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七、私生子

玛丽不太相信阿真能把李凯追回来,但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是阿真打来的,阿真问道:“玛丽,你现在在哪里?”

“我和魏先生在家里呢。”

“那我现在回来找你们。”

“阿凯少爷呢……”

嘟嘟嘟……玛丽话还没有说完,阿真便挂断了电话。

魏仁武将两只脚都翘到饭桌上,悠悠说道:“她说什么了?”

“她说她马上回来。”

“她应该不会一个人回来的。”

“你怎么知道?她没有说和阿凯少爷在一起啊。”

“她如果没找到李凯的话,会一个人回来吗?”

“好像不会。”

“这不就对了么。”

事实上,阿真确实把李凯给带回来了,李凯很羞愧地坐到角落里的沙发上,将头埋在双手里,不发一言。

玛丽小声地询问阿真道:“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事实上,我一直跟在阿凯少爷身后,他虽然在逃跑,但是却好像故意没有甩开我似的,我就这样紧跟在他身后,在无数的地方游荡,最后,终于他愿意跟我说话了。”

“他跟你说什么了?”

“他向我承认了杀人。”说到这里,阿真心头一紧,“他说,他当时听说江津来找老爷,便从自己的抽屉里翻出了锤子,然后通过暗道藏在老爷的办公室外,在江津和老爷争吵得最激烈的时候,他悄悄钻进办公室,趁江津不注意的时候,把江津打死了。”

玛丽心里也不是滋味。

阿真继续说道:“老爷也被当时的场景吓到了,他让阿凯少爷走,说这事情,他会一力扛下来,所以最后这事情就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玛丽听到这里,心中的怒火被彻底点燃,她冲到李凯面前,就是一个火辣辣的耳光,把李凯的眼镜都打飞了。

李凯摸着自己被打的脸,不敢支一声。

玛丽大骂道:“老爷待你如亲生儿子,你犯下杀人罪,让老爷顶罪,自己却逃跑了,你对得起老爷吗?”说完,玛丽便再次举起手,欲再给李凯一记耳光,但是手腕却被人抓住。

是魏仁武制止了她,魏仁武劝说道:“你打他也没用,还是听听他说什么吧。”

李凯的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带着哽咽的声音,说道:“我…我不是人,我杀了人,我不敢认,我对不起老爷!可是…可是,我怕我会再也见不到阿真,所以我不敢认罪,我是个胆小鬼,我是个懦夫。”李凯的眼泪终于也止不住了,哗啦啦地喷了出来。

阿真也哭了,她双手握拳,含情脉脉地望着真情流露的李凯。

玛丽把举起的手放了下来,她的怒火被两人的哭声给浇灭了。

魏仁武说道:“我还有一件事不太明白,李凯你要老实告诉我。”

李凯擦拭眼泪,点点头。

“你是不是向天笑的私生子?”

玛丽和阿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个表情扭曲得就像是吃了黄连似的,她们两个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而当事人李凯,却没有一丝惊讶,他很冷静地答道:“是的。”

是的,只有两个字,但这两个字的中间却隐藏了太多的故事,玛丽和阿真从成年就呆在向天笑的家里,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故事。

魏仁武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合情合理,这就对了。”

“什么?阿凯少爷其实不是老爷的养子,而是老爷的亲生儿子?”玛丽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魏仁武说道:“没错,这就是江津用来逼向老板同意他们的交易的筹码,这也是藏在李凯和向天笑心里的大秘密,所以这位阿凯少爷,你其实老早就知道这件事,对吧?”

李凯长叹一口气,说道:“没错,这件事,我早就知道,爸爸和我瞒住这件事是有原因的,但是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被江津给发现了,江津为了逼迫爸爸就范,就拿这件事威胁他,爸爸没有办法,只得答应他的要求,我也是为了顾全大局,才把他杀了的。”

“你所谓的顾全大局,结果就造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了,好一个顾全大局啊!”魏仁武的言语中略带嘲讽的意味。

“我当时就是脑子发热,才痛下杀手的,结果现在却让爸爸遭受了牢狱之灾。”李凯为自己辩解道。

“做了,就是做了,男子汉就该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杀了人,你让爸爸去顶罪,这不但不是一个男子汉该做的事,更不是一个儿子该做的事,你难道就想不闻不问的逃跑,带着愧疚苟活于世么?”魏仁武言辞严厉,音量也提高了不少。

