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玛丽和阿真

“向总,让你来上班,是抬举你,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李凯被魏仁武彻底激怒了。

“阿凯,住嘴。”向天笑朝着李凯怒喊道。

魏仁武笑呵呵的,完全没有李凯和向天笑两人的话当一回事,倒是李凯怒气难消,心里直想冲上去揪着魏仁武就打,但是向天笑在维护魏仁武,所以他不好发作。

“阿凯,你先出去。”向天笑声音渐变温柔,他知道李凯这人吃软不吃硬。

李凯狠狠地对着魏仁武哼了一声,才离开书房,走时还带着火气。

向天笑轻叹一声,说道:“魏仁武,你现在已经这般穷困潦倒了,你为什么不愿意跟着我混?”

魏仁武自信地说道:“我简单的问你一句吧,你愿意跟我浪迹天涯吗?”

向天笑一时语塞。

魏仁武笑了,他笑道:“哈哈哈,你不愿意吧,既然你都不愿意,那你凭什么要求我要和你一起享受荣华富贵呢?”

向天笑说道:“人们都想要过得好一点,跟着我,至少能过得好一点,我是这样认为的。”

“人们也想要过得自由一些,跟着我,将享受前所未有的自由,你不这样认为么?”魏仁武听着像是强词夺理,但是你就是挑不出他的话有什么毛病,可以仔细回想一下,又感觉有些道理。

“你虽然说的没错,可是……”向天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魏仁武说道:“算了吧,其实道理是一样的,这其实就是一个选择问题,牺牲自由去换取安逸,还是牺牲安逸去换取自由,而你选择了安逸,我选择了自由,人活着也就这样了。”

“不对,这点我不赞同,每个人在做选择时,都会从心出发,老子说‘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不论做出何种选择,最后都会回到本心,这才是活着的意义。”

“活着的意义?能有啥意义?我反正活着就没意义,我反正觉得能多活一天是一天。我已经无欲无求。”说到这里,魏仁武伸了一个懒腰。

“你一定是遇到过什么事,不然你不会过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会有现在这样奇怪的想法。”

“对我来说,生死都是小事,还能有什么事能改变我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觉,感觉你一定遇上过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

魏仁武轻叹道:“向老板,你就别瞎猜了,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向天笑说道:“那你先在我家住着,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请求,你要知道,为我向天笑办事,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这种机会的,我先去集团公司办点事情,晚上,我回来,我们一起用个餐,你再告诉我答案。”

向天笑啪啪拍了两下手掌,李凯走了进来。

向天笑吩咐道:“去叫玛丽和阿真进来。”

李凯把向天笑的两个女佣找来了。

那两个叫玛丽和阿真的女佣端着为魏仁武准备的休闲衬衣,站在门边,听候向天笑吩咐。

向天笑吩咐道:“你们两个去给这位魏先生准备一个房间,然后再给魏先生准备点午饭,我要先出去一趟。”

向天笑给了李凯一个眼神,李凯立即便领会到,马上就去开车。

向天笑又对魏仁武说道:“你在我家,就当自己家一样,不要客气,我先走了。”

魏仁武摊着手,说道:“天地皆为我家,你家也是我家,我不会客气的。”

向天笑满意地离去。

两位女佣说道:“魏先生,衣服我们先放在这里了,我们这就去为你准备房间了。”自从魏仁武沐浴出来之后,两个女佣便没有再嫌弃魏仁武了,因为他身上不脏了,而且收拾一下,长得还挺不错的。

“你们俩等等。”魏仁武说道。

“还有什么吩咐吗?魏先生。”

“你们俩,谁叫玛丽,谁叫阿真呢?”

瓜子脸的女佣说道:“我叫阿真。”

圆脸的女佣说道:“我叫玛丽。”

魏仁武笑了笑,说道:“阿真啊,你和那个李凯是相好的吧。”

阿真脸刷得一下,直红到耳根子。

玛丽噗得笑了出来。

魏仁武接着说道:“刚一进大门,你的视线就没离开过李凯,作为向天笑的佣人,你本该多看看你家老爷的,而且李凯对我的态度本来就不好,当我要求你们服侍我洗澡过后,他的态度更是恨不得把我吃了。”

阿真羞得不敢说话,倒是玛丽像是有一大堆话似的:“魏先生眼尖啊,其实阿真和李凯少爷早已经许下终身了……”

“哎呀,玛丽,你真是的。”阿真娇羞地阻止玛丽再说下去。

魏仁武哈哈笑道:“许下终身的意思是,已经那个啥了吧。”

