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九、追击

岳鸣胆怯地说道:“这些东西,就是那只‘鬼’故意留在这里的吗?”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回答道:“看来是这样的。”

杨洋疑惑道:“什么‘鬼’啊?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魏仁武解释道:“那只‘鬼’就是跟踪和监视你的人,‘鬼’是我们暂时对他的称呼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杨洋似懂非懂的说道。

岳鸣问道:“为什么他会把这些东西留在这里呢?”

魏仁武说道:“也许他只是想告诉杨洋,他来过这里的。”

魏仁武又问杨洋:“你昨晚房门都锁好了吗?”

杨洋说道:“我一般在家,房门都会反锁的。”

魏仁武说道:“那窗户呢?”

杨洋说道:“窗户也锁上了的,因为我们这一带,位于成都比较人蛇混杂的地区,所以治安向来不是很好,自然得锁上。”

魏仁武又说道:“那门窗有没有被撬过的痕迹。”

杨洋摇头道:“没有。”

魏仁武仔细检查了门窗,正如杨洋回答的一样,确实没有被撬过的痕迹。

岳鸣摸着后脑勺,疑惑道:“这就奇怪了,难道那只‘鬼’还会穿墙术不成?”

魏仁武哈哈笑道:“‘鬼’能穿墙,也不奇怪啊。”

岳鸣瘪嘴道:“倒是他其实是人啊。”

“对啊,是人,为什么会穿墙呢?”魏仁武顺着岳鸣的话,说道。

岳鸣说道:“我本来在问你,为什么你又来反问我了?”

魏仁武说道:“我不是在问你,我是在问我自己,因为我现在也想不出来。”

杨洋说道:“那魏先生,现在怎么办呢?我手里的这堆东西,你要拿回去吗?”

魏仁武摇头道:“不要,我讨厌拿一堆没有用的东西回去。”

岳鸣说道:“对于现在的情况,你有什么好的看法吗?”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思索了一阵,缓缓说道:“我觉得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是时候回家了。”

“回家?”岳鸣疑惑道。

“对啊,我困了,想回家睡觉,难道你还想在这里过夜吗?”

“好吧,你说回家,就回家。”岳鸣无奈地说道。

杨洋急道:“你们要回去了吗?”

“对啊。”魏仁武回答道。

“可是,我怕那个你们所说的‘鬼’……”杨洋低着头,有点恐惧。

魏仁武说道:“放心吧,那‘只’鬼不会伤害你的,他目前所做的,都是在保护你,所以你也不需要我们留在这里。”

“好吧,我送送你们。”杨洋无奈道。

岳鸣微笑道:“不用了,杨洋,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你每天加班到很晚,着实挺累人的。”

杨洋打开了大门,说道:“那你们慢走哈。”

离开杨洋家后,岳鸣说道:“我猜,你应该不会这么快回去的吧,我们要在这附近埋伏么?”

魏仁武摇头道:“你猜错了,我就是打算回家的。”

“这不符合你的风格啊。”岳鸣大喊道。

“我的风格是哪样的?”

“这……”话到岳鸣嘴边,岳鸣却又形容不出来。

“是不是想说捉摸不透?”魏仁武替岳鸣说出来。

“确实如此。”岳鸣说道。

“所以,我们先不急着回家了。”

“啊?”岳鸣的脑袋都快被魏仁武搅昏了。

魏仁武小心翼翼地从腰上皮带内取下一根物体,交到岳鸣手上。

岳鸣仔细一看,是魏仁武一直随身携带的匕首。

魏仁武小声地说道:“那个家伙现在又在跟踪我们,我们俩还是按昨晚的计划,在一个路口处分开,他一定会跟上你,我就去包抄他,当你看见他时,第一反应,一定是要砍他。”

岳鸣一听到那只“鬼”,心里顿时紧张起来,他手里的匕首差点因为紧张而滑落。

因为“甲壳虫没有进入小区里面,停在了小区外的街边,所以他俩现在正在去“甲壳虫”的路上。

而魏先生说道:“现在,咱们平行,大步向前走。”

