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八、冒牌货

不知不觉,魏仁武失踪快三天了,一直没有音讯。

但是岳鸣却一点也不担心,他召集了重案第二支队的人,在他家里开一个紧急会议。

张风率先说道:“小岳,你让我们去调查的事情,有进展了。”

岳鸣说道:“那能跟我详细地说明一下吗?”

张风说道:“在郫县那个废弃的工厂内,总共有十个歹徒,林队长就被绑在那里。”

岳鸣说道:“我们总共有七个人,听起来,胜算不大呀。”

肖伟说道:“但是,我们有优势的是,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们的窝点。”

杨文耳说道:“不对,我们只有五个人,我和张哥都负伤了的,这次行动,我俩可能有点悬。”

岳鸣说道:“对啊,你们两个就别去了吧。”

张风大声吼道:“怕什么,跟着林队长这么久了,什么样的罪犯,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伤,没有受过,还怕这点点小伤,和这一些毛贼么!”

岳鸣说道:“不不不,张警官,他们可不是一般的毛贼,为了安全起见,你们两个就不要去了。”

游夜劝解道:“是啊,张哥,你们就不要去了,你要相信我们,我们五个人一定应付得过来的。”

张风自责道:“哎,林队长平时待我们几个不薄,这次营救他的行动,我也想出一份力。”

方荣华冷冰冰地说道:“有心就行。”

雷龙也说道:“廖厅长那边,也需要人去忽悠一下,张哥,你和文耳就负责去顶住廖厅长的临检,也当是为我们这次的行动,出了一份力。”

杨文耳说道:“是啊,张哥,我们带着伤去,反而会拖累他们的。”

张风长叹一声,说道:“好吧,我就忍耐忍耐,你们几个这次去,一定要成功的救出队长。”

岳鸣说道:“放心吧,这次我已经计划好了。”

张风说道:“那好吧,一切都拜托给你了,不过,说实在的,魏先生能有你这样的助手,也真是他的福份啊。”

岳鸣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还离魏先生差得远啦,说起来,我还得谢谢各位,能够相信魏先生的为人。”

杨文耳说道:“魏先生和林队长的关系是怎样的,你我都很清楚,再加上我们已经和魏先生合作了有些年头了,他的为人,我们自然也清楚得很,他如果真的爱钱的话,以他的能力,五千万根本不在话下,只是廖厅长不信这些,所以通缉他也是形势所迫。”

岳鸣说道:“我完全明白你们的苦衷,但是你们肯来帮我完成这个计划,我真的是很感激的。”

肖伟微笑道:“说什么傻话啊,这可是去救我们队长,我们当然得一起参与。”

岳鸣拍拍自己胸脯说道:“那么我们一起努力吧。”

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

这是南郭先生留给岳鸣的那句话,魏仁武和“白虎堂”的恩怨是从李宣然开始的,也是在李宣然死去的那个废弃工厂开始的,杨曦必然会想要在这里结束这场战争。

所以岳鸣才会让张风去调查这个这里,果不其然,杨曦确实在这里,而且还有他“白虎堂”的手下,还有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短发女人,不用多想这个女人一定是被绑架的林星辰。

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又是那阵阴冷的寒风,又是那个荒凉的废弃工厂。

工厂内烛火通明。

杨曦背着双手,迎着寒风,站在废弃工厂门前,嘴角挂着洋洋得意的笑意。

他为什么会得意呢?确实也该他得意,魏仁武以及重案第二支队,被他耍得团团转,他能忍住不笑,已经足够谦虚了。

三天时限已到,事情总归是要了结的,他站在工厂门口,也是因为他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经历三天狼狈的魏仁武来向他低头。

“来了么?”突然杨曦对着工厂外的黑暗中说道。

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人,月光照耀下,杨曦能看清此人穿着大红色的羽绒服,长着一张清秀的圆脸。

“哦,竟然是你,我还以为是魏仁武。”杨曦这才看清,来者是岳鸣。

岳鸣微笑着说道:“杨哥,好久不见,很抱歉上次撞了你,现在腿脚还利索吗?”

