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一、真相

李宣然的脸色惨白,冷冷道:“你什么意思?”

魏仁武也冷笑道:“哼,还是让我来还原事情真相吧。死者盗出名单,逃到成都,并且藏起来一份名单,然后你也追到了成都。你来的目的,除了追回名单以外,就是要彻底抹杀掉她。因为她知道了你们的秘密,无论如何,都必须得死。然而,死者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当她发现你已经追到了酒店,就一直等你来找她。你从窗外爬进她房间,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悄无声息的杀掉她。死者很聪明,既然知道自己会死,于是把电脑和手机都交给你,来表示自己已经把名单给你了,然后用自杀,来打消你所有的疑虑。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她拿到的毒针,并不会致死,那点毒量只会麻痹她的神经系统。她不知道,但是你作为麻醉师,是肯定知道那毒针不会致死的。其实你早起了杀心,在她昏迷后,索性把她吊死,既能伪装成自杀现场,又能彻底的抹杀她。真是一招一石二鸟的妙棋啊。”

“哎呀,真让人难为情啊!魏先生太厉害了,竟然说的一点也不差,就好像你就在现场眼看着发生的所有事情,真是骗不到你。”李宣然不再伪装自己恶魔的本性。

魏仁武接着道:“在这件事上,你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个就是轻视了你的小情人,你应该做梦也没想到,她还藏了一份名单,还在生前留下了找到名单的线索吧。第二个就是你没想到,这个地方会有我这样的人存在。”

“确实啊,那天晚上,我本来打算第二天就离开成都的。但是在那晚你询问过我们之后的第二天,你却再没有找过我们,这很不符合常理,既然知道这是一场谋杀,第一反应应该是追查凶手,但是你却没有这么做,于是我就……”

“于是你就跟踪我。”魏仁武又抢过李宣然的话,“你先是跟踪那些警察,因为你知道他们肯定会和我碰面的,然后找到我了,就一直跟踪我。没想到吧,我竟然真的找到了藏有名单的U盘。”

“确实没想到,当我看见你在地铁给我留的言,我很震惊,更没想到你一直知道我跟踪你。”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得很,没办法,我就是这么屌。我最反感的是,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想用演技来博取我的同情,我像是有同情心的人吗?”

李宣然哈哈笑道:“魏先生,没有在第一时间,将名单交给警方,而是联系我,我就知道魏先生肯定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说吧,魏先生,想怎么交易。”

魏仁武迟疑了几秒,说道:“老实说,现在手上有‘白虎堂’的名单,这也是颗挺烫手的山芋,我肯定会被‘白虎堂’的人追杀,为了自保,我不得不将‘封神会’连根拔起,所以我需要你提供‘封神会’更深层次的资料。”

李宣然愣住了,突然笑道:“哈哈哈哈哈!魏先生在开玩笑么,像你这种自大的人,胃口大一点,我能理解,但是你说将‘封神会’连根拔起,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废话少说,帮还是不帮?不帮,我立马把名单交给警方。”

李宣然也迟疑了一下,缓缓道:“好,你把名单还给我,我帮你。”说完,慢慢地迈开步子,走向魏仁武。

李宣然边走边伸出自己的右手,眼看就要靠近黑暗中的人影。

“哎呀!”李宣然突然右手手腕一疼,不禁痛得惊呼出来。地上突然也传来一声很轻微的金属声,原来李宣然在手中藏着这么一支有毒的银针,手腕一疼就掉落出来。

李宣然右手使不出力来,仔细一看,手腕上多了一条很深的血痕,紧接着,双脚脚踝又是一疼,李宣然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

“我就知道你没有这么老实。”一个声音从李宣然背后传来,李宣然回头一看,竟然是魏仁武,手持一把血淋淋的匕首,那么他身前的人影又是谁呢?

人影也慢慢靠近李宣然,烛光照在了一张清秀的脸上,原来躲在黑暗里的是岳鸣,只见他手里捧着一部扩音器,魏仁武的声音看来是从扩音器里发出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李宣然笑了,说道,“好一招‘声东击西’,魏先生真是阴险啊!”

“说到阴险,还是比不上李医生啊,如果你不掏毒针,我也不会这么做的,看来我们交易是失败了。”魏仁武也走到了李宣然面前。

李宣然还剩左手能动,但是他并不敢再有所行动了,因为他能感觉,魏仁武既然能很准确很迅速的切断了他右手的手筋和双脚的脚筋,如果左手再行动的话,也会有同样遭遇的。

李宣然冷冷道:“这次,我是败给你了,不过就凭你,是打不垮‘封神会’的。”

魏仁武不屑道:“‘封神会’这么厉害的话,我倒想试试,不然我的人生老是对付你这种毛贼的话,岂不太无聊了。”

李宣然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身体开始抽搐,接着就倒在地上了。

这可吓坏了岳鸣,岳鸣连忙问魏仁武怎么办。

魏仁武倒是挺冷静,但又懊恼地说道:“操,居然在嘴里还藏了毒,看来是救不了他了。”

李宣然嘴还能动,缓缓吐出一句话:“你…你,惹…惹了不该…惹的人。”

魏仁武笑了,哈哈笑道:“你说错了,错得太离谱了,是你们碰上了不该碰的人。”

李宣然已经听不到魏仁武说什么了,两眼已翻,再也不能动了。

岳鸣问道:“你刚刚说他们碰上了不该碰的人,是谁啊?”

