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出租车上的暧昧

林星辰踉跄两步,一时脚下一滑,便重重地摔倒在地。

魏仁武和岳鸣赶紧去扶。

魏仁武将林星辰从地上拉起,但是林星辰已经意识模糊,浑身酒气,而且林星辰这个时候的体重不知道为什么,要比平时重上好几倍,魏仁武力气已经不小了,还是没有完全把林星辰拉起来,只能任凭林星辰坐在地上。

岳鸣本来想帮忙的,但是他心里突然打起小算盘来,于是他便默默地站在一边观察。

“魏仁武……”林星辰闭着眼睛,摇摇晃晃,小声嘀咕道。

魏仁武将耳朵凑到林星辰的嘴边,并且说道:“我在这儿。”

“魏仁武……你是个混蛋!”

魏仁武尴尬地一笑,他知道,林星辰现在已经醉得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起来,我送你回家。”

突然,魏仁武像天降神力,猛得一下,便把林星辰给举了起来,将她扛在自己的肩膀上。

周遭围观群众,看到魏仁武扛起林星辰,无不震惊,都忍不住“哇!”的一声,表示惊讶,这些群众中也包括岳鸣。

魏仁武白了一眼岳鸣,岳鸣立马领会,大喊道:“我去叫出租车。”说完,立马便钻出了“奇迹酒吧”。

魏仁武不顾周遭人的眼光,大摇大摆地便扛着林星辰走出了酒吧。

因为酒吧外,有很多的士车都在等候酒醉的客人,所以当魏仁武出来的时候,岳鸣已经叫到车了。

魏仁武正要把林星辰扛进后座的时候,的士司机提醒道:“如果在车里吐了,是要加钱的。”

魏仁武狠狠道:“不会差你钱。”

司机这才同意把林星辰放上来。

就这样,岳鸣坐前座,魏仁武和林星辰坐后座。

啊,不对,林星辰应该叫躺后座。

就这样,出租车朝林星辰的家里开去。

一路上,车辆摇摇晃晃,左拐右拐,而林星辰的头枕在魏仁武的大腿上,随着车的摇摆,也不由自主地在魏仁武的大腿上蹭来蹭去,弄得魏仁武好不适应。

这时,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魏仁武和林星辰,轻叹道:“你们两个当男人的,真不该让一个弱女子喝这么多,莫非你们是想趁人之危?”司机立马怀疑魏仁武和岳鸣心怀不轨。

岳鸣连忙解释道:“大叔,你别误会,我们是好人,况且这位女子,是一名刑警,我们两个也不敢把她做什么的。”

司机这才放心了一些。

魏仁武独自把脸撇向车窗,他宁愿看了看成都夜市的繁华,也不想去解释这些无谓的误会。

突然,林星辰猛得坐了起来,吓了魏仁武一大跳。

魏仁武关心道:“你醒了?”

林星辰睁着圆圆的水灵的大眼,含情脉脉地看着魏仁武,嘴角流露出坏坏的笑容。

魏仁武深吞口水,总感觉马上要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

林星辰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爬到魏仁武的身上,用纤纤细手压倒魏仁武,魏仁武整个人被压到车窗上,想要动弹,却感觉怎么也使不上力来。

林星辰又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脸就已经凑到魏仁武的脸边。

“你……你要干吗?”天不怕地不怕的魏仁武,这时居然害怕了起来,心跳一起一扶,一起一扶,却快如闪电,整颗心都快要跳了出来。

“呵呵呵呵……”林星辰不停地怪笑,而且脸越来越靠近魏仁武,眼看连嘴都快要亲上了。

这一幕,自然被岳鸣看在了眼里,他惊讶到合不拢嘴。

但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岳鸣惊讶到张不开嘴,因为他怕他自己张开嘴的话,会吐出来。

林星辰和魏仁武没有亲上,而是林星辰突然胃一个翻滚,便吐了魏仁武一脸。

顿时,车里充满了酒精和呕吐物的味道,而魏仁武现在的脸非常难看,相信脸上即使没有呕吐物,脸色也会非常地难看的。

司机,摇头轻叹道:“五十块。”

岳鸣立马从包里掏出五十递给司机,司机欣然接受,要知道,司机可以从中赚到至少三十元啊,他当然更喜欢他醉酒乘客会吐。

林星辰又倒了下去,继续在魏仁武的大腿上睡觉。

魏仁武憋着一张臭脸,默默地向岳鸣伸出一只手来。

“怎么?你也要五十块么?”岳鸣疑惑道。

魏仁武欲说还休,嘴巴微微张开,又生怕呕吐物从脸上掉进嘴里。

“你到底想说什么?”岳鸣捏着鼻子问道,呕吐物的味道实在太大了,即使打开了车窗,还是久久不能散去。

魏仁武艰难地从嘴里挤出一个字:“纸。”

