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九、我是个坏人

“哦?你能帮我上位?你能怎么帮我?”赵河依然不是很信任李凯。

李凯顿了顿说道:“现在你的老板死了,我的老板也快坐牢了,你需要为接替你老板的位置苦苦挣扎,但是我却不需要,我老板一坐牢,接替他的人,就自动是我了,所以‘向阳花集团’的生意也是我说了算。”

李凯总算说到了赵河感兴趣的部分,赵河放松警惕地问道:“然后呢?”

“我们两个都明白,我老板为什么要杀了你老板,还不是因为我们的港口和你们的货,说实在的,我一直都觉得我老板做生意太迂腐,做不了大买卖,现在我做了老板,是时候该改革改革了。”

“那你准备怎样帮助我?”

“你想想,如果我和你合作,我把港口让出来,给你们进货,你是不是就在‘过江龙集团’立下大功,到时候,那些董事会的老顽固自然对你刮目相看。”

赵河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说道:“你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帮助我吧。”

“这是当然的,我的条件是你们赚的,我也要有份。”

“你想要多少?”

“当时,你们江总是给我们向总开过价的,你知道多少吗?”

“这件事,我知道,江总说七三开,‘过江龙’七,‘向阳花’三。”

“不错,我的条件也是七三开,我七,你三。”

说到这里,赵河有些犹豫了,他说道:“李哥未免胃口大了一点吧。”

李凯的态度很坚决,他一看赵河有些犹豫,就从座位上站起来,边整理自己的西装,边说道:“不同意就算了,我去找另一个候选人谈谈就是了。”

“李哥先别走……”赵河咬着牙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七三就七三,只要能让我当上董事长,少一点钱也无所谓。”

李凯哈哈笑道:“爽快,我就喜欢和赵哥这样的人做生意。”

李凯和赵河站起来握手,心中各自打着小算盘,站在一旁的魏仁武露出了满意地微笑。

赵河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回来的时候,那个表情和他出去的时候是截然不同的,出来去的时候,嘴角是向下的,回来后,嘴角已经上扬了。

他的两个下属注意到了赵河的表情变化,好奇地问道:“赵哥,怎么出去吹吹风,回来就满面春风了呢?”

赵河哈哈笑道:“因为我吹得不是一般的风,是一道幸运之风啊!”

赵河离去后,李凯问魏仁武:“魏先生,咱们第一步已经走出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缓缓道:“鱼儿上钩后,不要急着把它拉上来,要适当得松一松,它才会自己上来的。”

李凯不太明白魏仁武的意思,又问道:“魏先生能不能讲清楚一点,我不太懂。”

“你的眼线不是说,他们决定董事长人选的日子是三天后吗?”

“对啊,三天后。”

“你说他什么时候最着急呢?”

“应该是马上出结果的时候。”

“没错,我们就在他最着急的时候,你再让他的货运到你的港口。”

赵河回到自己家后,躺在自家的床上,一整晚都兴奋得睡不着觉,他心里似乎已经认为自己就是下一任董事长了。

一大早,赵河便给李凯打了一个电话:“李哥,咱俩的合作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啊?我好准备准备货物。”

“哦,是赵哥啊,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啊,你先别急,再等等吧,因为向老板进了局里,我得先料理好这边的事情,咱们再谈合作的具体细节吧。”

听到李凯的回答后,本来面带笑容的他,整张脸顿时就绿了,但是他还是强忍住失望,说道:“那李哥你快点,我不想节外生枝。”

“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不会食言的。”

“那样就最好了。”

“那赵哥你就安心等待吧。”

嘟嘟嘟嘟……

李凯挂断了电话,赵河的心也随着电话的嘟嘟声一样跳个不停。

“操,莫非是耍老子的,莫非他和萧胖子也联系上了?”赵河自言自语地说道,他现在心乱如麻。

叮叮叮……

赵河家的门铃响了。

是谁?谁在一大清早来找赵河?

赵河敲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他只能打开门才能知道。

赵河打开了大门,门外的人让他大吃一惊,他疑惑道:“你不是昨天和李凯在一起的那个人吗?”

来者之人,留有很漂亮的八字胡,头发很长,扎了一个小鞭子。

没错,这个人就是魏仁武。

“赵哥,啊不对,是赵董事长才对,反正你迟早会当上董事长的。”

“是李哥让你来的吗?”

“不,是我私下来找你的。”

“你有什么事吗?”

“赵哥难道就想让我在门外说吗?”

