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守护

又到了每天的下班高峰期,成都市每天必须完成的人口大迁徙,只要一到下午六点钟,在南边的人口,就会迁移到成都的东西北边。

就现在这个时候,整个成都车流涌动,车辆堆积起来,难免会造成交通堵塞,尤其是成都这个城市,本来就有一个别名叫做“城堵”。

成都的司机们,性格是出了名的暴躁,但是他们本来不是这样的性格,全是因为每天都要面对拥堵的交通,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学会骂娘的。

特别是当一个老司机碰上那种停在街边的“路霸”车,心里面的火瞬间就能点燃,本来路就不宽,街边还停着一辆车霸占着一条道。

被“路霸”车卡在后面的小张彻底怒了,他把他的车熄了火,安全带一解开,便窜下了车。

小张使劲敲那辆银色“甲壳虫”“路霸”的车窗,车窗摇下,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慈眉善目。

现在的小张心里窝火得很,哪还管你长得什么样,他大怒道:“你知道,你挡道了不?”

被小张吼的人,正是岳鸣,岳鸣惭愧得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把车挪走。”

“那就赶快一点。”小张的怒气难平。

小张看着岳鸣赶紧启动汽车,便准备回到自己的车里,回去之前,还瞄了一眼岳鸣的车里,车里面还坐了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男人,只见那个男人狠狠地盯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杀气,小张顿时心里一紧。

小张慌慌张张地回到自己车里,发动汽车,待岳鸣的车让开路后,便赶紧离去。

岳鸣驾驶着“甲壳虫”,询问着旁边留有八字胡的魏仁武说道:“魏先生,我们要换一个地方不?”

魏仁武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还是绕回来,去刚刚的地方,那里的视角最好,能让我看清所有的形势。”

“只是,我怕街上太堵了,调头回去,有些不方便,万一错过了林队长回家,就糟糕了。”

“不会的,她上班的地方离家远得很,她肯定还堵在远处,想要回家,还早得很,你有的是时间调头。”

“话说,魏先生,我们一定要守在林队长的家门口么?”

“‘白虎堂’的‘红棍’死了,‘白虎’手上最得力的几个干将都被清除了,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我们要早早的严加戒备,在他对星辰出手之前,拦截他。”魏仁武的话非常的严肃,岳鸣很少看见这么严肃的他。

岳鸣没有绷住,突然噗得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魏仁武诧异道。

“我笑你第一次叫林队长为星辰,这还是你头一回这么称呼她。”岳鸣坏笑道。

“以前,我不是这么叫的么?”

“当然不是啦,你平时也就叫叫林大队长,你没叫臭婆娘之类的,已经不错了,哪里会叫星辰啊。”

“那肯定是口误,口误啊。”魏仁武哈哈笑道,用笑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口误?魏先生,你可是教过我,口误是人类下意识的最好体现啊,所以……”岳鸣又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哎呀,你小子活学活用啊,都开始把我教的,拿来对付我了。”

“还是那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

“小样,翅膀硬了,就准备上天了么。”

“哪里敢啊,魏先生智勇双全,我在您面前,班门弄斧而已。”两个人又互相调侃起来,魏仁武本来紧绷的神经,这时倒放松起来。

岳鸣又说道:“话说,魏先生肯定是喜欢林队长的,我能够感觉得出来。”

“放屁。”魏仁武把脸撇到一边,看着车窗外。

“魏先生,别装了,我也是男人,我看得出来你对林队长的感情。”

“那你呢?你喜欢我们楼下那个姓方的姑娘不?”魏仁武又看着岳鸣,说道。

岳鸣的脸刷得一下,直红到耳根子,说话都结巴了:“胡…胡说,没…没有的…事。”

“呀,你结巴什么呢?是不是被我揭穿了?”魏仁武扳回了一城。

岳鸣不再调侃魏仁武了,他知道他现在在调侃方面还不是魏仁武的对手,说得越多,反而给自己挖坑越多。

不知不觉,岳鸣的车,又回到了刚刚的位置,街的对面,就是林星辰所住的小区“银通苑”。

魏仁武说道:“差不多时候,星辰该回来了。”

“又叫星辰了。”岳鸣笑道。

“我乐意叫星辰,我就叫星辰。”魏仁武不屑道。

正如魏仁武所说的,“银通苑”的大门口,林星辰出现了,只不过她是从别人的车里出来的。

只见林星辰下车后,对着车里有说有笑,一副娇羞的样子,直到两分钟过后,车才离开,汽车开走后,林星辰还微笑着恋恋不舍地看着车子离去。

岳鸣轻叹道:“魏先生,你说林队长这个时候回来,却没有说她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你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啊。”