岳鸣这才领悟过来,赶紧从包里拿出一沓卫生纸,递给魏仁武。

魏仁武没有先擦拭自己的脸,而是先为林星辰把嘴角擦干净,才开始擦拭自己的脸庞。

把脸擦干净后,魏仁武才敢吐槽:“我勒个去,真他妈恶心,这姑娘,真没救了。”

岳鸣噗得一笑:“魏先生啊,你这辈子恐怕都要和林队长的命运绑在一起了。”

魏仁武一边擦着胡子上的呕吐物的残渣,一边不屑道:“谁要和她绑在一起,如果那样的话,还不如死了算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时,司机突然大笑了起来。

“你笑啥?”魏仁武有些不高兴了。

“我在笑你,明明是喜欢这个姑娘的,却还是要装。”司机有个上了年头的老司机了,这些都市男女内心的情感,他太懂了,毕竟也是从这个年龄走过来的。

一向能言善辩的魏仁武,这时却反驳不出一句。

其实,别说老司机了,就连岳鸣这种感情经历浅薄的小子,都能看出来魏仁武是喜欢林星辰的,只是他平时不敢提,因为魏仁武打死都不会承认。

魏仁武默默地看着车窗外,流动的城市景色进入魏仁武的眼帘,却没有进入魏仁武的心里,他的心里藏着太多的秘密,他和林星辰的感情就是其中一个秘密。

没过多久,出租车便开到了“银通苑”。

魏仁武依然将林星辰扛下了车。

出租车离开之前,司机还留给了魏仁武一句话:“小伙子,要珍惜眼前人啊。”

魏仁武不屑地切了一声,便扛着林星辰走进小区。

魏仁武从林星辰的包里找到一把钥匙,打开了房门,连灯都没有开,便在漆黑之中,大摇大摆地将林星辰扛进卧室,这种感觉就像魏仁武是在自己家一般,对家里的布局已经熟悉到不需要开灯,便能在黑暗中自由的行走。

灯还是岳鸣打开的。

魏仁武在林星辰的卧室里待了将近有十分钟,才出来。

魏仁武说道:“去帮我准备一杯开水,我先去洗个澡。”

“你在里面干什么?用了这么久时间。”岳鸣疑惑道。

“她吐得全身都是,我总得把她衣服脱了吧。”魏仁武边说,边走进了浴室。

“脱衣服?”岳鸣独自在客厅里自言自语道,一想到魏仁武把林星辰衣服给脱了的景象,不由得自己的脸都红了。

于是,岳鸣便去厨房里烧开水。

差不多,开水烧开,岳鸣端一杯滚烫的开水出来,就看到魏仁武只穿了一条内裤坐在沙发上。

岳鸣惊到手中的开水差点滑落,他指着魏仁武喊道:“你当是你家啊,你就穿个内裤,再说了,这个大冬天的,你不冷吗?”

魏仁武悠悠然地掏出一根烟,一边抽,一边回答道:“不冷,况且也没其他衣服可穿了。”

魏仁武站起来,把烟叼在嘴里,一把抢过岳鸣手中的开水,说道:“你自己看会电视。”然后就钻进林星辰的房间里去。

岳鸣莫名其妙地坐到沙发上,等魏仁武,他突然有些担心,魏仁武不会趁人之危吧。

本来他还相信魏仁武不是那种人,但是细下想来,魏仁武根本就是这种人啊,越想越不对,他便决定进房间去看看。

当他刚走到林星辰卧室的门边,正是魏仁武刚好出来,差点撞个满怀,只见魏仁武穿着十分合身的棕色睡袍,手里捧着一大堆带着酒精味林星辰的脏衣服从卧室走出来。

魏仁武疑惑道:“你要干什么?”

岳鸣退后两步,指着魏仁武说道:“我该问你啊,你在里面干什么啦?这睡袍又是谁的?”

魏仁武哈哈笑道:“这睡袍是我的,我在里面给林大队长喂开水啊。”

“哦,你的睡袍啊。”岳鸣差点就相信了,“不对,为什么这里会有你的睡袍?”

“我以前刚来成都的时候,在这里住过,所以这里还保留了一件睡袍。”魏仁武一边回答,一边走向阳台。

岳鸣跟着去阳台,只见阳台上,放在一台洗衣机,魏仁武把林星辰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里,并开启洗衣机。

魏仁武满意地说道:“等她的衣服洗好了,我再洗我的衣服。”

岳鸣又一次震惊了,虽然魏仁武是用洗衣机,但是他还真是第一次看到魏仁武洗衣服。

他和魏仁武生活的这段时间里,魏仁武除了内裤以外,衣服还全是岳鸣洗的。

是什么让魏仁武像变了一个人呢?莫非是——爱?

魏仁武这时说道:“小岳,今晚咱就住这儿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