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三、赌局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杨曦哈哈笑道。

魏仁武走到杨曦身边,一同欣赏着窗外数百名警察包围刘溢的景象,他悠悠说道:“因为这里视角最好,我猜你肯定会想看看最后‘烟花’绽放的时刻,所以你会在这里。”

杨曦收起了笑容,说道:“为什么无论我做任何事,你都能一清二楚?”

魏仁武微笑道:“如果你不是针对我,我根本拿你没有任何办法,但也正是因为你针对我,所以我才有机会能够抓住你。”

“哦?你就确定今天能够抓住我?”杨曦冷冷道。

魏仁武嘴角上扬,得意地说道:“我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能确定,你今晚插翅难飞。”

魏仁武离开了窗户,走到“乡村基”餐厅的中央,从他事先准备的包里,掏出一枚土制炸弹扔到桌上,对着店里的客人们大喊道:“我建议你们赶快逃命吧。”

客人们看了一眼魏仁武,再看了一眼炸弹,一秒后,尖叫和奔跑声此起彼伏,本是爆满的“乡村基”瞬间变得空荡荡,连店员们也都已经四散而逃了。

眼下,这家店里就只剩下魏仁武和杨曦二人了。

不对,不止两个人,角落里又钻出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人,七个人分别身穿警察制服,手持手枪。

他们分别是林星辰、张风、雷龙、肖伟、方荣华、杨文耳、游夜。

魏仁武找了张凳子坐下。

杨曦也找了张凳子坐在魏仁武的对面,他们中间隔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摆着一颗土制炸弹,炸弹用胶布缠绑着一个计时器,计时器正在滴答作响。

杨曦看了一下手表说道:“还有半个小时就到我们约定的十二个小时了。”

魏仁武说道:“是啊,我捡到你的东西,也应该在这个时候,还给你。”

杨曦看了看桌面上的炸弹,哈哈笑道:“可惜啦,可惜啦,就差一个了,如果是你的注意力不在我的身上,以你的能力,应该能够拆穿最后的炸弹,然而你却选择了来抓我。”

“比起炸弹,你更能让我提起兴趣来。”魏仁武也笑了。

“哦?你就不关心那些人的死活么?”杨曦好奇道。

“那你又何尝关心过他们的死活呢?”魏仁武又把问题抛回给杨曦。

“你我可不一样,你是英雄,我是奸雄,你应该会关心他们的死活的。”杨曦摇头道。

魏仁武也摇起了头,说道:“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英雄,况且我一直认为,所谓的英雄都是笨蛋,拥有无数个弱点的笨蛋。”

“是吗?我好像不太相信啊。”

“这就是为什么你老是败给我,我能够正确的认识你,你却老是错误的估计我。”魏仁武邪邪一笑,“‘白虎’,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杨曦轻叹一声,说道:“事情还没有结束,我可是还有一颗炸弹的。”

魏仁武撇了一眼桌上的炸弹,不屑地说道:“你说的是这颗么?”

杨曦哈哈笑道:“当然不是,我所说的炸弹,当然是广场那一颗。”

“‘白虎’啊‘白虎’,你还有个地方,是你的致命伤。”魏仁武长叹道。

“哦?那请要赐教了。”

“你不但低估了我,还低估了我的助手。”魏仁武一边摇头,一边叹道。

视角切回火车北站广场上。

岳鸣还在劝解着刘溢,他说道:“刘溢,千万不要动,闭上眼睛,会没有事的。”

刘溢眼珠含泪,情绪始终不能安抚,他痛喊道:“算了吧,你们快离开吧,走得越远越好,你们救不了我的,我的身上各个部位都有引线,只要稍微一动,就会爆炸,就算我不动,到了八点半,我也会爆炸的!”

岳鸣继续劝道:“千万不能放弃,你姐姐还在等你回家啊!你这样自暴自弃,有为你姐姐考虑过吗?”

