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绑架

“你是谁?”中年男人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惊奇,更带着一种警惕。

站在中年男人身后的岳鸣走上前来,解释道:“他叫魏仁武,我叫岳鸣,我们是林星辰的朋友。”

中年男人看着魏仁武,语气中的警惕消除了,但惊奇成分却加重:“原来你就是魏仁武啊。”

魏仁武并不想理会他,只是吩咐岳鸣道:“你去给张风打电话,让他召集重案第二支队的所有人来这里。”

岳鸣点点头,立马便走出林星辰的居室去打电话。

等岳鸣走出去后,中年男人说道:“我叫方立信,是林星辰的男朋友,你能告诉我星辰在哪里吗?”

魏仁武白了方立信一眼,冷冷道:“你看不出来她不在这里吗?”

方立信的语气也不怎么友善起来:“她不在这里,在哪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如果你不瞎,就应该能看出来我也是刚到,自然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方…行…长。”魏仁武在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从沙发上起身。

“方行长?你怎么知道我是银行上班的?哦,你肯定是听星辰说的。”方立信说道。

“你的的右手拇指的指甲修剪的要比其他指甲仔细一点,说明你有个习惯是舔自己的右拇指,而能有这种习惯的人,必定和数钱有关,因为拇指被口水沾湿以后,才能更好的数钱,而到你这个年龄,还能保持这个习惯的人,一定在数钱的岗位上干过许多年的人,特别是早年没有验钞机的时候,只有银行的柜员最符合这一要求。不过做了这么多年,你早已不在柜台上了,从你开的车来看,你至少也得积累到一定地位才买得起的,应该至少是个支行行长,国家银行的行长,是不敢开这种奔驰豪车的,应该是私立银行的行长,从你工作年份来看,是一家在成都已经很久的私立银行,而且效益还不错的银行,综合来看,应该是‘招商银行’。”

魏仁武娓娓道来,听着像胡说八道,但只有方立信心里清楚,魏仁武所说的一句不差。

方立信心头一紧,说道:“星辰果然所说不差。”

“她说我什么?”

“她说你是个怪人,怪得可怕。”

魏仁武嘴角冷冷一笑,不置可否。

岳鸣这时进来了,神情依旧紧张。

魏仁武问道:“联系上了吗?”

岳鸣点点头。

方立信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星辰到底去了哪里?”

岳鸣正要给方立信解释现在的情况,但是魏仁武摇摇头,岳鸣便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方立信怒了,他朝着魏仁武吼道:“你什么意思?你要是再不告诉我星辰在哪里,我可要报警了。”

魏仁武瘪着嘴道:“你不要急,警察马上就来了。”

正如魏仁武所说的,没到半个小时,林星辰手下的重案第二支队除了林星辰自己以外,全员到齐。

——张风、雷龙、肖伟、游夜、杨文耳、方荣华。

杨文耳一看到魏仁武,就赶紧说道:“魏先生,队长怎么了?”

方立信疑惑道:“队长?”

魏仁武说道:“方行长,看来你的星辰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啊。”

方立信说道:“她只说她是个片区民警。”

魏仁武对杨文耳说道:“杨警官,你来告诉这位方先生,你们队长是干什么的。”

方立信带着很是担忧的眼神看着杨文耳。

“这个……”杨文耳犹豫了一下,“这位先生,应该是队长提起的男友吧,队长可能为了更好的和你在一起,隐瞒了她的真实工作。”

“所以她是?”

“她是公安厅直属重案第二支队的大队长,我们六个的头儿。”这次是肖伟出来说的。

“她是刑警?她为什么要骗我呢?”对于林星辰的欺骗,方立信简直不敢相信。

魏仁武说道:“她是怕你嫌弃她的职业太忙了,所以才会骗你的。”

方立信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双手抱头,心里的滋味十分复杂,难以言表。

现在在场的人,可没有一个有精力去顾及方立信的感受。

张风焦急地说道:“魏先生,队长到底出了什么事?”

魏仁武轻叹道:“林大队长,消失了。”

“消失了?”除了岳鸣以外,重案第二支队六人外加一个抱着头的方立信同时疑惑道。

“从表面上看,像是凭空消失的,但实际上,应该是被人绑架了。”魏仁武严肃地说道。

方立信站了起来,拉着魏仁武的肩膀,急道:“你说星辰被绑架了?”

