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影子

杨洋努力调整好气息,才回答道:“我来追那个人的。”

魏仁武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面具,又看了看杨洋,冷冷道:“这个东西本来是在你那里的,现在却在我手里了,你得告诉我,你是怎么丢了它的。”

杨洋尴尬道:“当时,你们走后,我感觉有点困,就把面具和斗篷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去洗漱,等我洗漱出来的时候,发现面具和斗篷已经不见了,我便追了出来,于是我在这一带找来找去,好不容易在这里找到了你。”

魏仁武的语气也由冷变热,说道:“原来是这样啊,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回家去吧。”

这时,远处又传来了岳鸣的呼唤声:“魏先生。”

岳鸣从远处提着匕首匆匆跑来,一上前,就惊恐地喊道:“‘鬼’呢?”

魏仁武摇头道:“跑了。”

杨洋疑惑道:“鬼?你们遇到鬼了?”

魏仁武说道:“没有,你赶紧回家去吧。”

岳鸣也顺着魏仁武的意思,点点头。

杨洋摸摸自己的脑袋,迷茫地说道:“那好吧,我先回家了,岳哥,有什么情况,记得联系我。”

岳鸣不说话,只是点点头作为回应。

杨洋带着不安的情绪走了。

等杨洋走远,岳鸣才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魏仁武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胸口,说道:“挨了他一脚,就让他给跑了。”

岳鸣噗得一声笑了出来,他笑道:“你也有今天啊。”

魏仁武气得脸通红,骂道:“还不是你拦不住,让他混蛋逃了。”

“我…我本来就不擅长打架的。”岳鸣强行为自己开脱。

“不过,说实在的,那个人身手真不错,在墙壁上‘漫步’的招式,可是跑酷里面的。”魏仁武还是称赞了对方。

岳鸣点头道:“确实很厉害,我拿着你的匕首,挥了几刀,连他的斗篷都沾不到一下,从我身边的墙上跑过去,直感觉像是飘过去似的,不过,你也挺厉害的,那些动作也完成了,只不过你还是让他跑了。”

岳鸣的最后一句话,魏仁武听出来有些嘲讽的意思,但是他没有要反唇相讥的意思,他说道:“今晚,很多事情,都非常有疑点。”

“比如说?”

“比如,杨洋的家里有两个房间,杨洋孤身一人在家,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客房也铺好了床,衣柜里也放满了男人的衣服,冰箱里的食物也按两种口味分了类,杨洋作为一个单身汉,家里却干干净净的,还有那只来无影去无踪的‘鬼’,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奇怪了。”魏仁武摸着八字胡,总结道。

岳鸣疑惑道:“你想表达什么?”

魏仁武说道:“我想说,杨洋的家里就好像不是一个人住在那里,像两个人。”

“两个人?怎么可能!如果杨洋家里还住着一个人,杨洋会不知道吗?他又不是瞎子,就算是瞎子,家里还有一个人,他察觉不到?”岳鸣简直不能理解魏仁武所说的话。

魏仁武摇头道:“他家里住的也不一定是人,所以他也不一定能察觉的到。”

“不是人,难道还是…鬼啊。”岳鸣说到鬼字的时候,声音颤抖了一下,经过刚刚惊魂一刻,虽然明知道那不是真正的鬼,但是心里也会不禁得一紧。

魏仁武说道:“我问你,有什么东西是一直跟着你,你却不怎么在意的?”

“不知道。”岳鸣抚摸着自己呆萌的小脑袋,茫然地说道。

魏仁武嘴角邪邪地一笑,说道:“你现在就可以找找看啊。”

岳鸣看了看自己身上,实在找不出什么自己不会在意的东西,他慢慢把目光移到脚下。

岳鸣突然大喊一声:“我知道了。”

昏暗的灯光直直的从岳鸣和魏仁武的头上照下,两人又圆又扁的影子印在地上。

“是影子,对吧?”岳鸣声音充满了欣喜,就像发现了海贼王的财宝似的。

“没错,就是影子。”魏仁武说道。

“可是,杨洋的影子能干这个事?”岳鸣又迷茫了,说了半天,到头来还是一头雾水。

魏仁武说道:“影子只是个形容词,能干这事的,肯定还是一个人,只是对于杨洋来说,就如同影子一般,不被察觉。”

“听起来,不像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事情,随时都能出现,又随时能消失,能在另一个人的眼皮子底下不被察觉,这是人能干得出来的么?”

