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一、冥想

魏仁武说道:“那去把炸弹拿给我吧。”

“好的,我这就去拿给魏先生。”说着,小王便又回到酒吧里。

岳鸣赶紧问道:“炸弹就这样找到了?”

“对啊。”魏仁武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藏在哪儿的?怎么就找到了?”伍巍也好奇道。

“炸弹藏在酒吧厕所的冲水器里面。毕竟酒吧每天都会打扫清洁,几乎每个角落都会被覆盖检查,唯一不会被检查,藏的时候,也不会发现的地方,就只有厕所里的冲水器了。只需要假装去上厕所,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炸弹藏起来。”魏仁武得意地讲述着,“所以,来的时候,我就发了短信给小王,让他先把炸弹找出来,省点事。”

岳鸣和伍巍还没来得及惊叹,小王已经把土制炸弹拿了出来,和其他几个炸弹一样,依然用胶布绑着滴答作响的计时器。

魏仁武接过炸弹,就转身离开,和小王招呼都不再打一声。

岳鸣和伍巍跟着魏仁武的身后问道:“魏先生,我们要怎么处理这颗炸弹呢?要拆了吗?”

魏仁武看着手中的炸弹,摇头道:“不,留着还有点用。”

“你是说,你要把炸弹放在我的车里?”岳鸣惊讶道。

“对啊。”魏仁武若无其事地说道。

“NO!我坚决不同意。”岳鸣言语激动了起来。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不是在征求你同意,我只是通知你一声。”魏仁武把“甲壳虫”的后座车门打开,便把炸弹扔进后座,又悠然自得地回到副驾驶座上坐下。

岳鸣赶紧也回到车里,拉着魏仁武说道:“喂,魏先生,你怎么能这样啦!这可是炸弹啊,万一一个不小心爆炸了,我们三个该怎么办。”

“能这么办?死呗。”魏仁武悠悠回答道。

“魏先生,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啊!”岳鸣还是坚持己见。

“我不管。”魏仁武把脸撇向窗外,要说固执,谁又能比魏仁武更固执呢。

这时,伍巍也上了车,本来后座就他一个人坐,现在他却只能蜷缩在角落里。

很不巧,炸弹被魏仁武扔在了后座的正中央,留给伍巍坐的地方也就不太多了。

没办法,拗不过魏仁武,岳鸣只能任由炸弹放在他的车里。

岳鸣又发动了汽车,接下来的地方是火车东站。

成都火车东站,是国内六大枢纽客站之一,也是中国中西部最大的火车站,装修豪华程度甚至超过成都的双流机场。

如果要是在成都火车东站引爆炸弹,那么所引起的恐慌,不仅仅是成都这一个地方而已,那时,必定全国轰动。

老实讲,六颗炸弹已经被找到了四颗,岳鸣和伍巍的信心已经大大增加,只需要再加把劲,就能把六颗全部找齐,这样就能完全解除恐慌。

然而,魏仁武却和他俩想得有一些不一样,他知道这座城市所受到的威胁,不仅仅是来自于炸弹,更多的是来自于城市内黑暗世界的蛀虫,如果不把蛀虫们彻底清除掉,别说这座城市了,乃至于整个世界都将永无宁静。

因为早上火车北站发生过爆炸,作为客运枢纽,公安厅派遣了更多的人手,对火车东站进行了大规模的戒严,整个火车东站,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魏仁武三人站在火车北站东广场上,在空气中都能感受到紧张的味道。

“魏先生,你觉得这样的氛围下,连个蚊子都很难飞进来,会藏着炸弹吗?”岳鸣瘪着嘴说道。

魏仁武紧锁眉头说道:“炸弹肯定藏在某个角落里,如果早就被找到了的话,那么新闻一定早就有公布。”

“那么,炸弹这次又会在哪里呢?”伍巍问道。

“不知道。”魏仁武猛得摇头。

“不知道?”伍巍和岳鸣不相信魏仁武会不知道,一路走来,他总是能很顺利的找出炸弹,怎么可能会在倒数第二颗炸弹上掉链子呢。

然而魏仁武这次是真的不知道,像这样的严防死守下,这样广阔的火车东站下,会有什么地方能不被发现呢?

