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六、跟踪与反跟踪

沈依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因为要帮助岳鸣,她今天特地请了假,没有去上班,而是来到“岳氏集团”的总部——中原大厦。

岳鸣说过,岳中原死后,岳阳肯定会待在中原大厦处理岳中原的后事和集团公司的后事。

沈依坐在自己“er”车里,眼睛一直盯着中原大厦的大门,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岳阳。

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三个小时过去,沈依始终看不到岳阳下楼,虽然很枯燥很累,但是她必须要等到岳阳,她必须搞清楚岳阳接下来要干什么,这样才有机会拯救眼下身处困境的岳鸣。

皇天不负有心人,岳阳总算下楼了。

岳阳和岳鸣相似,也有一张清秀的圆脸,唯一在样貌上能看出差距的只有鼻子,岳鸣的鼻子要挺一些,而岳阳的鼻子略塌一点。然而岳阳和岳鸣最大的差距并不在形上,而是在于神,岳鸣一脸正气,脸上时常挂在温柔的笑容,岳阳一脸阴邪,冷冰冰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光彩。

只见岳阳身穿价值不菲的貂皮大衣,身边簇拥着十几个戴着墨镜、穿着西装、身强力壮的保镖。

岳阳神采奕奕地走出中原大厦的大门,似乎岳中原的死,并没有给他的心情造成影响,不,也许岳中原的死反而使得他的心情变得更加的好,毕竟现在对他威胁最大的岳鸣也快成为阶下囚,他在“岳氏集团”里已经一家独大。

一辆加长“林肯”车已经早早地等在大门口,岳阳在保镖的环绕下上了车。

沈依发动了汽车,跟上岳阳的加长“林肯”,虽然沈依的车技不行,但也幸好岳阳的“林肯”车司机更为了让自己的老板坐得安稳,而不是追求速度,所以沈依还是勉强跟得上。

沈依一边开车,一边还注意到,“林肯”车的方向不是朝着“银湖”方向,那说明岳阳现在不是要回家。

“银湖”是深圳最早的富人区,岳阳和他的妈妈杨文慧就住在那里,这个时候,岳阳没有朝着回家的方向,那多半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

奇了怪了,岳阳不回“银湖”就算了,反而越来越靠近公明镇,要知道“公明镇”是深圳出了名的穷人区,像岳阳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来到这个地方,可他今天却偏偏朝这个方向去的,这里面一定有蹊跷。沈依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公明镇是深圳的郊区镇,离深圳的主城区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沈依和岳阳的车行进了很久,才来到了公明镇。

岳阳的“林肯”停在了公明镇的下村路街边,沈依也停在离岳阳的车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沈依看着岳阳下车,却发现岳阳脱掉了那件惹人注目的貂皮大衣,换上了一件十分运动的卫衣,顿时从一个大老板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运动男孩。

沈依很好奇,他为什么会变了装束,更好奇的是,他没有带任何一个保镖,只身走进了街对面的“东宝华庭”小区。

沈依已经来不及猜测岳阳要进去干什么了,她必须继续跟踪岳阳,所以她也下了车,悄悄地跟着岳阳进了小区。

岳阳走在小区院里,目不斜视,就好像周围的事物都提不起他的一点兴趣一般,也难怪,从小看尽奢华的他,怎么会对稀松平常的事物提起兴趣呢?不过这倒为沈依提供了便利,岳阳这样才不会注意到沈依在跟踪他。

就在岳阳即将走进一栋楼里的时候,却见楼里钻出一位穿着打扮妖娆艳丽的女人。

沈依赶紧躲进角落里,观察着二人。

沈依远远地看见女人跺了跺脚,听见她娇滴滴地怒道:“你这个死相,怎么才来啊?”

岳阳冷冰冰的脸上,这时却挤出了一丝不太自然的笑容,并拥抱了这个女人,说道:“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来晚了一点。”

女人埋怨道:“那我还要多久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岳阳安抚道:“快了,快了,你再忍忍。”

女人害羞道:“但是我快忍不下去了。”

岳阳哈哈笑道:“我也忍不住了,让我们赶紧进屋吧。”岳阳一脸淫笑地拥着女人的腰上楼去。

沈依被两人的对话给恶心到了,但是她这一趟还是很有收获,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强的,而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岳阳把这个妩媚的女人藏在这里,说明这个女人非常的关键。

