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六、魏仁武才是主谋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在拨……”

这是岳鸣今天在“重案第二支队”办公室拨打给魏仁武的第三十个电话。

办公室里,重案第二支队的六名成员再加上岳鸣和方立信,众人的脸上都蒙上了一层阴霾。

魏仁武已经消失了五个小时时间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魏先生这一去,就再也看不到踪迹,就连林队长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张风激动地说道,激动之时,他本来还想砸桌子的,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原来他和杨文耳前去查看“白虎堂”的面包车时,不幸遭遇了“白虎堂”多人的伏击,他的右手断了,而杨文耳的脚踝扭伤了,如果不是雷龙他们及时赶到的话,他和杨文耳就不止是受伤这么简单了。

雷龙说道:“魏先生执意一个人前去交钱,结果却失踪了,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才行。”

其实,就在座的多人,心情最复杂的,还要数岳鸣了,和魏仁武相处了这么久,他在内心已经对魏仁武有依赖感了,如果魏仁武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他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的他,只能用手足无措四个字来形容。

“你们有没有觉得事情有一点奇怪?”这时,方立信说出了这句话,瞬间打破了办公室的死寂气氛。

“奇怪?什么意思?”杨文耳说道。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有一点不合理,比如,星辰被抓了,紧接着,歹徒打电话给魏仁武说要赎金,赎金筹集后,又指定要魏仁武一个人去送,而魏仁武不允许任何人同行,最后魏仁武和五千万现金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方立信使劲抚摸着下巴,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肖伟质疑道:“这些都是我们大家一起经历过的,能有什么问题?”

方立信直挺着身子,义正言辞地说道:“如果,魏仁武这一去,并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而是带着五千万远走高飞了呢?”

方立信提出了一个在场所有人从来都不敢想的一个疯狂假设。

岳鸣第一个站出来质疑道:“这绝对不可能。”

方立信没有理会岳鸣的质疑,继续说道:“如果一开始,这件事就是魏仁武一手策划的,根本没有‘封神会’,根本就没有‘白虎’,打电话和绑架的人也全都是魏仁武的党羽,为的就是套出五千万现金来,最后假装遇到危险,实则是带上五千万,逃之夭夭,那么这件事是不是就变得合理多了。”

“不可能,魏先生不是那样的人。”岳鸣歇斯底里般的反驳。

方立信冷冷一笑道:“你也不过是魏仁武可怜的棋子而已,更重要的是你还被魏仁武骗走了四千万。”

“不不不,魏先生绝对不是这种人,我很了解他的。”岳鸣的话变得苍白无力,很明显方立信所说的,十分具有说服力。

重案第二支队的所有的人,低下了头,岳鸣眼看着气氛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他拉着杨文耳,激动地说道:“杨警官,你应该知道的,魏先生不是那种人的,你告诉方先生啊。”

“我……”杨文耳欲言又止,他也想试着帮魏仁武辩解一下,但其实他的内心似乎已经被方立信给说动了。

就连重案第二支队中唯一与魏仁武的关系还算不错的杨文耳都已经这样了,更别提其他五个人。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岳鸣重复地这一句话,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副田地。

“方荣华!”这时,门口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

“廖…廖厅长。”平时总喜欢板着一张臭脸的方荣华,竟然脸上露出了惧色。

岳鸣朝着门口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年龄约莫五十岁,“地中海”发型,气质非凡,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岳鸣知道这个男人,他叫做廖梵,是四川省公安厅的常务副厅长,分管四川省的刑侦一切事务。

廖梵一步一步走向办公室的中央,脸上带着不悦的神情。

杨文耳赶紧恭迎道:“廖厅长,你怎么亲自来了?”

廖梵大声怒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亲自过来么。”

重案第二支队的人,全部低着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情紧张的要死。

廖梵带着审视的眼神,又看了看方立信和岳鸣,问道:“你们两个是谁?”

“我叫方立信,是林星辰的男朋友。”方立信很积极的的自我介绍。

“我叫岳鸣,是魏仁武的助手。”岳鸣小声地说道。

廖梵问岳鸣道:“魏仁武?就是那个喜欢帮助林星辰破案的那个人么?”

岳鸣点点头。

廖梵又问重案第二支队的人:“现在情况到底怎样了?”