“哎呀,魏先生,不要乱说话啊,万一让老爷知道了,就惨了。”阿真的脸已经彻底成了“红苹果”。

“好了,好了,我不折腾你了,快去给我准备房间,然后再准备点吃的,我饿了,要赶快。”

玛丽和阿真为魏仁武准备的是一间客人房,这间客人房面积也不小,足足有十平米,放在普通家庭的房子里,都可以当主卧室了。

床是两米宽的“席梦思”大床,被子是真丝被,魏仁武很满意,差点就倒下去睡了,无奈他本来就起来得晚,再加上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当务之急是要吃饭。

玛丽和阿真,为魏仁武准备一份丰盛的午餐,各种肉,牛肉、鸡肉、鸭肉、鱼肉。

魏仁武好久没吃过好东西,简直感动地快要崩出眼泪来。

他正准备动筷子,突然停了下来,对着站在他旁边的玛丽和阿真说道:“你们两个能不能不站在我旁边。”

玛丽和阿真面面相觑,便说道:“那我们两个退下吧。”

魏仁武狠抓自己脑袋,不耐烦地说道:“我不是让你们两个走,我是让你们两个坐下一起吃。”

玛丽和阿真更不太明白了,她们同时说道:“老爷说过,客人在吃饭的时候,我们得站着守候在客人旁边,听候客人吩咐。”

“老爷在家吗?”

“不在。”

“那你们还要听老爷的话吗?”

“当然得听啦。”

“还真是听话啊。”

“那是当然,我们可是老爷的佣人,当然得听老爷的话。”

“那老爷说过,客人在吃饭的时候,是不是要听客人吩咐。”

“是的。”

“我现在吩咐你们坐下,陪我吃饭。”

玛丽和阿真顿时茫然了。

“没听懂我说什么吗?”魏仁武又重复了一遍,“我叫你们两个坐我旁边来。”

玛丽和阿真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坐了下来。

魏仁武满意地说道:“这才乖嘛。”

魏仁武大口大口地吃着肉,嘴里还碎碎道:“阿真啊,你那个男朋友,跟着你老爷多久了。”

阿真不好意思回答,又是玛丽抢答道:“阿凯少爷是个孤儿,是老爷从街上捡来养大的,所以一直跟着老爷打江山,阿凯少爷除了是老爷生意上的左右手以外,老爷更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

“我还挺奇怪一件事,你老爷这么大年龄了,为什么一直没结过婚呢?”

换了个话题,阿真就不再害羞了,她问道:“你怎么知道老爷一直没结过婚的?”

“哈哈哈哈,全广州的人都知道向天笑单身四十多年,当然大家都怀疑他其实私底下有很多情人,但是当我来到他家后,就发现他不是传闻中说的那样。”

“为什么呢?”玛丽和阿真更好奇了。

“家里放着这么两个美女,他都没有动一下,反而让他的养子挖走一个,当然不可能在外面还有情人了。你们说说看,你们家老爷是不是对男人有兴趣啊?”

玛丽和阿真听到魏仁武这么说自家老爷,便有些不高兴了,连忙替向天笑解释道:“才不是呢,老爷是年轻时候有一个爱的人,结果那个人嫁给了别人,所以才会终身不娶的。”

魏仁武哈哈笑道:“没想到你们家老爷还是个痴情的人啊,在我看来,痴情的人都是傻子。”

“哼,你才是傻子啦,不理你了。”玛丽和阿真娇媚地骂道。

魏仁武笑得更大声了,笑得差点从椅子上翻过去。

吃完饱饭,睡饱觉,这才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特别是吃完饭的魏仁武,早就想感受一下“席梦思”的魅力,所以他倒头就睡,不到两秒钟,鼾声大起。

“魏先生,魏先生,快起来…魏先生,魏先生,快起来…”一个娇柔却又急切的声音打扰了魏仁武的清梦。

魏仁武最讨厌别人在他睡觉的时候吵他了,有“起床气”的人,是惹不起的。

魏仁武立马从床上弹起来,吼道:“吵吵什么!”

但是当他看到床前两个美艳绝伦但泪眼婆娑的女佣,“起床气”顿时烟消云散,声音也放温柔了:“两位妹妹,怎么了,我把你们吓到了么?”

阿真啊得一下哭了出来,而玛丽带着哭腔说道:“不…不是的,魏先生,老爷他…他…”

“他怎么了?”

“他…他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