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神枪手

时至寒冬,树叶都已经凋谢得差不多了,万物都进入到一种休眠的状态。

街上的行人稀稀落落,更别提那些荒郊野外,可能连鬼都不愿意去。

但是奇怪的是,这满是枯草的荒野里,却会有两个人顶着瑟瑟寒风,在荒野里寻找着什么。

其中一个卷着大衣,全身冷得不停发抖的人是岳鸣。

而另一个蹲在地上,仔细搜索什么的人,正是我们的神探——魏仁武。

岳鸣卷缩着身子,说道:“魏先生,我们到这里来,到底是要找什么啊?”

魏仁武一边搜索地上,一边说道:“找枪手。”

“很明显,枪手都已经离开了,我们能上哪儿找到他?”

“只要找到他的呆过的位置,就能找出他的一些特征,这样我们以后再遇上他时,就不至于那么手足无措了。”

“那你查到了什么吗?”

魏仁武从包里掏出一颗子弹碎片,缓缓说道:“这是0.308英寸温彻斯特弹的碎片,这是一种狙击枪用的子弹。”

岳鸣瘪着嘴说道:“就算不看子弹的型号,我也知道对方是一名狙击手啊。”

“但是你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枪啊?”

“知道了,又能怎样?”

魏仁武无奈地摇摇头,说道:“我以为你经过这次过后会成长,结果,你还是个雏。”

岳鸣自惭形秽地说道:“好吧,我确实还没有到一个合格的侦探的地步。”

魏仁武好像发现了什么,他突然趴在草堆上,嘴角上扬,喊道:“就是这里了。”

岳鸣好奇道:“怎么了。”

魏仁武又从包里掏出了一副望远镜,对着远方望去,他缓缓道:“枪手就是隐蔽在这里狙击的我们。”

“不会吧。”岳鸣惊讶道,“这里离废弃的工厂,足足有一公里多啊,这个世界上,那有这么精准的枪法啊。”

魏仁武说道:“这个是可以做到的,只要狙击枪是上乘,枪法也是上乘,就能做到。”

“真是难以置信,世界上有人做到过吗?”

“目前世界上,狙击手的最远狙杀距离是2475米,是英国皇家骑兵队的狙击手创造的,在阿富汗服役的时候,连续击杀两名塔利班武装分子,这枪法简直神了。”魏仁武说到这里的时候,岳鸣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中带着一种敬意,可想而知,魏仁武口中的那个枪手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的那一个,不然像魏仁武这样傲慢的人不会这么的敬重。

岳鸣说道:“那狙击我们的那个枪手,应该也算上乘的枪手吧。”

魏仁武摇头道:“不是上乘的,应该说是最顶尖的枪手。”

岳鸣惊讶道:“有这么厉害吗?”

“能够精准,并且快速地打掉我手中的短匕首,再加上射击距离如此之远,又是黑夜,这光是上乘的枪手,还远远不够啊。”

“那你呢?你能做到吗?”岳鸣很有信心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魏仁武不但拥有这世界上顶尖的头脑,还拥有这世界上顶尖的枪法。虽然这听起来可能会有些夸张,但是岳鸣已经习惯了魏仁武能做出一些让他想象不到的事,所以他也很大胆地猜测魏仁武能够做到一千码以外精准的狙击。

很可惜,魏仁武让岳鸣失望了,魏仁武摇头道:“我没有把握做到这么精准的射击。”

岳鸣叹息道:“哎!我把你想得太高了。”

魏仁武接着道:“不过呢,我认识一个人,能够做到。”

“是什么人?”岳鸣好奇道。

“一个死人。”说到这里,魏仁武的心像是被刺了一针似的,隐隐作痛。

岳鸣看出来魏仁武表情的变化,没有追问下去,而是立转话题,问道:“那你找到狙击我们的枪手的线索了吗?”

魏仁武站了起来,收起望远镜说道:“当然有线索了,枪手用的是奥地利斯太尔SSG69狙击步枪,0.308英寸温彻斯特弹就是适用于这种狙击步枪的子弹,这种枪精度极高,因为它的精度,所以又被称着‘神射手武器’,最重要的是,枪手的右眼是瞎的。”

“右眼是瞎的?你怎么知道的?”

