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第一个案子

一位十五六岁、满脸青春痘、背着粉色小背包的小女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羞涩地说道:“我家阿花,是一只金毛犬,有两三岁了,很大,昨天在我们家楼下的院里遛狗的时候,我一个不注意,它就不见了。”

小女生的对面,岳鸣端着小板凳坐下,仔细聆听小女生的描述。

一旁,魏仁武顶着鸡窝乱发,穿着睡衣,靠墙站着,嘴角扬起了嘲讽的笑意。

岳鸣异常认真地问道:“那么,阿花有什么特征吗?”

小女生很认真的思索了一阵,说道:“毛比较多吧,失踪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带它去修剪毛发,还有就是右眼下有一撮黑色的毛。”

“那有照片吗?”

“有的。”小女生从粉色小背包里面取出一张照片递给岳鸣。

岳鸣接过照片,定睛一看,是一张金毛犬的全身照,正如小女生所说的,金毛的右眼下有一撮黑色的毛。

“侦探先生,你能帮我找到它吗?”小女生的泪花充满了水灵的双眼。

岳鸣站起身来,拍拍自己的胸脯,安慰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阿花的。”

“谢谢侦探先生了。”

岳鸣把小女生送出门后,魏仁武立马就笑了,从靠墙站着笑到弯下了腰,又从弯下腰笑到趴在地上敲打。

岳鸣生气道:“有啥好笑的,再怎么说,这也是我接到的第一个案子。”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你的第一个案子,那你要加油哟,我看好你的。”魏仁武还做了一个卖萌的表情。

“反正,以后的案子,会越来越有意思的,现在接点这种案子,当练练手。还有,以后会有各种客人来咱们家的,你能不能稍微收拾一下自己?”

魏仁武抓了抓自己的乱发,说道:“那不行,我在家里就是这个样子的。”

岳鸣无可奈何,说道:“算了,算了,我去办案了。”

岳鸣临走前,魏仁武还嘲讽道:“加油,欧巴,你就是未来的‘福尔摩斯’。”

岳鸣心里带着火气的来到小女生所在的小区。

小女生的小区不大,只有六栋楼,不过六栋都是二十多层的电梯公寓。

小区的绿化还不错,只是现在是冬季,树上的树叶已经掉光,草也已经枯黄了。

从哪里开始找狗比较合适呢?要不,先问问保安室的大叔吧。

“大叔,你见没见过这只狗啊?”岳鸣拿着照片问保安。

虽然岳鸣口中叫着大叔,但从表面上的实际年龄来看,这位保安已经可以叫大爷了。

保安大爷接过照片,仔细地回想,确认道:“见过,经常见,这个小区有很多户人都养这种狗。”

“我不是说这种狗,我就说的是这一只。”

“这一只狗啊……”保安大爷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啊,小伙子,记不起来了,这些狗都长得一个样,我也不是很分得清楚。”

没有办法,岳鸣又只能向其他人询问。

岳鸣询问过的人,包括杂货店的老板、出来遛弯的住户等,但是他的答案无非就两种“没见过”和“好像见过”。

“没见过”也就是不知道,而这个“好像见过”意思就不是很明朗了,它的意思,可能是说见过,但不一定能确定,也有可能是看见的不是那一只,就和那个保安大爷所说的一样,有可能是别家的狗。

总之,岳鸣忙活了半天,一无所获,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家。

一回到家,岳鸣还要面对魏仁武那张嘲讽脸。

“怎么样?找着了吗?”魏仁武奸笑地问道。

岳鸣无奈地摇摇头。

“是不是感觉书本上的知识,没有一点用了?”

岳鸣点点头。

“是不是想找我帮忙了?”

岳鸣想点头,但是自尊心驱使他没有点头。

魏仁武哈哈笑道:“想让我帮忙,门都没有。”

“我才不要你帮忙呢。”岳鸣倔强地回答道。

魏仁武悠悠道:“我饿了,你去把饭做了,我要先洗个澡。”

说着,魏仁武就走进了厕所里。

岳鸣心里盘算着,一定要想个办法,从魏仁武嘴里套出找狗的方法来。

所以魏仁武沐浴出来的时候,屋里已经飘满了菜香。

魏仁武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赶紧坐到饭桌前,饭桌上整整有六盘菜,都是魏仁武爱吃的。

他边吃饭,边调侃道:“这么用心的做菜,是不是要我帮忙?”