“确实,不像是人能干出来的,所以我把他称之为‘影子’但是既然有人能干出来,就一定有一个最合理的解释,目前我的脑袋里已经浮现出一个想法了。”魏仁武饶有深意的说道。

“什么想法?”岳鸣好奇地问道。

魏仁武突然大笑起来,哈哈笑道:“不可说,不可说,在求证出最后的结局时,一切都不可说。”

岳鸣瘪着嘴道:“你有卖关子。”

魏仁武笑道:“不是我卖关子,只是我不会犯错,所以当没拿出真正的证据出来之前,我不能乱说话。”

“你今天没有抓到人,就已经犯错了,好吗?”岳鸣嘲讽道。

“今天不算。”魏仁武不服气地说道。

“凭什么不算?”岳鸣反击道。

“因为今天你拖后腿了。”魏仁武又反击回来。

“你别拿我当借口。”

“你不是借口,你是漏洞,一个大型的bug。”

“我不是bug!”

“你就是。”

“是你自己犯错的。”

“都是你这个拖油瓶。”

魏仁武与岳鸣的争吵声此起彼伏,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地响亮,又充满乐趣。

又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成都这座城市,还是像往常一样,上班的人儿早早地起床,赶着不同的交通工具,朝着自己上班的地方前进,杨洋也是属于这样的人儿。

他早早的来到公司,公司的人们依然没有给他好脸色,就算器重他的经理,在听到杨洋还没有完成交代的软件时,也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但是杨洋不在意这些,他已经习惯了,他更在意昨晚发生的事,他总觉得魏仁武和岳鸣有很多的事情不愿意给他讲,他甚至怀疑找他俩帮忙调查,到底是对还是错。

杨洋的心绪很复杂,他这一天的工作,总是心不在焉,本来今天可以完成的工作,却始终完成不了,本来今天晚上可以不加班了,但现在又必须再加一晚上班。

不知不觉,又到了下班的时间,公司的人,又陆陆续续地走光了。

这一天整天,除了和老板交代工作,没有和其他人说过一句话,但是现在他对着电话,说出了今天的第二句话:“喂,外卖吗?我要……”

只有送外卖的小哥,才会给他一点笑脸了,这是他唯一觉得人间还有温暖的一件事。

本来他还觉得岳鸣人不错,但是昨晚过后,他又觉得岳鸣是另有目的的人,所以他顿时对岳鸣失望透顶,也许只有那个人对自己才是真心的,可是那个人是谁呢?他在哪儿?为什么要躲起来?

杨洋强迫自己不要想这么多,先把眼前的工作做好,不然明天经理肯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复杂的思绪和错综的代码交替出现在杨洋的脑中,等杨洋完成工作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疲倦的困意让杨洋几乎睁不开眼睛。

杨洋确认公司的门已经锁好,才离开。

杨洋坐在出租车里,望着移动的城市夜景,心里第一次有了一种孤独到无助的感觉。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出租车到达了他家所在的“能达花园”。

杨洋带着他疲倦的步伐,缓缓得向自己的家移动。

昏暗的路灯照映在他的身上,他的影子被灯光拉得很长很长。

杨洋望着地上的影子,边走,边胡思乱想。

走着走着,一个影子突然变成了两个影子。

杨洋已经发现背后有人了,他回头大喊:“是谁?”

这时,杨洋才发现,跟在他背后的那个人,青面獠牙,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包裹住全身。

“呵呵呵呵呵呵……”这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人发出了阴冷的笑声。

杨洋没有被吓住,他也冷冷地说道:“你是什么人?”杨洋的声音显得沉稳而冰冷,有点不像是他发出来的声音。

那个带着面具的人缓缓说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不,你不是。”杨洋斩钉截铁地说道。

“哦?你见过我吗?凭什么认为我不是?”

杨洋没有回答,只是冷笑了一声。

那个带着面具又说道:“如果我不是?那谁是?”

杨洋看着那个人,用手指着黑暗处,斜着脑袋,说道:“要知道谁是,你为什么不问问他呢?”

“哈哈哈哈哈哈……”黑暗中传来了一阵狂妄的笑声。

啪,啪,啪。

接近着,黑暗中的笑声变成了鼓掌声。

一个人影慢慢从黑暗中走出来,这个人,穿着黑色风衣,国字脸,高鼻梁,中短发,留有两撇修剪得很漂亮的八字胡,不是魏仁武,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