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八、手足相残

魏仁武在家里放了许许多多的药物,其中包括能让人昏睡过去的镇定剂。

岳鸣在回深圳的时候,特意带了一点镇定剂。

而在沈依家里,岳鸣就是在“白斩鸡”上滴了一些镇定剂,沈依吃了“白斩鸡”才会睡了过去。

岳鸣把沉睡的沈依抱起来,走进她的房间里,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并轻轻地在她的额头留下深情的吻。

岳鸣独自回到饭桌前,把饭桌收拾干净,找出一张纸,给沈依留下最后的交待。

他又打开了沈依的挎包,拿走了沈依的手机,一切就绪后,岳鸣这才离开。

岳鸣没有车,他只能找辆出租车前去公明镇。

因为自己是通缉犯,他不敢让出租车司机认出自己,于是便选择后座坐下,脸也撇到一边,生怕司机会看到他的脸。

司机问道:“小哥,要到哪里去啊?”

“公明镇。”岳鸣冷冷地回答道。

“小哥,你是哪里人啦?”就像所有的出租车司机一样,这个出租车司机也喜欢和乘客搭白,这也许是因为常常得独自在出租车里的孤独的他们唯一的排解方式吧。

但是岳鸣很不给面子的没有回答。

被撞了一鼻子灰的出租车司机便不再和岳鸣搭白了,但是他总得干点别的来排解寂寞。

于是他打开了收音机。

收音机不偏不移地刚好在播岳中原之死的新闻,新闻里主要讲了最大嫌疑犯岳鸣目前仍然在逃,希望广大市民注意一下。

岳鸣一听到提到名字,心里顿时便虚了起来,他赶紧用手掌托住自己的脸,让司机更看不清自己的脸。

然而司机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岳鸣的这一动作,他只是自顾自地评价着新闻:“现在这些豪门啊,恩怨真多,这还指不定是谁杀了谁,谁要上位呢。”

岳鸣对司机的话提起了兴趣,侧着脸,问道:“怎么?师傅还有其他的高见么?”

“高见谈不上,只是市面上人人都知道,‘岳氏集团’的两个少爷为了未来集团大老板的位置私下争斗了好多年,但是岳中原更有意要把位置传给老大岳鸣。”出租车司机侃侃而谈。

“什么?岳中原有意把位置传给岳鸣?”岳鸣惊呼道。

“大惊小怪,这是全深圳的人都知道的事啊,你不知道么?”司机被一惊一乍的岳鸣吓了一跳。

话说,岳鸣还真不知道有这种事情,他离开家太久了,而且他也有意回避有关“岳氏集团“的任何消息,自然在全深圳的人都知道这个事情的情况下,就他不知道。

他心里琢磨着,肯定魏仁武是知道这个事情的。

又听司机说道:“集团公司都是囊中之物了,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闹出人命来威胁自己的地位,所以岳中原的死肯定另有蹊跷,也就那些没用的警察才会在现在死死地抓住岳鸣这点不放,不试着去查查他们的二少爷岳阳。”

“我同意你的观点。”岳鸣不知不觉中,已经在和司机搭白。

当听到岳鸣愿意和他聊天的时候,司机的兴致也就上来了,司机说道:“岳中原一死,岳鸣一坐牢,最有利的就是岳阳了,如果一个不死,一个继承‘岳氏集团’的王位,那么那个岳阳就连屁都捞不到了。”

“想不到师傅还挺有见地的。”岳鸣真诚地感慨道,真没想到,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竟然有一个毫无干系的出租车司机是才是真正站在他这边的人。

出租车司机哈哈笑道:“想当年,我也是混过江湖的人,我们那个年代的尔虞我诈比现在可要可怕多了。我们那个时候,动不动就要死人,现在死一个人,就闹得满城风雨,只能说现在的年代太斯文。”

“不能这么说吧,现在这个社会,治安明显好多了,已经不存在什么江湖了,不然大哥你也不会来开出租的。”岳鸣说道。

出租车司机轻叹道:“小伙子啊,你还是太年轻了,有一句话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所以处处是江湖,处处是险恶,别看我现在开出租,那只是我已经厌倦了江湖,才退隐了。”

“那大哥,你跟我讲讲你们那个时代的江湖吧。”岳鸣的兴致上来了。

“好吧,我就跟你讲讲……”

司机就这样眉飞色舞地讲起他当年的事迹,而岳鸣也兴致勃勃地听着。

岳鸣没有发现的是,即将发生的事给他造成的紧张感,在司机的江湖故事所熏陶下,已经荡然无存。

而且,司机的故事也激励了他,让他更加地有勇气。

聊天间,出租车不知不觉便已经到达了“东宝华庭”。

岳鸣把车费给了司机后,下车,面对着司机致谢道:“谢谢你,师傅,你让我听到了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也让我心里明白了一些事情。”

