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神探魏仁武

谈话间,警察也到了,都是些老熟人,林星辰以及她的两个左右手方荣华和张风。

林星辰一上来,说话就酸溜溜的:“瞧瞧,这不是我们的大名人神探魏仁武吗?果然是人红是非多啊,这么快就有粉丝来追杀,幸好大名人福大命大啊。”

“大名人?你什么意思?”魏仁武很诧异。

“腾讯大成网的头条啊!你魏仁武现在可是整个成都市热议的话题。”林星辰嘲笑道。

魏仁武看了看岳鸣,马上打开手机,查看腾讯网,果然头条是《神探魏仁武》,他立马点进去浏览。

“11月12日10点左右,成都明宇尚雅酒店,一名‘北京大学’的女学生被发现上吊死于酒店房间内,警方迅速赶往现场勘查,却不能迅速判断出是自杀还是谋杀,于是请来了一位刑侦方面的专家顾问神探魏仁武及其助手岳鸣前往现场勘查。根据知情人所提供的情报,魏仁武先生,当时便根据现场的证物判定这是一场谋杀。然后,层层解析,层层推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魏仁武先生于11月14日晚,在郫县安德村的一家废弃工厂内,抓获凶手,无奈凶手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当场自尽。不过,这件事,也让一个传奇而富有戏剧性的人物,神探魏仁武,浮出水面。如果读者们感兴趣,请欣赏本编辑的qq空间261011838,里面有神探魏仁武的独家故事。——编辑:伍月。”魏仁武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

岳鸣把脸撇到一边,根本不敢看魏仁武。

“不用猜,这个知情人肯定是你。”这句话,魏仁武是对岳鸣说的。

“本来,我也不想告诉他的,但是他求了我好久,我一时心软就……”岳鸣的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

“后果你也看见了,要不是我厉害,咱们今晚可能就去阴曹地府喝酒。”魏仁武气得八字胡都立了起来。

“你们要吵架,回家去吵,先跟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林星辰指了指地上已经死去的杀手。

魏仁武摊着手,说道:“这显然是一名杀手,凶器你也看见了,是一把PSS微声手枪,应该是我的仇家雇佣的。然而,他现在已经吞毒自尽了。所以,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回家?想得美,先跟我回去做笔录。”

“不让我走,总能让我和我的助手单独说两句吧。”

“这个可以,去吧。”林星辰立即指挥方荣华和张风处理现场。

魏仁武把岳鸣拉到一边,岳鸣率先发问:“你为什么没有告诉她,是我弟弟派来的杀手?”

“没有证据,你就是告诉了警方,警方也拿你弟弟没有办法,反而这样做,会节外生枝。你也看到了目前你的处境是有多危险了吗?”

“我明白。”

“特别是你把我们的事情暴露给媒体,这种做法,才是最危险的,我就说,杀手为什么会找到你的,原来是因为新闻。”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岳鸣心里咄咄不安。

“别担心,向天笑让你来找我,真正目的本来就不是让我帮你找人,是让我保护你的。”魏仁武安慰道。

“保护我?”

“本来像我这种职业,本身就很危险,会结上很多仇家,普通人和我在一起,很容易被殃及,但是你不一样,因为你本身处境就很危险,和我在一起,反而我能保护你。”

“魏先生,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一周多时间的相处,岳鸣渐渐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是十分可靠的,他现在已经完全信任了这个被称为“神探”的男人。

“聊完了没有?”林星辰走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魏仁武敬了一个军礼,笑道:“报告长官,聊完了。”

“聊完了就赶紧跟我走。”

“啊?还要去警局啊,你们那些流程好麻烦的,你自己回去编一个嘛,明天我来签字都行。”魏仁武居然撒起娇来。

林星辰无奈道:“算你运气好,我们不去局里,刚刚接到一个报案,‘华润二十四城’,一个少年坠楼身亡,现在跟我去现场。”

“哈!终于有案子了,我心里早就痒痒了。”魏仁武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

“你能不能不要做出这么恶心的表情,有人死了,你兴奋个什么劲!尊重一下死人好吗?”林星辰怒了。

魏仁武赔笑道:“sorry!一时太兴奋,就没忍住,咱们快点出发吧。”

晚上11点24分。

华润二十四城是华润置地开发的住宅小区,位于成都东二环,林星辰把方荣华和张风留在“奇迹”酒吧善后,只带了魏仁武和岳鸣来到华润二十四城。

坠楼身亡的少年躺在5号楼的楼下,死状极其惨烈,满地的鲜血,岳鸣只看了一眼就把脸撇到一边。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居民和记者。魏仁武一行人一到现场,记者就围过来了,嘴里还兴奋地喊道:“神探魏仁武来了!”

