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春节来临之际

又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夜晚,春节将至,成都各家各户张灯结彩、紧锣密鼓,预备好年货,准备迎接新春的到来。

而人们却不知道,他们之所以能够平稳地迎接春节,是因为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联手打击了试图破坏这座城市安逸祥和的罪犯,默默地守护着居住在这座城市的人们。

这群人,他们是刑侦顾问魏仁武、准侦探岳鸣、刑警队长林星辰以及重案第二支队。

因为临近春节,就连“九眼桥”,也彰显出“中国红”的气氛,“奇迹酒吧”今天的主题就是“中国红”,红色的灯笼高高挂,红衣旗袍的美女排排坐,就连酒吧的音乐都换成一些关于团圆,关于发财的“红色音乐”。

几乎每个人都喜欢春节,试问有谁会在漂泊落幕以后,不想回到自己的家里,吃吃父母所做的小菜,和父母唠唠自己的出门闯荡的经历呢?

然而确实至少有一个人不喜欢春节,那个人就是魏仁武,倒不是魏仁武故意针对春节,是因为别人都有家,而他没有家,他一直孤身一人。

当魏仁武坐在“奇迹酒吧”的角落里,看着酒吧响应春节的装扮时,没好气地跟旁边的岳鸣抱怨道:“啊!啊!啊!搞什么飞机啊,我们就不能换一家酒吧么?”

不懂魏仁武的心意的岳鸣,疑惑道:“你不是最喜欢这个酒吧么?今天是怎么了?一进酒吧就愁眉苦脸的。”

而坐在岳鸣对面林星辰解释道:“他愁眉苦脸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呢?”岳鸣更好奇了。

魏仁武白了一眼林星辰,示意她不要说出来。

但是林星辰可不会在乎魏仁武的感受,她回答说:“那是因为他不喜欢春节而已。”

林星辰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岳鸣知道魏仁武不喜欢春节的原因。

“是啊,是啊,就像你不喜欢情人节是一样的。”魏仁武不甘示弱地反击道,“这么说来,情人节好像也不远了。”

林星辰脸庞一红,她赶紧又反击道:“说得好像你有女朋友一起过情人节似的。”

“那可不怕你笑话,女朋友虽然没有,但是情人倒是一大堆。”魏仁武一句话便把林星辰说得哑口无言,因为魏仁武说的是实话,他的身边可从来不缺女人。

眼看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便有要争吵起来的趋势,岳鸣赶紧插上一句:“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话说林队长,本来今晚是来酒吧里庆祝咱们成功抓获‘白虎’,然而张警官他们因为快春节了,都选择回去陪家人,那你准备时候回天津去陪陪家人呢?”

林星辰微笑道:“事实上,我今晚来赴约,就是因为明天我就回天津去准备过春节,顺便来跟你们道个别的。”

“哦?就要回去了么?”魏仁武语气变软了,虽然他老是和林星辰争吵,但是一听到林星辰要走,心里还是有点不舍。

“是啊,爸爸妈妈年龄大了,他们只剩我这一个女儿了,我平时工作又忙,根本没时间去看看二老,现在要春节了,自然得回去和他们一起过。”其实林星辰心里也有些许不舍。

“话说‘白虎’现在怎么样了?他愿意招出‘封神会’的事么?”魏仁武赶紧转移一下话题,免得越说越沉重,越说两人越尴尬。

林星辰摇头道:“他不但不愿意交待‘封神会’,甚至连话都不没有说过。”

“什么也不说么?”魏仁武问道。

“是的,我把他带回去的那一刻起,就再没有说过一个字了。”林星辰说道。

“他还真是死鸭子嘴硬啊。”魏仁武轻叹道。

岳鸣说道:“虽然如此,但是能抓到他,我还是觉得我们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魏仁武不屑道:“小角色而已,不要太兴奋,后面兴奋的机会还多得很。”

“你的意思是,比‘白虎’厉害的人,还有很多吗?”岳鸣顿时心里那股兴奋劲便消失殆尽,毕竟他自己觉得他在“白虎”身上吃了不少的苦头,如果有比“白虎”更厉害更可怕的罪犯,他简直无法想象他将要面对的处境。

魏仁武哈哈笑道:“那简直多如繁星,多如牛毛。”岳鸣的脸都绿了。

“好了,你不要吓他了。”林星辰白了魏仁武一眼。

魏仁武悠悠道:“我说的是事实,我可没有想吓他。”

林星辰并不想理会魏仁武,又转移话题地问岳鸣:“话说,小岳,你不准备回家过年么?”