魏仁武指挥着岳鸣一步一步向前走,又朝昨天的那个三岔路口走去。

在三岔路口处,魏仁武向左,岳鸣向右,分头走开。

只剩岳鸣一个人在巷子里了,路灯昏暗不清,路边有野猫发出类似于婴儿啼哭的哀怨叫声。

岳鸣死死抓住魏仁武的匕首,不敢松手,就怕突然遇到那只“鬼”。

你越怕什么的时候,你就越会遇到什么。

一个青面獠牙,身穿黑色斗篷的“东西”,没错,现在很难说清它是人是鬼,我们只能用“东西”来形容它。

这个类似于“鬼”的“东西”突然出现在岳鸣面前,吓得岳鸣大声尖叫:“啊……”,声音盖过了野猫的叫声。

岳鸣赶紧拔出匕首,朝那只“鬼”砍去。

匕首迅猛地从“鬼”的头上劈去,眼看就要劈上“鬼”了,却就是差上一毫厘的感觉,没有砍到。

岳鸣双手持匕首,反手又是一刀,但就连“鬼”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一下。

岳鸣使出全力,又向“鬼”的身上捅去。

他向前冲,感觉“鬼”就往后退,总之匕首就是沾不到“鬼”的身上。

岳鸣倒退一步回来,因为刚刚他的动作太过激烈,额头已经满头大汗了。

“你总算出来了。”黑暗的角落里,传出魏仁武的声音。

岳鸣看到黑暗中有一红色的亮点,红色亮点慢慢出现在路灯下,是魏仁武叼着香烟。

“魏先生。”岳鸣大喊道。

魏仁武示意岳鸣不要说话。

一条窄窄的暗巷下,魏仁武在右,岳鸣在左,“鬼”在中间,魏仁武和岳鸣将“鬼”包围了起来。

“哈哈哈哈……”魏仁武突然笑了起来,“看不出来么?你已经被包围了,还不摘下面具,束手就擒。”

“鬼”将它的青面獠牙转了过来,看着魏仁武,没有做出什么回应。

魏仁武狠狠道:“怎么?还要我亲自过来揭开你的面具么?”

“呵呵呵呵呵呵……”那只“鬼”突然发出了极其阴冷的笑声,让岳鸣感到毛骨悚然。

就在魏仁武准备出击的时候,那只“鬼”先行动了,它冲向了岳鸣。

岳鸣猝不及防,赶紧举起手中的匕首向来势汹汹的“鬼”刺去。

那只“鬼”没有正面与岳鸣交手,而是躲过了刺来的匕首,伸出两只手搭在岳鸣肩膀上,借着岳鸣的身体作为支点,腾空而起,双脚踩住岳鸣旁边的墙壁,竟然在墙上行走起来。

那只“鬼”至少在墙上走了五六步,才跳下墙来,飞奔而去。

“鬼”的动作行云流水,岳鸣除了刺出那一匕首之外,简直来不及做出其他的任何反应。

眼看那只“鬼”逃走,魏仁武也不是吃素的,“鬼”刚冲向岳鸣时,他也像弦上的箭,唰得一下窜出去追击。

那只“鬼”在墙上“漫步”,魏仁武也把手搭在岳鸣的肩膀上,倚着岳鸣的身体,用“鬼”同样的动作,在墙上行走。

“鬼”逃走时,魏仁武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岳鸣茫然地回过头,只看到两个人消失在黑暗里。

“鬼”有几次都想甩掉魏仁武,魏仁武却始终紧紧跟着。

但是那只“鬼”的身手超乎魏仁武的想象,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这么敏捷。

眼见前面有一个路口,那只“鬼”想要转进去。

魏仁武加紧脚步追上,突然令魏仁武始料未及的是,那只“鬼”突然停下脚步,解开黑色斗篷,魏仁武大吃一惊,差点没有刹住脚。

魏仁武眼看就要撞上那只“鬼”了,那只“鬼”突然把解开的黑斗篷罩向魏仁武。

魏仁武猝不及防,被黑斗篷罩住了头,整个视线都被挡在了,就在他准备掀开斗篷之时,胸口被一股突如其来的重力重重得砸了一下,魏仁武整个人都飞出了好几米,倒在地上。

魏仁武一只手捧着疼痛的胸口,另一只手掀开斗篷,那只“鬼”早已不见踪影。

魏仁武估摸着那只“鬼”已经转进了路口,他强忍住胸口剧烈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追击。

他的速度已经没有刚刚快了,他缓缓钻进路口,在这另一个小巷里,依然是昏暗的路灯,无人的街道,只有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静静地躺在地上。

魏仁武走到面具面前,拾起面具,心里满是懊恼,就一步之差,便能逮到那只“鬼”了,可是他错误的低估了那只“鬼”的身手。

如果,魏仁武没有小瞧“鬼”的话,他完全可以制定一个更完整的捕捉计划,如果,他刚刚在脚上再多用点力的话,可是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的如果,就连魏仁武这样自命清高的人,也只能接受让“鬼”逃脱的这个现实。

就在魏仁武静静得看着那张面具的时候,他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魏先生。”

魏仁武回头一看,是杨洋在远处呼唤他。

杨洋气喘吁吁地跑到魏仁武面前,想要说话,但是一口气喘不过来,说不出一句话来。

倒是魏仁武斜着脑袋,疑惑地看着杨洋,问道:“你来这里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