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一、地下赌场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岳鸣有点惊慌。

“来赌场,不赌钱?难道泡妞?”魏仁武悠悠说道。

“那你有钱吗?”岳鸣问道。

“没有。”魏仁武哈哈笑道。

“没钱,你赌什么钱?”岳鸣嚷嚷道。

“我没钱,但是你有钱啊。”魏仁武扔掉烟头。

“我可不借给你钱去赌博。”岳鸣还没等魏仁武开口借钱,就先拒绝。

魏仁武摇摇头,说道:“你误会了,我不借钱,也不赌博。”

“那我们来这里干吗?”岳鸣疑惑道。

魏仁武阴险地一笑,说道:“我不赌,你去赌。”

岳鸣使劲地摇头,他赶紧拒绝道:“我不赌博,再者说,我也不会赌博啊。”

“不赌就算了,重要的线索就拿不到了。”魏仁武转身就要走。

岳鸣一把拉住魏仁武,急道:“你说什么线索?把话讲清楚。”

魏仁武回头,不屑道:“我是说赌场里面有线索,如果你不愿意进去,那就算了。”

“到底是什么线索?”

“进去之后,才能知道是什么线索。”

“那我们进去。”

“进去做什么?”魏仁武又阴险地笑了起来。

“进去找线索啊!”岳鸣傻不啦叽地回答道。

“这地方可不是随便能进的,要赌钱才能进。”魏仁武给岳鸣下了一个“圈套”。

“那就赌呗。”岳鸣毫不犹豫地跳进魏仁武设下的“圈套”里。

魏仁武兴高采烈地带着岳鸣来了伪装成餐馆的地下赌场门口。

看门的年轻人很客气地问道:“两位这么晚了,要吃饭吗?”

魏仁武微笑地回应道:“不吃饭,只吃菜。”

年轻人又道:“我们的菜都是上好的野味,有蒸熊掌、炒羊肾、煮鲍鱼,请问两位又要吃什么?”

魏仁武摸了摸八字胡,缓缓道:“你的菜都太腻,我要份小鸡炖蘑菇。”

年轻人很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两位里边请。”

这两人的对话,牛头不对马嘴,岳鸣简直被弄得一头雾水。

年轻人在前面引路,魏仁武和岳鸣在后面跟随,走进了餐馆。

餐馆的内部,简直和外部一样普通,油光闪闪的桌面,随地丢弃的劣质餐巾纸。

对岳鸣来说,别说来这家店吃饭了,就是来上大号,他都会嫌弃脏。

然而,年轻人带他俩来到了更脏的地方——厕所。

厕所是独立卫生间,刚打开门,那令人作呕的屎味让岳鸣差点没有吐出来。

但是,令岳鸣没有想到的是,厕所的空间却异常的宽广,足以容纳六七人。

只见年轻人挪开了西面墙的一块瓷砖,瓷砖下竟然是颇具科技感的密码锁。

这密码锁和陈旧肮脏的厕所形成了强烈地违和感。

年轻人一只手蒙住密码锁,另一只手输入密码。

输入完毕后,西面墙有了大动静,无缝连接的瓷砖露出了缝隙,缝隙画出了一道门的形状。

年轻人推开缝隙,还真是一道门。

当门打开时,岳鸣简直惊得合不拢嘴。

如果说餐馆是地狱的话,这道门里面简直就是天堂。

门后面,无数张高级的赌桌,无数个珠光宝气的赌客,无数位穿着暴露、身材火辣的女荷官。

年轻人没有走进门,而是让开一条路,让魏仁武和岳鸣进去。

魏仁武很自然地走了进去,而岳鸣还没有从惊讶中缓过神来,慢吞吞的跟着进来。

进入正式的赌场后,厕所的墙门便合上了,大门口有两个兔女郎,分别递给魏仁武和岳鸣一杯香槟。

魏仁武很绅士地说了一声:“谢谢。”

“哇唔!这里简直是……别有洞天。”岳鸣花了好长时间才想出来形容词。

“你难道没来过这种地方吗?”魏仁武倒好奇了起来,岳鸣一个富二代,竟然会对赌场产生好奇。

“我看着像来过这种地方么?”这倒是,岳鸣斯斯文文的,哪里会来过这些地方。

“哈哈哈,那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人类最刺激的地方。”魏仁武哈哈笑道,“话说,你今天带了多少钱?”

岳鸣瘪着嘴说道:“不太多。”

“不太多?你的钱呢?”魏仁武有些慌了,没有钱的话,他就无法再赌场里翻云覆雨了。

“你要知道,我现在身份有点特殊,所以银行卡已经被冻结了。”岳鸣本来想说自己是通缉犯的,但是考虑到现在陌生人太多,不能随便暴露自己的身份。

“那你身上还有多少钱啊?”魏仁武声音虚弱,他都有点感到绝望了。

“不多了,就一万。”岳鸣掏出了填得满满的钱包。

魏仁武这时心情才得以放松,他和岳鸣对于钱的理解不太一样,对于岳鸣来说,一万块就跟一块似的,而对于魏仁武来说,一万块就是一万块。

魏仁武赶紧把钱包抢到自己手里,才说道:“是你上赌桌,还是我上赌桌?”

