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九、诗词与声调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正要回到这个话题上来。酒,可以让人大胆,想平时所不敢想,这是到达灵感所在,最捷径的办法。古有‘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不喝点酒,李白会写诗吗?”

岳鸣点头道:“好像有点道理。”

魏仁武又小酌一口酒,接着道:“你知道我刚刚说的是什么诗吗?”

“杜甫的《饮中八仙歌》。”

“没错,那你会背吗?”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

魏仁武拍手称赞道:“不错不错,功课很足,那你知道这首诗是指哪‘八仙’吗?”

岳鸣不屑道:“这也很简单嘛,‘八仙’为贺知章、李琎、李适、崔宗之、苏晋、李白、张旭、焦遂八人。”

“在古时候,酒和诗词歌赋是很难分开的,所以也文人们也时常饮酒作对。”说完,魏仁武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并且又叫了一杯。

岳鸣本来也点了一杯酒,但是一口都没有喝,这个时候,也跟着喝了一口,说道:“说到跟酒有关的诗,你比较喜欢哪一首?”

“那当然莫过于曹操的《短歌行》。”

“这首我也比较喜欢,‘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不过,曹操这首诗的意境并不在酒上,而是更突出求贤若渴,所以我更喜欢的是李白的‘月下独酌’”

“‘月下独酌’有四首,你说的哪一首。”

“虽然四首都很美,我独爱第二首。”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没错,是这一首,也只有这首诗,才能将诗和酒完美得融合成一个潇洒而快活的人。”

魏仁武微笑道:“既然完美的人要喝完美的酒,要念完美的诗,那为什么我们不痛饮一杯呢?”

话音刚落,岳鸣已经率先举起了酒杯。

两人将杯中酒一口干得连底都不留,微醺的状态也慢慢浮现出来。

“诗是完美的诗,酒是完美的酒,但是你念诗念得不够完美?”岳鸣酒下肚后,说话也变得大胆起来。

“那诗该怎么念,要唱出来么?”

“虽然诗与歌可以相辅相成,但是单从念诗的角度来讲,声调很重要。”

“是吗?那我倒要请教了。”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魏仁武,这时候反倒谦虚起来。

岳鸣接着说道:“诗词的创作,特别是律诗最讲究什么,声调和押韵,押韵是基本所有诗都必须掌握的,就连现代的歌词创作,都得讲究押韵。然而,声调,特别是古声调,也就是所谓的‘平仄’,是现代人很难去学习的,因为现代人都有自己的声调。”

魏仁武抚摸着自己的八字胡,小声嘀咕了一句:“声调?”

“对啊,古代把声调分为‘平、上、去、入’四声,而现代的普通话声调也有四声,这个连小学生都会,但是普通话四声只剩‘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平’就是‘平’,‘上、去、入’就是‘仄’。”魏仁武言语模糊,眼神迷离,好似在回答岳鸣,又好似在自言自语。

“没错,所以普通话四声的一声和二声是‘平’,三声和四声是‘仄’,不过现代没有‘入’声,就很难按‘平仄’来创作诗词。”

“‘花谢落叶重,雨夜人音空;思君裳溅泪,单单随影同’。”魏仁武竟然念起了那个被人杀害的“北京大学”女大学生所创作的这首诗。

“这首诗的声调,如果严格按‘平仄’来分的话,就是‘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也是很奇怪的创作模式,所以我觉得她应该没有按‘平仄’来作诗。”岳鸣附和道。

突然魏仁武猛得站了起来,拍着岳鸣肩膀,兴奋道:“小岳,你真的太聪明了!”

“你在说什么?”岳鸣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懵了。

“哎呀!你还没有注意到么?我原以为,酒能给我带来灵感,结果给我带来灵感的,是你啊!”魏仁武的脸上就好似写了两个大字“激动”。

“我还是不太明白,我刚刚怎么了?”岳鸣越来越迷糊了。

“哎呀!你怎么又突然笨起来了,我问你,死者在写下那首诗过后,落款为‘马尔摩斯’,你觉得她想表达什么?”

