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四、跟踪者

“怎么样?今天有没有收到什么有意思的案件申请呢?”魏仁武品着茶,抽着烟,悠然自得地坐在沙发上,眼睛看着电视,嘴里嘟囔道。

岳鸣仔细地翻阅着他的“鸣武侦探事务所”网站的主页,失望道:“都是一些找猫找狗找人的小案子,啊,什么时候才能来大案子啊!”

魏仁武掏出手机,说道:“与其守株待兔,还不如主动出击呢。”

魏仁武拨通了手机,对着手机客气地说道:“喂,林队长,最近你那边遇到什么棘手的案件没?”

“哟,大神探魏仁武啊,你还舍得给我来个电话啊。”

“什么大神探不大神探的,都是虚名而已,倒是英明神武、美丽动人的林大队长,最近有没有活能让我参与参与,你知道我的,一天没有案子,浑身都难受。”

“大神探今天的嘴可真甜啊,但是我怎么敢劳您大驾啊,你现在都自己弄侦探事务所了,肯定忙得不得了吧。”

“不不不,那个事务所不是我弄的,那是小岳弄的,你知道我的,我不当侦探的,我依然以林大队长马首是瞻,只求你能带我参与参与棘手的案子。”

“哈哈哈哈哈,大神探还真是谦虚啊,不过话说回来,最近的案子都是些偷鸡摸狗的小案子,还用不着您这把宰牛刀。”

“哦,没有就算了,但是林队长遇到困难的时候,请一定要记着叫小的哟。”

“放心吧,有事一定叫上你,我挂了,我还忙着呢。”

嘟嘟嘟……

这下,魏仁武也失望了。

“咦,这个好像不错。”岳鸣兴奋地说道。

魏仁武把烟一熄,冲到岳鸣跟前,急道:“什么案子?”

岳鸣缓缓念道:“申请人说,他好像被人跟踪和监视了,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

魏仁武看了看网页上的内容,瘪嘴说道:“不是得到我们的帮助,是你的帮助。”

“你看不上这个案子?”

“你看到这个人的照片没?”魏仁武指着屏幕上申请人的头像说道。

“看见了啊,有什么问题吗?”岳鸣疑惑道。

“你觉得长这样的屌丝,会被谁跟踪和监视?”从头像来看,申请人是一个头发略长、精神涣散的宅男。

岳鸣还是不死心的说道:“世事难料,万一他真的被人跟踪了呢?”

魏仁武无趣地坐了回去,又点了一根烟,说道:“一没容颜,二没钱,鬼才愿意跟踪这种人呢。”

“万一真的有鬼呢?这样岂不是更好玩了。”

魏仁武哈哈笑道:“这个世界上哪里来的鬼,总之,这个案子,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如果你有兴趣,你大可以接来试试,但是不要问我的意见。”

“试试就试试。”岳鸣不服气地说道。

后来,岳鸣联系到了那个人。

差不多一个小时,那个人来到了他们的家。

这个申请人,身穿加厚版格子衬衣,双眼深凹,眼神迷离,神经高度紧张,双唇微微抽动。

岳鸣有心安抚这个人的情绪,他轻声道:“不要紧张,这里很安全,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这个男人稍微能放松一点精神,但是他仍然不敢正眼去看岳鸣,他回答道:“我叫杨洋,你是谁?”

“我叫岳鸣。”

“我来找神探魏仁武的,他在哪里?”

魏仁武并没有在客厅里。

岳鸣尴尬地说道:“他没在家,你遇到什么困难,跟我说也可以,我是一名侦探。”

杨洋摇头道:“我遇到的事,太过离奇了,我需要魏先生的帮助。”

岳鸣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了,本来他想独立侦破这个案子,但是他老是要找魏仁武,他强压住自己的怒气,深吸一口气,说道:“是这样的,魏先生现在不在家,你先说你遇到的困难,等他回来后,我再转告给他,你看这样行了吗?”