方立信冲到廖梵的跟前,急道:“廖厅长,关于魏仁武,我有话说。”

“哦?你想说什么?”廖梵好奇道。

方立信立刻淘淘不绝地从林星辰失踪讲到魏仁武失踪,整件事情一字不漏地说给廖梵听,而且还提出了自己关于怀疑魏仁武就是整件事情的主谋的观点,岳鸣本来还想阻止的,可是他哪里阻止得了。

当廖梵听完整件事以后,他的脸都绿了,他指着重案第二支队的鼻子骂道:“你们这群酒囊饭袋,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当初把魏仁武引进来,就是引狼入室。”

重案第二支队的人,只能把头埋得很低很低,根本不敢去看廖梵的眼睛。

“厅长,这个…这个魏仁武是林队长引进来的。”在大家都不敢说话的时候,杨文耳试着跟廖梵解释道。

“林队长是女人,女人都是头脑简单的,容易受人蛊惑,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们六个大男人,也跟着头脑简单么,难道你们就看不明白么?这下倒好,通过与我们警方的长期合作,被那个魏仁武详细地知道了我们警队的运作,才会被他摆一道。”廖梵越说越气。

廖梵又指着张风,吼道:“你瞧瞧你,都伤成什么样了。”

张风无言以对。

廖梵最后说道:“从现在开始,我要亲自接管这个案子,重新制定计划,直到把林队长救回来,抓住嫌疑犯魏仁武为止。”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不但没有救出林星辰,魏仁武也落得个身败名裂,岳鸣现在脑袋里一片空白,他实在想不出来任何的办法能够破解现在的局面。

廖梵突然把头转过来,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岳鸣。

岳鸣毛骨悚然,他心里当然清楚,自己现在可是头号嫌疑犯魏仁武的助手,他直感到他的处境也可能不妙了。

杨文耳也明白廖梵的意思,他连忙帮岳鸣解释道:“廖厅长,小岳虽然是魏仁武的助手,但是他也被骗钱了,他也算是受害者。”杨文耳赶紧给岳鸣使个眼色。

岳鸣心领神会,点头道:“对,我也是受害者。”

廖梵严肃地说道:“我们警方要开一个紧急会议,你和这位方先生先各自回去。”

岳鸣明白此地不宜久留,当廖梵这么说的时候,他一溜烟便离开了公安厅。

岳鸣开着“甲壳虫”,在成都漫无目的的行驶,他在想,魏仁武会到哪里去了?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

不测?岳鸣心里暗骂自己一通,那可是魏仁武,他所见过的最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不测,可是……这次对手,确实比以往他和魏仁武所见到的任何一个罪犯都要厉害,意外说不定真的会发生呢?

岳鸣努力让自己不去瞎想,他现在只想回家,说不定魏仁武现在已经在家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既然想到了要回家,岳鸣加足马力,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家。

没过多久,岳鸣便回到了东坡北二路的“左右小区”。

岳鸣走到家门前,他满怀期望地像往常一样打开房门,也喜欢打开门的一瞬间,客厅能像往常一样有一个抽着香烟留着八字胡的男人慵懒地躺在沙发上。

但是期望总归是期望,现实才是最现实的,客厅里空无一人。

岳鸣站在门口,久久不愿意进去,家里如果缺了一个人,那还能称为家么?不能称为家,回家的意义又是为何。

“岳哥。”岳鸣的背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岳鸣回头看去,原来是伍巍躲在角落里探着头喊他的。

“岳哥,魏先生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伍巍又说道。

岳鸣用一个生硬的笑容来掩饰自己现在的悲伤,他笑道:“你听谁说的?”

“你忘了么,我堂弟是一名记者,然后就在刚刚公安局通知他,在新闻里发布关于魏仁武的通缉令新闻,所以他也第一时间告诉了我。”

“原来是这样啊。”

“岳哥,魏先生真的是这样的人吗?他真的会干这种事吗?”伍巍激动地质问道。

岳鸣现在处境很尴尬,他尴尬地笑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想,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他神乎其技的推理所折服,而且我能感受得到,魏先生是一个好人,这件事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的。”

岳鸣轻叹道:“如果大家都像你这么想,那我也不用苦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