岳鸣有一样东西,是魏仁武不具备的,就是他温柔的内心,一颗真实而不含杂质的内心,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这颗心比魏仁武的力量或许还要更加的强大,但是他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点,然而魏仁武却清楚得很,心智之间密不可分,有时候心比智更为重要,智解决不了的问题,心往往却能解决。

岳鸣的将自己的温柔的内心展现出来的时候,足够融化任何人的恐惧,包括刘溢。

刘溢终于被岳鸣说服了,他的身体不再颤抖,他这个时候选择相信岳鸣,他不再绝望,是岳鸣给了他希望。

眼看刘溢没有再大喊大叫,岳鸣知道自己的劝解有效了,他接着大喊道:“刘溢,现在,我需要你告诉我,你想要活下去。”他需要刘溢再坚定自己想要活下去的信心。”

刘溢用尽自己的力气,嘶声大喊道:“快救救我吧,我想要活下去。”

“好,闭上眼睛吧。”岳鸣微笑道,“马上就能活下来。”

岳鸣手持着剪刀,走到刘溢的面前。

视角又回到“乡村基”里面。

魏仁武指了指窗外,说道:“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不容许我的案子有一点点瑕疵,如果有瑕疵的话,对我来说,和失败也没有什么两样了,所以咱俩来打一个赌。”

杨曦笑道:“现在,我已经是你到嘴的鸭子了,说吧,你想怎么赌?赌赢了,或许我还能飞一飞。”

“我们就赌广场上那颗炸弹会不会爆炸。”

“爆炸了怎样?没爆炸又怎样?”

“爆炸了的话,就是你赢,我放你走,没爆炸的话,就是我赢,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

杨曦满意地点点头:“不错的赌局,怎么看,都对我有利,本来我就在你手上了,就算我不束手就擒,也插翅难逃,但是现在我反而有了逃跑的机会,这局,我赌。”

火车广场上,警察们拿着防暴盾牌将刘溢围成一个圈,而岳鸣和一个拆弹专家一起研究怎么救出刘溢。

而刘溢闭着眼睛,默默地在等待。

拆弹专家告诉岳鸣:“他的身上绑着至少十颗土制炸弹,爆炸波及范围至少有五十米,而四肢缠绕着无数条引线,这些引线错综复杂,很难分辨是哪颗炸弹的引线,贸然剪断的话,很有可能会立即引起爆炸,拆除难度很大啊!”

岳鸣焦急道:“那也得想想办法,只剩下十分钟,炸弹的定时就会到的,所以我们要加紧才行。”

拆弹专家开始摸索这些引线之间的勾稽关系,紧张到额头汗水直冒。

岳鸣从包里掏出一根手帕,不住地给专家擦汗。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流逝,专家却毫无进展,他担忧道:“不行啊,我拆不了这炸弹。”他的信心也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滴地被蚕食。

“加油,你一定行的。”岳鸣已经把专家当做救命稻草,只希望他能发挥自己最大的本事,救出刘溢。

还剩三分钟了。

专家的双手都已经开始颤抖了,思维也不是那么清晰了,他现在满脑子想的是爆炸的场景,而不是拆除炸弹的场景,他的信心已经快被时间打败掉。

岳鸣不敢支一声,他怕影响到专家的判断,现在的时候,就像是在下棋,一招棋错,就会满盘皆输。

还剩一分半钟,专家的内心崩溃了,他自责大喊道:“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专家一溜烟便逃跑了,本来围拢的警察们,也开始快速地后退。

刘溢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他看着拿着剪刀的岳鸣没有离开,还在努力试着寻找拆除炸弹的方法。

“哥哥,你走吧,我已经没救了,不要连累你自己的命。”刘溢不想岳鸣因为想救自己而搭上自己。

岳鸣摇头道:“我不会放弃的,男人应该有担当,我答应过你,答应过你姐姐,我就一定要救你。如果因为没有救到你,而苟活于世的话,我这辈子良心都不会安宁的。”

言语间,半分钟又过去了。

“哥哥,我希望你能活着告诉姐姐,不要为我的死而难过,虽然我们的父母早逝,但是我希望她能好好的生活下去,找一个好的男人嫁了,组织一个圆满的家庭,不要让我俩的不幸再在她的身上发生。”刘溢的话带着微笑,他的绝望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希望之光,他衷心希望未来的日子里,刘文能快快乐乐的继续生活下去。

“不要说傻话了,你要跟你姐姐说什么话,你都自己去说,我不会帮你去说的。”岳鸣一边回答着刘溢,一边自己摸索着刘溢身上的引线。

“哥哥,能在人生的最后一刻认识你,真好。”

岳鸣已经听不见刘溢再说什么了,眼下又只剩下三十秒的时间,岳鸣再不走,他自己就走不掉了。

但是岳鸣义无反顾地留了下来。

这时突然想起了魏仁武跟他交代过的一些话。

就在他回想的过程中,时间又只剩下十秒。

刘溢身上的炸弹的计时器,滴滴答答的声音,就像在演奏一首夺命曲。

十、九、八、七、六……岳鸣心里在默默地倒数。

管不了那么多了,岳鸣提起剪刀,就是对着一根贴近计时器的红色引线剪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