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乞丐与富豪

“没死,为什么要在地上装死?还不快起来?”大背头男人对着地上仍然一动不动的乞丐说道。

一动不动的乞丐仍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他嘴巴在动,他说道:“昨晚喝醉了,就想睡会懒觉,你这都不准么?”

“睡觉,是不是也应该找个更合适睡觉的地方睡觉呢?”

“我觉得这里就合适的,既宽敞,又明亮,挺好挺好。”

“但是,你挡道了。”

乞丐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来,捋了捋胡子,很傲气地说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走你的阳关道,我睡睡我的春秋大觉。这位大叔,你管得太宽了点吧。”

大背头男人仰天笑道:“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管得宽,你不服吗?”

乞丐伸了一个懒腰,嘴里碎碎道:“你们有钱人啊,兴趣可真奇葩,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那个戴眼镜的阿凯,站出来吼道:“你怎么说话的!你知道他是谁吗?”

乞丐不理阿凯,反而仔细打量大背头男人,他轻蔑地说道:“不就是‘向阳花集团’的大老板向天笑么,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向天笑名字一出,人群中竟然有不少人惊呼。

大背头男人又哈哈笑道:“小子,认识我么?”

乞丐摇摇头道:“不认识,刚认识。”

大背头男人说道:“你不认识,又是谁告诉你我叫向天笑的?”

“我的眼睛告诉我的。”

“哦?你的眼睛还会说话么?”

“当然,我的眼睛告诉我,你身上的西装价值十万以上,衣服很新,但是西装最下边却有脱线的现象,这说明,衣服不是你刚买的,而你不止一套这种衣服,时常换新衣服,你却又不怎么爱惜这些衣服,能有这身价和气度的人,非富即贵。”

“你眼睛说的很好,但是它好像也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

“我的眼睛还没说完,我的眼睛还说,你那叫阿凯的兄弟,刚刚掏手机的时候,掉了一张他自己的名片,写着的‘向阳花集团’的秘书——李凯,我想这里所有人都应该认识‘向阳花集团’的董事长向天笑吧。”

所有人包括李凯都顺着乞丐所说的名片看去,果然地上有一张名片,而且名片上的内容和乞丐所说的一模一样。

李凯赶紧把名片捡起,揣回兜里。

向天笑又笑道:“哈哈哈,小子,你的眼睛挺亮的,你叫什么名字?”

乞丐摸了摸自己脑袋,说道:“我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

向天笑顿了顿,说道:“我决定了。”

“你决定什么了?”乞丐倒不懂了。

“我决定管管你。”

乞丐哈哈笑了起来,笑得人仰马翻,笑得眼泪都崩了出来。

“很好笑么?”疑惑的人换成了向天笑。

“我在这世上,已经没人管了,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来管我。”乞丐坐在地上,仰着头说道。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管人的方式吧。”

“向总不能啊!”李凯大声劝解道。

“住口!”向天笑怒目圆睁地看着李凯,“难道你还想管管我么?”

李凯低着头,惭愧道:“不敢。”

“去把车开出来,我要带这位兄弟回去。”

“我马上去。”李凯临走之前,还狠狠盯了乞丐一眼。

而乞丐做了一个鬼脸回应。

向天笑的车,是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李凯负责开车,乞丐和向天笑坐后座。

乞丐全身就像才从垃圾堆里出来似的,脏得要命,但是他坐上这车,就像是坐上自己家的车似的,没有一点拘束感,因为后座的空间很大,乞丐直接横躺在真皮座椅上,还翘起了二郎腿。

劳斯莱斯的后座两排座位是相对的,向天笑坐在乞丐对面,问道:“你到现在,还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乞丐说道:“告诉你也无妨,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我想抽一根烟。”

向天笑从包里掏出一包“南京牌”烟,整包递给乞丐,乞丐打开那包烟,抽出一口,叼在嘴里。

向天笑明白乞丐的意思,掏出定制版zippo打火机,为乞丐点燃烟,车内顿时烟雾缭绕。

在驾驶座开车的李凯,小声骂道:“装什么大爷。”

虽然向天笑和乞丐都听见了,但是两人却都装着没听见。

向天笑说道:“这下,你该说出自己的姓名了吧。”

“我叫魏仁武。”

“很好,名字我记住了,我还想问问,以你的能力,你不应该混成这样啊?这是为什么啊?”

