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九、林星辰的下落

岳鸣不懂魏仁武的意思,疑惑道:“当时在车里的,就是这个冒牌货?”

魏仁武点点头。

岳鸣思前想后,还是想不明白,就算是冒牌货,可是他们突然消失,怎么就合理了?

突然,岳鸣大叫一声,喊道:“我明白了,如果,当时就是这个冒牌货的话,就不存在绑架了,一个一个从巷子里走出来,自然不会引人瞩目了。”

魏仁武欣慰得点点头。

“可是,林队长又上哪儿去了呢?”岳鸣说到了重点上。

杨曦哈哈笑道:“你们林队长,自然被我藏在一个你们想不到的地方了。”

“哦?我猜你所说的那个你们,应该不包括我吧。”魏仁武冷笑道。

杨曦的笑容僵住了,他疑惑道:“莫非,你已经知道她在哪儿了?”

魏仁武瘪着嘴,耸了耸肩。

这可把岳鸣急坏了,他连忙问道:“魏先生,林队长到底在哪里啊?”

魏仁武哈哈大笑起来,他说道:“小岳啊,小岳,你怎么就成长不起来呢,你忘了,我临走之前跟你说什么了吗?”

岳鸣当然记得,当时魏仁武临走之前跟岳鸣说道:“小岳,你明天去找杨洋,让他帮我去‘银通苑’找一样东西。”

“找什么呢?”岳鸣当时还回问了这一句。

但是魏仁武却说道:“不要问,只管让他去找,等他找到的时候,自然知道那是我要找的东西。”

现在的岳鸣,虽然记得那句话,但他还是不明白其中的奥妙,他又问道:“魏先生,我还是不懂。”

魏仁武无奈地摇摇头,说道:“那我再给你一个提示,大曰逝,逝曰远,远曰返,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

岳鸣惊讶道:“你怎么知道这句话的?”这句话本来是南郭先生告诉岳鸣的,当时就南郭先生和岳鸣在场,魏仁武不可能知道这句话的啊。

魏仁武又笑了,他笑道:“因为这句话是我让他告诉你的。”岳鸣恍然大悟,原来魏仁武只是借南郭先生之口给他传递信息的。

魏仁武接着说道:“大曰逝,逝曰远,远曰返,是老子说的,意思是讲,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离去,离去就会远去,远去就会向反方向发展,所以从哪里来的,就会回到哪里去,我是想一语双关的讲林星辰和杨先生两个人不同的位置,但最终你却只猜对了一半,幸好我还加了一把‘锁’,保证事情能顺利进行。”

“大曰逝,逝曰远,远曰返,从哪里来,就会回到哪里去……”岳鸣反复嚼着这句话。

杨曦听两人唠叨了半天,有些不耐烦了,摇晃着手枪说道:“喂喂,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有,你们当我是空气么,当我手中的枪不存在么?”

魏仁武哈哈笑道:“差点忘了,‘白虎’先生可是正拿着枪指着我们啊!”

杨曦狠狠道:“魏仁武,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还有什么遗言对我说的吗?”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白虎’先生,我一直想见见你的一个手下,可是他不在这里啊。”

“你是说方敬语?”

“对啊,害死他哥,我一直心中有愧啊,所以希望能在死前,见上他一面,跟他好好得道个谦。”

杨曦冷笑道:“恐怕不能如你愿了,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

魏仁武说道:“不不不,那件事他已经没必要去忙了,我想他应该已经快到了吧。”

听到魏仁武这么说后,杨曦脸色骤然大变。

岳鸣也莫名其妙,说了半天,魏仁武还是没有说林星辰在哪里。

“堂主,堂主……”这个时候,工厂外,传来一个悲凉的叫声。

杨曦听到这个声音,就像是听到了丧钟声,整张脸面如死灰。

这个喊叫声越来越近,直到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男人走进废弃工厂为止。

这张脸,对于岳鸣来说,太熟悉了,在不久以前,就是有着这张脸的男人,绑架过他,只不过当时那个人是方敬堂,而这个人是方敬语。

“是你,方敬堂。”岳鸣惊讶道。

魏仁武摇头道:“不是方敬堂,这个是方敬语。”

岳鸣仔细再看了看那个人,果然,虽然脸相似,但是还是有些不一样,方敬堂看着更娘气一点,而方敬语却正常得多。

方敬语一进废弃工厂,立马跑到杨曦跟前跪下,自责道:“堂主,对不起,人,我没有看住!”

