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五、初恋

岳鸣从地上爬起来,害羞道:“我…我…”临到关键时刻,岳鸣本来想好的所有道歉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沈依看了看风尘仆仆,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岳鸣,轻叹道:“先进来再说吧。”

岳鸣像丢了魂似的跟着沈依进了屋。

沈依让岳鸣坐在沙发上,而自己去跟岳鸣倒上一杯温暖的开水。

岳鸣看了看沈依家的客厅,甜蜜的回忆涌上心头,这里的一切是如此的熟悉,就连那个电视遥控板上的“数字”颜色脱落,都是他的手指日积月累的使用造成的,回忆越甜蜜,他现在的心也就越疼痛。

岳鸣接过沈依的开水,缓缓地喝下。

沈依问道:“你爸爸的事情,不是你干的吧?”

岳鸣惊讶道:“你知道了?”

沈依摇头叹息道:“恐怕这座城市里,很难有人不知道吧。”

“那不是我干的,我是冤枉的。”岳鸣极力为自己辩护。

“我知道的。”沈依说道,“我认识的你,连个兔子死了,都会哭上大半天,又怎么会杀掉自己的亲生父亲呢。当然,前提是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你。”

“我当然还是那个你认识的我,我从来没有任何改变。”

“你跟我提分手的时候,就让我感到十分的陌生。”沈依狠狠地说道。

说到这里,岳鸣羞愧难当,也许和沈依提分手的岳鸣,连岳鸣自己都不敢承认那是自己。

岳鸣吞吞吐吐地说道:“依依…我…我…那件事…对不起。”

“别给我说对不起,你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沈依并不买账。

岳鸣低下头,说道:“可是我伤了你的心。”

“现在你开始顾及我的感受了么?”沈依秀丽的眉间呈现出怒色,“你当初又干什么去了?”

“我因为有些事情,不得不离开,所以才会做出这么唐突的决定。”岳鸣仍然希望取得沈依的原谅。

“那个时候,我告诉过你,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我们俩可以一起承担,而你却执意要自己一个人走,生生抛下我,我现在想起那个绝情的你,都觉得可怕。”沈依的声音越来越大,看来他俩的分手,让沈依的心里始终无法释怀。

“对不起。”岳鸣除了说对不起,现在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让沈依的心里好受一点,然而他心里的难受不比沈依少一点。

“我都说了,不要跟我说对不起,这三字对我来说,根本没有用!”沈依开始嘶吼。

岳鸣的道歉计划失败,他没有得到沈依的原谅,他长叹道:“既然这样,那我还是走吧,就当我没有来过。我现在本来也是通缉犯,在你这里待久了,只会连累你。”岳鸣站起身来,便欲离开。

“你大清早的上哪儿去?给我坐下!”沈依硬拽着岳鸣的衣角,把岳鸣拉回沙发坐下。

“呜呜呜呜……”沈依开始抽泣起来。

岳鸣顿时便慌了神,他最怕女人的眼泪,特别是女人为他而流的眼泪,分手那晚,沈依也流过泪,那时的岳鸣还可以狠心走掉,不去看沈依的眼泪,然而现在却不得不面对。

“不要哭了好吗?都是我的不对。”岳鸣又站了起来,拉住沈依的肩膀,温柔的安慰道。

沈依一边哭泣,一边将双手捏成拳头,狠狠地捶打岳鸣的胸口。

沈依用力很猛,岳鸣差点背过气,但是他还是要强忍住,让沈依尽情地发泄。

沈依打累了,每一拳的力量越来越小,最后双拳轻轻地放在胸口,双眼含着泪珠,望着岳鸣。

岳鸣很清楚这个眼神,这是含情脉脉的眼神,沈依无数次用这种眼神望着过岳鸣。

岳鸣轻轻将沈依拥入怀里,沈依并没有反抗,只是紧闭双眼的将自己的头枕在岳鸣的胸口。

沈依不再哭泣,她的心里已经原谅了岳鸣,而且又泛起那浓浓的爱意。

岳鸣在沈依的额头上深深印上自己的唇印。

在这短暂的温存之后,沈依才在岳鸣的怀里缓缓说道:“你有什么打算?现在你已经落得如此田地了。”

如果刚刚的一切对于岳鸣来说就像是梦境,那么沈依的这句话又把他重新拉回了现实,现在不得不去面对严峻的现实。

是啊,现在已经取得了沈依的原谅,死而无憾,他得去自己被诬陷这件事给解决了,岳鸣说道:“我现在就得离开这里,我得去找有关爸爸被杀的线索。”岳鸣想马上走的另一个原因,是怕自己作为一个杀人嫌疑犯的身份待在沈依家,会连累沈依成为共犯。

