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四、重磅新闻

“啊?今晚就住这儿?咱可是有家的,而且现在也不算太晚。”岳鸣不解道。

“难道你忍心看着林队长醉成这样的人,一个人在家,不能照顾自己吗?”魏仁武圆睁着大眼,居然卖起萌来。

岳鸣简直受不了魏仁武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纯爷们变成这样,浑身都起了几层鸡皮疙瘩,他赶紧道:“你别这样,在这儿睡也成。”

“那好,你去睡客房吧,我睡沙发。”说完,魏仁武立马便舒服躺在沙发上。

岳鸣仔细思索了一下,拒绝道:“不,你睡客房,我睡沙发。”

“为什么?温暖的大床不睡?要睡冰冷的沙发?”不解的人,换成了魏仁武。

“我可不放心你,万一你趁我在里面睡着了,偷偷钻进林队长的房间去,可怎么办?所以我睡沙发,我要在你犯错的道路上阻碍你。”岳鸣偷笑道。

“呀,好小子啊,竟然学聪明了。”魏仁武从沙发上坐起来。

“赶紧去睡吧,照顾林队长的重任就交给我了。”岳鸣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

魏仁武站起身来,无奈地说道:“好吧,看来你今晚不睡沙发,誓不罢休了,我就把沙发让给你吧。”说着,魏仁武就钻进了客房。

岳鸣一下便躺上了沙发,将头枕在双手中,眼睛直望着天花板,回想着这几天以及今晚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接近着睡意便上来了。

眼看眼皮就要彻底合上的时候,空中突然飘出一件庞然大物罩住了岳鸣的眼睛,岳鸣的睡意立马便被吓得消失不见。

岳鸣掀开庞然大物,才发现这是一件很厚实的棉被。

“还有这个枕头,拿去,别着凉了。”只见魏仁武手持一个绣花枕头,站在客厅中间带着困意地说道。

岳鸣又接过魏仁武扔过来的枕头,回答道:“哦。”

魏仁武打了一个哈欠,又回房去了。

岳鸣睡着软绵绵的枕头,盖着温暖的棉被,心里想到,魏仁武在他们自己家的生活,是个粗线条的糙男,但是在林星辰家,立马便变成五好暖男了,这林星辰家的“魔力”还真大。

一片祥和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岳鸣依然老早就醒了,但是他这次醒得早,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平时早醒是生物钟决定的自然醒,今天早醒,是被饭菜香气给嗅醒的。

岳鸣张开双眼,立马朝饭菜香气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魏仁武和林星辰已经穿着各自地睡袍坐在饭桌上品尝着早饭了。

“咦,你醒了啊。”魏仁武一边啃着鸡蛋,一边说道。

我的天啦,这是魏仁武吗?魏仁武怎么会比岳鸣还先起床的,岳鸣赶紧看一下手表,看看自己是不是睡过头了。

结果,现在才七点半而已啊,魏仁武竟然起来这么早。

“是啊,小岳,赶紧来吃早餐,大冬天的,饭菜凉得快。”林星辰温柔地说道。

“哦。”岳鸣就像中邪一样,被魏仁武和林星辰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给牵动了魂儿,慢慢地从沙发上爬起,然后又缓缓走向了饭桌。

早餐有“水煮鸡蛋”、“青菜稀饭”、“炝炒白菜”,岳鸣拿起筷子,试了一下白菜,味道有点辣,但是整体还不错。

但是,他总觉得气氛有点尴尬,魏仁武和林星辰挨着坐在饭桌一方,有说有笑,而自己又坐在饭桌的另一方,这种感觉就像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儿子。

“咦,小岳,你怎么不说话啊?”魏仁武温柔地微笑道。

岳鸣真怀疑自己还在梦中,但是饭菜的味道,在提醒他,现在是活生生的现实。

岳鸣也不回答魏仁武,只是默默地低头吃饭。

“小岳,好吃吗?”这次又换着林星辰微笑道。

“好吃。”岳鸣低着头,敷衍地回答道。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而这个手机铃声拯救了岳鸣的尴尬。

是林星辰的手机响了,林星辰接听了电话,并说道:“什么事?”

