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六、骑士的宿命

“我要回去宰了他们。”张风怒吼道,他的双眼就像要喷出火来。

“我跟你一起去。”雷龙将手枪上膛,便要和张风杀回去。

“先别冲动。”林星辰拦住二人。

张风双眼挂着眼泪,冲着林星辰大喊道:“星辰,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杀了他们。”王朝阳的死,让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丧失了理智,就连方荣华那张冷冰冰的脸,都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而王玲抱着王朝阳的尸体,始终在哭泣。

可能目前为止,林星辰是最冷静的一个人了,她对着众人说道:“如果我们就这样冲过去的,无疑是去送死,我们应该从长计议。”

“是啊,一群莽夫那种一把老的快退休的手枪,就想和别人那种一枪十几发子弹的中兴武器正面拼,你们说不是去送死,是去干什么?”其实魏仁武也算是个冷静的人,但是他说的话,却有点煽风点火的意思。

“你他妈说什么?”张风便要向魏仁武发作。

“我说你蠢。”魏仁武可一点没有要退让的意思。

知道张风脾气的林星辰,赶紧抓住张风,生怕他要冲上去打魏仁武,不过她倒不是怕他把魏仁武伤到,相反,她怕魏仁武把他伤到。

“你们一人少说一句,怎么你们不去和劫匪们打,准备先自己人开一战么?”林星辰冲着两人大喊道。

“哼!”张风强忍住怒气,站到一边,叉着腰,看着远方,来平复自己的情绪。

魏仁武瘪着嘴对林星辰说道:“我和他们可不是自己人,这里称得上是我自己人的,就只有你了。”

林星辰把脸侧到一边,双颊微微泛红,语气变得温柔地说道:“那如果我要你为王队长报仇,你肯吗?”

“肯,当然肯了,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的要求呢?”魏仁武拍拍自己胸脯说道。

当听到魏仁武愿意帮助报仇时,张风等人刚刚对魏仁武的厌恶感,顿时烟消云散。

特别雷龙还问道:“那请问这位朋友,我们该怎么做才好呢?”说实在的,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魏仁武叫什么。

魏仁武摸着自己的八字胡,说道:“与强敌对抗,一定不能硬碰硬,特别是硬实力弱于对方的时候。”

“你是说?”肖伟好奇道。

魏仁武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要赢对方,就必须用脑子。”

“说得轻巧。”张风不服气地插了一句嘴。

林星辰催促道:“你就赶紧说该怎么做吧。”

魏仁武对着林星辰伸出手来,说道:“先借你手机用一用。”

“借我手机干吗?”林星辰疑惑道。

“借手机当然是打电话。”

“你这个时候打什么电话啊?”

“你别问这么多,拿给我就是了。”

林星辰缓缓把自己的手机交给魏仁武,并问道:“你自己的手机呢?”

魏仁武接过手机,一边拨打号码,一边回答道:“送人了。”

“送人?”林星辰一脸茫然。

另一边,“莫西干”男人把阿眉扶进废楼,并把她安放在一张铁床上,其他人,守在废楼的各个位置。

阿眉始终在床上翻来覆去,额头冷汗直冒,嘴里一直念道:“疼,疼,疼啊……”

“莫西干”男人一边为阿眉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关切道:“阿眉,哪里疼啊?那混蛋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疼,疼,肚子疼。”阿眉抱着自己的腹部,痛苦地嘶喊着。

“肚子疼?”“莫西干”男人想要去查看阿眉的腹部。

这时,突然响起了一个奇怪的歌声:“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啊,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这突如其来的歌声,吓了“莫西干”男人一大跳,他赶紧仔细聆听是哪里发出来的声音,却发现声音好像是从阿眉的肚子中传来。

“莫西干”男人拉开阿眉捂住肚子的双手,撕开衣服,却发现阿眉的肚子上隔着皮肤透着蓝色的光,而那个歌声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莫西干”男人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像是手机?”

又回到魏仁武这边,魏仁武一边把手机放在自己的耳边,一边念着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

其他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林星辰也莫名其妙地问道:“你在干什么?”

魏仁武没有理她,接着念着:“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五十六、五十七、五十八、五十九、六十。”当他念到六十的时候,故意提高了音量。

但是这时林子中的另一个声音,完全压过了魏仁武的声音,这个声音是爆炸声,嘣的一声,震耳欲聋,爆炸声响彻整座龙泉山。

这个爆炸吓了林星辰等人一大跳,就连沉寂在伤悲中的王玲也被这个爆炸声给震住了。

张风大喊道:“这个爆炸声,是从劫匪那里传过来的。”

肖伟疑惑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林星辰却知道这个爆炸肯定和魏仁武有关,她问道:“你到底干了什么?”

