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审问

“其实,我就负责把那束康乃馨卖给岳大公子。”金岚低着头说道。

魏仁武瘪了瘪嘴,突然又点燃一根烟,他一口没吸,直往金岚的脸上送。

金岚惊恐不已,赶紧说道:“我是说真的,我只做了这些事情。”

魏仁武不听,眼看烟就要烫道金岚粉嫩的脸上了,急得金岚眼泪都崩了出来。

金岚哭着求饶道:“求求你们了,我真的只做了这些,我知道对不起岳大公子,但罪魁祸首真的不是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魏仁武皱着眉头,将烟在金岚的脸前划过,金岚的肌肤都能感到烟的热度,但最后,烟没有烫上金岚的脸,而是回到了魏仁武的嘴里。

金岚这时,提到嗓子眼的心,才得以放了下来。

魏仁武叼着烟,审问道:“那你告诉我,谁才是罪魁祸首?”

金岚缓了缓心神,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一切行为都是岳二公子指使的,是他让我栽赃岳大公子的。”

“等一下,你在这里,用了栽赃这个词。”魏仁武猛吸一口烟,“你刚刚明明只说了你卖花给岳大公子的啊?”

金岚有些懵了,她回答道:“这是我猜测的,因为岳大公子在进入医院之前,据说岳中原董事长已经离世了。”

“你怎么知道的?”魏仁武大声问道。

“岳二公子告诉我的。”金岚回答道。

“岳二公子还告诉过你什么?”魏仁武继续追问道。

金岚回想了一下,才说道:“岳二公子当时说,岳中原董事长已经离世了,他需要我做一件事,就是假装可怜人,把那捧康乃馨卖给岳大公子,而且岳二公子说了,只要告诉岳大公子,是为了给病重的父亲筹钱治病,岳大公子就一定会买的。”

听到这里,岳鸣的心里在滴血,他这才明白自己的善良以及对父亲的关心完全被岳阳看穿和利用。这么看来,论智谋,他根本不是岳阳的对手,岳阳对岳鸣简直了如指掌,而岳鸣对岳阳,除了知道是个可以称为死敌的兄弟外,几乎一无所知。

魏仁武继续审问道:“那么,你知道那是捧康乃馨,那里面还有什么,你知道吗?”

金岚结结巴巴地回答道:“不…不知道。”

“真不知道么?”魏仁武阴笑道。

“真…真不知道。”

“那么那个注射器不是你放的?”

“真…真不是。”

“你放屁!”魏仁武大喊道,“你说,不知道花里面藏了什么,那我说注射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问注射器是怎么回事,而是赶紧否认注射器是你自己放的?”

“我…我…我…口误…口误。”金岚被魏仁武吓得花容失色。

“佛洛依德说过,口误是下意识的行为,看来你还是不够老实,得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魏仁武把口中的烟拿下来,冲着金岚的脸伸过来。

“不要!不要!”金岚不住地摇头,身子也不停地颤抖。

眼看烟又要到金岚的脸上了,金岚才刚收回去的眼泪,现在又夺眶而出。

“哈哈哈哈哈,太好玩了。”魏仁武的八字胡都因为大笑而倒了过来,而这时,他却把手中的烟给扔了,原来他只是吓一吓金岚。

但是金岚却脑袋充血,就差一点,就被魏仁武给吓晕过去。

“咳咳。”魏仁武收起笑容,轻咳一声,说道,“那么你对那支注射器又知道多少呢?”

“呜呜呜呜……”金岚这次心中的惧怕感,久久不能平息,“我真不知道,我只是看见岳二公子把注射器给放进去的。”

“真的?”魏仁武再次试探金岚。

“真的…真的,我不敢再有所隐瞒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金岚歇斯底里地求饶,虽然魏仁武并没有对她的脸做过什么,但是她相信,一旦得罪了魏仁武,他什么都干得出来,在审问之前,就暴打了她一顿,便看得出来魏仁武的手段。

魏仁武突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走到岳鸣的身边,从怀里掏出了一支笔,递给岳鸣。

岳鸣接过笔一看,这不是一支普通的写字笔,而是一支录音笔,又听到魏仁武说道:“这个东西,可以为你争取到一点机会,但是还不足以完全为你洗刷冤屈。”

岳鸣疑惑道:“刚刚这个女人已经很清楚说到,爸爸是在我到达医院之前便死了,而且致命的注射器也是岳阳给的,这还不能证明我是无辜的么?”只要岳鸣觉得恶心的人,就会连名字都不愿意提,所以他说金岚的时候,用的是这个女人来称呼。

