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四、逃亡

岳鸣必须马上逃走,一刻都不能停留。

岳鸣拿上自己的东西,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房门。

老胡本来就在客厅里,等警察上来抓岳鸣,这时看见岳鸣冲出房间直奔大门,连忙喊道:“大少爷,你这是上哪儿去?”

岳鸣不能迟疑,他只出门前,狠狠扔给老胡一句话:“老胡,你混蛋,你竟然出卖我。”

老胡没有阻止岳鸣离开,他一脸悔恨地看着岳鸣离开。

老胡的家是一座电梯公寓的15楼,每栋楼只有一个电梯上下,岳鸣走到电梯旁,突然发现电梯正在从一楼往上走,不用想,这一定来抓他的警察。

岳鸣不能走电梯,不然会和警察撞个满怀,他选择走楼梯。

但是他又发现楼梯间也底楼也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惨了,两条路都被堵死了,这可怎么办呢?

岳鸣没有慌张,他记得魏仁武曾教导他的,当路走不通的时候,要懂得迂回。

岳鸣轻手轻脚地沿着楼梯往下走,但他只走下了一楼,到了14楼的时候,又钻进14楼道。

他就在电梯到了15楼的时候,赶紧按下电梯下楼的按钮。

电梯很快便打开了,岳鸣便这样坐着电梯下楼,轻巧地避过了电梯和楼梯的所有警察。

一下楼,岳鸣便飞奔起来,要知道,警察立马便能知道他跑了,肯定马上就要来追他,他必须迅速离开。

一出小区,岳鸣专拣一些小巷奔跑,就怕会被警察发现。

岳鸣一直在奔跑,直到确实体力不支,并且确定没有警察在追他,他才停了下来。

岳鸣气喘吁吁地坐在街边,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他实在没有想到,竟然连老胡,这个岳鸣在深圳唯一信任的人,都选择出卖了他,他现在实在不知道该信任谁。

对,还有魏仁武,他是不是应该给他打电话,向他求助呢?

说到电话,岳鸣立马便把手机的电话卡拔出来扔掉,他之前和老胡通过电话,老胡知道他的手机号,如果现在岳鸣给魏仁武打电话的话,很容易会被警察追踪的。

怎么办?不能打电话,现在也没有地方可去,岳鸣现在彻底体会了什么叫做孤立无援。

岳鸣想不出办法来了,他干脆躺在了街面上。

不知道为什么,人一旦进入思维和身体双向疲倦的时候,肚子就会饿起来。

这么晚了,能上哪去找吃的呢?

除了夜宵的大排档还开着门以外,这个大半晚上的,餐馆都关门了。

但是岳鸣不能去大排档,人太多,容易引起注意。

他缓缓站起来,漫无目的地行走,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吃的。

没走几分钟,突然发现了一家24小时开门的“en”。

岳鸣就想看到了救星一般,“en”里面有很多零食,足够岳鸣填饱肚子了。

进入“en”,只有一个男店员正在观看收银台边的电视,并没有在意岳鸣进入店里。

岳鸣看了一眼男店员,便自行去挑选食物了。

岳鸣拿了两袋薯片、一袋卤鸡腿、一根火腿肠,还拿了一瓶矿泉水。

岳鸣把食物和水放在了收银台,提醒专心看电视的店员说道:“服务员,来结个账。”

店员一脸不耐烦地转过身来,为岳鸣的食品扫码。

这个间隙上,岳鸣瞄了一眼电视,他突然看见并且听见电视里正在播报一则新闻:“据警察透露,‘岳氏集团’的董事长岳中原之死,是被谋杀,最大嫌疑的就是岳中原的大儿子——岳鸣,并且岳中原的二儿子岳阳表示,一定会协助警察侦破此案,并且希望早日抓住凶手。”

画面一转,岳鸣大大的照片突然占满了整个屏幕,并且新闻主持说道:“请大家注意嫌疑人的容貌,如果有发现此人的行踪,请拨打110。”

岳鸣看到自己的脸后,大惊失色,幸好现在店员正在认真为他找零钱,不然让他看见了这个新闻,那还得了。

店员找完钱后,又转过来看新闻,才注意到新闻里的照片,他总感觉这个照片好像有点眼熟,他仔细回想到底在哪儿见过的,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就是刚刚买东西的客人。

他赶紧又把头转过来,可是岳鸣早已不见了踪影。

店员赶紧掏出电话,拨打110。

岳鸣又要再一次逃跑了,店员一定会认出自己,警察没过多久便会赶来,这一带都已经不安全了。

而实际上,可能整个深圳都会不安全的,因为岳鸣已经被通缉了。

岳鸣一边跑,一边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他会变成通缉犯?难道他下半辈子都会一直逃亡吗?又或是下半辈子都会在牢里渡过呢?