杨洋思索了一下,点头道:“好吧,那你要耐心地听我说。”

岳鸣在听着,他总算劝服了杨洋。

杨洋两只手掌互相磨来磨去,小心翼翼地说道:“是这样的,我是一位程序员,每天都会工作到很晚才会回家,但是每一次回家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人在跟着我。”

“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呢?”岳鸣问道。

“就是感觉啊,总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看我,加班的时候在看我,回家的路上在看我,到了家里还在看我,太可怕了,简直没有一点隐私了。”

“这么说来,也只是你的感觉而已,说不定是你工作太累了,神经紧绷造成的幻觉,因为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证明你被人跟踪。”岳鸣开始觉得魏仁武说得对,这个案子并没有多有趣。

“不不不,有证据的,比如我的有些东西,莫名其妙被人动过。”杨洋赶紧道。

岳鸣心头一震,顿时便来了兴趣,他说道:“你详细地说一说呢。”

杨洋吞了吞口水,说道:“比如,我加班的时候,倒了一杯开水,然后去上厕所,等回来的时候,杯中的开水便少了一半,还有下班的时候,坐电梯下楼,本来还在十一楼,突然一下就到一楼了。还有,还有,在家里的时候,早上起床后,发现漱口杯被人用过。这些都可以证明。”

杨洋说得很诡异,岳鸣直感到背脊骨一直寒意。

岳鸣缓缓道:“这样看来,我们有必要实地跟踪一下你的情况了。”

“还有一件事。”杨洋突然又道。

岳鸣疑惑道:“还有什么事?”

“我觉得,我觉得…”杨洋欲言又止。

“你觉得什么?”

“我觉得那个监视我的人,并不是想要伤害我。”

“为什么这么觉得呢?”

“因为我感觉他在保护我。”

“保护你?”

“其实,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平时也不太会和别人接触。”

“看得出来。”

“所以在公司里,我也老是莫名其妙得罪人,然后他们也老是欺负我。”说到这里,杨洋默默地低下头,他强烈的自卑心凸显了出来。

“然后呢?”岳鸣本想安慰安慰他,但是现在岳鸣更对案子感兴趣。

“有一次,我被几个同事辱骂了,第二天的时候,就发现他们鼻青脸肿的,还看着我就躲,我知道肯定是那个人干的。”

岳鸣摸摸下巴,满意地说道:“有点意思。”

杨洋突然问道:“对了,你怎么称呼来着?刚刚你说过,但是我忘了。”

岳鸣站起身来,拍拍胸脯,自豪地说道:“没关系,我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岳鸣,是个侦探。”

“侦探?”杨洋突然恍然大悟,“哦,我想起你来了,你是魏先生的助手,我在新闻上看到过。”

岳鸣哈哈笑道:“以前是助手,现在是合作关系了,合作,你懂吗?”

杨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岳鸣又说道:“你先请回吧,等魏先生回来后,我跟他讲述你的经历后,我们再研究一下这个案子。”

“好,我回家等你的消息。”

把杨洋送走后,岳鸣深吸一口气,说道:“出来吧。”

客厅里没有人,他是在对谁说话呢?其实他是在对魏仁武说话,魏仁武根本没有出门,而是躲在他的房间里偷听。

魏仁武打开房门,走到客厅里,点燃一根烟,一下便躺到了沙发上。

岳鸣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魏仁武微笑道:“有点意思。”

“那你怎么看这个案子呢?”

“首先,这个家伙反侦察意识并不强,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躲在房间里,还准备把门开了一个小口观察,他都没有发现。”

魏仁武房间的门是侧滑式的,所以轻轻开一个小口子是很难察觉出来的。

岳鸣说道:“还有吗?”

“既然反侦察意识并不强,他也不该会发现有人跟踪和监视他,这就很怪了,而且从他的打扮来看,属于典型的技术宅男,精神萎靡,经常观看色情网站。”

“然后,你总结出什么来吗?”

魏仁武深吸一口烟,缓缓说道:“没总结出来什么。”

岳鸣疑惑道:“连你都看不出来端倪吗?”

“就单凭他说几句,是看不出来什么的。这个案子的信息量还不够,明显得实地追踪一下,才能确定一些东西。”

“事不宜迟,我们动身吧。”岳鸣说着,就准备去开门。

“急什么。”魏仁武依然躺在沙发上,一动未动,“等把饭吃了再说。”

岳鸣急道:“可是我还不饿啊。”

魏仁武把烟熄掉,大喊道:“可是我饿了!”

岳鸣无可奈何道:“那好吧,我先去做饭。”

魏仁武又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你要记住。”

“什么事啊!”

“以后,你在跟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别老把侦探挂在嘴边,你就是我的助手,你还不是侦探。”

“凭什么啊!”岳鸣不喜欢魏仁武这样说,他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去做侦探的。

魏仁武轻蔑地回答道:“因为你还不够格,你还需要多多学习,才能当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