魏仁武悠悠道:“是啊,没想到她还能谈恋爱,我还以为她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呢。”

“魏先生,你这话,有点酸啊。”

“我说的是事实而已。不过,我倒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男人,会看上她的。”

“林队长,美丽大方,男朋友也一定不会差的。”说这话的时候,岳鸣偷偷地瞄了一眼魏仁武,想看看魏仁武的表情会不会有一些微妙的变化。

可是,让岳鸣失望的是,魏仁武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这件事他根本不关心似的。

岳鸣又说道:“现在林队长安然无恙的回家了,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回家了。”

魏仁武没有回答岳鸣,他观察了四处的环境,指着街边的一家“七天连锁酒店”说道:“我们今晚就住这里。”

“啊?住这里?”岳鸣惊讶道。

走进酒店。

当魏仁武选择好了房间后,岳鸣瞬间就明白魏仁武的意思了。

这个房间内,可以很好的监视“银通苑”的小区大门。

虽然魏仁武嘴上不承认,但是岳鸣心里明白,林星辰在魏仁武的心里占着很重要的位置,以至于魏仁武放弃了平日耐以生存的花天酒地,来这里守护林星辰,而不舍昼夜。

岳鸣躺在床上,而魏仁武站在窗口,微微打开窗帘,眼睛死死盯着街道上,不发一言。

岳鸣喊道:“魏先生,你饿不饿啊。”

魏仁武摇摇头。

“但是我饿了。”

“你自己去吃吧。”魏仁武严肃地说道。

“那好吧。”

岳鸣独自出去吃了碗面,还给魏仁武打包了一份“炒粉”。

回来的时候,本来是准备叫魏仁武吃的,但是看到魏仁武专心致志地望着窗外的街上,便默默地把“炒粉”放在了桌上。

因为魏仁武不愿意和岳鸣对话,岳鸣一个人感到无聊,便早早得睡下了。

第二天醒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炒粉”连包都没有被打开过,而魏仁武也还维持着昨晚他睡前的模样,依靠在窗户旁,微微打开窗帘,眼睛死死盯着街面。

岳鸣立即便明白,魏仁武一夜没有合过眼。

岳鸣赶紧起了床,三两下洗漱好,便也跟着魏仁武站在窗边。

岳鸣关心道:“魏先生,要不换我来守吧,你先去休息休息。”

魏仁武摇摇头,说道:“你看看街面。”魏仁武终于开口了。

现在正好是早上八点半,岳鸣看着街面穿流不息的车辆,说道:“有什么吗?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你看看‘银通苑’大门口停着的那辆车。”

岳鸣望去,“银通苑”大门口停着一辆“奔驰GLK350”,他大喊道:“这不是昨天送林队长回家的那辆车吗?”

“没错,但是有点不对劲啊,这辆车已经在这里停了半个小时了,可星辰一直没有出来过。”

“或许,林队长要化妆什么的。”

“她很少化妆的。”

“那可不一定,毕竟现在她是恋爱的人啊,肯定得精心打扮一番。”

“不对,不对,不对。”魏仁武重复的说着,“不对,她从来不会让人久等的,就算是化妆,她也会早起就提前化好,一定有事。”

话音未落,魏仁武便冲向了房门处,岳鸣一脸茫然,但是他也只能赶紧跟上。

下楼后,魏仁武立马便冲出了酒店,岳鸣也没有来得及退房,便匆匆跟上。

魏仁武完全不顾来来往往的车流,冒着被车撞的危险横穿街道,引来一阵骂声,岳鸣一边跟上,一边还跟街上的司机们道歉。

魏仁武冲进“银通苑”,这时,“奔驰”车上下来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男人,稀松的胡渣,挺拔的身材,有一种特有的成熟男人的魅力,只不过他的神情有些焦急,手中的手机一直在拨打电话,似乎电话的另一头,一直没人接听。

当魏仁武冲进去“银通苑”后,那个中年男人也用焦急的步伐走向“银通苑”,由于岳鸣速度稍慢,没有跟上魏仁武,便只能跟着这个中年男人走进“银通苑”。

7幢2单元703号。

这是林星辰的家,当中年男人和岳鸣到达门口的时候,房门大开。

看到房门开着,中年男人更焦急了,他一个箭步便立即冲了进去,岳鸣也跟进去。

只见魏仁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魏仁武看到两人进来,眼中充满了绝望,他只说了一句:“林星辰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