林星辰带着几个刚好也到这里的片区派出所干警利落地把这帮人喝退,并在死者周围拉起了警戒线。

死者旁,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趴在死者身上一直不停地哭泣,应该是死者的妈妈。

魏仁武带上了塑胶手套,拍了拍妇女的肩膀,说道:“大姐,麻烦让一下,我要检查一下你儿子。”

妇女泪眼婆娑地望着魏仁武,嘴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魏仁武把缩在一边的岳鸣一把拉过来,对妇女说道:“这个人有些话要问你,你先跟他去旁边一下。”魏仁武又给岳鸣使了一个眼色。

岳鸣心领神会,也跟着道:“是啊,阿姨,人死不能复生,你请节哀。我们是警察,要帮你找出你儿子的死因,请配合一下,跟我到旁边,由我来向你了解你儿子的情况。”说完,岳鸣便搀扶着妇女起身到旁边,而妇女还是恋恋不舍自己死去的儿子,时不时还会回头看自己儿子一眼。

魏仁武开始蹲下检查尸体,死者二十岁左右,穿得是一套蓝色“阿迪达斯”运动服,脚先着地,脚掌已经碎了,腿骨也折成几节,死亡原因是坠地之后内脏严重受损并大出血。

魏仁武又开始检查死者的衣服兜,只有一个钱包和一部手机,钱包里有78块零钱、一张银行卡、两张前天的电影票、一张身份证、一张药房的*,手机里只存了自己妈妈的号码,而且还是很多妈妈今天妈妈打来的未接电话。

魏仁武站了起来,走到一名年轻干警的旁边,说道:“那个,不知道你叫什么,你知道死者是从几楼跳下来的吗?”

年轻干警回答道:“魏先生,我姓刘,您就叫我小刘好了,死者是从九楼跳下来的。”

“小刘是吧?那麻烦你来带我上去看看,好吗?”

小刘显然很高兴,说道:“没问题,魏先生跟我来。”

他们坐电梯来到了九楼,一路上,小刘嘴里一直唠个不停:“久仰魏先生大名了,这次终于见到活人了,魏先生能跟我分享一下,上次明宇酒店的案子,您真的就凭凶手手上的茧就判断出来了吗?这个是怎么推理的啊?能不能告诉我,让我学习一下。我一直梦想能像魏先生一样破案,最后成为警界的传奇……”魏仁武就一直听他说着,只是笑而不答。

一下电梯,魏仁武就说道:“你别说话,会分散我的思维,乖乖站到一边去。”小刘蒙住嘴巴,很听话的站在电梯旁。

9楼的走廊是一条直线的走廊,走廊内灯光很亮,视线很足,走廊的两头都是窗户,死者就是从其中一头的窗户坠下去的。

小刘看着魏仁武匍匐爬向死者坠亡的窗户前进,趴几步,又停下,然后又向前爬,趴到窗户前,背靠着窗户坐下,闭目沉思。

虽然警界口耳相传着魏仁武的事迹,但是小刘第一次见魏仁武查案,还是会觉得这种方式很奇特,甚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魏仁武突然站了起来,抚摸了一圈窗台,接着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回到电梯旁,小刘正要发问,魏仁武伸出手指放在唇上,嘘了一声。

魏仁武拿起电梯旁的垃圾桶,就往地上倒,翻来覆去地在垃圾堆里面找东西,很快魏仁武就找到一个药瓶。

魏仁武微笑道:“我们可以下楼了。”

一回到楼下,魏仁武就喊道:“岳鸣,我们回家了。”

岳鸣和林星辰同时惊诧道:“怎么了?”

魏仁武不住摇头,嘴里念道:“无聊!无聊!无聊!太无聊了!”

林星辰问道:“到底什么情况?”

魏仁武很生气地说道:“这明显就是自杀,死者患有‘抑郁症’,今天他还买了一瓶‘氟西汀’,但是发现药物已经不能救自己了,所以才选择自己结束生命。”

死者的母亲,神情很激动,冲过来就要锤打魏仁武,嘴里哭喊道:“你胡说!你胡说!他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会自杀啦!不许你胡说!不许你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