魏仁武给岳鸣使了一个眼神,岳鸣便走过来,简单地叙述了“封神会”和魏仁武的争斗,以及“白虎”拿林星辰来威胁魏仁武,还有魏仁武这两天一直守在林星辰家门口这些事情。

当听到,林星辰可能是被凶恶的罪犯所绑架后,整个房间所有的人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方立信担心道:“星辰落入这帮歹人之手,一定会受委屈的,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魏仁武很坚决地说道:“我一定会把她救出来的。”

张风说道:“魏先生,现在林队长不在,我希望你能主持大局。”

魏仁武说道:“只要你们一切行动,听我指挥,我们就一定能救出她的。”

“这个……”方立信有话想说。

“有话直说。”魏仁武冷冷道。

“帮忙的话,能不能算我一个。”方立信鼓起勇气说道。

“你能帮上忙?”魏仁武的语气中略带嘲讽。

方立信说道:“林星辰是我的女朋友,我有责任参与营救他的行动。”

“方行长,省省吧,你只是个普通的小老百姓,我们才是专业做这件事的人,你参与进来,只会妨碍我们的。”魏仁武悠悠道。

“你……”方立信的火气被魏仁武瞬间点燃了。

眼看着局面就要无法收拾了,岳鸣赶紧充当和事佬,对魏仁武说道:“方先生愿意参与,也是出于一片好心,你就让他看看我们的营救过程吧,不让他私下行动就行,好歹人家也是林队长的男朋友,这点权利也还是应该有的。”

重案第二支队里面,最会察言观色的杨文耳也跟着道:“对啊,魏先生,就让他在旁边看看你牛逼的推理就行了,不让他参与就行,我监督他,他如果私自行动,我就把他抓到局里去。”

当杨文耳夸奖魏仁武的推理时,魏仁武的心里还是受用的,他对着方立信说道:“那你也得听我指挥。”

方立信默默地点点头。

张风说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魏先生下命令吧。”

“嘘,先别吵,我想一想。”魏仁武摸着他那标志性的八字胡,眉头紧锁。

魏仁武缓缓道:“我昨天在小区门口守了一天,而我处在的位置,是可以观察到这个小区的正门和侧门的,却没有看到一个可疑的人进过小区,也没有看到有人把林星辰掳走。这就有点奇怪了。”

岳鸣插嘴道:“昨天有一个间隙。”

魏仁武茅舍顿开,说道:“对的,我们的车停在外面,被人赶走过一次,他们肯定是通过那个间隙,进的小区。而且很有可能,赶走我们的人,也是‘白虎堂’的人。”

“那他们是如何带走林队长的呢?”游夜问道。

“下药。”魏仁武说道,“不然以林星辰的身手,不可能这么安静的被他们带走的。”

“那他们是怎么在你眼皮子底下带着林队长出小区的呢?”岳鸣疑惑道。

“不好。”魏仁武突然叫道,而且话音刚落,就冲出了房间。

所有人被魏仁武突然的行动弄得一头雾水,当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立马都跟在了魏仁武身后。

魏仁武一路狂奔,直冲到了小区大门口。

魏仁武在大门口左顾右盼,这时,其他人也气喘吁吁地跟了过来。

本来就肥胖的杨文耳,喘着大气地问道:“魏…魏先生,到底怎么了?”

魏仁武没有回答,而是跑去门卫室,问那个门卫大爷:“大爷,昨下午,小区是不是进来了一辆陌生车,然后刚刚才走的。”

门卫大爷回答道:“是一辆陌生的车,符合你所说的情况。”

“是一辆什么样的车?”魏仁武问道。

“好像是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大爷说道。

魏仁武又对方荣华说道:“方警官,你现在立即去调小区的监控,看看那辆车的车牌号是多少,然后再去调‘天网’,跟踪这辆车的行动路线。”

方荣华领命立即去办。

魏仁武又带着众人朝林星辰的家里走,一路走,还一路解释道:“他们并不是在我眼皮子底下把林星辰带出小区的,而是他们一直没有出小区,等我们进来了过后,才离开的小区。”

岳鸣自责道:“真该死,我们竟然就这样错过了林队长。”

魏仁武摇头道:“现在自责也来不及了,我们只能想更好的办法,去救她。”

“可是如果林队长这时遇到什么不测的话,我们可要自责一辈子啊。”岳鸣神情激动地说道。

“暂时不会,他们的目的是我,所以他们肯定会联系我的,我们先回去等,看看‘白虎堂’下一步会怎么行动?”魏仁武正说着,突然手机响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林星辰的名字。

魏仁武接通电话。

“喂,是聪明绝顶的魏仁武先生吗?”手机那头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