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五、三人行

晚饭后,岳鸣就急着道:“咱们赶紧走吧。”

魏仁武说道:“不急,晚一点出发吧。”

“为什么啊?”

“晚一点,那个杨洋才会下班,下班了,我们去跟踪跟踪他试试。”

“有什么目的吗?”

“跟踪他,才能知道他是不是被别人跟踪了。”

“好像有点道理。”

魏仁武站起身来,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得解决另外一件事。”

岳鸣疑惑道:“什么事啊?”

魏仁武嘘了一声,放轻脚步,慢慢靠拢大门口,手抓住把锁,冷不防便把门打开。

顺着门一开,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人,这个人由于没有预料到魏仁武会把门打开,所以措手不及一个哴呛,便扑倒在地,膝盖直撞到地板上。

那人捂住膝盖,疼得在地上直打滚。

岳鸣定睛一看,这人戴着大黑框眼镜,正是侦探小说家伍巍,他惊讶道:“怎么是你啊?你在外面干吗?”

还没等伍巍回答,魏仁武便替他答了:“当然是在门外偷听呗。”

伍巍扶着膝盖,尴尬地站了起来。

岳鸣摇头道:“你这是何必呢?”

伍巍傻笑道:“我这两天在门口,看到你们成立了侦探事务所,所以想了解一下你们最近的案子,但是又怕太唐突,才在门口偷听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魏仁武依墙而站,幽幽道:“有一件事搞错了,不是我们成立了侦探事务所。”

他又指着岳鸣道:“是他成立了侦探事务所。”

伍巍亮起了崇拜的眼神看着岳鸣。

岳鸣不好意思地笑道:“哈哈哈,我瞎胡闹的。”

魏仁武点头道:“这点,我认同。”

岳鸣白了魏仁武一眼。

伍巍称赞道:“不管怎样,岳哥敢于做这样的事,都值得敬佩啊,我写个侦探小说,都觉得已经很不了不起了,更别说当侦探了。”

魏仁武伸个懒腰,说道:“你们两个都是小孩子过家家,只图一时好玩。”

岳鸣又白了魏仁武一眼,然后对伍巍说道:“不要在意他的话,他人就是这样。”

伍巍摇头道:“我不会在意的,魏先生说得对,我现在是还在过家家的阶段,我就是想和魏先生学习学习。”

岳鸣微笑道:“我支持你。”

伍巍又道:“话说,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跟进案子啊,我想学习学习这些侦探知识。”

“不能。”魏仁武坚决地说道。

“能。”岳鸣也坚决地说道。

魏仁武双手叉腰,严厉地对岳鸣说道:“你最近有点和我抬杠的意思啊。”

岳鸣哈哈笑道:“你多心了,我只是想证明一下,我们也能凭着自己的努力,做到令你刮目相看的地步。”

魏仁武呵呵一笑道:“等你先做到全开那地步,再来跟我较劲吧。”

“全开?就是那个中国侦探协会的会长吗?”伍巍惊讶道。

岳鸣说道:“正是那个全先生。”

“你们认识他吗?”伍巍崇拜道。

岳鸣自豪地回答道:“当然。”

魏仁武不屑地切了一声。

伍巍激动地说道:“那能让我也认识认识全大侦探吗?”

岳鸣哈哈笑道:“当然可以,等下次全先生来成都的时候,我带你认识,全先生很容易亲近的,可不像某些人。”说到某些人的时候,岳鸣故意撇了一眼魏仁武。

魏仁武轻叹一声,朝自己房间走去,嘴里嘟囔道:“你们慢慢聊,我去睡一会儿,小岳,记得八点半叫我,我们晚上还有行动呢。”

等魏仁武进了屋后,伍巍才小声地问道:“岳哥,你们最近有没有遇上什么比较有意思的案子啊?”

岳鸣得意地笑道:“还真有一个。”

夜幕渐渐侵袭整个成都市,在白天人潮涌动的人民南路上,这个时候变得格外寂静。成都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在人民南路上班,一到晚上,这些人口便几乎全部撤离回家,所以才会如此的安静冷清。

寂静的夜,瑟瑟的寒风,冷若冰霜的月光,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任谁在此情此景加班,都会忍不住心里打个寒战。

杨洋非常淡定地在加班,他没有感到一丝的不安,哪怕这个宽广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也特别淡定地在加班。

其实,这倒不是他胆大,杨洋总得来说是个特胆小的人,他能如此淡定安心,是因为他感觉有人在保护他,又或者说那个保护他的也不一定是人。

杨洋看了看办公室的时钟,已经十点了,杨洋心想今天的工作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家去。

杨洋收拾收拾自己的办公桌,关掉电脑,又把办公室的总闸关掉。

确认办公室锁上之后,杨洋才去乘坐电梯。

杨洋的公司是在新希望大厦,他下楼后,站在路口等着的士。

在杨洋的不远处,停着一辆银色的“甲壳虫”汽车,而这辆汽车里藏着三个人。

坐在驾驶座的是岳鸣,岳鸣小声地说道:“他出来了。”

副驾驶上坐的是伍巍,伍巍也小声探头探脑地说道:“我看见了。”

后座坐着魏仁武,他不耐烦地对岳鸣说道:“我们为什么要带着这货?更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坐我的位置?”