岳鸣摇摇头,回答道:“我不想回去,我和魏先生一样,都没有家了,所以我准备同魏先生一起过年。”

魏仁武哈哈笑道:“不要勉强,我过不过年都无所谓的。”

岳鸣真挚地说道:“我是说真的,自从认识魏先生以后,我便感觉我的生活重新有了新的方向,过去的一切,我都不再留恋了,哪怕是过去的家庭。”

“那你爸爸呢?你就不想再见见他吗?”林星辰关心道。

“不想。”岳鸣咬牙切齿地说道,“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真不希望他是我的爸爸。”

“父子那有隔夜仇的,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林星辰好奇道。

“好了,这次该我来阻止话题了。”魏仁武这时插嘴道,他知道岳鸣最不想提及的就是他的家庭,他也清楚一些关于岳家的事情,他在八卦论坛上看到过,所以他阻止了林星辰继续追问下去。

然后今晚的话题,总是不能愉快的进行,这都是春节的气氛惹出来的祸事,家庭和睦、合家欢喜,这些东西对于魏仁武和岳鸣两人来说,根本就是奢侈品,然而在这样的气氛下,无论走到哪,都难免会遇到有关家庭的声音,有关家庭的画面。

在别人眼里,春节是美好的象征,在魏仁武和岳鸣眼里,春节简直就是世界末日。

他俩尽量把这样的日子过得跟平常一样,所以第二天,岳鸣还是早早地起床、买菜、做饭,魏仁武依然还是睡大觉。

等魏仁武醒来的时候,依然是晌午时分。

魏仁武穿着厚实的睡衣,畏畏缩缩地坐在饭桌前,今天实在太冷了,感觉应该是可以下雪的温度,然而对于南方的城市来说,下雪根本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场景。

今天岳鸣熬了一锅鲫鱼汤,还弄了个“酱爆肉丝”,都是魏仁武爱吃的。

魏仁武满怀期待地尝了一口“酱爆肉丝”,该把肉丝放进嘴里,便立马吐了出来,大喊道:“怎么这么酸啊!”

岳鸣心不在焉地说道:“是吗?酸了吗?”

魏仁武赶紧盛了一碗汤,准备漱漱口,结果该喝下一口,直接喷了出来,差点喷到岳鸣的脸上,魏仁武把碗往桌上重重地一绊,不满地喊道:“汤也太咸了吧!不吃了,你今天做的到底是什么狗屎!”

岳鸣尴尬地赶紧自己也盛了一碗汤,尝了一小口,不好意思地说道:“好像是有点咸。”

魏仁武赶紧点上一根香烟来压压自己的怒气,他满脸不快地说道:“说吧,在我睡觉的这段时间里,你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什么事?”岳鸣眼神游离,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装什么装,我难道还不了解你吗?以你的厨艺,不可能把饭菜做得跟狗屎似的,一定是心不在焉做出来的饭菜,你一定遇到了什么事,才会心不在焉的。”魏仁武叼着香烟,剖析着岳鸣。

“你想多了,根本没有什么事,只是今天的饭菜失败了而已。”岳鸣就是不承认。

“撒谎,虽然你会撒谎,但是你的眼睛可不会撒谎。”魏仁武看着岳鸣的眼睛,他的眼神空洞,竟还泛着泪花。

“真的没什么事。”岳鸣就是嘴硬。

“你要考虑清楚,你现在不告诉我,十分钟后,我自己也能找出答案。”魏仁武灭掉手中的烟,悠悠道。

“好吧,我告诉你。”岳鸣自知魏仁武的的能力,知道不可能瞒得住他,“今天早上,我翻开了一下‘鸣武侦探事务所’的网站,希望能够看到一些有趣的案子的申请,但事实上,我确实翻到了一条引起我注意的案子申请。”

“让我看看。”魏仁武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茶几上岳鸣的笔记本电脑。

点开“鸣武侦探事务所”的网站,魏仁武一目十行的观看各方来的案子申请,很快他就锁定了其中一条。

这一条申请这样写道:“大少爷,我是老胡,因为你换了手机,我没有办法通知你,只能借助这个网站告诉你一些事。老爷快不行了,就在你离开家的时候,其实老爷的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而最近一个月,老爷更是连病床都下不了。就在昨晚,老爷突然之间失去了意识,医生现在正在极力的抢救,但是机会已经很渺茫了。老爷一直挂念着大爷你啊!你快回来看看老爷吧,不论你们仇恨有多少,但你终究是老爷的儿子,所以我希望你能回来见见老爷最后一面。你快回来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