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四、本心

魏仁武最怕看到女人流眼泪了,他连忙安慰道:“快别哭了,快点告诉我,老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阿凯少爷给阿真来电话了,说老爷他……”玛丽又把话说到一半。

魏仁武急都急死了,急道:“老爷到底怎么了?快说啊!”

玛丽抹去了眼泪,说道:“老爷他杀人了。”

“杀人?”

“杀谁啊?”

“不知道,阿凯少爷没来得及说,就挂电话了。”

魏仁武坐在床上,抚摸着八字胡,缓缓说道:“你们很担心老爷吧。”

玛丽和阿真含着泪,点点头。

“那咱们去看看老爷吧。”

玛丽和阿真一脸茫然。

“怎么?你们两个不想知道老爷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么?”

“当然想啦。”玛丽和阿真异口同声地答道。

“那就收起你们的眼泪,我们现在就出发。”魏仁武把被子一掀,就顶着三角内裤从床上翻出来。

玛丽和阿真有些犹豫。

魏仁武边穿裤子,边说道:“别犹豫了,再不去,你们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老爷了。”

玛丽和阿真互相抹去对方的眼泪,说道:“好,我们跟魏先生去找老爷。”

“你们谁会开车啊?”

“我会。”阿真举手说道。

“你们老爷在家里还留有其他车吗?”

“还有一辆奥迪A8。”玛丽说道。

“车钥匙在哪儿?”

“在老爷书房的抽屉里,但是抽屉锁上了。”

“抽屉锁对于我来说,有跟没有都是一样的。”

事实上,魏仁武只用了一根铁丝,便打开了向天笑书房的抽屉,拿到了车钥匙。

向天笑的“向阳花集团”位于广州的市中心,主营业务的是进出口贸易,在珠江三角洲,总共经营着五个港口,说向天笑垄断了珠江的进出口,也一定都不夸张。

由阿真驾驶着奥迪A8来到“向阳花集团”,一路上,嘴碎的魏仁武竟然没有说一句话,他在想一件事情,一件让他每晚都会梦到的事情。

一进“向阳花集团”大厦大门,就被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拦住,保安神情紧张地问道:“你们要找谁?”

“我们是……”玛丽正要说明来意,却被魏仁武抢道:“我们是警察,根据举报,你们董事长向天笑涉嫌故意杀人罪,我们现在要上去进行调查,请这位同志放行。”

一听到是警察,保安立马带着笑脸让路。

等上了电梯,玛丽才问道:“为什么那个一听到是警察,就立马让路了?他不应该检查一下证件么?”

魏仁武笑道:“你家老爷犯了杀人罪,已经传遍了整个大厦,这时候,来一个警察,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事,一个人在相信一件事是真实的时候,就会很自然地忽略掉一些谎言的细节,更何况没人愿意摊上和警察沾边的事情。”

向天笑的办公室在大厦的最顶层——二十五层,这一层是独立的阁楼,只有向天笑的一个独立办公室和一大片种满鲜花的空中花园。

电梯门一打开,就是向天笑办公室的内部,只见向天笑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的办公椅上,依然充满了威严,不同的是,双手上多了一副手铐,而他办公桌的对面也坐了一个人,但是这个人很明显是个死人,因为那个人趴在办公桌上,后脑勺一片血红,整个后脑几乎被打烂了。

这个办公室里,还站满了穿着警察制服的警察。

当魏仁武三人刚出电梯,玛丽和阿真一看到向天笑桌前的死人,便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一大圈警察包围了魏仁武三人。

向天笑自然也看到他们了,急切道:“你们怎么来了?”

“老爷。”玛丽和阿真关切地喊道。

“没听到,我在问你们是什么人么?”那一圈警察突然让出一条道,走出一个高大威猛、满脸胡渣的警察。

很明显,这个警察就是这群警察里带队的人。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微笑道:“警官同志,别激动,我是向天笑的朋友,这两位美女,是向天笑的女佣,我们听说向天笑犯了案,特意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的。”

这位带队的警察,并不买账,严肃地说道:“向天笑涉嫌谋杀,现在正在接受警方的侦查,你们没事,赶紧走,闲杂人等不能在这儿逗留。”说着,就准备赶魏仁武他们再进电梯。

魏仁武赶紧再劝道:“警官同志,你先听我说……”

“魏仁武。”那一群警察中,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

“谁在叫我?”魏仁武问道。

众人的目光投向了一个矮瘦的年轻警察身上,是这个人在喊魏仁武,他又激动地说道:“真的是你吗,魏仁武?”