魏仁武就站在东广场中央,一动不动,紧锁着眉头,甚至紧闭着双眼,他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沉思。

魏仁武这种紧闭双眼失去自信的思考状态,就连岳鸣都是第一次见到,他只见过全开有过这样的思考。

伍巍本来还想追问魏仁武来着,却被岳鸣阻止,只见岳鸣圆睁着眼睛死盯着自己,不住地摇头,他便明白现在千万不能打扰魏仁武。

这时的魏仁武,就像进入了一种冥想的状态,他的感官和思维突然变得极其敏感,他似乎能感受到周围每个人的心跳,也能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甚至连风的流动,空中的水分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然而他的思维也开始活跃起来,他的思维就像灵魂出窍一般,突然跳出了他的躯壳,像蛇一样的开始钻进火车东站东广场的缝隙中,穿过广场表层,来到了东站的第二层——东站地铁站,在地铁站下,各处都充满了安检,根本无处安放炸弹。思维又开始钻进了火车东站的腹地,这里更不可能有炸弹的存在,正如岳鸣所说,根本连蚊子都难飞进一只。

最后,魏仁武的思维只能总结出一句话:“火车东站根本没有炸弹。”

如果东站没有炸弹,那么炸弹又会在哪里呢?

莫非真的是魏仁武想错了?炸弹根本不在火车东站?那么“白虎”又会把炸弹藏在哪里呢?

不对,不对,第五颗炸弹一定在火车东站,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比这个地方更适合了,“白虎”不是个服输的人,他绝对不会因为这里戒备森严而放弃把炸弹藏在这里,他一定有办法让炸弹按时在火车北站爆炸。

到底是什么办法呢?到底还有什么办法呢?火车东站根本就没有炸弹……

魏仁武突然睁开了双眼,他想到了!

“魏先生,你想了半个多小时了,你想到了什么吗?”岳鸣焦急地问道,的的确确,魏仁武像一尊雕像似的,站在火车东站西广场上半个多小时,纹丝不动。

在“省体育馆”时,岳鸣和伍巍连等魏仁武十分钟,都像过了十多天,现在半个多小时,更像是过了一整年。

魏仁武没有回答岳鸣,而是就近找了一位守在广场上的特警,说道:“我要见你们负责人。”

“啊?”那位特警一脸懵逼地望着魏仁武。

“我,魏仁武,要见你们负责人。”魏仁武严肃地重复了一遍。

“找我们负责人,有什么事情?”特警自然听说过魏仁武,在成都的警察圈子里,很难有不知道魏仁武这个人的,但是也不能因为他是魏仁武,就随随便便带他见负责人,任何事情都得有一个合理的理由。

“事态紧急,在这里说,会引起没必要的恐慌,我必须亲自和你们负责人说。”魏仁武居然很耐心地解释道。

“那我马上联系一下我们大队长。”年轻的特警,明显被魏仁武的话给吓住了。

特警走到一边,背对着魏仁武,掏出腰间的对讲机,眉头紧锁的对着对讲机里讲诉情况。

没过多久,特警便回来说道:“我们队长说,想见见魏先生,听听魏先生有什么高见。”

“走。”魏仁武对着岳鸣和伍巍说道。

特警所说的大队长是一个精神抖擞、高大威猛的男人,他在火车东站的保安室内,监视着东站所有的监控视频。

他一见到魏仁武,便迎上前握住手,兴奋地说道:“没想到魏先生居然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啊!”

这个特警队长的态度与“省体育馆”那个特警队长态度是截然不同的,一个谦卑有礼,一个骄傲自私。

“原来是你啊,李警官,不,现在应该叫李队长了。”魏仁武说道。

“你们认识?”岳鸣好奇道。

李队长哈哈笑道:“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魏先生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哦?发生过什么事请?”伍巍的好奇心也被提了上来。

“那是五年前的一个案子了,当时这位李队长还是一位普通的特警,他们的一只特警队伍协同林队长的重案第二支队一起侦破一桩缉毒案,不小心中了毒贩们的埋伏。”魏仁武说道。

“是啊,那个时候的魏先生如天降神兵,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便从敌人后方,拿下了毒贩的首脑,彻底拯救了那个案子,拯救了我们。”李队长说到这里,还意犹未尽,那年的事情,对他的人生影响太重大了。

“往事就不提了,咱们说说眼下的事吧。”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

“也对,魏先生这次来,到底有什么事啊?”李队长问道。

“相信李队长听说过今早上火车北站的爆炸事件吧。”魏仁武说道。

“没错,我知道。”李队长回答道。

“会爆炸的可不止火车北站。”魏仁武表情严肃地说道,“还有火车东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