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各怀鬼胎

“魏先生,已经两天了,是不是该给他打个电话了?”李凯坐在向天笑别墅的沙发上,显得十分焦急。

魏仁武抽着香烟,躺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答道:“沉住气,向老板,应该也教过你,做生意也要沉住气。”

“可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现在几点了?”

“下午六点整。”

“是时候了。”

“是时候什么了?”

魏仁武坐了起来,说道:“是时候吃饭了。”

李凯哪有心情吃饭啊,但是魏仁武却胃口大开,他大喊道:“玛丽、阿真!饭好了没。”

玛丽的声音从厨房传来:“马上就好了,再忍忍。”

“忍不住了,要饿死人了。”魏仁武用一种病殃殃的声音喊道。

“马上来,马上来。”

玛丽的厨艺很合魏仁武的胃口,虽然魏仁武这两年过得跟流浪汉似的,经常饱一顿饿一顿,但是他的嘴依然很叼,不好吃的东西,他就算饿死也不会吃的,魏仁武这么叼的嘴,也印证了玛丽的厨艺有多精湛了。

吃完饭,魏仁武满足地直敲桌子,他看着一筷未动的李凯,又问道:“李凯,现在又几点了?”

“六点二十九。”李凯莫名其妙地答道。

“还有一分钟。”

“还有一分钟什么?”

魏仁武笑而不答。

李凯真是一头雾水。

一分钟过去了,李凯的手机突然响了,李凯一看,是赵河打来的。

赵河的声音很焦急:“李哥,李哥,明天就是我们董事会宣布结果的日子,我不能再拖了,今晚能不能就用你的港口把我的货运进来。”

李凯的手机开得是公放,魏仁武听得清清楚楚,李凯没有马上回答赵河,他看着魏仁武,希望魏仁武能给点指示,魏仁武默默地点点头。

“好吧,我安排一下,我把我的人从港口都支走后,你今晚12点的时候,把货运到南沙港的‘向阳花’港口。”

“好好,我立即去准备货。”

嘟嘟嘟……

那边,赵河挂断了电话,他把手机往家里的沙发上重重一扔,得意地大骂道:“李凯,你个王八蛋,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另一边,李凯紧绷的心,总算松弛了,赵河总算上钩了,他问道:“魏先生,计划已经成功实施了,我们现在是不是该报警,让警察先埋伏好?”

魏仁武摇头道:“先不要惊动警察,会打草惊蛇的,只要没有看见赵河的货,就没有办法逮捕他,所以必须先让他把货弄上岸,你亲自验过货后,再告发他也不迟。”

“但是,我总是感觉有一点不对劲。”李凯心有不安。

魏仁武哈哈笑道:“别想那么多,按我的指示做就对了,我们一定能抓住他的。”

深夜。

微凉的海风吹打着魏仁武和李凯的身体,虽然是初夏时分,但是深夜的海边也会有一些凉意。

李凯冷不禁地打了一个哆嗦,他总觉得身上有一种刺骨的寒意,但是他不知道这种寒意是来自于海风,还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

“现在几点了?”魏仁武收起了平日的嬉皮笑脸,他抽着烟,严肃地说道。

“十一点三十了。”

“他来了。”

“谁来了?”

两道并排的强光从岸上照射过来,强光在高速移动,逐渐靠近李凯和魏仁武。

强光慢慢靠近,慢慢靠近,最后停在李凯和魏仁武的面前。

强光直射在李凯和魏仁武的眼睛里,刺得他们根本睁不开眼睛。

“哈哈哈哈哈哈……”强光背后传来阵阵浪笑声。

笑声结束了,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李哥啊,久等了。”

李凯努力睁开眼睛,才看清楚,原来是赵河。

李凯微笑道:“并不久,我们也才刚刚到。”

赵河笑呵呵地走过来,把着李凯的肩膀说道:“哈哈哈,咱们搞得这么客气干嘛,这单生意成了之后,咱俩就是兄弟了。”

兄弟?谁愿意和你是兄弟。

李凯心里暗自这样想,但是他脸上却没有表露出一丝不快,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赵河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两人各怀鬼胎地在一旁唠嗑,魏仁武站在一旁看,不支一眼,他的心里其实也打着小算盘。

李凯问道:“赵哥,今晚只有你一个人来么?”

赵河笑道:“当然不是啦,这么多货,我一个人怎么搬得动。”

“那你的人呢?”

