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四、五千万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老熟人啊,‘白纸扇’方敬堂先生,是你对吗?”魏仁武镇定地问道。

“哈哈哈哈,原来魏仁武先生已经听出来是我了,我本来还想让你猜猜来着,这样的话,我的计划岂不是泡汤了。”手机里的声音大笑道。

不对,声音虽然很像,但是总觉得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然而魏仁武根本不知道方敬堂被杨曦杀死的这件事,所以魏仁武又试探道:“我还以为猜错了呢,声音稍微有一点不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手机那头的笑声更大了,大到岳鸣他们都能听见,他笑道:“魏先生啊,魏先生,你还真猜错了,我还真不是方敬堂,方敬堂是我哥,我是他的双胞胎弟弟方敬语。”

“哎呀,我竟然猜错了,我可真是太笨了。”魏仁武嘴上这么说,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人的语气和说话习惯,是不能伪装的,虽然声音很接近,但是方敬堂始终要稍微娘气一点。

“常听别人说,魏先生料事如神,今日看来,略为有些失望啊。”方敬语还故意轻叹了一声,想试着激怒魏仁武。

魏仁武哪里会吃他这一套,魏仁武寒暄道:“你哥哥呢?为什么不是他打的电话?”

方敬语在手机里冷笑一声,说道:“魏先生还真有脸说啊,我哥哥可是因你而死的。”

“哎呀,你哥哥去世了啊,那还真是对不住了,不过,你也不要太难过,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啊。”魏仁武偷笑道。

方敬语本来想激怒魏仁武的,结果现在却被魏仁武给激怒了,他狠狠道:“不劳您费心,魏先生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你的红颜知己林大小姐,现在可是在我手上啊,你难道就不该过问一下吗?”

两个人绕了半天的弯,总算说到正题上来了,魏仁武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你们想把她怎么样?你们又想让我怎么样?”

“其实啦,魏先生,你也知道,我们‘封神会’是黑社会,黑社会每天都把自己的脖子放在刀尖上,图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图财么。”

“可是你们图财的话,我可是很穷的。”

“但是,魏先生是有智慧的人,智慧就是你的财富,你一定会想到办法的。”说到这里,方敬语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我其实很想问问,你们堂主这个窝囊废怎么不自己出来和我谈判,居然让你来和我谈。”魏仁武还在试图去激杨曦出现。

“我们堂主身份尊贵,这种绑架的龌蹉勾当,怎么能让他老人家来干呢,我们做手下的悄悄做了就行了。”

魏仁武的计划落空后,他只得轻叹道:“好吧,你要多少钱?说个价吧。”

“五千万,给你半个小时的筹钱的时间,半个小时后,我会再打电话过来的,不用试图跟踪这手机,我们可是有能力屏蔽信号的哟。”说完,方敬语便挂断了电话,完全没有等魏仁武再说一句话。

通话结束,所有的人都关切地问道:“什么情况了?”尤其是方立信。

魏仁武看着方立信,久久才对方立信说道:“对方提出要五千万的赎金。”魏仁武的话说完后,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他对着方立信说,其实就是想看看方立信的反应。

当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方立信的脸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两眼空洞。

魏仁武很严肃地说道:“方行长,现在就是证明你是不是真的爱林星辰的时候了,在你心目中,到底是钱重要,还是星辰重要?”

大家都看着方立信,他没有回答,魏仁武知道他现在心里在做着巨大的思想斗争。

岳鸣有点沉不住气了,他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但是魏仁武对着他摇摇头,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只有一千万的存款,还有三套价值一千万的房产。”方立信缓缓地说来,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看来他终于决定要用自己的财产去换林星辰的命。

魏仁武笑了,他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方行长果然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林大队长果然没有看错人,我只要一千万就够了,你的房产现在想变现金,也确实来不及。”

魏仁武又望着岳鸣,岳鸣明白魏仁武的意思,他当即便说道:“另外四千万,我出。”

方立信和重案第二支队的人惊奇地看着岳鸣,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岳鸣是有这样的身家的人,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果然半个小时,一分不差,方敬语又用林星辰的手机给魏仁武打了过来。

“喂,是我那聪明绝顶的魏先生吗?”

“是我。”

“让你想办法准备的五千万,现在还差多少了?”

