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八、合作

一听到减刑二字,李凯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兴奋地说道:“怎么才能减刑呢?”

魏仁武缓缓说道:“你犯得是故意杀人罪,无论怎样判罚,都至少是十年以上,但是如果你找到了‘过江龙集团’的犯罪证据,形势就会有所变化了,这样你就帮助警方破获了一桩大型的‘毒品贸易’案件,你就立了大功,你的案子自然可以从轻发落。”

李凯本已绝望的心,重新焕发了生机,他站起来说道:“对啊,只要捣毁了‘过江龙集团’,我就能够减刑了,也可以早日与阿真见面了。”说到最后一句话时,李凯差点得意地笑出来。

“你可以有点希望,但是也不能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向老板中止了与他们的合作,你之前的发现,也已经打草惊蛇了,他们肯定会有所警惕,说不定证据早就被消除了也是有可能的。”

“那怎么办?那不是没有戏了?”

“也不一定。”

“还有希望吗?”

“江津这么急着来逼迫向老板就范,说明他有一批货,急着运进来,再加上江津死了,‘过江龙集团’群龙无首,我们可以做个顺水人情。”

江津死了,“过江龙集团”现在已经炸开了锅,整个董事会都不知道现在该让谁来继任。

就在董事会召开紧急会议挑选“过江龙集团”新的董事长之时,一位又高又瘦的年轻人冲进了会场,这个年轻人叫赵河,是“过江龙集团”销售部的总经理,是江津着重培养的年轻人,不但让他负责了整个集团的销售,而且私下的生意勾搭,赵河也有涉及,算是江津的一大心腹。

赵河一冲进会场,便用强有力的气势压倒董事会,大喊道:“江董事长不幸被杀,我们急需一个领头人,不然生意很快就会垮掉,我赵河不才,愿意充当这个领头人。”

一个只有莽劲的毛头小子,自然不能马上提起董事会的兴趣,其中就有人质疑道:“就凭你?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大话,你才来集团公司几年!赶紧出去,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赵河对于董事长之位势在必行,他反驳道:“没错,论资历,可能确实排不上我。但是,你们不要忘了,‘过江龙集团’这几年大大小小的生意,包括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都是我赵河一手操办的,换句话来说,集团所赚得钱,都是我赵河拼出来的,试问一下,除了我,还有谁有资格坐那个位置。”

董事会成员们觉得赵河说得有些道理,当即便开始讨论赵河接任董事长一职的可能性,形势慢慢地便倒向了赵河一边,赵河面带满意地微笑等待讨论的最终结果。

“论资格,当然轮不到你赵河,要坐董事长之位,肯定得我萧邀才有这个资格。”一个浑厚的声音从会议室的门外渐渐飘了进来。

又一个人闯进了会场,是一个满嘴胡渣、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这个胖子名叫萧邀,现任“过江龙集团”财务总监之职。

赵河对萧邀的话,不以为然,调侃道:“萧胖子,你来凑什么热闹,自己管好自己的部门就行了,这个位置不适合你。”

萧邀毫不示弱地回击道:“赵小子,我告诉你,就算我不能坐那个位置,也自然轮不到你。你才来公司几年,就算你掌握了公司的生钱命脉,也让你当上了董事长,你认为下面的人会服你吗?”

萧邀说得也有道理,董事会刚刚才倒向赵河的局势,立马被扭转了。

萧邀接着说道:“但是我可不一样,我从公司成立开始,便和江总一起打天下,算是集团公司的‘开国元老’,和江总本人也是过命之交,而且‘过江龙集团’内外的大大小小事务,有哪一项是我萧邀不知道的,所以董事会的各位,你们在考虑继任人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我萧邀呢?”

