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七、再一次抛弃我

“你跑哪儿去了?”沈依把岳鸣拉进家里,“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

岳鸣顺手关掉大门,温柔道:“我知道,岳阳刚刚来过。”

沈依急道:“那你到底跑哪儿去了?”

岳鸣走到窗户边,一边警惕地观察着楼下,一边回答沈依:“我刚刚在窗户边,看到岳阳他们跟在你身后上楼,我便逃出去,躲在楼上的楼梯间里。”

“幸好你聪明,不然刚刚你就被他们抓住了。”沈依轻拍自己的胸口,她总算能缓一口气。

岳鸣说道:“放心吧,依依,我是不会被他们抓住的,在和你分开的这段时间里,我学了很多的东西。”

“那你那段时间里,都干了些什么?”说来,沈依还没有问起过岳鸣离开后,都做了些什么事,遇到过什么人,甚至连他为什么要离开都不知道。

岳鸣在窗户边,确认岳阳等人已经离开了,才回答道:“我在做侦探。”

“侦探?”沈依惊讶道,她简直不能理解岳鸣竟然做了侦探,她万万没想到,岳鸣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公子,会干这个危险与疲惫共存的职业。

不过也这是岳鸣这段侦探经历,才救了他自己。

岳鸣问道:“依依,既然你被岳阳跟踪,那么你一定也发现了他的什么事吧。”

沈依点点头,说道:“没错,我发现了一个女人。”

“女人?”岳鸣疑惑道。

“对,一个女人,我在回家之前,就是发现岳阳在公明镇上藏了一个女人,我在想那个女人一定很重要,就急匆匆地赶回来,只是没想到,岳阳竟然跟着我回来了。”沈依把如何如何跟踪岳阳,以及那个女人藏在哪里,通通告诉了岳鸣。

岳鸣抚摸着自己下巴,思索道:“那个女人是不是下唇边,有一颗痣?”

“哎呀,你怎么会知道的?我对那颗痣印象很深刻,正好在下唇的正中间的位置。”沈依惊讶道。

“我就是觉得那颗痣位置有点正,所以我也才会印象深刻的。”岳鸣回答道。

“你也印象深刻?你又没跟我去公明镇,你在哪儿看到的?”沈依问道。

岳鸣从窗户回到沙发边,说道:“还记得我说过,那个卖花的姑娘么?”

“我记得,你说她卖给你的一捧的康乃馨里面藏在杀死岳叔叔的注射器……”沈依突然好像明白岳鸣想表达的意思,“等等,你是说那个卖花的姑娘,就是岳阳藏在公明镇的女人?”

“没错,就是她!”岳鸣兴奋道,“依依你可帮了我大忙啊!”

沈依还没有意识到,这中间的关键性,她问道:“是她,又能怎样呢?”

岳鸣说道:“只要我找到这个女人,我就能有机会想办法在她身上找出爸爸死的真正原因。”

“那我们现在要干什么?”沈依问道。

“当然是去找她,趁她还没有逃走,把她找出来。”

“那咱们走吧。”沈依拿起自己的挎包,便准备出发。

“等等。”岳鸣阻止道,“我是说我去找她,不是指我们。”

“你在说什么!”沈依放下包,不高兴地说道,“不是说好了,咱们一起面对的吗?”

岳鸣拉着沈依的肩膀,严肃地说道:“不行,这样太危险了,岳阳已经察觉到你在帮我,我不能再把你置身于危难之中。”

沈依摇头道:“不行,我一定要去,我们说好的要一起面对,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要一起去。”

“依依……”岳鸣感动地说不出话来。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走吧。”沈依又要拉着岳鸣离开。

“等等。”岳鸣再一次阻止了沈依。

沈依这次真的爆发了:“岳鸣,你什么意思!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了。”

岳鸣尴尬笑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要一起去,可是我饿了,我们先吃饭吧。”

不说还好,一说,沈依还真也有点饿了,为了帮助岳鸣去跟踪岳阳,沈依甚至连早饭都没有吃,直到现在已经下午两点钟了,沈依没有进食过任何东西。

“也好,接下来的事情,可能非常的危险,先吃点饭,补充一下体力,对我们也是一种帮助。”沈依赞同道。

岳鸣挽起袖子,笑道:“你好久没有吃过我做的饭了吧,今儿个正好让你尝尝。”

沈依也微笑道:“那我也来帮忙。”