魏仁武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是不是傻啊!这个人当然是我啦!”

岳鸣不说话了。

随后不久,警察赶来收拾残局,林星辰一见到魏仁武就破口大骂:“我他妈让你帮我破案,捉拿凶手,你他妈又一个人单独行事,这下好了,凶手也死了,你告诉我,这个报告我该怎么写?”

魏仁武摊开双手,装做很无辜的样子,说道:“要不,我帮你写?”

林星辰并不买账,依然怒道:“魏仁武,我告诉你,你这次的奖金完蛋了!现在、马上、立刻在我眼前消失!”

魏仁武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岳鸣离开,刚走没两步,背后又传来林星辰的声音:“对了,还有上次的奖金,也完蛋了。”

魏仁武无奈地对岳鸣说道:“哎!女人真是一颗没有时表的定时炸弹,你完全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炸。”

第二天,已经是下午三点了,魏仁武还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的顶灯,顶灯虽然制作精美,但也不至于到要一直望着。

魏仁武也不想一直望着,他只是想把目光集中在一点,这样会有助于思考。他这次被一个大问题给难住了,所以得想个办法。也许有人会不禁问道,什么样的问题能难倒这位神探?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根本不算大问题,但是对于魏仁武来说,这就是大问题。

那到底是什么问题呢?交房租的时候要到了,早上七点的时候,房东就给还在睡梦中的魏仁武打了电话,魏仁武当时就被吓醒了,然后就一直睡不着,保持着这个姿势到现在。

房租嘛,给房东不就了事了,但是,魏仁武现在囊中羞涩,穷对于他来说就是大问题。

一般人,没钱的时候,可以向朋友借,或者向父母借。可是,我们这位神探既没有朋友也没有父母。

就在魏仁武一筹莫展之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魏仁武在想,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呢?边想的同时,边穿上睡衣,去开门。

门一打开,岳鸣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口,微笑道:“下午好,魏先生。”说完,便欲进门,被魏仁武制止住。

魏仁武说道:“先别忙进门,你什么意思?你要住进来?”

岳鸣点点头,说道:“对啊。”

“你凭什么住进来?”

“因为这是我的房子啊!”

“你的房子?”魏仁武颇感惊讶。

“没错,在四个小时前,我买下了这个房子,所以我准备住进来。”岳鸣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你说你四个小时前,买下了这个房子?”

“没错啊,我不是已经说过一遍了么?”

“这么说,现在你是我的房东了?”魏仁武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没错,现在我是你的房东,你不信的话,可以打电话给你前房东求证。”

“不,我相信你,你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人。”

“所以你还准备拦着我么?”

“不会,赶快里面请。”魏仁武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突然一下殷勤起来,还主动帮岳鸣拖行李。

进门后,岳鸣问道:“听你前房东说,你这两天该交房租了。”

魏仁武殷勤道:“就咱俩这关系,你好意思收我的房租吗?”

“好不好意思,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说完,岳鸣笑了。

魏仁武也跟着笑了。

就在两人相互调侃的同时,在一个未知的远方,有一个很黑暗很潮湿的地下室。

地下室很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很静,静得一根细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真真切切。

地下室突然火光四起,整个暗室一下变得通亮。

火光来自于墙壁上挂起的烛台上的蜡烛,烛台旁没有人,也不知道这些蜡烛是自己燃的,还是被谁点燃的。

地下室的正中央有个女人,这个女人单膝跪地,烛光照耀下,能看清这个女人穿着一条蓝色长裙,脸上五官还算端正,虽不能称为美女,但也属中上等级。这个女人正是和魏仁武一夜春宵的那个叫张小燕的言情小说家。

这位张小燕的正前方是一张背对着她的太师椅,太师椅很宽很高,很难看清椅子后面到底是不是坐着人。

“拜见‘天帝’。”张小燕很恭敬地说道。

从太师椅里面传来一个幽幽地男声:“向我汇报一下,情况怎么样?”

“‘白虎堂’的李宣然已经被干掉了,名单也落入了魏仁武的手里,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魏仁武没有把名单交给警方。”张小燕依然毕恭毕敬地单膝跪着。

“这个魏仁武有点意思,敢和我们‘封神会’正面抗衡,要多留意一下他。”那个所谓的‘天帝’说道。

“启禀‘天帝’,您觉得咱们有没有必要干掉那个魏仁武。”

“先别急,那个魏仁武和警方的关系密切,如果贸然动他,我怕会引火烧身。这也和我安排你监视李宣然,却不让你参与找回名单是一个道理。”

“那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先把‘白虎堂’堂主找来,他自己的堂口出事,我得让他自己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