“幸好我朋友多,东拼西凑,五千万已经拿得出来了,就不知道你是要现金,还是转账了。”魏先生在这种时候,还不忘调侃一下。

“哈哈哈哈哈……”方敬语又大笑起来,“魏先生真会开玩笑,干我们这行的,怎么可能转账呢,当然是要现金啦,而且是不连号的现金哟。”

“现金的话,恐怕你得再给我一点时间才行,你想想,一次性从银行取这么多现金出来,是要预约的。”

“没关系,我再给你半个小时取钱的时间,怎么样?”

“那我还得感谢你的宽宏大量了。”

“魏先生说话真是客气啊。”

“既然我们的交易已经口头上成立了,是不是该让我的红颜知己来说句话,证明还活着,让我安心安心啊。”

“魏先生啊,那可不行哟,这位美丽的小姐太困了,就睡着了,吵醒美人这种罪过,我可是担当不起的。”

“哎呀,这可真是为难啊。”

“所以,魏先生就不要拖延时间了,赶紧去准备钱吧,半个小时过后,我再打电话过来哟。”

方敬语又把电话给挂断了。

魏仁武看着方立信,说道:“方行长,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了。”

方立信坚定地说道:“魏先生,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头,方立信定在所不辞。”

魏仁武说道:“现在我们要在半个小时之内准备五千万,一般的银行内,一次性是拿不出这么多现金来的,所以需要你的职权,立即调出这么五千万现金,来得及吗?”

“没问题,我马上去联系我们各大有现金的银行,让他们立刻把自己那边的现金调往离这儿最近的‘招商银行’的支行来,然后我去取出来就是了。”

魏仁武又对岳鸣说道:“你和方行长一起去办这个事情。”

岳鸣点点头,便立刻和方立信离开了。

他俩走后,魏仁武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八字胡,开始陷入了沉思。

其他人不敢打扰魏仁武,可张风是个急性子,他率先问道:“魏先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很被动啊。”

魏仁武看着张风,语气凝重地说道:“敌暗我明,陷入被动是在所难免的事。”

“可是,他们说怎么样,我们就怎么样,我们不能老是被牵着鼻子走啊,得想个办法扭转现在的局势才行。”雷龙也跟着张风说道。

魏仁武说道:“刚刚我从和对手的电话对话中,听到手机里面的声音很杂,而且变化很快,应该他们现在还在车上,也就是说他们还在移动,更糟糕的是,我们现在不知道他们会去哪儿,所以必须等方警官那边‘天网’的消息,看能否追踪到他们的行动,然后才能预测出他们接下来的行动,我们才能就此研究出一套更妥善的计划。”

张风对游夜说道:“你打个电话去问问荣华,看他那边是什么情况了?”

游夜开着免提拨通方荣华的手机。

方荣华说道:“我已经调出了‘天网’了,那辆面包车的车牌号是‘川A63259’,我也查过了,是假车牌。”

魏仁武问道:“那辆车的行动路线是怎样的?”

方荣华说道:“那辆车从万年路出来,就朝十里店方向行进,接着又转入成华大道,进建设南路,到二环后,又转进了成华大道,然后后面的,我还在跟着。”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说道:“看来他们在绕圈子,不停地转向,就是让我们无法预判他们下一步的行动。”

“等等,他们钻进了一个双林路的一个巷子里,我加快监控视频,发现他们的车就一直没有出来过了。”方荣华突然说道。

张风急道:“我们立马去看看吧。”

魏仁武摇头道:“没这么简单,他们肯定不会就这么躲在里面被我们抓的。”

“可是好歹也得去看看情况啊。”张风可不想坐以待毙。

魏仁武实在拿他没办法,就说道:“那张警官和杨警官去看看吧。”

听到这句话,张风道别都来不及,就拉着杨文耳冲出了房间。

两人走后,魏仁武才摇头道:“他们两人肯定会扑个空的。”

肖伟疑惑道:“魏先生,你是什么意思?”

魏仁武没有回答,而是对着电话里的方荣华说道:“方警官,现在立即查查面包车进入巷子后,从巷子里出来的其他车辆,看看有哪一辆车的车牌号是假的,我觉得那些歹徒应该换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