魏仁武笑嘻嘻地把手机递还给林星辰,并懒洋洋地说道:“我刚刚答应你的事,已经解决了。”

雷龙也跟着林星辰问道:“是你干的吗?”

魏仁武撇了雷龙一眼,并不回答。

“我在问你话啊,你到底干了什么?”林星辰催问道。

魏仁武摸着自己修剪地很漂亮的八字胡,微笑道:“六十秒,只需要打通手机六十秒。”

“什么意思?”林星辰疑惑道。

“嘣!”魏仁武故意学着爆炸的声音,“只需要打通手机六十秒,就会嘣得一下爆炸。”

“打通谁的手机?”

魏仁武指了指自己,说道:“打通我的。”

“你的?”

“对啊,我把那个女的捉住的时候,用麻药将她弄晕,并对她的身体进行了改造。而我把我的手机也进行了改造的,只需要接通六十秒,就会嘣得一下爆炸。”魏仁武得意地叙述着自己的妙计。

这哪里是条妙计,根本就是条毒计,简直就不是正常人能想得出来的毒计,更别说把这事干出来。所以当重案第二支队众人听到魏仁武讲出他的毒计的时候,背脊直感一阵寒冷,他们庆幸魏仁武幸好不是敌人,不然有这样一个狠毒的人做对手,自己都估计不到会死多惨。

林星辰深呼吸一下,说道:“难道你不怕,我在这之前给你回拨电话,这样,不是你就被炸死了么?”

魏仁武哈哈笑道:“不会的。”

“怎么不会?”

“因为我又换了张电话卡。”

林星辰瘪着嘴道:“真有你的。”

这次事件后,王朝阳牺牲了,但魏仁武却得到了重案第二支队的信任,也为他以后能够成为重案第二支队侦破刑侦案件的专家顾问奠定了基础。

王朝阳牺牲后,四川省公安厅为他举行了重大的葬礼仪式。

在王朝阳下葬的日子,重案第二支队全队出席。、

而魏仁武也跟着林星辰来到了墓地。

这天,下着绵绵细雨,就好像老天也因为这位敬业的好警察的牺牲而感到悲伤。

魏仁武默默地站在林星辰的身旁,为她打着雨伞,看着王朝阳的骨灰下葬。

林星辰轻叹一声,对魏仁武说道:“你为什么会回来?”

魏仁武指着王朝阳的骨灰,说道:“瞧瞧,我就是害怕你那天也变成那个样子,所以才回来找你的,没有我在你身边,以你的做事方式,很容易也会牺牲掉,我可不想等我见到你的时候,你也成了一盒骨灰。”

林星辰听到魏仁武这么说,脸上立马像绽开了花朵一般,她微笑道:“你是想当我的骑士吗?”

魏仁武也微笑道:“你是我的公主,骑士的天职就是保护公主的安危。”

“那么你是想说……”林星辰突然就像有语言障碍一般,把一句话都说不全了。

就算话没说全,傻瓜也能懂林星辰到底想说什么。

魏仁武不是傻瓜,他自己能懂,但是他却说道:“不,骑士总归是骑士,不是王子,我只需要保护公主的安危,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去做的。”

林星辰一下子便懵了,她完全没有想到魏仁武竟然会这样说,这不是她能想到的结果,更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她看着魏仁武,她的眼神里不再有那种暧昧的情愫,更多的是恨意。

而这种恨意一直伴随了林星辰很多年,因此她以后每次看见魏仁武的时候,心里总会忍不住有厌恶。

我们把场景又拉回七年以后。

魏仁武独自站在自己窗台边,抽着闷烟,他老是能回想起,七年前和林星辰的那一番对话,他明白林星辰对他的恨意,而他并不是不愿意和林星辰在一起,只是他又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魏仁武知道自己终究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堕入无边的黑暗,他怕连累林星辰,所以才选择在感情上疏远林星辰的,其实他的心里何尝不痛,可能他心里的痛要比林星辰的多上很多倍,但是他相信自己的选择。

只要他能记住自己的誓言,就不会负于林星辰。

魏仁武作为一名骑士,永远记得他答应过要保护林星辰,这也是他的宿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