董事会成员又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天平”也逐渐得向萧邀倾斜,赵河额头上青筋暴起,心中怒气难平,萧邀抚摸着圆鼓鼓的大肚皮,脸上洋洋得意,就差笑出来了。

十分钟过去了,讨论虽然结束,但是结果并没有出来,其中一名董事会成员宣布道:“我们讨论过了,目前二位都是合适的人选,我们实在难以取舍,所以我们决定再综合对二位评价一下,等三天之后,再宣布结果。”

这个结果,占据上风的萧邀自然不太满意,但是已处下风的赵河能松一口气,他还有一点缓冲的时间。

散会之时,两人还互相放下狠话。

萧邀狠狠道:“赵小子,你就别枉费心机了,你根本就不是当老大的料,你还是乖乖管好你自己的部门吧,别老想着出头,再等上几十年,总会轮到你的。”

赵河不甘示弱地回击道:“萧胖子,你别得意,你现在还没坐上那个位置,一切都还没成为定数,咱们接着走着瞧。”

虽然话讲得挺漂亮,但是赵河心里已然没有信心了,他坐在他办公室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他的两个下属,也站在办公室里,但是看着自己的上司心情糟糕,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才好,只能试探性地问道:“赵哥,董事会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赵河拿起一个杯子,就往地上摔去。

啪得一声,吓得他两个下属额头汗水直冒。

赵河骂道:“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萧胖子那个贱人横插进来,看来董事长之位,很有可能会落入他的手里。”

他的两个下属,顿时也紧张起来,说道:“那怎么办啊?如果萧胖子当上了董事长,那咱们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萧胖子那人可记仇了。”

“怎么办?我他妈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本来这次江总和‘向阳花’的合作能成功,我们部门一定能在集团大红大紫的,结果不但合作没成功,江总也挂了,真是流年不利啊。我现在也想不到好办法了。”赵河的话,说得很丧气。

他的两个下属,也不说话了,默默地低着头想办法。

人一郁闷,就想抽烟,赵河像往常一样,去掏自己放在衬衣胸口包里的香烟,结果掏了个空。

“操。”赵河不禁骂道,他站了起来,准备出去买烟。

“赵哥,你上哪儿去?”两个下属关切道。

“我出去透透气。”

“我们陪你一起去吧。”

“你们别跟着我,我正想一个人静一静。”

赵河独自一人,在‘过江龙集团’大厦的楼下小卖部买了一包烟,他还不急着上楼,他掏出烟,又掏出打火机,准备抽完一根再上去。

咔嚓,没有打燃火。

赵河把打火机甩两下,又咔嚓打一次,还是没有燃。

突然右边缓缓飘来一小团火,点燃了他嘴边的香烟。

火不能自己飘来,是有人把火送到赵河的嘴边的,赵河顺着火飘来的方向一看,眼神立马变得警惕起来,嘴上却调侃道:“这不是‘向阳花集团’的李凯嘛,怎么,你们老大杀了我们老大,你还要到我们地盘上来炫耀一下么?”

来者正是李凯,除了李凯,魏仁武也紧跟在他的身后。

李凯赔笑道:“赵哥,别误会,我这次是专程来找你的。”

“专程来找我?”

“对,专程来找你谈一个合作的。”

“合作?”

“对啊,这里人太多了,能否借一步说话。”

虽然,赵河心里还是犯嘀咕,但是他还是想知道李凯葫芦里买得是什么药,所以也就跟着李凯去了。

于是,三人来到了一家比较清静和简陋的茶馆。

这种茶馆,很少有商务人士来,可以让赵河没那么容易遇上熟面孔,很适合他们讨论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

“这位是?”赵河指着魏仁武说道。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微笑道:“我谁也不是。”

李凯解释道:“他是我的一个心腹。”

赵河抽着香烟,问道:“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李凯缓缓道:“‘过江龙集团’的江总,被我家董事长给杀了,现在‘过江龙集团’群龙无首,听说赵哥想坐那个位置。”

“你听谁说的?哪有那种事情。”赵河还假装了一下。

李凯哈哈笑道:“赵哥,你就不要装了,‘过江龙集团’也是有我们的眼线的。”

赵河一听,没瞒住,心里暗自想来,原来‘过江龙集团’内部还有‘向阳花’的眼线,回去之后一定要把那些眼线给揪出来,他嘴上却还是笑道:“就算我想当‘过江龙集团’的董事长,那和李哥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啊。”

“要说没有关系呢,也还是有一点关系。”

“什么关系?”

“我只问一句,赵哥想不想坐上‘过江龙集团’董事长的位置?”

“想又能怎么样?”

李凯左顾右盼后,故意把音量放低,防止隔墙有耳,他说道:“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帮你坐上那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