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六、顶罪

李凯朝声音处望去,是阿真跑了过来,李凯本已绝望的心,突然燃起了热情,他温柔地喊道:“阿真,你怎么来了?”

阿真还没来得及回答,一颗大树后面传出一个声音:“不但她来了,我们也来了。”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魏仁武,魏仁武和玛丽从大树背后钻了出来。

一见到魏仁武,李凯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他狠狠道:“你怎么也跟来了?”

阿真很关心地拉着李凯的手,关切道:“阿凯少爷,我们到处找你啊,你怎么会到这儿,老爷他……”

“向总他现在怎么样了?”李凯一听到阿真说到向天笑,就把不爽魏仁武这件事抛到一边去了。

“老爷他被警察带走了。”

李凯内心像进了冰窟一般,寒冷到没有一点知觉,他说不出话来,他心里满是懊恼。

倒是魏仁武很悠哉地说道:“本来他不用被警察带走的。”

“什么?”阿真和玛丽简直不敢相信魏仁武所说的话。

李凯听了魏仁武的话,不敢作答,脸色铁青。

魏仁武继续说道:“人本来就是你杀的,向老板竟然愿意为你顶罪,可见他是有多在乎你。”

“什么?人是阿凯少爷杀的。”阿真和玛丽内心的最深处,一次又一次的被魏仁武冲击。

“你…你怎么知道的?”李凯的声音变得颤抖,就连身体跟着颤抖起来。

“虽然向老板一直在说是他杀了江津,但是犯案现场的细节上的疑点还是太多了,那个钉锤,向天笑衣服上的血迹,都不合理。”

阿真急道:“哪里不合理了?”一切牵扯到李凯的事,她都非常的在意,在这个时候,向天笑和李凯两个人,在阿真心里的地位高下立判。

“钉锤的握柄处,没有沾上血迹,是有被人擦拭过的痕迹,而且整个钉锤却只有向天笑的指纹,这就是最不合理的地方,试想一下,向天笑不论从哪里弄到那个钉锤的,在别人手上拿的,还是在外面买的,怎么可能只有他一个人指纹,这很明显是向天笑为了掩盖事实真相,才把钉锤握柄的指纹擦干净,然后又印上自己的指纹。”魏仁武异常冷静地说道。

阿真还是不愿相信,她争辩道:“就算不是老爷干的,也不能证明是阿凯少爷做的啊。”

玛丽其实也想说句话,但是她不知道现在该站在哪一边,而李凯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目光呆滞地看着地上。

“当然,我还没有说完呢。”魏仁武接着说道,“我故意拿着钉锤猛砸死者的脑袋,为得就是测试死者血液会如何飞溅到自己身上,结果你们应该也注意到,我衣服上的血迹是成点状散开的,而不是向天笑身上那样一大块一大块的血迹,这也是向天笑故意抹到身上的。”

“这也不能证明是阿凯少爷干的啊?”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阿真啊,我觉得你胳膊肘有点往外拐啊,你难道就不想为你家老爷洗脱冤屈吗?”

“我当然想帮老爷洗脱冤屈啦,但是…但是也不能说是阿凯少爷杀的人啊!”阿真越说越激动。

“当时,向天笑和江津正在争吵,这个时候江津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向天笑的身上,向天笑根本不可能拿着那么大个钉锤,绕到江津背后,还得趁江津不注意给他后脑勺来几下,很明显这也不合理,所以江津是被其他人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敲了后脑勺的。”

“怎么才能证明,这个人就一定是阿凯少爷呢?”

“目前已知向天笑的办公室,只能坐电梯才能到达,这还是不合理的,如果只能电梯才能去的话,如果电梯出故障怎么办?如果发生火灾又怎么办?所以,向天笑的办公室一定有一个安全通道,来预防这种情况的发生。根据我的观察,那个通道一定在花园里,被鲜花掩盖住了,而那个通道,也一定通往一个向天笑信任的地方,对吧,李凯少爷,那个通道是通往你的办公室吧。”魏仁武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摸着八字胡,望着李凯。

李凯抬起头,呆滞的眼神这时变得惊恐万分,他第一个念头,竟然是逃跑,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他一定要逃走,他用尽全力逃跑,根本不管周遭的任何事物。

李凯跑了,阿真追了上去,在李凯身后拼命得呼喊他,但是李凯却一直没有停下脚步。

玛丽站在原地,有些犹豫,是追还是不追,她看看魏仁武,魏仁武笑眯眯地一动不动。

玛丽问道:“魏先生,咱们不追吗?”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说道:“不追,向老板选择为李凯顶罪,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李凯选择逃跑,也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阿真选择去追李凯,这又是阿真自己的意愿,我尊重他们每个人的意愿,所以我不去追。如果你要去追的话,我也不会拦着你,因为这也是你的意愿。”

玛丽有些迷惘,她喃喃道:“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魏先生能不能说说眼下该怎么办呢?”