“不用谢,我的故事如果能帮助像你这样的年轻人,那也是不错的。”司机笑道。

岳鸣走了,司机看着岳鸣的背影,突然觉得岳鸣好像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想起来了,在电视里见过,也就是新闻里播放的岳鸣的通缉令,上面可是有岳鸣的照片。

“哎!妈呀,我刚刚原来拉的是通缉犯。”司机大惊道。

岳鸣走进了“东宝华庭”,来到了沈依所说的那栋藏着卖花姑娘的楼前。

岳鸣仔细看了看这栋楼,楼层不高,只有七层,每一层只有两家住户,典型的旧式住宅楼。

每家每户都有阳台,每家的阳台都晾着衣服,每家的阳台都种满了植物,但是只有一家,没有晾着的衣服,甚至连植物都已经枯萎。

很明显,其他家的住户都是长期住在这栋楼里的,只有这家是短暂居住在这里的,这一家就是三楼左边的房子。

锁定了目标,岳鸣便小心翼翼地上了楼。

岳鸣来到三楼那个房子的门口,大门是布满铁锈的防盗门。

幸好岳鸣跟着魏仁武还学习了一手开锁技能,虽然是初学,但是这样的旧门对于他来说,还是没有任何的难度。

岳鸣掏出铁丝,捣鼓了一下,门开了。

岳鸣悄悄地进了门,并把门关上。

只见狭小的客厅,极其的凌乱,到处都是吃剩下的零食和零食口袋,却没有一个人。

岳鸣心想,莫非那个女人已经走了?

“哈哈哈哈哈……”突然,这时从房间里传出来一阵男人的笑声。

岳鸣大惊失色,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大哥,你果然会来这里。”岳阳从房间里钻出来。

跟着岳阳出来的,还有四个保镖。

岳鸣和岳阳终于见面了。

岳阳叉着手,上下打量着岳鸣,就像是猎人正在欣赏自己刚刚打到的猎物。

但是岳鸣却没有一丝害怕,他冷笑道:“岳阳,好久不见啊。”

“是啊,大哥,你一声不响地离开深圳,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岳阳嘴角上扬,得意地说道。

“托你的福,我还活得好好的。”岳鸣反讽道。

“可惜啊可惜。”岳阳摇头叹息道,“你一回来,就把老爸给害死了。”

“别装蒜了,岳阳,现在这里都是你的人,你还跟我装什么装,老爸明明就是你害死的。”岳鸣怒斥道。

岳阳哈哈笑道:“好吧,好吧,你说是我干的,就是我干的,但是现在警察说是你干的,我们得响应警察叔叔的号召啊,对不对,大哥。”

“那你现在想怎样?”岳鸣表情严肃地说道。

岳阳摸着下巴,假装思考道:“警察抓不到你,我只能自己设局来抓你,然后把你带给警察。”

“那你来吧。”岳鸣伸出双手,摆出束手就擒的样子。

岳阳上前一步,他迫不及待地要亲自抓捕岳鸣,马上,“岳氏集团”的“王冠”就将会牢牢地戴在他的头上。

说时迟那时快,岳鸣并没有坐以待毙,他待到岳阳靠近到他面前的时候,一个“过肩摔”便把岳阳摔倒在地,岳阳连反应都来不及,就感觉身体飘了起来,紧接着背部一阵剧痛。

眼见自己的老板吃亏,四个保镖正准备一涌而上,但是立马他们便不敢动弹。

岳鸣的手上多出了一个刀片,比在岳阳的颈部大动脉上面。

“你们千万都不要动哦,不然他的脖子的血会像喷泉一样。”岳鸣警告着岳阳的保镖。

同样不敢动的,还有岳阳,但是身体不敢动,嘴巴还是能动的,他大骂道:“我艹,岳鸣你从哪儿学的这些,疼死本大爷了。”

岳鸣把岳阳从地上拉起来,冷冷道:“你不会明白,在我离开的日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岳鸣拉着岳阳朝门口缓缓移动,四个保镖只能让开一条路出来。

岳鸣打开了门,并用岳阳的身体堵住大门。

岳鸣突然对着岳阳的屁股重重地踹了一脚,然后立即逃跑,岳阳朝着房里就是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扑倒在地。

四个保镖赶紧扶起岳阳,岳阳青筋暴起,大怒道:“不要管我,赶紧追,给我杀了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