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盗狗贼

一只大型的慵懒的拉布拉多犬在草堆上嬉戏,似乎是一只没有主人的狗,许久也没有看到有人来召唤它,也没有看到它跟着人走。

它在草上走来走去,但是走着走着,就突然停下来,有可能是寂寞了,也有可能是饿了,它的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无论是狗还是人,饿了,就想要吃,特别在找不到食物的时候,如果有人给人一口饭吃,通常我们会把这种给饭的人称之为恩人,如果有人给狗一口骨头吃,那么这个人马上就能变成这只狗的主人。

狗在饿红了眼的时候,看到食物就会飞奔过去,而这只拉布拉多犬就已经飞奔起来,它不但看见了食物,而且还是一根超大的骨头。

但是无论它怎样飞奔,却总是和那个骨头差上一点点才能咬住,它跑呀跑,突然就倒下了,而且是直挺挺的倒下,没有一点预兆。

拉布拉多犬倒下后,立马出现了两个黑衣蒙面人,把它抬上了一辆“金杯”面包车上。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被角落里的岳鸣看在眼里。

岳鸣赶紧坐上自己的“甲壳虫”,等到“金杯”面包车一启动,就立马跟上。

岳鸣为了不让“金杯”面包车发现他在跟踪,始终与“金杯”保持五十米的距离,也幸好岳鸣车技不错,所以一直也没有跟丢。

“金杯”面包车来到了金花镇的一个很隐蔽的小巷里,岳鸣把车停在外面,然后只身一人去查看那个小巷。

那个小巷内了无人烟,一片空寂,在小巷的尽头,是一道木门。

岳鸣放轻脚步,缓缓向那道门移动。

门没锁,岳鸣轻轻一推就开了,岳鸣心里有些担心,他慢慢探头进去,里面很黑,但是还是能勉强看得见。

里面是一个很宽敞的地方,在门对应的另一边,有很多笼子,笼子里装着各式各样的狗,岳鸣看到这样的景象,心里不由地发毛,他一步就跨过门。

但是岳鸣刚刚才跨进门口,突然感觉脖子一疼,紧接着视线渐渐模糊起来,头开始越来越重,脚步也越来越轻,膝盖一软,岳鸣便倒下了。

岳鸣再失去最后一点意识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三个身穿黑衣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岳鸣的意识有所恢复,他听到了一个粗犷的声音。

粗犷的声音说道:“大哥,你说这小子是不是警察啊?”

“看着不像,他身上没有枪,也没有证件。”另一个较有磁性的声音回答道。

“我觉得,他可能是记者。”还有一个尖锐的声音。

“记者也该带相机或者摄影机之类的吧,但是这些他也没有带啊。”磁性的声音说道。

“咦,大哥,这个小子的钱包里有不少钱啊。”粗犷的声音兴奋道。

“等这小子醒了,让我们好好审审他先。”磁性的声音冷静道。

岳鸣努力睁开沉重的双眼,他的眼前渐渐清晰,有三个人,一个一头卷发留着山羊胡子的黑衣人,还有一个枯瘦如柴的黑衣人,以及一个高大粗壮的黑衣人正在数岳鸣钱包的钱。

卷发黑衣人奸笑道:“瞧,人醒了。”听声音,卷发黑衣人就是三人中的老大了。

岳鸣再仔细看看自己,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张椅子上,别说自己现在全身无力,就算有点力气也无法动弹半点。

瘦子黑衣人用尖锐的声音试探性问道:“嘿,小子,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岳鸣义正言辞地说道:“我是个侦探,专门来调查这盗狗事件的。”他的心里没有一丝害怕,哪怕现在是落得这个局面,他也不害怕,因为比这些人更可怕的罪犯,他也见识过不少了。

高大粗壮的黑衣人疑惑道:“二哥,侦探是干什么的?”

瘦子黑衣人说道:“侦探和警察差不多,总之是来抓我们的就对了。”

高大粗壮的黑衣人走到岳鸣面前,用手指着岳鸣的额头,狠狠道:“臭小子,就凭你一个人,还想抓我们,信不信老子把你剁碎了喂狗。”

岳鸣呸了一声,喊道:“我现在落到你们手上了,别得意,你们总会被警察抓走的。”

卷发黑衣人哈哈笑道:“抓我们?这一行,我们都干了一年多了,要抓我们,早就被抓了,可是我们依然过得好好的啊!”