岳鸣摸着后脑勺,想了想,说道:“算了,还是你来吧,我根本就不会。”

魏仁武就等岳鸣这句话,但他还是要装一下:“不要勉强哟,毕竟是你的钱,你才有权力支配。”话虽这么说,但是钱包已经进去魏仁武的大衣怀里。

岳鸣点头道:“我信任你。”

魏仁武一口干了香槟,得意地说道:“那就看我大发神威吧。”

赌场里的赌博方式有很多种,骰子、同花顺、扎金花、老虎机、德州扑克……岳鸣都还是认得出来,毕竟大家都看过电影的。

岳鸣跟在魏仁武身后,小声问道:“我们要选择哪一种呢?”

“对于人们来说,赌是一种极具诱惑的深渊,它会让人深陷其中,而其中最能换取人们最原始的**的,就只有最直接最简单最纯粹的赌博方式。”魏仁武又点燃了一根香烟,在他看来,赌博的时候,香烟和美女,一个都不能少。

“你说的赌博方式是什么?”岳鸣最讨厌的就是魏仁武说话总是掉半截。

魏仁武哈哈笑道:“当然是赌大小了。”魏仁武已经走到一张堆满了人的赌桌前坐下。

这张赌桌前,有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大美女负责摇骰子,而桌面上用一条线分成了两半,左边一半写着个大字,右边一半写着一个小字,桌面周围围满了三教九流的人士,每个人都面红耳赤,注意力专注于荷官手中的骰子,他们的眼中甚至没有美女荷官的天使面庞。

美女荷官用熟练的手法摇晃着骰盅,当骰盅落桌的那瞬间,荷官用蹩脚的中文说道:“请下注。”

岳鸣小声问魏仁武:“现在买什么?”

魏仁武也小声地给岳鸣分析现在的局面:“第一局,我得赚点钱,所以我要跟着一些会赢钱的人买。”

只见众人纷纷把钱分别压在大和小上面。

魏仁武审时度势,把一万块全压在大上面。

骰盅揭开后,果然是大。

因为买小的人多于买大的人,所以一万块翻了两倍,变成三万块。

魏仁武又连续买中了几把,钱迅速又从三万块变成了三十万,钱多得岳鸣必须跟服务员借了口袋才装得下。

岳鸣现在感到非常开心,试问,谁赢了钱会不开心呢?

他一边兴奋着,一边小声地问魏仁武:“你怎么知道哪些是要赢钱的人?”

魏仁武把嘴凑到岳鸣耳边说道:“你看看桌面上的人,有些人垂头丧气,有些人又高调暴躁,这些是真正的客人,他们肯定会输钱。因为还有一些人,他们不管输赢,都不动声色,只是默默地下注,这些人是赌场的托儿,就是负责把客人们榨干,只要跟着他们买,肯定会赢的。”

岳鸣根据魏仁武的描述,也立刻锁定了赌场的那四个托儿,一个胖女人,两个瘦男人,还有一个老头。

新的一轮骰子又开始,女荷官又说道:“请下注。”

岳鸣注意到,四个人押了小。

其他人,有大有小,都在买,但明显买小的人要多一点。

魏仁武嘴角上扬,从岳鸣手上抢过口袋,就往桌上一扔。

三十多万,他竟然全部押到大点,桌前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就连那四个面无表情的托儿,这时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最惊讶的人还是岳鸣,他万万没想到,魏仁武竟然把所有的钱押到了和托儿相反的点上,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你疯了吗?”岳鸣咬牙切齿地指责魏仁武,差点就大声嚷嚷了,最后关头,还是控制了音量。

魏仁武哈哈笑道:“看结果吧。”

结果果然再次令岳鸣震惊,没想到结果竟然真的是大,三十万立马又变成了一百多万。

魏仁武小声跟岳鸣解释道:“那四个托儿已经注意到我了,果然赔钱买小,想让我输光,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样就无法阻止他们赢剩下的那些傻逼了。”

岳鸣一边听魏仁武解释,一边高兴地装着数之不尽的钱,虽然岳鸣从小对钱已经失去了概念,但是他还是被赌这种玩物掀起了最原始的刺激。

魏仁武叼着烟,得意地说道:“差不多该来了。”

“什么该来了?”岳鸣疑惑道。

这时魏仁武和岳鸣背后,突然出现一个西装革履的侍应说道:“麻烦二位跟我走一趟,高先生想见见你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