接着,林星辰没有说过一句话,仔细听着电话另一头的叙述,岳鸣看到林星辰脸上的温柔突然就马了下来,可见对方讲得是一件紧急的事,但是岳鸣觉得这样的林星辰反而正常多了,这才是他熟悉的林星辰。

林星辰挂掉了手机,神情十分严肃。

“怎么了?有什么大案子吗?”魏仁武关切道。

林星辰没有回答,默默地站起来,走向客厅,并且打开了电视,将电视频道调到CDTV1。

魏仁武和岳鸣都围到电视跟前。

电视里正在播报一条紧急新闻,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男人站在火车北站的广场上,身上绑满了可以看见的土制炸弹,一只手拉着引线,随时准备引爆炸弹,而他的周围五十米以外围满了带着防爆盾的拆弹专家和谈判专家,整个火车北站也没有围观群众了,人群已经被疏散。

而这个准备自爆的人,魏仁武和岳鸣一眼就认出来了,竟然是“白虎堂”的方敬语。

这时,一个美女记者在现场播报:“下面我们看到的这个自爆的人,全身绑满了炸弹,无论警察怎样劝,他也不愿意放下炸弹,而且他口中还一直声称一定要见魏仁武……”

“走。”魏仁武掉头就朝门外走。

岳鸣赶紧跟上。

“喂,魏仁武,你就穿成这样去吗?”林星辰大喊道。

确实,魏仁武现在可踏着拖鞋,穿着睡袍啊,但是魏仁武头也不回地便出了大门。

林星辰就这样眼看着魏仁武和岳鸣离开了,但是她却没有去追,她现在也穿着睡袍,她可不想就这样出门,她要先去换衣服。

魏仁武快步跑出“银通苑”,正好有个人正好招了一辆出租车,正准备上车来着,突然魏仁武就在那个人开门的瞬间,抢先钻进了出租车。

那个人,在出租车外,大骂道:“你干什么?急着去投胎么?”

这时,岳鸣也跟了上来,忙着跟那个人解释。

突然间,出租车就开走了,连岳鸣都这样被抛弃了。

出租车长长的尾气后面,是那个被抢车人的骂声和岳鸣的一脸尴尬。

在出租车上,司机透过后视镜不屑地看了魏仁武几眼,噗得一声笑道:“朋友,你大清早穿成这样,是准备去哪个澡堂洗澡啊?”

魏仁武抖了抖自己的睡袍,悠然回答道:“不去澡堂,去火车北站。”

“你疯了吧!”司机大惊道,“你不知道那里出事了吗?”

“我知道。”魏仁武抚摸着自己的八字胡,很淡定地回答道,“因为我就是魏仁武。”

另一边,火车北站广场上,方敬语手里握住炸弹的引线,声嘶力竭地朝着警察群喊道:“你们别过来,我一定要见魏仁武。”

因为林星辰还没有来,张风暂时成了这帮警察的指挥,他那种一个扩音器站在防爆盾后面大喊道:“喂,那个谁,你千万不要冲动,我们不会过来的,魏仁武马上就会来。”

肖伟站在张风旁边,附到张风耳边小声说道:“我猜这小子,不敢自杀吧,你看他额头上的汗水。”没错,虽然方敬语手里握着引线,但是底气却没有那么足,甚至全身都因为害怕而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张风放下扩音器,小声地回答道:“的确,我们要想办法看准机会把他拿下,坚决不能让他在这里引爆炸弹。

雷龙也在旁边小声地说道:“狙击手也准备好了,只要下命令,我们便能先爆他的头。”

不止肖伟和雷龙,重案第二支队除了林星辰外,都在场。

张风摇头道:“队长不在,我不能随便下命令,总之先等队长来吧,我们先稳住局面。”

“魏仁武怎么还没有来,都快一个小时了。”方敬语已经开始失去耐心了,他的手虽然在颤抖,但是引线却越握越紧。

正待张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却听见警察包围圈以外传来一个懒洋洋地声音:“方敬语,我***来了。”

警察圈散开一个角落,魏仁武穿着睡袍出现了。

魏仁武大跨步地穿过警察包围圈,走到了离方敬语三十米的位置,双手叉腰站着。

警察圈的角落又合拢了。

方敬语看着魏仁武,嘴角微微抽动,狠狠地喊道:“你就穿成这身来么?也太不尊重我了吧!”

魏仁武回应道:“我穿成这身,才证明我重视你,连换身衣裳,梳妆打扮的时间都没有,就急着赶来了。”

方敬语一见到魏仁武,反而不紧张了,身子也不再抖,他盘膝坐在地上,哈哈笑道:“魏仁武啊魏仁武,你总算来了。”

“我现在是来了,那你说你找我什么事?‘白虎’又去哪儿了?”

“堂主专程让我来给你带个话。”

“只是带话,也不用搞得这么大的阵仗吧。”

方敬语摇摇头,说道:“对于你这样的人物,这样子和你说话,才适合你。”

魏仁武也摇摇头,说道:“我说你啊,何必呢,很明显,你今天必死无疑。”

“哈哈哈哈哈……”方敬语突然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苦涩,“我和我哥的命都是堂主捡回来的,就算为他而死,也是应该的。魏仁武你听好了,接下来,就是堂主让我告诉你的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