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二、回到起点

“不会吧!”李队长简直不敢相信,“自从早上北站出事后,我们便立即对东站进行过排查,并没有发现任何炸弹啊,更何况我们严防死守,就算是苍蝇进来,都会被排查一次,更不可能会带进炸弹的,这里怎么可能会有炸弹?”

“你不相信我?”魏仁武质问道。

“我不是不相信魏先生。”李队长有一丝尴尬,“只是,东站里,怎么都不像会有炸弹的样子。”

魏仁武摇头道:“我不是说炸弹在东站,而是说炸弹会在东站爆炸。”

“什么意思?”魏仁武的话含糊不清,不但李队长被绕晕了,连岳鸣和伍巍都理解不了。

“我的意思是说,炸弹现在还没有在东站,但是在晚上八点半的时候,它会来到东站,并炸毁东站。”魏仁武更清楚地解释了一遍。

“你是说,炸弹会走路,还能穿过层层的排查,进入东站的腹地,炸毁东站?”李队长其实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不能笑,他可不能嘲笑魏仁武,魏仁武是他的救命恩人。

“炸弹自然不会走路,它是被某样东西给带进来的,那样东西,你们一定无法排查,它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入火车东站。”魏仁武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笑带着一丝轻蔑,他在笑话没有听懂他意思的人,都是酒囊饭袋。

“到底是什么东西?”李队长实在想不出来魏仁武所说的东西是什么?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能带着炸弹大摇大摆地走进戒备森严的火车东站。

李队长想不出,像只雏鸟的岳鸣和伍巍更想不出来了。

“是火车啊,白痴。”魏仁武虽然骂了出来,但是他本来还想指着李队长的鼻子骂的,最后他还是忍着没有伸出手指。

李队长恍然大悟。

的确,刚进站的火车,是不可能完成排查后再进站的,如果火车携带外来的炸弹进站,将会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知道了,魏先生,我立即通知东站负责人,让他立刻停运所有火车。”李队长转身便欲去侦办此事。

“先别走,停运所有火车,根本不是办法,这样的话,炸弹就算不会爆炸,也足够引起恐慌了。”魏仁武所说不差,所谓人言可畏,当被通知火车停运后,所有的人就会开始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以讹传讹,最后就算没发生什么事,也会传出大事件来。

“魏先生所言极是,那眼下该怎么办呢?”李队长知道,魏仁武既然能提出这个问题来,就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魏仁武掏出一根“蓝娇”烟,点燃并说道:“不介意我抽一根吧。”魏仁武在讨论严肃的问题的时候,总是喜欢抽上一根。

“我能说我介意吗?”岳鸣这时,默默地插了一句嘴。

“你的介意,无效。”魏仁武白了岳鸣一眼。

魏仁武接着说道:“炸弹会在八点半的时候爆炸,而八点半进站的火车有两列。一列是从重庆北站开到这里的G8548次高速动车,一列是从峨眉山开到这里的C6258次高速火车,重庆的安检程度不比成都差,要从重庆把炸弹带到成都,可能性绝对微乎其微,但是峨眉山就不一样了,那是座小城市,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把炸弹带出来。”

“魏先生的意思是炸弹在C6258次火车上?”李队长的言语变得虔诚,他有点后悔自己刚刚还在试图嘲笑魏仁武,没想到魏仁武所说的,正是他没有料到的。

“等等,魏先生,你怎么知道八点半会有这两班火车?”伍巍好奇道。

魏仁武白了伍巍一眼,不屑道:“你不会去背班次表么?”

伍巍惊叹道:“背下来!”天啊,这是正常人会干的事情吗?且不谈这个超人一般的记忆能力,谁会没事去背班次表呢?会成为魏仁武这样的人,绝对不是偶然,这一定是超乎常人的天赋加上坚持不懈的努力。

但是这些,岳鸣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他也没有多大的惊讶,在他眼里,魏仁武所做的一切出奇的事情,都如同家常便饭。

“那么,魏先生,您说,接下来该怎么办?”李队长接着说道。

魏仁武掐灭香烟,哈哈笑道:“很简单啊,C6258是晚上七点十九分开始从峨眉山发车,现在可以通知那边的警察,让他们加强戒备,然后火车在发出后,也要每节车厢进行行李排查,一定会有所斩获的。”

“我立即着手办这件事。”李队长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干,他便去干了。

“魏先生,‘白虎’难道还会去峨眉山放炸弹吗?如果是这样,我们应该去截住他啊。”岳鸣说道。

魏仁武摇头道:“不,‘白虎’不在那里,他只需要给一个陌生人一笔钱,然后给他一个装满炸弹的黑皮箱,就足够做成这件事。”

“那么,他在哪里呢?”岳鸣说道。

魏仁武笑而不答。

伍巍说道:“还差一颗炸弹了,又会在哪儿呢?”