“你是?”魏仁武仔细地从脑海里搜索这个人,但是却始终记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带队的警察问这个矮瘦警察:“你认识他?”

魏仁武也问道:“你认识我?”

矮瘦警察说道:“刑队长,这个人叫魏仁武,是我大学时隔壁班的同学,我们读书那会儿,他在我们‘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可出名了。”

“哦,我记起你来了,你是2班的,叫李什么来着?”魏仁武恍然大悟。

“我叫李轩,确实是2班的,想不到你还能记得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毕业后,学校里的人纷纷传说你已经死了,真是没想到啊!”李轩走到魏仁武跟前,满腹感慨。

“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么?”魏仁武摊开手,微笑道。

“是啊,没想到我们会在这儿见面。”

刑队长不屑地说道:“你说他也是‘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的?”

“是啊,而且当时还被认为是‘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建校以来,最优秀的学生。”

“连警察都没有当,还能有多优秀,在看我看来也不过是个雏。”刑队长完全没把魏仁武当一回事,魏仁武也瘪着嘴,毫不在乎。

倒是李轩不甘心地帮魏仁武解释道:“刑队长有所不知,魏仁武的爸爸也是非常厉害的人物,那个号称‘警界英雄’的魏真。”

魏真的名字一出,所有警察的眼神都变了,变得十分崇敬,但这所有的带着崇敬眼神的警察并不包括邢队长,邢队长依然不屑道:“哦,就是那个已经殉职了的魏真啊,这个人我倒是知道。”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魏仁武,魏仁武狠狠道:“哦?听邢队长的口气,应该比我爸爸更厉害一点了?但是我怎么觉得你给他提鞋都不配呢。”

“你说什么?”邢队长怒气冲天地一把揪住魏仁武的领子,吓了魏仁武旁边的玛丽和阿真一大跳。

魏仁武呵呵赔笑道:“邢队长,别激动,我只是想看看向天笑这个案子,我能不能帮上一点小忙。”

邢队长松开魏仁武的衣领,说道:“我们警察办事,不需要一个外行帮忙。”

魏仁武轻蔑地笑道:“邢队长,来的时候,刚刚才对一个犯人动了私刑吧。”

邢队长说道:“你怎么知道?”

“你的脖子上有汗液,说明来之前在做一件激烈运动,而突然收到这个案子的消息,立马赶来,所以汗液还没有彻底干掉,你的拳头开裂了,很明显刚刚才击打过硬物体,拳头周围还留有血液,从血液分布来看,很明显不是你的血液,说明你来之前正在用你的拳头打人,你穿着制服,当然不会随便在街上与人斗殴,所以你是当时正在某个没人的地方动用私刑。”魏仁武娓娓道来。

所有人听到魏仁武的阐述,都觉得不可思议,就像魏仁武亲眼看到过一样,而且在场的所有警察都知道魏仁武所言不差,刑队长来之前确实在动用私刑。

包括邢队长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嘴上却不服输:“然后呢?”

魏仁武嘴角上扬,说道:“然后,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什么说什么?”

“就是你刚刚说的那句话。”

“你怎么知道?”

“不是这句,上一句。”

“我们警察办事,不需要一个外行帮忙?”

“谁是外行?”

邢队长一时语塞,的确,魏仁武在他的面前已经展露了他的专业性。

魏仁武又问道:“那么,我是外行吗?”

邢队长很憋屈地回答道:“你不是。”

“既然我不是外行,那么我可以试着侦查这个案子吗?”

邢队长无奈地点点头。

魏仁武渐渐迈开了步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魏仁武走到向天笑跟前,向天笑刚刚一直在看,没有说过一句话。

魏仁武说道:“向老板,感觉怎么样?”

向天笑很沉稳地说道:“感觉挺好,这下,我又多了解了你一些。”

魏仁武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记得你今天才告诉我,人不管做出什么选择,最终都会回到最初的本心。”

“我是这样说过,那你找回自己的本心了吗?”

“本来没有,但是今天你给我洗澡的地方,给我吃的,还给我找了个好地方睡觉,说实在的,我欠你一个很大的人情,为了这个人情,为了你,今天我也该找回一次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