岳鸣摸着脑袋,思考了半了分钟,试探性地问道:“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想找一个当代的福尔摩斯解救她?”

“哈哈哈哈哈……”魏仁武笑了,“错,错得太离谱了,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个落款的时候,我脑海里没有想到福尔摩斯,而是‘摩尔斯码’。”

“‘摩尔斯码’?”

“没错,虽然落款顺序打乱了,想混淆视听,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落款就是在说,这首诗里面藏了‘摩尔斯码’。”

“那她怎么藏得呢?”

“本来我也一直想不通,但是刚刚你告诉我,她是怎么藏‘摩尔斯码’的。”

“我告诉你的?”岳鸣轻轻敲打自己的后脑勺,目光涣散地向四处游走。

酒吧里,笑语声、划拳声、歌曲声混杂在一起,不绝于耳,而魏仁武在这吵杂的声音中只听得到岳鸣在重复着一句话:“我告诉你的?我告诉你的?我告诉你的……”

突然,岳鸣也猛得站了起来,伸出手指,手指因为兴奋,不停得颤抖,声音也跟着颤抖:“是…是‘平仄’,死者不愧是北大中文系的高材生,答案就藏在声调里。”

魏仁武伸出右手握住岳鸣颤抖的手指,露出微笑,回答道:“没错,死者就是用声调写下的‘摩尔斯码’。”

“‘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这该用‘摩尔斯码’怎么解读呢?”

“‘摩尔斯码’用的代码包括五种:点、划、点和划之间的停顿、每个字符间短的停顿(在点和划之间)、每个词之间中等的停顿以及句子之间长的停顿。无论哪种格式,都是要有相对应的两个符号来组成这段编码。这里刚好就是‘平’和‘仄’。”魏仁武很耐心地解释着,“五个点划为一组,所代表的是数字:1是点划划划划,2是点点划划划,3是点点点划划,4是点点点点划,5是点点点点点,6是划点点点点,7是划划点点点,8是划划划点点,9是划划划划点,0是划划划划划。”

“‘平’是点的话,那么‘仄’就是划,这段密码就是1733,又或者‘平’是划,‘仄’就是点,密码就应该是6288。”

“不是6288,只能是1733。”

“为什么不是6288?”

“不可能是6288,因为数字指的是时间。”

“时间?”

“没错,十七点三十三分,6288指不了时间。”

“为什么它一定是指时间?”

魏仁武抚摸着他的八字胡,坚定地说:“因为死者这几天一直在坐地铁,每隔两站就下车,然后不停的换乘,我在观察她在地铁的监控视频的时候,注意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

“细节?”

“她每次换乘地铁前,都会一直盯着显示地铁进站时间的LED屏幕。”

“这有什么问题吗?”

魏仁武迷之一笑,问道:“听说过‘刻舟求剑’的故事吗?”

“这可怕很难不知道吧。”

“所以,时间,就是她刻下的坐标。”

“我还是不太明白。”

“死者如果把某个东西藏在地铁上,因为地铁是流动的,所以很难讲,她是藏在哪一列地铁车上,但是地铁每天都会很规律的按时间发车,每一站都会固定时间到站,所以只要掌握了死者是什么时候上车藏东西的,那么我们也按同一个时间上车,就能找到她藏下的东西。”

“哦,我明白了,所以才说时间就是坐标。那么我们接下来就去吗?”

魏仁武又笑了,说道:“你是不是傻啊!现在都深夜了,当然是回家睡觉啦。”

又过了一天,岳鸣是下午四点整到的魏仁武家,这次魏仁武家只有他一个人,这么晚才让岳鸣过来,是因为昨晚一晚上没睡着,据他讲,是因为太兴奋了,所以白天一直在睡觉。

岳鸣问道:“魏先生,今天我们从哪里开始着手调查?”

魏仁武抽着香烟,答道:“昨晚,我叫警察把监控视频传给我,我又看了一遍,17点33分,死者当时是在地铁1号线的桐梓林站,乘上的是往世纪城方向去的地铁。这就是我们接下来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