魏仁武摸着肚皮说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饿得慌,眼下我饿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吃饭。”

魏仁武和玛丽又回到了向天笑的别墅,虽然玛丽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但是她还是为魏仁武做了几道小菜。

玛丽在做饭的时候,心情十分低落,家还是那个家,但是本该在家里的人,向天笑、李凯、阿真,却没有一个留在家里,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玛丽把菜端到饭桌上,由着魏仁武一个人吃,她实在没有心情吃饭,自己拖着下巴,傻傻地看着桌面。

魏仁武倒是心情轻松,大方地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肉来吃,刚放进嘴里,立马就吐了出来,大喊道:“太淡了,你是不是忘了放盐啊!”

“是吗?我不记得了。”玛丽呆滞地回答道。

魏仁武摇摇头,准备换一道菜试试,他又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然后他立马又吐了出来,他大喊道:“齁死我了,这个,你是不是盐又放多了点?”

“是吗?我不记得了。”玛丽依然呆滞地回答。

魏仁武缓缓放下筷子,他也不吃了,这些菜他根本下不去口,他缓缓叹气道:“玛丽啊,你还是很担心啊!”

玛丽这下崩不住了,眼泪像洪水一样一涌而出,她趴在桌上嚎啕大哭。

魏仁武走上前,轻拍玛丽的后背,以示安慰,并说道:“不要伤心啦,虽然目前他们都走了,至少我还在这里啊。”

玛丽从桌上起来,泪眼朦胧地看着魏仁武,两人相视一秒后,玛丽又扑到魏仁武的怀里哭泣。

本不易动情的魏仁武,这个时候心都渐渐被融化了,他安慰道:“其实吧,这个事情,还是可以有转机的。”

玛丽从魏仁武的怀里起来,看着魏仁武,哽咽道:“魏先生,这事还能有什么转机啊?老爷被抓走了,证据和老爷的供词都已经把他逼上了绝路,阿凯少爷也跑了,老爷已经没有救了。”

魏仁武摇头道:“不,这个事情,还差了两块‘拼图’,如果把‘拼图’完全合上的话,就算不能扭转局面,也能缓解一下目前最糟糕的情况。”

“那是什么样的‘拼图’啊?”

“你忘了向老板还说了两件事么?”

“那两件?”

“第一件事是向老板有一个私生子,第二件事是江津的‘过江龙集团’是不是真的涉嫌走私毒品,如果是的话,那么有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实这一点。”

“私生子?毒品?”玛丽本来就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姑娘,魏仁武所说的事情,她还需要好好“消化”才能弄明白。

魏仁武说道:“对的,向老板现在遇到这么大一件事,如果能在定罪之前见见自己的儿子,至少能在心里得到一些安慰,对不对?”

玛丽突然一下便有了方向,总算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魏仁武说得没错,就算不能帮助向天笑脱身,那么也要让他能高高兴兴地面对所发生的一切。

玛丽问道:“那么我们该到哪里去找老爷的私生子呢?人海茫茫,我们又没见过老爷的儿子,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魏仁武抚摸着今天才修剪得很漂亮的八字胡,微笑道:“李凯跟着向天笑十几二十年了,向天笑的一举一动,李凯可谓是了如指掌,所以,向天笑的私生子这件事,李凯肯定知道,我们只需要找到李凯,便有机会找到向天笑的私生子。”

“可是阿凯少爷已经逃走了,我们也没有去把他追回来,现在连阿凯少爷都找不到,更别提去找老爷的儿子了。”玛丽心里刚燃起的一点希望,又被浇灭了。

魏仁武很有信心地说道:“不要急,阿真不是去追李凯了么,我相信她一定能把他给劝回来的,爱情的力量是不可轻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