“混成什么样了?”

“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与其说人与鬼,我倒觉得我更像仙。”

“哦?有你这样的仙么?”

“不被任何人关心,也不需要关心任何人,潇潇洒洒,清清静静,地为床,天为被,这不是仙是什么?”魏仁武深深地吐出烟圈。

向天笑点头称赞道:“你说的非常有道理,但是与其做仙,我还是更愿意做一名圣人。”

魏仁武摇头道:“‘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在我眼里,圣人比坏人都不如。”

向天笑哈哈笑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散仙,好像比圣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吧。”

魏仁武坐起来,也笑了,他笑道:“所以我们也算是同类了。”

向天笑说道:“好像还真是。”

两人相对大笑起来。

向天笑带魏仁武到的是他自己的别墅,是一栋带花园的独立别墅,看着怎么着也得值个几千万的那种。

恰逢春季,一进大门,便可看见花园里琳琅满目的鲜花,鲜花的种类多得数不胜数,然而这些鲜花,好像都入不了魏仁武的法眼,魏仁武只看见了花丛后面站着得两个既年轻又漂亮的女佣。

魏仁武称赞道:“不得不说,向老板好福气啊。”

向天笑微笑着不回应,他吩咐两个女佣道:“去放热水,然后准备两套干净衣裳。”

其中一个瓜子脸的女佣说道:“老爷,要沐浴吗?”

向天笑指着脏兮兮但笑呵呵的魏仁武说道:“他要沐浴。”

两个女佣用嫌弃的眼神看了看魏仁武。

魏仁武笑眯眯地说道:“向老板,我跟你商量一件事。”

“但说无妨。”

“我能借这两位美女服侍我洗澡吗?”

“当然可以。”向天笑又吩咐两个女佣,“你们两个带这位小哥去洗澡。”

向天笑话说完后,两个女佣当时的心情,就像天塌下来似的,而魏仁武的心情,却恰好相反,更像久旱逢甘霖。

魏仁武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便跟着两位女佣走了。

跟在向天笑身后的李凯,没好气地说道:“我不明白向总为什么要如此对他?”

向天笑冷冷回应道:“怎么,你嫉妒他?”

李凯毫不掩饰地说道:“我是有些嫉妒,我不明白,他一个乞丐而已,向总为什么要带他回家,就算施舍可怜他,直接给他钱,不就行了?”

“阿凯,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但是你总是欠缺一样东西,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还请向总释疑。”

“你欠缺眼光,不然以你的能力,一定可以坐到我这个地位,而我便有这个眼光,我能看得出你有能力,才提拔你做我的秘书,当然我也能看得出那个魏仁武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既然向总说他是人才,那我便相信向总,我也想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才。”

魏仁武一丝不挂地趴在浴缸里,一个女佣为他搓背,一个女佣为他抓乱发和浓密胡须里的虱子,好不快活。

魏仁武可能都记不起上次洗澡是什么时候了,可能做梦都没想到,他这次能以这种方式洗澡。

沐浴过后,一位女佣递过一套干净整洁的休闲西装,魏仁武摇摇头,说道:“我要浴袍。”

另一位女佣赶紧递上一套浴袍。

魏仁武穿上浴袍,把已经长得快齐肩的头发扎成辫子,又用剪刀把长胡须修剪成两撇漂亮的八字胡。

向天笑和李凯在书房等着魏仁武,魏仁武就直接穿着浴袍来见向天笑。

向天笑一见到魏仁武,就对两位女佣责骂道:“我不是叫你们拿套像样的衣服给这位先生么,你们怎么就给了他一件睡袍?”两位女佣低着头,不敢出声。

魏仁武找了个椅子坐下,他摸着新修剪的八字胡,悠哉悠哉地说道:“我是你,我就不会责怪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况且是我自己不喜欢穿西装,所以才穿得浴袍。”

向天笑又吩咐道:“那你们两个去拿点休闲点衣服来。”

“好的。”两位女佣唯唯诺诺得离开书房。

魏仁武问道:“又给我洗澡,又给我衣服穿,说吧,你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

向天笑又笑了,他笑道:“我想让你跟我混,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到我的集团公司来上班呢?”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虽然你对我还不错,但是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一点兴趣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