岳鸣摇头道:“不,不,你今天辛苦了,好好的休息就行,剩下的交给我吧。”

沈依便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满足地说道:“那好吧,做饭就交给你了,我就休息休息,看看电视什么的。”

岳鸣这就进了沈依家的厨房,厨房内的一切摆设,还是和他记忆中的一样啊,他对每一样厨具都用得得心应手。

当岳鸣优雅地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对于沈依来说,还是熟悉的“白斩鸡”,还是熟悉的他。

岳鸣把“白斩鸡”端到沈依面前的时候,便催促沈依道:“赶紧尝尝,看看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

沈依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夹起鸡肉,腼腆道:“没有我在你身边,手艺肯定退步了。”

沈依吃下了鸡肉,满意地点点头道:“看来,离开我,并没有让你厨艺生疏啊。”

沈依深情地望着面带微笑的岳鸣,却叫岳鸣收起了笑容,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对不起。”岳鸣愧疚地说道,“我还是不能让你跟我去冒险。”

“你说什么……”沈依想要生气,却发现自己没有一点力气可以生气,甚至无法把一句完整的话说完。

紧接着,沈依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连岳鸣的脸都看不清楚了。

最后,就是沈依的意识了,她完全没有任何意识的趴到在饭桌前。

岳鸣轻叹一声,对着已经听不到他说话的沈依说道:“原谅我吧,依依。”

不知过了多久,沈依终于醒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她摸着还有些晕眩的头,从床上爬起来。

岳鸣呢?沈依这时想起岳鸣临走时跟她说过的对不起,她赶紧走出房间,岳鸣早已不在客厅了。

这时,沈依注意到了饭桌上留了一张字条,沈依拿起字条,只见字条上写道:“依依,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对不起了,这次去公明镇太危险,我就算得不到你的原谅,我也不能带你去。因为你执意坚持,所以我才出此下策。岳阳既然已经发现了你跟踪他,那么他就很有可能知道你已经发现了公明镇,公明镇现在很有可能就是一场陷阱,虽然危险,但是我必须去,因为这是唯一的机会。依依,当你醒来的时候,可能已经发生两种结果,一种是我已经被抓进监狱了,另一种是我已经成功地找到真凶。但是第二种情况发生的时候,我肯定已经回来了,拿走这封信,并在你床边等候着你醒来。所以,你能见到这封信,发生的是第一种情况。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就想跟你说最后一句话,忘了我吧,往后的日子里,你一定要幸福的生活。勿念,爱你的岳鸣。”

当沈依看完最后一个字时候,眼泪终于止不住了,倾盆而下,打湿了留有岳鸣笔迹的字条。

“岳鸣,你是混蛋,你又抛弃了我。”沈依哭喊道。

不行,她得报警,哪怕警察现在拼了命的想抓岳鸣,也至少能够知道岳鸣是否已经被抓。

她翻了翻身上,没有手机啊,那一定在自己的挎包里,但是她翻开挎包,把里面的东西全倒了出来,也没有看到手机。

手机又去哪儿了?沈依气急败坏地把垮包狠狠地甩在地上。

不能报警,那她还可以去公明镇去看看,那里到底已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说走就走,沈依重新捡起挎包,把倒出来的必要品装回包里,就赶紧出门。

天色已晚,沈依开着“er”行驶在到公明镇的路上,满脑子都浮现着与岳鸣的点点滴滴,如果岳鸣有什么不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老实讲,在岳鸣跟她提分手的时候,她都没有感觉天会塌下来,但是现在她却感到了世界末日。

很快,沈依便驾着车来到了公明镇的“东宝华庭”。

这时的“东宝华庭”和白天不太一样,小区的大门口聚集了很多的“闲杂人等”,在这些“闲杂人等”中还有一些维护秩序的警察。

直觉告诉沈依,小区内发生了大事,不,根本不用直觉,傻子都看得出来小区内发生过大事。

沈依下了车,就朝“东宝华庭”大门内冲去,却被警察拦住,一名警察礼貌地说道:“小姐,现在这里不能进去。”

没有办法,沈依只能求助路人,来打听里面的情况。

沈依拉着一位大妈问道:“请问,阿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吗?”

大妈平日最喜欢“嚼舌头”了,一听到有人向她打听小道消息,她就忍不住说道:“小姑娘,你不知道吧,小区里面发生了枪战。”

枪战!有枪的人,肯定不是岳鸣,沈依顿时面如死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