李凯深吸一口气,似乎也有了觉悟,他站起来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不敢让爸爸顶罪,我这就去自首,让他们放了爸爸。”

“阿凯少爷。”阿真这一声,喊得极其温柔,她不会去阻拦李凯自首,她只想多叫叫他,因为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阿真,我对不起你,来世我再娶你吧!”李凯挥泪作别,便欲独自离去。

“好了,好了,真是受够了你们的苦情戏码了,李凯先别急着去自首,我还有话问你,你先回答完我,再去自首也不迟。”魏仁武不耐烦地说道。

李凯又坐了下来,问道:“还有什么问题么?”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两个要隐瞒关系?”

“这个……”李凯有些难以启齿。

魏仁武对玛丽和阿真说道:“你们两个先出去,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你们听到这件事对你们也不会有利的。”

玛丽和阿真看了看表情尴尬的李凯,觉得魏仁武说得有理,便听从魏仁武吩咐离开了客厅。

“现在这里只剩你我二人,你可以告诉我了。”

“我能信任你吗?”

“你可以选择不信任我,但是如果我说,我能对此事提供一点帮助呢?”

李凯顿了顿,还是决定告诉魏仁武:“我们瞒住这件事是因为我的妈妈。”

魏仁武在听,他没有打断李凯的意思。

李凯接着说道:“我的妈妈很久以前是爸爸的女佣,两人朝夕相处,日久生情,于是在某一晚上,情到浓时就……”

“哈哈哈哈哈。”魏仁武突然笑了,“没想到你们父子俩口味都这么相似啊!竟然都喜欢女佣。”

李凯白了魏仁武一眼,又说道:“我不和你计较这个,先听我接着说。”

“好,好,你继续。”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爸爸突然觉得不应该这样,他把妈妈赶出了这个家,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妈妈那个时候已经怀上了我,后来妈妈独自把我生了下来,又独自抚养我,终于在我四岁的时候,身体和精神都垮到一个程度,患上了癌症,不久后便去世了。四岁的我,从此流落街头,靠着邻居和街上好心人的施舍过活,也算苟活了两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吧,我竟然在街上与爸爸相遇了,但是当然那时我们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爸爸只是觉得我可怜,便将我送到了孤儿院,并提供了一些资金帮助。”

“你们后来是怎样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的呢?”

“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一块玉佩,无意中被爸爸看到了,他才确定了我的真实身份的,但是他却是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才告诉我实情的。”

“我想,那个玉佩是你爸爸送给你妈妈的吧。”

“没有错,爸爸一直觉得对不起妈妈,所以他才全力抚养我成材。”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明白了,原来那个江津抓到的把柄是丑闻,向天笑也是担心这件事会影响他的声誉,所以你和他才会一直瞒着的。”

李凯点点头,算是赞同,他说道:“虽然在语言上不能相认,但是我们之间的父子情谊却丝毫不减,这次爸爸为我顶罪,也是他觉得作为一个父亲应该保护自己的儿子。”

“是啊,是啊,父亲保护儿子,儿子拿父亲当‘挡箭牌’。”魏仁武又开始嘲讽起来。

李凯羞愧地低下头。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缓缓说道:“第一件问题,我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咱们开始说说第二个问题吧。”

“第二个,又是什么问题?”

“你们是怎么查到江津的‘过江龙集团’有问题的?”

“哦,这件事啊,是这样的,在此之前,我们‘向阳花集团’和‘过江龙集团’有过一段短暂的合作,也是一次偶然的情况,我晚上去巡查港口,发现他们进的货里面藏着‘海洛因’,我把这件事跟爸爸讲了,但是爸爸说‘过江龙’集团是有影响力的企业,如果贸然去举报他们,却没有抓住实际上的证据,对我们并没有好处,所以最后只是中止了和他们的合作,并没有去告发他们。但是没想到江津也并没有善罢甘休,他三番五次地来找过爸爸,爸爸都言辞拒绝与他们再合作,而这一次,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打听到这个秘密的,差一点就成功得逼迫爸爸答应他的无理要求了。”

魏仁武深吸一口气,说道:“整个事情,总算是清楚了,既然这样,我得严肃地问你一句,李凯,你想不想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