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七、一个人的调查

“小岳,小岳……”

“魏先生,是你吗?”

“是我。”

“你上哪儿去了?我到处在找你,你知道吗?你现在被警方通缉了。”

“我知道,我躲起来是有原因的。”

“那你为什么不出来跟警方解释呢?”

“我不能,这样会害死星辰的,这本来就是‘白虎’想看到的局面。”

“哎,现在我们已经黔驴技穷了吗?”

“不,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

“还能有什么办法啊,你都已经被逼到这个境地了。”

“还有逆转的机会,只不过‘白虎堂’和警方都想找到我,我必须躲起来,所以有些事情,必须你去办,因为他们的关注点都在我身上,却忽略了你,你就是逆转的关键。还记得我临走之前交待给你的事情吗?”

“我一直记得。”

“只有三天时间,速速去办,速速去办……”魏仁武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魏先生,魏先生……”岳鸣奋力喊道。

“魏先生。”岳鸣从床上坐起,才发现,原来只是一场梦,他大口地喘气,缓缓拭去额头上的冷汗。

这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岳鸣几乎就相信那并不是梦。

岳鸣掀开被子,用力敲打昏昏沉沉的脑袋。

他爬起来,裸露着身子,走向客厅。

客厅依旧空荡荡,他坐在沙发上,身体卷缩在一起,虽然现在是冬季,但他的身体却感觉不到寒冷了,也许是因为身体的寒冷还不如心里的寒冷吧。

岳鸣茫然地看着茶几,茶几上,岳鸣已经收拾得很干净,只摆放了一个玻璃烟灰缸。

这个烟灰缸是用玻璃雕刻成鸟巢的形状,每次岳鸣收拾茶几的时候,都会把它捡到茶几下面去,以保持茶几的整洁,但是魏仁武却总是要把它拿出来,摆在茶几上,以便他能随时抽烟,后来岳鸣便习惯不收烟灰缸了。

所以,烟灰缸像往常一样摆在茶几上,也像往常一样,烟灰缸里留有魏仁武抽剩下的“蓝娇”牌香烟。

等等,不对啊,这不合理啊。

“哈哈哈哈哈……”岳鸣一想到那个不合理的地方,就不禁笑了起来。

岳鸣本来阴霾的心情,顿时便放晴了。

他兴高采烈地去洗漱,收拾打扮,穿了一件红色羽绒服,便准备出门。

他临走之时,抚摸了一下一尘不染的地板,看来昨天回家,他把屋子收拾得很干净。

岳鸣驾驶着“甲壳虫”在街上奔驰,今天的他没有漫无目的,今天的他目的很明确,他要去找一个人,一个能够帮助他的人。

他把车开到了“新希望大厦”门口,他没有下车,而是在车里等。

差不多中午时分,岳鸣的车上突然迅速钻进来一个人,可是岳鸣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这个人本来就是他约来的。

“岳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钻进岳鸣汽车的人,是杨洋。

岳鸣轻叹一声,说道:“你有看新闻吗?”

“什么新闻啊?”杨洋一头雾水,他是属于那种几乎不看新闻,与外界隔绝的孤僻之人,他自然什么都不知道。

“魏先生出事了。”

“什么?”杨洋惊讶道,“魏先生出什么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岳鸣详细地给杨洋叙述从林星辰失踪到魏仁武失踪,再到魏仁武被通缉。

杨洋听到魏仁武被通缉的时候,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他叹息道:“没想到魏先生竟然会遭遇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令人痛惜!”

岳鸣说道:“现在自怨自艾,也毫无意义了,杨洋,我需要你的帮助。”

“岳哥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杨洋一定赴汤蹈火,竭尽所能。”杨洋拍拍自己胸脯,坚定地说道。

“我需要借用你的身手,帮我偷偷去找一个人。”

与杨洋会面后,岳鸣又驾驶“甲壳虫”来到了“望江楼公园”,他来这里也是找一个人的,这个人,就是每天必坐在“府南河”边用垂钓的南郭先生。

南郭先生每天垂钓都用直钩,他要钓的不是鱼,而是人,一个需要从他这里获取重要信息的人。

而今天南郭先生钓到的那个人,就是岳鸣。

南郭先生穿着中山装,坐在岸边,眼睛直直盯着潺潺的流水,悠悠说道:“你是魏仁武的小跟班吧。”

岳鸣恭敬地说道:“南郭先生,你好,我叫岳鸣,是魏仁武的助手。”

“找我是想问魏仁武的下落吗?”