一想到这些,沈依就迫不及待地要赶回家去告诉岳鸣。

沈依赶紧跑回自己的车里,发动汽车,朝自己家里冲去。

然而沈依不曾注意到的是,就在她前脚刚离开“东宝华庭”,岳阳后脚便下了楼来,他朝着沈依离去的方向,阴冷的一笑。

沈依用她能掌握的最快的车速,迅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区。

她一路小跑地冲回了自己的家门口,急匆匆地掏出自己的钥匙去开门,由于心太急,钥匙始终插不进钥匙孔,手一抖,钥匙竟然还掉落在地上。

沈依深呼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太着急,她蹲下来准备捡起钥匙。

突然。

钥匙被另一只手给捡起来了,这只手手指修长,白白净净,却是一只男人的手。

沈依顺着这只手望去,却看到了一张让她惊恐无比的脸,竟然是岳阳那张阴冷的脸。

沈依差点被吓到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铁青。

怎么可能!沈依明明看到岳阳和那个女人上楼的,他们俩这个时候应该正在缠绵才对,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在她家门口?更重要的是,同时出现沈依家门口的,还有岳阳身后的十几个保镖。

岳阳将钥匙紧紧攥在自己手心中,阴笑道:“嫂子,你这是什么表情啊!难道不待见我么?”

沈依站起身来,紧张道:“谁…谁是你嫂子!”沈依顿时就惊恐到结巴。

岳阳摇头道:“不能这么说啊,嫂子,虽然大哥已经和你分手了,但是在小弟心中,你还是我的嫂子啊。”

“废话少说,你…你来这里干什么?”沈依越来越心虚,她生怕岳阳发现岳鸣在她的家中。

岳阳轻叹一声:“嫂子,你应该听说了,我爸爸昨天刚刚去世,警察说,爸爸的死和大哥有很大的关系。”

“这管我什么事?”沈依用愤怒的语气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话不能这么说啊,嫂子,你我都是知道的,大哥最爱的人就是你,我在想,既然他现在犯下这么大的事,他会不会来找你呢?”岳阳试探道。

“他没来找我,况且他已经不爱我了,我也不爱他了,毕竟我俩已经分手有一段日子了。”沈依说道。

“我看不见得吧,虽然你们分手了,但是爱与不爱,可说不准。”岳阳一边说着,一边就要用钥匙去开沈依家的门。

沈依赶紧用身体堵在门口,怒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岳阳笑咪咪地说道:“嫂子别误会,我看你连钥匙都拿不稳,就打算帮你开门。”岳阳给他的保镖使了一个眼色。

其中两个保镖心领神会,赶紧把沈依给架开。

岳阳现在畅通无阻地可以进入沈依的家。

沈依大喊道:“你这是私闯民宅,你知道吗!”

岳阳哪里还理会沈依的大喊大叫,一心想着岳鸣就在沈依家,他要把岳鸣给抓出来。

保镖们见岳阳已经进入了沈依家,才放开沈依。

沈依只知已经阻止不了岳阳了,但是她还是要极力想办法去扰乱岳阳。

她也冲进了屋里,但这时的岳阳已经冲进了她的卧室。

沈依大惊,岳鸣这时候,很有可能正在卧室睡觉。

可她进了卧室时,却看到岳阳失望的脸,卧室里根本没有岳鸣,她也挺奇怪的,岳鸣不在卧室睡觉,会在哪里呢?

岳阳开始翻沈依的衣柜,他怀疑岳鸣藏进了衣柜,沈依不能用身体去阻止岳阳,但是她还是可以用语言威胁:“岳阳,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可要报警了!”

岳阳呵呵一笑,笑道:“我想警察会体谅我想见到自己哥哥的心情。”

可是,事实又让岳阳失望了,翻开所有可以藏人的衣柜,除了沈依的衣物外,根本没有岳鸣。

岳阳走出沈依的房间,又见到几个保镖从沈依家的两个客房出来,他们对着岳阳摇摇头,像是在告诉岳阳,客房里也没有人。

岳阳刚刚还有些笑容的冷脸,现在彻底冷了下来,面色铁青。

这时的沈依才松了一口气,可是让她又担忧的是,岳鸣现在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没有在家中,他应该在家里休息的。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岳阳赶出自己家里,沈依冷嘲热讽道:“找够了吧,你大哥根本就没在这里,我不是都跟你说过,我和他分手了的,他根本不会来我这里。”

岳阳没有回沈依的话,而是冷冷对保镖们说了一个字:“走。”

岳阳等人总算离开了,沈依家的危机也解除了。

沈依关上家门,这时,她才开始思考岳鸣到底到哪里去了?

就在她毫无头绪的时候,大门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难道岳阳不死心,又回来了。

沈依这次真的怒了,她打开门,正准备大骂一顿,却发现站在家门口的是岳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