“那你先进来吧。”

魏仁武进了房门,赵河探头出去,确认门外没有别人后,才关了门。

“说吧,你有什么企图?”赵河说道。

“企图谈不上,我是来救你命的。”魏仁武像一个大老板一样,直接躺到了赵河的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救我命?我快死了么?”赵河嘲讽道。

“就算不死,事后你也会觉得还不如死了的好。”

“此话怎讲?”

“等你和李凯交易的时候就知道了。”

“哦?这次交易有什么问题吗?”

魏仁武哈哈笑道:“赵哥有所不知,这根本就是李凯设下的一个陷阱,为得就是彻底击垮‘过江龙集团’。”

“什么!”赵河怒气冲天,额头的青筋再一次暴起。

但是,转念一想,又发现好像有些不对,他又试探道:“那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凭什么又相信你呢?”

魏仁武站了起来,像个绅士一样鞠躬道:“赵哥,我叫魏仁武,你可以不信任我,但是你听我把话讲完后,你再决定是信任我,还是信任李凯。”

赵河顿了顿,说道:“那你说,我听你讲。”

“赵哥,有所不知,江老板当时去找向老板的时候,是带着向老板的把柄去的。”

“这个,我知道,江董事长找到了向老板私生子的证据,所以才去敢去和向老板做交易的。”

“那赵哥知道向老板的私生子是谁吗?”

“不知道,这件事,江董事长只跟我提了一下,但是没有告诉我私生子是谁,因为江董事长说,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有价值。”

“江总很有远见啊,不过我知道私生子是谁。”

“是谁?”

“李凯。”

“什么!竟然是他。”赵河又一次被惊讶到了。

“不然,你以为向老板为什么要把李凯留在身边。”

“这也就对了,如果他不是向天笑的私生子的话,向天笑也不会把他培养成接班人的。”

“还没完呢,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

“还有什么事?”

“其实,杀死江老板的人,不是向天笑,是李凯。”

“什么!”赵河一拳头砸在茶几上,茶几本来就是易碎的玻璃制作的,被赵河一拳砸得粉碎,赵河的手上也崩出血来,但是赵河的怒气压过了手上的疼痛。

魏仁武没有被赵河的举动给吓到,他悠悠说道:“所以,李凯怎么可能会背叛向天笑,背叛‘向阳花’呢。李凯根本不是想同你合作,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摧毁‘过江龙集团’,如果你的货在他的港口上登陆,我保证你和你们集团那些所有涉及过这个事情的人,下辈子都会在监狱里度过了。”

“李凯这个王八蛋,我一定要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拿他的肉去喂狗!”赵河咬着牙狠狠道。

魏仁武在一旁笑呵呵得自鸣得意。

“等等,你为什么要来跟我说这些?你又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赵河突然反应了过来。

面对赵河的质疑,魏仁武冷静地说道:“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有野心,大多数都爱钱,我也是人,我也不例外。”

赵河在听着魏仁武的话,他已经被连续骗了几次,这次他学乖了。

“我帮你反过来解决掉李凯,不过,我也是有条件的,我的条件是我要你承诺给李凯的七成。”魏仁武露出邪恶的笑容。

赵河笑了,畅怀大笑,他笑道:“你的条件也有些过分啊。”

“爸妈把我的胃生大了,东西少了,我的胃是添不满的。”

“好,我答应你,只要能收拾掉李凯,并且能让我坐上‘过江龙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少赚点钱又能怎么样。”

“那么接下来,赵哥,你就要全全听我指挥了。”

“你说该怎么做。”

“你还是继续假意和李凯合作,我也还是在那边出谋划策,等到你的货上了港口后,我们便突然撕破脸,让他命丧当场。”

“好,我先把他钓着,我再准备点人手,到时候埋伏他。”

“不,你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任何人,更不能叫人手,人手我来准备就是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会要了李凯的小命,如果你的人干的,万一这事走漏了风声,你也难逃刑法,但是我干的,就不同了,我本来就是个无名小卒,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但是,那个时候,你反咬我一口,吞了我的货,怎么办?”

“放心,我只是为了求财,我抢了货,我有那个本事销出去么?”

“哈哈哈哈,说得也是。”赵河这下总算放心了。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你在家等我指示就行了。”魏仁武起身便欲离开。

“等等,其实,我很好奇,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次我也只知道你的名字,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魏仁武走到门边,回过头来,抚摸着八字胡,奸笑道:“我是个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