越想,岳鸣越感觉绝望,他联系不上岳鸣,在深圳,估计也没有人愿意去相信或者帮助一个杀人犯。

岳鸣还想过,要不要找向天笑帮忙,但是向天笑在广州,离深圳也有一百多公里,被通缉的岳鸣无法乘坐任何交通工具,短时间内,他根本难以到达广州。

现在的岳鸣真的是束手无策了,他感觉到自己被警察抓住,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他在逃跑过程中,甚至想过放弃,要不干脆自首算了。

就在岳鸣的内心摇摆不定的时候,突然大街上出现了一男一女,岳鸣不能让其他人再看到自己了,他赶紧躲进一个灯光照耀不到的角落里。

岳鸣想等一男一女走了后,再继续逃亡,于是,他就在角落里观察两人。

两人应该是情侣,而且好像发生了争执。

岳鸣仔细听他们在说什么。

只听到女的说道:“你真的要走吗?”

男的回答道:“是的,明天我便要出国了。”

“你真的舍得离开我吗?”女的带着哭腔说道。

男的说道:“梅梅,我选择离开,是因为一些重要的事情。”

那个梅梅这时泪如雨下,她哭喊道:“还有什么事,能比我更重要的吗?”

男的沉默无言。

梅梅又说道:“阿雷,你老实告诉我,你爱我吗?”

“爱。”那个阿雷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你骗我,你爱我的话,根本不会离开,你为什么就不愿意说老实话,为什么不让我死了这条心!”梅梅歇斯底里地哭喊道。

阿雷长叹一声,说道:“梅梅,你是个好姑娘,你完全可以再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忘了我吧,我不值得你留恋。”

“不,我不会忘记你的,我根本做不到!”梅梅开始苦苦哀求阿雷。

但是阿雷却不为所动,他说道:“梅梅,时间会冲淡一切,总有一天你会忘记我的,那个时候,你就能开启新的生活。”

“失去了你,我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梅梅绝望了。

阿雷背对着梅梅,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两人沉默良久后,阿雷才说道:“我走了,勿念。”

阿雷就这样走了,梅梅没有再挽留阿雷,已经决定要飞翔的鸟,光靠拴住,是没有用的。

阿雷走后,梅梅也只能哀伤地独自离开。、

这一幕,岳鸣全看在了眼里,他的心像被狠狠地刺了一针似的,剧痛无比。

岳鸣太能感同身受了,这个画面,这个场景,这个事件,岳鸣也曾经历过一次,那一次也是如此的痛侧心扉。

岳鸣的初恋——沈依,曾经岳鸣最爱的女人,在岳鸣决定离开深圳寻找亲生母亲的时候,他对她提出了分手,那个时候,沈依也是像梅梅一样,被伤透了心。

岳鸣被刚刚的故事勾起了这段回忆,同时也勾起了岳鸣对沈依的那些点点滴滴甜蜜的过往,一想到这些,岳鸣懊恼不已,和沈依分手,也许是岳鸣这辈子做出的最错的决定。

岳鸣突然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他要去找沈依,去取得沈依的原谅,在他彻底堕入无边黑暗之前,就算没有取得原谅,也没有关系,至少他可以见她最后一面。

一旦确立目标,岳鸣就不会迷茫,他赶紧把“en”买到的食物吃光,他得补充一下能量,让他有足够的体力去到沈依的家。

沈依的家在福田区,而岳鸣现在在盐田区,两地距离有十五公里,等岳鸣走到福田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钟,幸好这个时间段,街上人不多,所以几乎没人注意到岳鸣这个通缉犯。

岳鸣来到沈依家的大门口,却迟迟不敢敲门,他怕打扰了沈依的休息,他选择在门口等着沈依,沈依早上一定会起床上班的,等她出来的时候,岳鸣再跟她道歉。

他坐在沈依的大门口,适当给自己一个休息,可是眼皮子越来越重了,他强撑着,不让自己睡着,可是上眼皮和下眼皮偏偏要打架了。

实在撑不过了,岳鸣就这样靠在墙上睡着了。

“岳鸣,岳鸣,岳鸣……”岳鸣迷迷糊糊地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呼唤他。

岳鸣缓缓睁开了眼睛,朦胧中只见到一个一袭长发、眉清目秀、樱桃小嘴、唇红齿白的天使面庞出现在眼前。

岳鸣揉揉眼睛,才看清楚,是沈依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沈依问道:“岳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