杨曦哈哈笑道:“有劳岳兄弟关心了,我的腿没事。”

“那就好,上次撞了你,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啊。”

“哈哈哈哈,岳兄弟,好歹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你用不着对我这么客气吧。”

“一码归一码,我们是敌人,这件事另外说,但是我不小心撞了你,我该向你道歉的。”

“岳兄弟啊,岳兄弟,如果咱俩不是敌人的话,我倒想和你交个朋友。”

“感谢杨哥的好意了,但是道歉又归道歉,我是真心不想和你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岳鸣狠狠说道。

杨曦仰天长笑道:“哈哈哈哈哈,岳兄弟真是个实诚人啊,话说,你到这里想干吗?你知道的,我要等的人不是你。”

岳鸣默默站到杨曦的旁边,说道:“我来这里也是为了等人,和你在等的是一个人,既然今晚这件事必须了结的话,我当然得在场。”

杨曦说道:“也对,这件事从开始到现在,你都在场,这次终于要结束了,你也应该在场。”

岳鸣不作回应。

突然,杨曦说道:“好像人来了。”

黑暗中,走出一个人,月光照耀下,来者之人的八字胡显得格外显眼。

魏仁武终于出现了,他手里拖着三袋旅行袋,面带微笑地说道:“我按照约定来了。”

岳鸣一见到魏仁武,连忙帮他去拖旅行袋,并忍不住问道:“你这几天去哪儿了?”

魏仁武微笑着不回答。

杨曦哈哈笑道:“外面风大,咱们里面说话。”

杨曦领路,三人走进了工厂。

工厂内,四处都点满了蜡烛,透亮得如白昼一般。

林星辰坐在工厂正中央的椅子上,整个身体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眼睛被黑布蒙住,嘴也被胶布封住,可以隐约听到她的嘴里还发出着“呜呜”的声音,而四处角落里,还站着九个蒙面大汉,这九个大汉背着手,直挺挺得站着,就像是一尊尊蜡像,只有身体,却没有生气。

魏仁武把钱扔到工厂的中央,对着杨曦说道:“钱,我给你拿来了,我也已经身败名裂了,现在你满意了吧。”

杨曦哈哈笑道:“满意得很啊,现在人是你的了,你还不去迎接你的公主吗?”

岳鸣听到杨曦这么说,便要上前去给林星辰松绑,魏仁武伸出手制止岳鸣,眼神示意他自己来。

魏仁武缓缓走到林星辰背后,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用匕首挑开绳索。

正当一切都要大团圆结局的时候,突然魏仁武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魏仁武竟然抓住林星辰的头,将她狠狠的按在地上,还用脚踩住她的右手。

这个局面是杨曦始料未及的,而岳鸣更是不能理解。

岳鸣急道:“魏先生,你在干什么?”

魏仁武冷静说道:“小岳,你先过来。”

岳鸣赶紧走到魏仁武身边。

杨曦哈哈笑道:“魏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才刚刚救下你的公主,怎么这么快就开始进行家暴了。”

魏仁武一边左手持匕首抵住林星辰的的脖子,一边右手撬开林星辰的右手,从她的手中夺过来一根银针,还一边说道:“公主,我当然会疼惜,只可惜,这是个冒牌的公主。”

魏仁武把银针放在烛光下凝望,嘴里念念有词:“这是李宣然的沾有‘河豚毒素’的银针,你想用这个来杀我,还挺有情怀的嘛,知道用这种方式来纪念已故的手下。”

杨曦轻叹道:“是啊,这种方式失败了,看来只能换另一个手下的死法来纪念了。”

杨曦从背后掏出一把黑森森的手枪,对准魏仁武。

魏仁武哈哈笑道:“看来,今天我非死不可了。”

杨曦面目狰狞地大吼道:“你以为光是让你身败名裂,就能解我心头之恨吗?我要让你的精神和身体都毁灭掉!”

魏仁武耸耸肩膀,无可奈何地放了那个假的林星辰,假的林星辰赶紧跑到杨曦背后去,岳鸣这次看清那个女人的脸,虽然发型和身高接近,但是长相还是有些差距的,不过当时封住眼睛和嘴后,确实很难分辨。

眼看胜利在望,杨曦也不急着要杀魏仁武,他缓缓说道:“我挺好奇的,你是怎么识破我偷袭的计谋的。”

魏仁武一脸轻松地笑道:“我和林星辰太熟悉了,你这个冒牌货,我不需要看脸,都能一眼认出来。”

这个工厂内,唯一还有些紧张的人,可能就只剩岳鸣了,岳鸣突然问魏仁武:“魏先生,我有一个疑问。”

魏仁武说道:“你想问什么?”杨曦也挺好奇,都这个时候了,岳鸣会问什么。

“当时,方警官在观察天网时,跟踪到‘白虎堂’的车到‘石室公园’旁的小巷子里,后来我去检查了现场的,车子还在哪里,可是人却不见了,当时街上的人还有很多,他们是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林队长的呢?”

魏仁武哈哈笑道:“看到那个冒牌货,你都还没有明白过来么?当时在车里的,就根本不是林队长,而是这个冒牌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