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上屋抽梯

“魏先生,距离上周那个案子已经过了一周了,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吗?”岳鸣帮魏仁武续上一杯啤酒。

没错,这次他们喝得是啤酒,“德国黑啤”,“奇迹”酒吧最新上架的酒。有了新酒,魏仁武当然要迫不及待的过来尝一尝。

“我当然记得,你说让我帮你找一个人。”魏仁武一口就闷了刚刚续上的黑啤。

“可是,这一周里,我每次跟你提起这件事,你都说太忙了,等闲下来的时候,再说。”

“是的,我是这么跟你说的。”

“就算我脑子没你好使,但是我眼睛却不瞎呀!”

“这我看得出来你不瞎。”

“你每天只是带着我吃喝玩乐,哪里忙了?”岳鸣呼吸变得絮乱,明显说话都带着情绪了。

“有些事情,你不懂。”魏仁武说话还是那么沉稳。

“不懂,不是应该弄明白么?”

“是应该弄明白,但不是现在。”

“为什么不是现在?”

“因为现在,我的处境不好,没办法抽身去帮你找人。”

“上次的案子不是已经结了么?你处境哪里不好了?”

“结了吗?上次只是死一个小喽啰,我要钓的真正的大鱼都还没出现。我现在分神去做其他的事,很容易会被大鱼给反钓的。”

“你把名单交给警方,让警方处理就行了啊,为什么要引火烧身?”

“就警察那一群窝囊废,把名单交给他们,他们永远都抓不到那些人的,只有我亲自出马才能逮捕他们。”

岳鸣不想说话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如果他不想做一件事,你纵有千万个理由也说不动的。

眼看岳鸣不和魏仁武说话,只是呆呆地望着酒杯,魏仁武只得无趣地独饮。

魏仁武一边喝着闷酒,一边环视周围,看看有没有其他有趣的事情能够助助酒兴。

突然魏仁武脸色大变,小声对岳鸣说道:“小岳,你仔细听我说。”

“啊?”岳鸣不明所以。

魏仁武眼睛一直盯着岳鸣的后方,岳鸣正想顺着魏仁武的视线望去,却被魏仁武制止了。

“不要说话,不要回头,听我指挥,慢慢的走过来,和我换一个位置。”魏仁武缓缓起身,岳鸣也跟着缓缓起身,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调换了位置。

他们两人这次喝酒没有坐吧台,而是在一个角落里坐下,眼下岳鸣坐下的位置,也就是刚刚魏仁武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得清整个酒吧内的情况。

“现在,你看着大门口。”魏仁武背对着酒吧,指挥着岳鸣。

“我看着的。”岳鸣神情略显紧张。

“那里站着一个东张西望的男人,穿着一件很长的灰色大衣,右手插进大衣口袋里,左手戴着一只皮手套,看见没有?”

“我看见了。”

“很好,保持冷静,听好了,这个人可能是‘封神会’派来找我麻烦的,他一进门就东张西望,明显是在找人。酒吧里开着热气空调,屋内很暖和,他穿着这么厚的大衣,一进门却没有脱下外套,说明他的大衣里可能藏了一件危险物品,左手戴着皮手套,手套是一双,说明右手也应该会戴着手套,如果戴着手套,为什么要把手放进口袋里?说明他右手握着个不能让人看见的东西,插进口袋里,方便隐藏。”

一听到那个人可能有危险物品,岳鸣冷汗都被吓出来了,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他藏得是什么东西?”

“你要保持冷静,口袋里藏得很有可能是手枪,直觉告诉我,他就是来针对我的,那个男人眼神冷峻,一看就是职业杀手。”

“我现在该怎么办?”岳鸣开始慌张了。

“你现在一直看着他,然后报告他的动向。”

“我现在看着他呢。”

“他在干什么?”

“他也在看我。”

“他在看你?”

“没错,他不但在看我,而且向我们走过来了。”

“是的,他…他走过来了。”岳鸣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他过来了?”

“是的,越来…越靠近了,只剩十米了。”

“不应该啊,难道他看见我了?”

“九米。”

“不对啊,我很确定他没有看见我。”

“八米。”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七米。”

“让我想想。”

“六米。”

“你刚刚说他看见你了。”

“五米。”

“他看见你,没有看见我。”

“四米。”

“既然他看见的是你……”

“三米。”

“我懂了。”

“两米。”

“原来,他要找的不是我。”

“一米。”

说话间,那个男人已经站在魏仁武背后,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黑黝黝的东西,岳鸣看得真真切切,那是一把手枪,而这把手枪的枪口没有对准魏仁武,而是正对准自己。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魏仁武迅速从自己怀里掏出一把很短的匕首,刷得一下向自己头顶划过,他的头顶上方,正是那只握着手枪的手,而这只手已经握不住手枪了,因为手筋已经被匕首划断了。整个动作酣畅淋漓,前后花费不过一秒,连岳鸣的眼睛都没捕捉到。

魏仁武又一个后转身,用了一个摔跤的技巧,将那名杀手按到在地。

“杀人啦!”酒吧里的客人们被这一突发事件,吓得四散而逃。

没过十秒钟,酒吧里就只剩下岳鸣、魏仁武、杀手三个人。

魏仁武控制住杀手的脉门,审问道:“谁派你来的?”