岳鸣安慰道:“忍一忍啦,别人好心想学习一下,就让他跟着呗,再加上人家是客人,后座太窄了,才让他坐副驾驶的。”

魏仁武气愤道:“真是胳膊肘向外拐。”

魏仁武又指着伍巍道:“我警告你,你不要拖累我。”

伍巍拍拍自己胸脯,说道:“不会,不会,我就躲在后面看,绝对不妨碍你们工作。”

“嘘,不要吵,他上的士了。”岳鸣突然说道。

只见,杨洋招到了一辆的士,便乘上离开。

岳鸣赶紧发动“甲壳虫”跟上。

的士车开得很快,一般来讲成都的的士车开得都不慢,尤其是在晚上,街上的车流量要大大得少于白天,对于成都的的士司机来说,憋了一天的车技无从施展,这个时候简直就如同鱼儿得到了水,蛟龙回归了海。

岳鸣车技不算差了,但是还差点几次跟丢杨洋的车,弄得岳鸣要精神高度集中得去驾驶车,不论魏仁武还是伍巍,如果在他耳边吵吵一句,他都会大喊道:“闭嘴!”

东转西转,杨洋所乘坐的的士最后停在了五块石汽车站附近的“能达花园”。

还好没跟丢,岳鸣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进去了,我们快跟进去吧。”岳鸣说道。

“好,我们跟上。”伍巍已经在解安全带了。

“等等,你们先去,我休息一会儿再来。”魏仁武埋着脑袋,声音低沉地说道。

“你怎么了?”岳鸣疑惑道。

魏仁武把头抬起来,面色极其苍白,特别是在光线不好的黑夜里,也白得清清楚楚,他缓缓道:“你开太快了,我晕车了。”

岳鸣瘪着嘴说道:“好吧,伍兄弟,我们去跟着。”

岳鸣说话间,伍巍已经在车外了。

他们俩缓缓地跟在杨洋二十米开外的后面。

幸好杨洋走得很慢,再加上天色非常暗,所以他们很容易跟踪他。

最后杨洋上了一栋很旧的楼里,伍巍差点也跟上楼,却被岳鸣拉住。

岳鸣小声地对伍巍说道:“不用上去,就在楼下看楼梯间的声控灯,和哪一间住户家突然亮灯了,就知道他住哪儿了。”

“你说得很有道理啊,不愧是跟着魏先生的人。”伍巍投来了尊敬的目光。

岳鸣得意的笑了笑。

按照岳鸣的方法,能够确定杨洋住在三楼。

只见杨洋家客厅的灯先亮起,然后过了十多分钟,客厅的灯熄灭,卧室的灯又亮了起来。

“你猜,他刚刚做了什么?”伍巍疑惑道。

岳鸣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才说道:“我觉得他应该是洗漱了一番,才回自己房间的。”

“有可能。”伍巍赞同道。

突然,杨洋的身影出现在了他卧室的窗户前,他并探头出来向外张望。

岳鸣和伍巍赶紧躲到暗处去。

杨洋看了半天,才把头伸回去,立即把窗帘拉上。

岳鸣和伍巍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岳鸣说道:“奇怪,现在才可能刚刚十一点,现在就拉窗帘睡觉,对于一个年轻的男人来说,会不会太早了。”

伍巍点头道:“是有点早,我一般都凌晨一点才睡觉。”

岳鸣说道:“难道他那个卧室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他准备看岛国的电影了,笨蛋。”魏仁武的声音从岳鸣背后传来,吓了岳鸣和伍巍一大跳。

魏仁武走到岳鸣和伍巍前面来,望着杨洋家的窗户,失望地说道:“你们两个笨蛋跟踪他,他都没有发现,更别提其他人跟踪他了,所以,这一切都不过是他臆想出来的吧,果然是个无趣的案子啊。”

“走吧,回家了。”魏仁武催促道。

当魏仁武都已经这么说了的时候,岳鸣和伍巍只能相信这个案子也只能这么无趣的结束了。

三人失落地向“甲壳虫”车走回,沉默无语。

走着,走着,魏仁武突然用极其微小的声音,小到只能三人听见的声音说道:“你们两个千万不要回头,接下来按我的吩咐做。”

岳鸣也用魏仁武同样音量疑惑道:“怎么了?”

魏仁武眼神露出不妙的光芒,他冷冷道:“我们被人跟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