“小岳,你说在哪里?”魏仁武对岳鸣说道。

岳鸣摇头道:“不知道,你也没说过,你就告诉过我我们已经找到的五颗炸弹的下落。”

魏仁武轻叹道:“哎!小岳啊,我们都和‘白虎’交手过这么多次了,你还不了解他的一些想法么?”

岳鸣瘪着嘴,说道:“我连你的想法都不能了解,又何况他的呢?”

“还记得,上次林队长被绑架,我失踪后,让南郭先生给你带的话么?”魏仁武提醒岳鸣。

岳鸣仔细回想当时的场景,说道:“当时南郭先生告诉我,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

“那么,我们是从哪里来的?”魏仁武点头道。

岳鸣的脑子突然一下就像黎明时分的太阳,突然就亮了。

他大喊道:“我知道了,我们是从火车北站来的,所以终点也会是火车北站。”

魏仁武欣慰道:“不错,你总算成长了。”

“那事不宜迟,咱们出发吧。”岳鸣拉着魏仁武就想出发去火车北站。

魏仁武撇开岳鸣的手,说道:“急什么急,我们要做的,可不止是找到炸弹这么简单,所以我们还要好好策划一下。”

“要怎么策划?”岳鸣问道。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邪邪地笑道:“让我先给林队长打一个电话。”

夜幕降临,人们白天还在谈论火车北站的爆炸、春熙路的炸弹等等,而这时却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该吃饭的吃饭,该玩耍的玩耍,该泡妞的泡妞,就像白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

而这时的火车北站,除了多了一些巡逻的警察外,这里匆匆忙忙、人来人往的旅客却一点也没有减少。

但是过往的人群中,却有一个不一样的男孩。

男孩约莫十八岁,身穿一件灰色加绒卫衣,眼神麻木,神情紧张,呆呆地看着过往的人群,又或者他看得不是人群,而是这里即将发生的恐怖事件。

他看得越深,内心就越害怕,越害怕,他的身体就越颤抖,但是他不能让自己的身体颤抖,他蜷缩着身体,努力地控制住颤抖。

“刘溢。”一个温暖的声音在叫男孩的名字。

这个叫刘溢的男孩顺着喊他的声音望去,一个长相清秀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男人是岳鸣,而刘溢却不认识岳鸣,他更害怕了,他并不想岳鸣靠近他,他连忙大喊:“不要靠近我。”

岳鸣停住脚步,安抚道:“刘溢,你不要怕,我是来帮助你的,我是你姐姐的朋友。”

“不要过来,真的不要过来。”刘溢的声音变得歇斯底里。

“你千万要冷静,千万不要害怕,我一定可以救你的。”岳鸣依然坚持不懈地劝解道。

“没有用的,真的没有用的。”刘溢缓缓掀开自己的衣服,“我的身上已经绑满了炸弹。”

刘溢的衣服下竟然布满了土制炸弹。

“你们真的不要靠近我,我真的只要一动,就会爆炸的!”刘溢的喊声,更像是一种恳求,恳求岳鸣,以及岳鸣背后的警察们能够离他远一点。

但是岳鸣没有畏惧,他和他带的拆弹专家们,缓缓的,越来越靠近刘溢,而火车北站的广场上,无关紧要的旅客们,也越来越少,他们正在被一帮警察疏散着。

“你们…你们真的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刘溢的眼泪已经止不住了,他尽力哭喊着。

“别担心,刘溢,我答应过你姐姐,一定会救你的。”岳鸣的声音如此温柔,刘溢忽然之间不再那么害怕,他突然相信岳鸣能够救他。

这一切,被不远处的“乡村基”窗户上的一个矮小的男人看着眼里,这个男人双目炯炯有神,透露着一种锐利的光芒。

这个男人叫做杨曦,是“封神会”旗下“白虎堂”的堂主,眼下的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好玩吗?”杨曦的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杨曦扭头一看,叼着香烟的魏仁武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