“从他趴下后手肘压过的土就能知道,右手扣扳机,左手扶枪,按道理来说,这时应该用右眼去观看瞄准镜,这样身体的重心应该在左手上,左手肘压过的土应该会深一点,结果却恰恰相反,是右手肘压过的土要深一点,这说明他是左眼在观看瞄准镜的,这绝对不是一个专业枪手应该会用的姿势,况且事实又证明他绝对是一个专业枪手,唯一让他用左眼的解释就是他右眼是瞎的。”魏仁武非常严肃地说着,他深深地感觉到这个枪手不是一般的强,光是一只眼睛,枪法就如此地精准了,如果他两只眼睛的健康的情况下,简直无法想象他又会做到什么地步的射击。

就在岳鸣仔细琢磨魏仁武的话时,只听魏仁武又道:“总之,以后如果再碰到这个枪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了,稍有差池,就肯定会丢掉小命的。”

岳鸣点点头。

“走吧。”魏仁武转身便欲离开。

“上哪儿去?”岳鸣赶紧跟上。

“你说呢?”

“骑士要去找公主了么?”岳鸣偷笑道。

“你个臭小子,偷听了我们说话。”魏仁武停下了脚步。

岳鸣摊开手,瘪着嘴说道:“恐怕不止我一个人偷听了的。”

“我知道你们在外面偷听了的。”

“你知道?”

“你以为我是谁?你们把耳朵贴在门口偷听,我会不知道么?”

“也对,你是魏仁武,这种事情,确实应该瞒不住你。”

魏仁武又开始移动脚步,说道:“那走吧。”

岳鸣赶紧加快脚步,走到魏仁武的前面,好奇地问道:“我一直认为,你和林队长属于那种互相看不惯的欢喜冤家,但是肖警官他们告诉我,你们之前不是这样的状态啊。”

“哦?我和林星辰之前应该是什么样的状态呢?”

“肖警官他们说,那时的你们,不是情侣,却又好似情侣,说是朋友,却有高于朋友。”

“你想说的是,友人以上,恋人未满吧。”

“对对对,就是这种状态。”

“然后呢,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他们说,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两个就开始一见面就吵架了。”

“哦。”

“哦?”岳鸣惊讶道,“你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哦了一声啊。”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不然,我该怎么样?”

“你难道就不算跟我讲讲,你们两个到底发生过些什么事情吗?”

“并没有这个打算。”

“太不够意思了吧。”

“我这人就是这样,想讲的时候,就讲,不想讲的时候,就算把刀架我脖子上,我也不会讲的。”

岳鸣无可奈何,只得放弃追问,转问道:“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啊?”

魏仁武缓缓道:“既然查到了枪手所用的狙击步枪的型号,我们就可以继续追查下去了。”

“该如何追查下去呢?”

“很明显,这个枪手不是本地人,如果他是本地人,我在成都这么多年,不可能不知道在成都竟然有这么一位神枪手,如果他是外地人,携带着枪具来成都的话,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去排除警方的各种安全检查的,所以他的枪肯定不是从外地携带过来的,狙击枪一定是来自成都本地的地下军火交易市场,只要是成都境内弄到的枪,我就有办法追查出是在哪儿弄到了,然后就能追查出枪手的身份。”魏仁武很有信心地说道,就像枪手已经是他嘴边的烤鸭,想飞都飞不掉了。

岳鸣恍然大悟,说道:“哇唔!我懂了,这就是你刚刚告诉我的,知道他用什么枪,就能找到他的人,是吧?”

魏仁武摇头叹息道:“哎!枉你跟了我这么久,反应还是这么迟钝,非要我挑明了,你才能明白。”

岳鸣瘪着嘴,惭愧道:“我可是新人啊,别对我这么苛刻,好吗?”

“我现在对你苛刻点,你不明白,未来你因为反应问题而挂掉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所以快速的成长是可以救你命的。”

“好吧,我不该找借口,我应该更努力地去学习。”

“孺子可教也。”魏仁武欣慰地说道。

“那我们赶紧走吧,先去找枪手,再去看你的公主,毕竟你的公主,昏迷了三天,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的恢复。”岳鸣又加快了脚步。

公主?其实岳鸣刚刚的有些话,已经触动到了魏仁武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只是他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所以岳鸣察觉不到。

公主与骑士的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大概有多久呢?应该是七年前了吧。

这段故事,魏仁武本来都已经快要遗忘掉,这次所经历‘白虎’的这些事后,他竟然又重新回忆起来,连这两天做梦都会梦到。

魏仁武七年前的那段经历,就像是小时候我们经常听到的一段童话——一个勇敢的骑士,发誓要保护自己心爱的公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