赵河举起双手,啪啪狠拍两下。

突然整个港口车灯四起,照得港口通亮。

李凯大概数了一下,至少有八九辆车。

赵河炫耀得说道:“我带了四辆货车,二十多个兄弟,用来搬货,还有五辆轿车,也是二十多个兄弟,负责护卫货物。”

李凯心里一凉,幸好他没有叫警察,不然定是一场血战,自己还不一定该怎么脱身呢,总之先顺着赵河的意思为妙。

李凯小心问道:“赵哥,你的货什么时候到啊?”

“随时都可以到,他们已经在海面上了。”

“在哪里?”

赵河露出诡异地笑容,他从怀里掏出一根手电筒,向着海面照射,忽明忽暗,就像在打一种信号。

黑暗中,李凯感觉得到海水在涌动,没多久,在车灯的照耀下,海面上出现了一庞然大物。

李凯认得出来,是一艘轮船。

轮船渐渐停靠在岸边,赵河大声指示道:“兄弟们,去下货。”

人潮涌动,赵河的四十多个人,全部涌上了轮船,李凯仔细观察了这帮人,全部都带着口罩,看不清楚脸。

在搬运期间,赵河一直在向李凯介绍他的货有多纯正,李凯也只是听着,很敷衍地回答,他的心里突然有些害怕,害怕魏仁武的计划会有所差池。

差不多过去半个多小时,赵河的货被全部卸下,足足有四十个大箱子。

赵河指着这些大箱子,得意地对李凯说道:“李哥,你看,这就是我们的货。”他又指着岸边灯火辉煌的城市,又说道:“还有这广州城,以后也将是我们的天下。”

赵河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极其放肆。

李凯强作镇定,陪着笑道:“既然都是咱们的货了,赵哥能不能让小弟见识见识?”

“当然可以,这都是你的了,你自然能随意看。”

“那真是太好了。”李凯笑着给站在旁边多时的魏仁武一个眼色。

魏仁武点点头,他缓缓靠近一个大箱子,用早就准备好的铁棒,撬开了那个大箱子,在里面翻来覆去得寻找什么。

突然,魏仁武大叫道:“李总,不对劲啊,你快来看看。”

李凯心头一紧,赶紧冲上去的,他刚靠近箱子,他的额头突然一凉,是一个冰冷的硬物便抵住他的额头。

李凯看得很清楚,他的额头上是有一把手枪,拿着手枪的人,他看得更清楚。

拿着手枪的人,是魏仁武,是李凯这两天言听计从的魏仁武。

李凯眼露杀气,他狠狠道:“魏仁武,你这是什么意思?”

魏仁武阴冷地一笑,并不回答,而搬货的那些带着口罩的人也渐渐围了过来。

啪啪啪,远处的赵河一边拍着手走过来,一边哈哈大笑道:“李凯啊,李凯,你终于还是栽在我的手里了,不得不说,还真多亏了这位魏先生出的主意啊,你以为这些箱子里,装得是‘海洛因’?实话告诉你吧,这些箱子里装得不过是普通的咖啡豆,我的货已经发往另一个港口了,今晚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布这么一个置你于死地的局。”

李凯的耳中已经听不到赵河在说什么了,他狠狠地盯着魏仁武,满腔怒火地说道:“魏仁武,枉我这么信任你,也枉费爸爸把你从街上捡回来,给你吃的,给你穿的,到头来,你却和赵河这种混蛋狼狈为奸。”

魏仁武的面上始终带着笑容,就是不回应。

赵河已经走到李凯的身边,他摘下李凯的眼镜,用手轻轻敲打李凯娇嫩的小脸蛋,轻叹道:“我说,李凯啊,知道有一句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吗?本来,你如果真心和我合作的话,咱俩双剑合璧,多好啊!可是你却只是想害我。不过,幸好这位魏先生是个识时务的人才,他告诉了我你的全盘计划,并亲自制定了这个陷阱,不得不说,魏先生可比你聪明多了。你,李凯,根本就是个大蠢货。”

李凯笑了,他笑得很凄凉,笑得很绝望,他绝望地说道:“没错,我李凯是个大蠢货,我竟然会相信这么一个混蛋,他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我到底是为什么要相信他,我不止是个大蠢货,我还是个大傻逼。”李凯决心一定,他准备和魏仁武拼了。

魏仁武眼神微动,说道:“别动。”

一旁的赵河,把李凯的眼镜扔到一边,也幸灾乐祸道:“对对,你站好了,不要乱动,会死人的。”

“我是叫你别动。”魏仁武的枪,突然从李凯的额头上拿开,抵在了赵河的太阳穴上。

赵河脸色大变,整张脸都扭曲了,那个滑稽的表情,可能李凯这一辈子都不会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