岳鸣冷静地说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既然我能发现你们的窝点,警察也迟早会找上你们的。”

卷发黑衣人说道:“你说这个窝点么?等这批货出手后,我们早就转移了,哪里会等到警察找到我们,你就别这么天真了。”

枯瘦男人也笑道:“小子,你安心在这里死去吧,放心,这里很偏僻的,就算死了,一两个月内也不会有人发现你的尸体的。”

说着,枯瘦男人便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慢慢向岳鸣走来。

枯瘦男人刚走到岳鸣跟前的时候,突然屋内响起了《名侦探柯南》的主题曲。

屋内的四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歌曲响了一跳,大家都在找声音的来源,最后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个高大粗壮的黑衣人身上。

高大粗壮的黑衣人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傻笑道:“是这小子的手机响了。”

卷发黑衣人说道:“看看是谁打来的。”

“好,我看看。”高大粗壮的黑衣人,正准备拿起手机看看之时,突然脚踝一疼,扑通一下整个人就栽了倒地上。

“哎呀,痛死我了。”高大粗壮的黑衣人用手摸着疼痛的脚踝,仔细一看,鲜血已经流了一地。

他再看岳鸣,岳鸣的面前已经多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身穿棕色夹克,脸上挂着修剪得非常漂亮的八字胡,手里拿着一把血淋淋的冒着寒光的锋利匕首。

岳鸣很冷静地喊了一声:“魏先生。”来者正是魏仁武,他其实早就看见了魏仁武已经悄悄进来了,还用手比划让岳鸣不要惊动三人,然后又看着他给岳鸣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让岳鸣的手机发出铃声吸引住众人的注意,然后偷偷地用匕首划了高大粗壮的男人的脚筋。

枯瘦的黑衣人赶紧去扶高大粗壮的黑衣人,但是他身子单薄,就是扶不动他。

卷发的黑衣人惊恐道:“你是什么人?”

魏仁武并没有理会他,只对岳鸣说道:“你怎么样?”

岳鸣摇头道:“我没事。”

魏仁武瘪着嘴道:“你倒是没事,我就有事了,你不在家,你弄回来那只狗,我是真搞不定。”

“我在问你话呢,你是什么人?”卷发的黑衣人大喊道。

“我是什么人?留着去问警察吧。”说话间,魏仁武出手如闪电般,一眨眼的功夫,魏仁武的匕首已经在卷发黑衣人的颈上了,吓得卷发黑衣人不敢动弹。

眼见老大吃亏,枯瘦的黑衣人赶紧提起自己的匕首冲上去解救。

魏仁武不慌不忙,右脚一个侧踢,踢在了枯瘦黑衣人的左脸上,黑衣人立马飞出三米远,啪得一声,狠狠地砸在装满各种狗的笼子上。

岳鸣看得目瞪口呆,惊叹道:“哇,魏先生,你也太厉害了吧。”

魏仁武却说道:“有啥厉害的,我讨厌用暴力解决问题,要不是你被抓了,为了救你,我才不会用这些呢。”

“你不用,以后可以教教我啊,我想学。”

“想学就教你呗,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家里不准养狗。”

后来,警察把三个盗狗贼都带走了。

岳鸣也顺利把小女生的狗交还到了她的手上。

小女生连连感谢道:“谢谢侦探先生,你真是一名可靠的侦探。”

岳鸣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道:“哈哈哈哈,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太在意的。”

小女生说道:“不不不,您确实是可靠的大侦探,我要把你的事迹和你的网站宣传到网上去。”

岳鸣依然笑道:“你如果要这样,我也不会拒绝的。”

回到家里后,岳鸣一下就倒在了沙发上,整个身子都发软。

魏仁武嘲讽道:“怎么?麻药的后劲来了么。”

岳鸣有气无力地说道:“啊,今天真是好凶险啊,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你一个愣头青,啥也不会,还敢独闯罪犯的老窝,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还好我不放心你,所以一直跟踪着你。”

“是啊,我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的,所以这个‘鸣武侦探事务所’还非常需要你的力量。”

“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人当侦探,你安心当个富二代不好么?”

“我觉得人生就该需要来点刺激,以前的生活就是过得太安逸了,所以才一直感到无趣,当侦探,不但能给我带来快乐,还能帮助许许多多的人,我很喜欢这个职业。”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无奈道:“我才不管你想要当什么,我只想知道它怎么处理?”魏仁武指着角落里摇着尾巴的小狗。

岳鸣思索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不如把它送给林队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