魏仁武摇头道:“一家之言而已,没有实质性证据,最多能证明花是这个金岚给你的,岳阳的那些,岳阳自己完全可以否认,你依然拿他没办法,警察也可以认为注射器是你买了花过后,放进花里面的。”

“那爸爸的死,法医可以证明是在我进医院之前发生的,也可以证明我无罪啊。”

“不能,时间如果在半个小时之内,法医也很难精确,所以这条路根本走不通。”魏仁武又摇了摇头。

岳鸣倍感失望,难道连魏仁武也不能帮助他洗脱罪名了吗?他思考了很久,突然他想到一个细节,他好奇道:“魏先生,我突然想起来了,你怎么知道注射器的事?我没有告诉过你啊?”

魏仁武哈哈笑道:“小岳啊小岳,你小看了你魏先生的关系网了,深圳的警察,我可是也有熟人的哟。”

岳鸣惊讶道:“原来你早就和警察交流过了啊!”

“那当然,所以我才会说,法医没有办法证明你是岳中原死后才到的他房间。”魏仁武得意道,“再说了,你以为警察真的无能到现在都抓不到你么?”

“原来是你在中间做了手脚的?”岳鸣好奇道。

“那你以为还有谁么?”魏仁武轻叹道。

岳鸣摸摸自己后脑勺,他想感谢魏仁武,又觉得两人太熟了,感谢的话不好意思说出口。

魏仁武关掉电灯,对岳鸣说道:“走吧,这个人已经没有价值了。”

岳鸣一边跟在魏仁武身后,一边询问道:“我们走了,这个女人怎么办?”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等看门的老头醒来,自然会放她下来的。”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去医院取你的车。”

“那不是应该有警察把守吗?”

“警察已经撤了。”

“那为什么要取车?”

“因为我们要走很远的地方。”

“我们要去哪儿?”

“你的问题能不能少一点?”

“好像不能……”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只留下在黑暗中被吊着的金岚,金岚害怕地嘶喊道:“喂,你们别走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不想待在这里,喂,你们听得见吗?别走啊……”

正如魏仁武所说的,两人很顺利便进入“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的地下停车场,也很顺利地拿到了野马跑车。

那一抹红色“闪电”又重新飞驰于深圳的街头。

在跑车里,魏仁武满意地说道:“你瞧你这辆车多好,搞不懂你为什么在成都要买一辆‘甲壳虫’,车又慢,空间又窄,你如果把这辆车弄到成都的话,不知道我俩可以泡多少妹子了。”

岳鸣瘪嘴道:“我就是不想在成都过于高调,才买的那个车,再说了,我又和你不一样,别把那些什么泡妹子,强加到我的身上来,思想龌龊。”

魏仁武哈哈笑道:“你有这么纯洁么?那么,那个幼儿园老师算什么?那个姓方的妹子又算什么?”

岳鸣又被魏仁武堵住了话,不过魏仁武这个时候突然提到了方芸,这倒让岳鸣心头一紧,这几天看到了沈依,回想起过往的爱情,竟然把方芸这个姑娘给忘了,要知道他和方芸之间的关系进展得很不错。现在岳鸣必须重视一下这个问题才行,不然又得有一个姑娘要被他伤心了,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岳鸣赶紧先转移话题:“话说,魏先生,我们为什么要去东莞?”

岳鸣的野马gt500的行驶方向,正是往东莞市方向。

“长夜漫漫,总得找点乐子吧。”魏仁武露出奇怪的笑容。

“东莞?乐子?”岳鸣想到了一些邪恶的画面,“不行,我不能被你带坏了,我要掉头了。”

眼看岳鸣真的准备掉转车头,魏仁武急道:“你在想什么污污的事情啊!谁说乐子一定是那些事情了,这个世上五毒俱全,乐子也可以是其他的。”

“还能有啥不污的乐子么?”岳鸣好奇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吃、喝、嫖、赌、抽,被称为现代人的五毒,而这五毒里,最能让男人沉迷而无法自拔的一种毒,却是赌。

吃、喝、嫖、抽,这四样,能够伤人的,无法就是伤人身体,伤人名誉,唯有赌这一种毒,是足以摧毁一个人的一生。

魏仁武和岳鸣,没有进入东莞的主城区,而是来到郊外,一个很隐蔽的餐馆。

餐馆大门已关,只开了一个小侧门,门外有一个年轻人把守。

一到那里,岳鸣就能感觉到那个餐馆不寻常了。

寻常的餐馆,大半夜的,门口会停着数不尽的豪车吗?

岳鸣疑惑道:“这是什么地方?”

魏仁武叼着烟,回答道:“这是地下赌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