马走出隔间,不一会儿便提了一个黑皮箱子进来,放在高先生面前的桌子上。

高先生打开皮箱,说道:“这里是一千万,我就用这一千万赢你的一百万。”

魏仁武哈哈笑道:“那还真要谢谢高先生看得起我哟,那这样吧,我们每轮必须十万押底,怎么样?”

“同意。”高先生双手交叉搁在桌上。

魏仁武又看着岳鸣说道:“小岳洗牌吧。”

岳鸣怀着紧张的情绪在洗牌,其中牌都掉落了好几次。

岳鸣给他们每人都发了三张牌。

魏仁武看了看手中的牌,是一把黑桃A的金花,这在扎金花里面,可是相当大的牌了。

高先生看了看魏仁武,露出诡异的笑容,说道:“您说话。”

魏仁武也还了他一个笑容,说道:“不要。”魏仁武把牌扔给了岳鸣。

魏仁武第一把就这样在拿到好牌的情况下,输掉十万。

岳鸣偷偷看了看魏仁武扔给他的牌,虽然他不怎么玩牌,但是扎金花他还是懂的,魏仁武金花居然没有跟牌,这让岳鸣感到匪夷所思。

但是,当高先生也把牌扔给岳鸣时,岳鸣才感觉到魏仁武的精明,原来高先生是345的黑桃顺金花。

紧接着,魏仁武连续不要了五把,每一把牌都不差,有金花,甚至有顺金,但是高先生的牌却总是比魏仁武的牌大那么一点点。

魏仁武的一百多万,瞬间就只剩五十多万。

高先生得意地笑道:“魏先生,你这就输了一半了,你再这样下去,可要输光了哟。”

魏仁武也笑着回应道:“不劳高先生费心,只要我还没输光,就还有机会。”

岳鸣再一次给两个人分别发了三张牌。

魏仁武拿起牌来一看,竟然只有八点大的“电话号码”,一般我们把纯数字却没有料的牌称为“电话号码”。

高先生又得意地笑了,他依然说道:“魏先生,还是你先说话。”

魏仁武八字胡往上一扬,把手中的钱全扔到桌面上,大喊道:“全押。”

高先生依然在笑,但是笑容却僵硬了不少,他把牌扔给岳鸣,说道:“不跟。”

“哈哈哈哈哈。”魏仁武大笑起来,“高先生,这不是剧情就反转了么?”

岳鸣把高先生的牌拿起一看,竟然是7点大的“电话号码”。

就这样,魏仁武又连续十把全押,而高先生又连续十把不要,魏仁武的钱,又从五十万变成了一百五十万。

新的一轮开始,魏仁武拿起自己的牌,看了看,依然说道:“高先生,你我老是这样逃避,也不是办法啊,我们总得一决胜负吧。”

“魏先生,说得有理,不过,你只要一百多万,就算全押,也只不过赢我一百多万,而我还有几百万可以翻盘,根本无法决出胜负来啊。”高先生回应道。

“这样吧,我加注。”魏仁武指着岳鸣道,“除了全押以外,我在把他押进去,现在警察和岳二公子都想得到他,他可值不少钱啊。”

岳鸣脸都吓绿了,他万万没想到,魏仁武竟然把他给押了进去。

但是,高先生这时说道:“多了,多了,加上岳大公子的话,我的钱又不够。”

魏仁武呵呵笑道:“你的钱当然不够,所以,你也要加注。”

“那我该加多少钱呢?”

魏仁武伸出手指,摇晃道:“不,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押的,也是一个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