“不,魏先生的下落,我不必知道,因为他自己一定会有办法去躲避危险的。”

“那你想问什么?”

“我想问的是一个随时可能遇到危险的人的下落。”

“我不能说。”南郭先生拒绝了岳鸣。

“为什么不能说?”岳鸣激动地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了,你想知道的那个人,可能会被救出来,但是我却可能成为那个随时会遇到危险的人。”南郭先生所说的,不无道理,“封神会”强大到连魏仁武这样的人都会吃亏,更何况一把朽骨的南郭先生呢。

岳鸣自知无法在南郭先生这里套取任何消息了,于是只能无可奈何地说道:“既然,先生不愿意告诉我,那晚辈就只能告辞了。”

南郭先生没有回答,岳鸣只得悻悻而归。

岳鸣没走出几步,却听到南郭先生说道:“大曰逝,逝曰远,远曰返,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

岳鸣立即回头问道:“南郭先生,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南郭先生冷笑一声,并不回答。

岳鸣摸着后脑勺,实在想不明白南郭先生是什么意思,如果魏仁武在的话,一定马上就能明白。

岳鸣回到了车里,心里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走,也许他该去“石室公园”看看,方荣华在观察天网监控时,就是在那里把“白虎堂”的绑架团伙给跟丢的。

方荣华所看到的监控里,当时“白虎堂”驾驶着一辆套牌黑色轿车,钻进了“石室公园”旁的一个小巷里,之后就再没有出来过,也再没有看到有其他套牌车从巷子里开出来。

岳鸣决定去那里看看,既然“白虎堂”是在那里消失的,就一定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魏仁武也常说,不合理的事物,一定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合理的解释都是要靠自己去寻找的。

一定要去看看,岳鸣一路狂飙着“甲壳虫”,脑袋里却只有这一个念头。

很快的,岳鸣就来到了“白虎堂”消失的那个巷子里。

这是一条十字小巷,人也比较稀少,路的旁边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

不用想也知道,这就是“白虎堂”遗弃在这里的那辆轿车。

岳鸣靠近那辆车,环顾四周,确定巷子里没有其他人之后,从包里掏出一根铁丝,把车门捣鼓开。

在岳鸣决定当侦探后,魏仁武便教了他用铁丝开锁的方法。

岳鸣坐进黑色轿车,仔细搜查轿车里面,他在尽自己最大努力,去观察每一个细节。

车内并不整洁,与其说不整洁,倒不如说有些凌乱,塑料瓶、杂乱的脚印,灰尘横飞的车窗。

岳鸣猜测这辆车可能是盗来的,或者买的贼车,不然不会这么陈旧,且留有这么多不同人的痕迹。

可是车内也没有任何挣扎过的痕迹,如果林星辰被绑架了,她在清醒的状态,一定会留下奋起反抗,而且还会想尽办法留下线索的,可是这些线索,岳鸣一个也没有找到。

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林星辰可能一直保持着昏迷状态。

岳鸣走出车里,又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巷子。

“白虎堂”消失的时候,是在大白天,当时巷子外的各个街口都是人来人往,他们是如何把一个昏迷的女性带走,还不会引人瞩目呢?而且岳鸣实在想不通,也许魏仁武在的话,立马就能拆穿“白虎堂”的把戏。

可是,现在全得靠岳鸣自己去想,自己去调查。

岳鸣第一次感到,当侦探是多么辛苦和艰难的一件事,以前他还可以依赖魏仁武,现在他还能依赖谁?现在的情况下,魏仁武可能会更依赖于岳鸣吧。

突然他想到,要不要给全开打电话,全开在他心目中是仅次于魏仁武的存在,也许把全开找来,才是目前最好的办法,说着,岳鸣便准备掏手机。

“不行,不能找全开,如果我是被他救的,我宁愿死。”岳鸣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样一句话来,他顿时瘪起嘴来,魏仁武的自尊心这么强,他肯定不愿意让全开来救他的,毕竟两人都斗了好多年了,魏仁武一直踩在全开的头上,如果这次地位翻了过来,魏仁武肯定会唠叨岳鸣一辈子的。

算了,算了,岳鸣放下电话,这件事还是得靠他自己才行。

现在他该去哪里好了?

大曰逝,逝曰远,远曰返,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

南郭先生的这句话,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岳鸣绞尽脑汁也参不透,回到哪里去呢?

岳鸣望着天空,望着望着,突然笑了出来,他好像明白了那句话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