岳鸣微笑着摇摇头。

“别装,要我帮忙就明说,别被可恶的自尊心占领了‘高地’”

“我说过不用你帮忙,就不用。只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如果是你遇到这个案子了,你会怎么做?”岳鸣意味深长的问道,他觉得这种假设性的办法来套取魏仁武的方法,应该会有效。

“如果是我的话,根本就不会接这个案子的。”

魏仁武的话,就像给了岳鸣当头一棒,但是他还是不放弃地问道:“我是说,如果你接了这个案子,你会怎么做?”

“如果是我接了这个案子的话,我就会在家里睡大觉,不去管它。”

“如果你管了呢?你会怎么做?”

魏仁武差点就笑出来了,他强作镇定道:“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想,狗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无论是狗还是人,他们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规律,比如人总归会在每天规定的时间内吃饭,会在晚上睡觉,狗也是一样,他们也有习惯,比如什么时候遛弯,不会离开自己的主人多少米的范围。”

岳鸣似懂非懂,摸着下巴,不住的点头。

魏仁武又说道:“主人每天都带着自己的狗遛弯,为什么偏偏这一次狗会不见了呢?很有可能是不可抗拒的因素造成的。”

“什么叫做不可抗拒的因素?”

“比如跟着其他母狗跑了呢。”

岳鸣白了魏仁武一眼,说道:“万一那条狗本来就是条母狗呢?”

“母狗也可以跟着其他公狗跑了啊。”

“能不瞎扯淡么?说正经的呢。”

“这就是正经的啊,但是这种情况下,这只狗跟着其他的狗跑了,也会被其他狗的主人捡到,同是养狗之人,也会明白对方丢失狗的痛苦的,于是也会把狗交还回来。”

“你的意思是,其实不需要找,也会有人把狗送回来么?但是如果已经两天也没有人送回来怎么办呢?”

“那就是有人不想把它送回来了。”

“这种人一般都是些什么人呢?”

“是一些想赚钱的人。”

“狗能拿来赚什么钱?”

“卖狗肉啊,你不知道,狗肉可香了。”说到这里,魏仁武顿时觉得桌上的饭菜味道顿时就不香了,因为他脑中满满得都是狗肉的味道。

岳鸣突然站起来,大喊道:“这些无良的商贩,竟然还…还卖狗肉,实在太残忍了,怎样才能找出他们来?”

魏仁武赶紧吃了两筷子他最爱的“红烧牛肉”,压制住心里狗肉的冲动,才缓缓说道:“这些人,是专门盗狗的人,如果要找到他们的话,我只需要另外弄一只狗去当诱饵,就能把他们给钓出来。”

“好主意,我这就去实施。”说完,岳鸣就冲出了大门。

魏仁武看着岳鸣离去的背影,得意地笑了笑,他心里早就明白岳鸣是想从他口里套出方法来,也只有岳鸣这种头脑单纯的人,才会想出这种漏洞百出的办法来。

为了施行魏仁武的办法,岳鸣还专门去买了一只小狗,就放在小女生小区的院里,由它自由的玩耍,而岳鸣就躲在暗处,偷偷地观望。

半个小时过去了,小狗依然在那里玩耍。

一个小时过去了,小狗都玩得有点累了,开始蹲着。

天色已经漆黑,小狗都睡着了,那些盗狗贼依然没有出现。

岳鸣抱着小狗回到家,一回家,他就朝着魏仁武大吼道:“你这个骗子,哪里来的盗狗贼,你那招根本没用。”

魏仁武哈哈笑道:“你竟然自己承认了,你用我的办法去找狗。”

“是有怎么样,你的方法根本没有一点用处。”

魏仁武看着岳鸣怀里的小狗,摇头道:“你是不是傻呀,你竟然用这只狗去钓盗狗贼,你觉得这狗身上的肉,够几个人吃?”

岳鸣这才意识到,不是魏仁武的方法不对,是饵不对。

魏仁武长叹道:“哎!这下倒好,我们家又多了一位成员了。”

岳鸣尴尬地笑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这时,岳鸣的电话突然响了,是那个小女生打来的。

“侦探先生,我的阿花找到了吗?”

“妹妹,不要着急,已经有进展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明天就能找到。”

“真的吗?真是太谢谢你了,侦探先生,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阿花了,我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呢,我把我的零花钱全给你,怎么样?”

“妹妹,零花钱,你留着自己用就行了,如果真的要感谢我的话,等我把阿花找回来,多帮我宣传宣传我的‘鸣武侦探事务所’网站就行了,所以你就在家好好等待阿花的归来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