“我不会告诉你的。”杀手依然在做垂死挣扎。

“你不说我也知道,但是我要你亲口说出来,不然,我有很多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杀手冷笑一声,身体开始抽搐,紧接着口吐白沫,没过多久,便没了呼吸。

魏仁武站起身来,拉扯了一下刚刚打斗弄褶了的衬衣,轻叹道:“这些坏人,怎么老是喜欢在嘴里藏毒。”

岳鸣惊魂未定,问道:“所以,他是来杀我的?”

魏仁武把刚刚撞倒了的椅子,摆好,又坐回原位,把带血的匕首放在桌上,倒了一杯啤酒,递给岳鸣。

岳鸣一口喝下啤酒,才缓解了一点紧张的情绪。

魏仁武说道:“很明显,他是来杀你的。”

岳鸣也坐回了原位,问道:“杀我?究竟是谁想杀我?”

“我想你应该知道的。”

“我的确怀疑,但是我不敢相信是他。”

“除了你弟弟岳阳以外,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来了。”魏仁武终究还是说出了主谋。

“为什么你会认为是他呢?”

“你只是从心里拒绝这个事实而已,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没办法,你家里的关系太复杂了,他要杀你,也是有他的理由。”

“你知道我家的事?”

“岳氏集团,珠江三角洲一带最有财力的家族企业,老板岳中原,有两位公子,大的叫岳鸣,小的叫岳阳。两人虽同有一父,母亲却不同。岳鸣的母亲,在他刚出生不久,便离世了。现在岳中原的妻子,也就是岳阳的亲生母亲,是你爸后来续的。”

“没有错,你还知道什么?”

“最近岳大老板身体越来越不好,说不准哪一天就驾鹤西游了,最有可能继承岳老板家产和企业的,就是大儿子岳鸣。这种时候,小儿子和后妈,当然不服气了,如此大好的江山岂能拱手让人。”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的?”

“多上点八卦娱乐的贴吧,就能看到你们家的各种花边新闻。”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来找我的那天,我就知道了。而且向天笑,让你来找我的真正目的,你却不知道。”

“向叔叔还有其他目的?”

“你看过《三国演义》没有?”

“看过,这中间有联系?”

“汉献帝时期,有个地方叫荆州,荆州有个军阀叫刘表,当时刘备还依附于刘表。刘表有三个公子,大公子叫刘琦,二公子叫刘综,三公子就不重要了,因为年龄太小。刘表也是体弱多病,这个刘综和他的亲生母亲蔡夫人就生怕刘表哪一天一命呜呼了,整个荆州就归刘琦所有,所以处处想致刘琦于死地。刘琦没有办法,就找到了刘备,刘备说‘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有个军师叫诸葛亮,是个很有办法的人。’于是,刘琦就假装请诸葛亮到他家二楼去看书,然后诸葛亮上了楼,就抽走了楼梯,这也是著名的‘上屋抽梯’的典故,诸葛亮眼见没有退路了,就借用‘重耳与申生’的故事教了刘琦一招……”

岳鸣茅舍顿开,接过话说道:“‘君不见申生在内而危,重耳在外而安乎?’诸葛亮是这么给刘琦说的。”

“所以,眼下的情况就是这样,你老爸就是刘表,你就是刘琦,向天笑就是诸葛亮。”

“那向叔叔是为了保护我,才……”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向天笑肯定告诉你,你亲生妈妈还没有死,你要找的人也就是她。”

“又被你说中了,我已经不那么惊讶了。”

“就你爸现在这个身体状况,你还要离开他,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来找人,毫无疑问这个人至关重要,除了你亲生妈妈,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所以向天笑才会告诉你,其实你的亲生妈妈并没有死。说你妈妈去世,只是你爸的一个谎言。”

“没有错,当时向叔叔告诉我的时候,我非常的震惊,我发誓,一定要找到她。”

“我会帮你找到她的,但不是现在。不过,奇怪的是,你到成都来找我,这应该是一件很隐蔽的事,杀手怎么还是找到你呢?”魏仁武抚摸着自己的八字胡,提出了疑问。

岳鸣没有回答,因为魏仁武不知道的事,他肯定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