“你又来了,你又想再一次离开我,一个人去面对。”沈依一把推开岳鸣,很明显她非常的生气。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岳鸣嘴笨,连婉转的解释都不会。

“不要说了,现在全城都在通缉你,你现在出去,无疑是等于送死,你就乖乖在家休息,这次让我来帮你。”沈依微笑道。

岳鸣已经说不出话来感谢沈依了,他俩太熟悉,如果说谢谢,反而显得生分。

岳鸣又似乎无法拒绝沈依,虽然他不想靠沈依来帮助他,但是他现在急需要人能帮助他,除了沈依以外,似乎也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了。

岳鸣点点头,惭愧地说道:“那就有劳你了。”

“说吧,你到底回来后遇到了些什么事?我看看该怎么帮助你?”沈依说道。

岳鸣将他从成都来了之后所发生的一切,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地告诉了沈依,包括那个卖花的姑娘以及老胡的出卖。

“真没想到,老胡居然是这种人。”沈依惊讶道。

岳鸣摇头道:“不,一开始,我被气愤冲昏了头脑,后来冷静下来,仔细一想,我和老胡认识了二十多年,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人,这其中一定有苦衷。”

“能有什么苦衷?”沈依疑惑道。

“老胡的儿子,胡鹏。”岳鸣用一种侦探般的口吻说道。

“胡鹏怎么了?”沈依当然是认识胡鹏的,她在和岳鸣处对象的时候,就和胡鹏接触过几次。

“当我跟老胡提胡鹏的时候,老胡支支吾吾,眼中还流露出担忧,虽然他说胡鹏去出差了,但是我想胡鹏可能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比如被人绑架了,才会威胁老胡来背叛我。”岳鸣的分析头头是道,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岳鸣简直想不出来还有什么能让忠心耿耿的老好人老胡变成这个样子。

“太可怕了,这简直是一场环环相扣的阴谋,到底是谁策划出来的呢?这个人简直毫无人性,又聪明绝顶。”沈依双唇微微抽动,似乎有点害怕。

“爸爸死了,我被抓了,最后谁最得利,谁就最有可能是这个人。”岳鸣冷冷地说道。

“你是说岳阳!”沈依大惊道。

岳阳是岳鸣的弟弟,两人相差不过两岁。在岳鸣刚出生不久,岳鸣的妈妈便离开了岳鸣和岳中原,岳中原没到一个月便立即娶了另一位太太,也就是岳阳的妈妈——杨文慧,并没过两年便生下了岳阳。

岳鸣和岳阳两人都从小天资聪慧,但是岳鸣生性善良,而岳阳却生性歹毒,两人在一起水火不容,从小起得争执不计其数,再加上杨文慧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经常在岳中原耳边吹枕边风,使得岳中原更护着岳阳一些,最后岳中原为了缓解两边的关系,单独为岳鸣购置了一栋别墅,让岳鸣搬出去,并让老胡来照顾岳鸣,才使得矛盾没有更加的激化。

但是岳中原的这些做法,岳鸣颇有微词,这也是岳鸣如此恨岳中原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原因肯定还不止这一个。

“没错,我说的就是他。”岳鸣狠狠道。

沈依轻叹道:“没想到,岳阳竟然变成这种人了。”

“在我看来,他一直都是这种人。”岳鸣每次提到岳阳,就很不高兴,“从小,他就想要从我身上夺走一切,这次有机会,让我坐牢,并且让他自己坐上‘岳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他当然不会放过。”

“你觉得杨姨知道这些吗?”沈依问道。

“呸,不要叫她杨姨,让我觉得恶心。”岳鸣小时候在杨文慧身上也吃了不少的苦头,在他们都还住在一起的时候,岳中原只要一不在家,杨文慧就会变着法的来折磨岳鸣,岳鸣真的对这个家庭是深恶痛绝,所以后来知道生母还在世时,便义无反顾地去寻找母亲,哪怕是和自己最爱的沈依分手也要去。

岳鸣接着道:“那个女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岳阳如此狠毒,和那个女人的从小的培养是密切相关的,他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岳鸣不想说杨文慧这个名字,每次提到杨文慧的时候,他都会说那个女人,岳鸣对杨文慧的恨,可见一斑。

“好吧,说了这么多,眼下,我要怎么才能帮助你呢?”沈依问道。

“只要是岳阳策划的这次的事,那么他接下来就一定还会有所行动,我需要你去跟踪他,看看他接下来还会干什么?”岳鸣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沈依身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