杨曦怒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一个…有一个带着鬼面具的人,把另外两个弟兄都撂倒了,幸亏我跑得快,不然…不然…”方敬语说话声音都是颤抖的,可想而知,他是受了多大的惊吓。

啪,杨曦一巴掌打在方敬语的脸上,方敬语被掀翻在地,却不敢支一声。

杨曦指着魏仁武的鼻子,怒吼道:“是你干得好事吧。”

魏仁武耸耸肩膀,轻松地说道:“你们一开始把林星辰绑了,趁着我进入小区的空隙,逃离小区,结果却绑走的是一个假的林星辰。既然绑走的是假的林星辰,那么真的林星辰又在哪里呢?监控视频里,根本没有看到第二个可疑的车辆出现过的,这说明,林星辰根本就没有离开过‘银通苑’。”

岳鸣这才明白过来,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是指林星辰在哪里被绑架,人就在哪里的意思。岳鸣激动地说道:“魏先生,你让杨洋去找的,就是林队长啊。”

魏仁武给了岳鸣一个微笑,算是回答。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杨曦问道。

魏仁武说道:“当你们的车离开小区后,我就已经想到有这个可能性了,你们绑着人,在大街上闲逛,毕竟太危险,万一被我拦下来了,岂不是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杨曦狠狠道:“那你为什么当时不去救她?”

魏仁武哈哈笑道:“因为当时,你在那里守着,我也不确定她在小区的什么位置,我如果放弃追车,而是在小区里找人,你肯定会知道我识破了你的计划,万一你痛下杀手,那不是我就功亏一篑了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以为我已经上当了,让你尽情的玩弄我,就会放松林星辰那边的警惕,以为她在那里,是我永远想不到的,然后你就会抽离在她身边的主力。最后,我在这里牵制住你的主力,而我的一个可靠的朋友就去救她。目前看来,我的计划进展得十分顺利啊。”

“哈哈哈哈……”杨曦大笑了起来,“没想到,你魏仁武还能有其他朋友,不过可惜,虽然我失去了筹码,但是至少你和岳兄弟还在我手上,我还没有输。”

杨曦面目狰狞地摇晃着手中的手枪,在弱肉强食的时代里,谁有武器,谁说话才能更硬气一些。

魏仁武轻叹一声,说道:“‘白虎’啊,‘白虎’,你知道你最大的失误是什么吗?”

杨曦不屑道:“那我倒想听听,我最大的失误是什么呢?”

魏仁武说道:“你最大的失误是,你以为你对付的是我一个人,但其实你要对付的却远远不止我一个人。”

这时,魏仁武又对着岳鸣微笑道:“可以开始你的计划了。”

“什么意思?”杨曦疑惑道。

砰,一声枪响,杨曦手中的枪被打飞。

紧接着,工厂的烛光刷刷刷,全熄灭了。

岳鸣抱着头趴在地上,他显得很冷静,因为这是他首先安排好的。

只听到漆黑的工厂内,枪声和人的惨叫声交叉在一起,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没过多久,工厂的烛光再次燃起,可是工厂内的情景却已经大不一样了。

杨曦的十个蒙面大汉和那个假冒林星辰的女人已经莫名倒下了,而杨曦自己也坐在地上,脖子旁还被一把寒气逼人的匕首给威胁着,而这把匕首正是魏仁武的匕首。

方敬语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的后脑勺也被比着一把手枪。

杨曦的人马相继倒下后,魏仁武和岳鸣的人马却增加了不少,雷龙、肖伟、方荣华、游夜四人,突然都出现在了工厂内,而用手枪比着方敬语的,正是雷龙。

但是四人有点不一样的地方,是他们都戴了一种类似于游泳镜的红色镜片眼镜。

这种眼镜,正是岳鸣的计划。

这是一种红外线夜视镜,能通过红外线来探测黑暗的物品,是岳鸣他家里的企业研发生产的,所以他弄了几副给雷龙他们。

他的计划就是,先把工厂的光熄掉,然后就能利用红外线夜视镜让雷龙他们在黑暗中的战斗里占有优势。

魏仁武看着狼狈的杨曦,突然得意地笑了起来。

杨曦说道:“很好笑么,不过你也确实该笑,毕竟你赢了,我输了。”

魏仁武笑道:“杨先生,你说这命运怎么这么无常啊,前一秒钟,我还落在你的手上,这后一秒钟,你就落在了我的手上。”

杨曦冷哼一声,不做回答,他已经打算好了,就算是输了,他也要输得有骨气一点,大不了就是一死嘛,“封神会”的人,失败了,就只有死。

每一个“封神会”的人,都会在自己的牙缝下藏着毒,如果哪一天落入敌人之手,也要保证“封神会”的信息不会落入敌人之手。

杨曦已经做好了咬开牙缝里的毒品的准备。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魏仁武手中的匕首突然被什么东西打掉了。

魏仁武大喊道:“不好,还有枪手,大家快隐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