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让魏仁武尊敬的人

“来自成都的刑侦顾问魏仁武协助温州警方缉拿谋杀温州首富的凶手。”岳鸣兴奋地读着手机上的新闻。

他心里想着一定得给魏仁武看看,虽然魏仁武还在房间里睡觉,但是他一定要去叫醒他。

“魏先生,快起来看看……”岳鸣兴高采烈地冲进魏仁武的房间,但是魏仁武的床上空空如也。

“哎呀,又偷偷摸摸出去鬼混了。”岳鸣自言自语地说道。

魏仁武满面春风地走进了“左右小区”三单元,他今天可乐呵了,去了温州几天,心里有一把火一直得不到发泄,昨晚总算抽了一个合适的时间去小美家发泄了一下。

他口中哼着小曲儿,正准备掏钥匙开自家的大门,突然觉得不太对劲,他没有急着开门,而是大喊道:“滚出来。”

楼道里的角落里,战战兢兢地走出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不好意思地喊道:“魏先生,是我。”

原来是他们在温州时碰到的那个小说家——伍巍。

魏仁武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似的,没好气地说道:“你怎么阴魂不散的,你从温州跑到这里来,想干吗?”

“魏先生,别担心,我就是想从你身上挖点素材,绝对不打扰你的生活。”

“你都住我旁边了,还不够打扰么?”魏仁武开始咆哮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住在旁边?”伍巍惊慌道。

“拜托,你都穿得拖鞋了,我眼睛又不瞎。”

“哎呀,我还真的是穿着拖鞋出来的。”蠢萌蠢萌的伍巍,才发现自己果然穿着拖鞋。

魏仁武摇摇头,打算不理他了,赶紧打开房门。

“魏……”魏仁武没有给伍巍留下任何一丝再说话的机会,便关掉了房门。

“你在外面嚷什么?”岳鸣坐在沙发上问道。

“温州那个小说家,还记得吗?”

“记得啊,他竟然搬到我们隔壁来了。”

“我去,他这么执着啊。”岳鸣觉得简直难以置信。

“我还没见过脸皮厚到这个地步的人。”

“为什么他会知道我们住在这儿?”

“你忘了他还有一个整天研究我的弟弟了。”

“哦,对的,他肯定知道我们的地址。”

“太讨厌了,以后我还怎么在这里生活啊!”

“要搬家吗?”

“不搬,我都住了几年了,他要怎样随便他吧,我尽量避开他。”

砰砰砰……

房门被人敲响了。

魏仁武气得八字胡都立了起来,骂道:“老子都回家了,他还要纠缠。”

魏仁武准备把门打开,痛骂伍巍一顿。

但是门一开,痛骂的话,立马就收了回去,门外的不是伍巍,是一个五十左右的中年人,而伍巍已经站在很远的角落里,探头张望。

这个中年人,穿着很昂贵的夹克,头发梳了一个很油光的大背头。

“向天笑。”魏仁武惊讶地说道。

“仁武,好久不见。”向天笑微笑着说道。

岳鸣一听到向天笑的名字,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兴奋地说道:“向叔叔,你怎么来了?”

向天笑说道:“你们是不是应该先让我进来说话呢?”

魏仁武赶紧道:“快请进,快请进。”岳鸣第一次在魏仁武的话里听出了尊敬的味道。

向天笑跨进门来,躲在远处的伍巍也想冲进来,他赶紧朝门这边跑,魏仁武看见了他,也赶紧把门关上,留下伍巍一个人在过道里发愣。

向天笑坐在沙发上,魏仁武赶紧拿出来了茶叶,泡上了一壶茶。

岳鸣简直目瞪口呆,他也是第一次看到魏仁武做这种事。

向天笑问岳鸣道:“小岳,你在这里还好吗?”

岳鸣微笑着回答道:“有劳向叔叔关心了,我在这里一切安好,向叔叔此番前来,是为了什么事啊?”

“还不是你那爸爸想你了,让我过来看看你。”

“看我?他自己怎么不来。”岳鸣的言语中带着几分怒气。

“你知道的,你爸爸不方便。”

“是被那两母子给限制住了么?”

“也不全是,也有一部分是他身体原因。”

岳鸣听到身体原因四字,怒气便全消了,他语气也变得温和起来:“他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毕竟是自己的爸爸,父子连着血脉,他也并不能真正的恨自己的爸爸。

魏仁武竟然静静地站在一边,不发一言。

向天笑轻叹一声,说道:“有好转了,你就不用担心了,话说,你找到了你妈妈吗?”

岳鸣点了点头。

“我想母子重新相认,那个画面应该十分感人吧。”

“没有,我没有和她相认。”

“为什么呢?”

“她已经有了自己新的生活和家庭了,我不想去破坏。”

“傻孩子。”向天笑又叹了一声。

“其实你早就知道他妈妈在哪里吧。”这时魏仁武插了一句话。

“什么?”岳鸣非常震惊地说道。

向天笑,仰天长笑,不作回应。

“我的一个朋友是中国摄影协会的会员,我让他查过了,你当年也是会员,而且那张照片上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很明显那张照片是你照的。”魏仁武又开始卖弄他的推理起来。

“没有错,是我照的,我和小倩本来就是一起长大的,那张照片,是在我们十八岁的时候,我给她拍的。”向天笑承认了。

“向叔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实情呢?”岳鸣肯定不高兴了。

向天笑说道:“我自然有我的道理。”

魏仁武又说道:“他不直接告诉你,主要是想把你推给我。”

岳鸣明白了,因为魏仁武之前说过“上屋抽梯”的典故,所以才知道向天笑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他的安全考虑。

但是,岳鸣还有一件事不太明白,他问道:“向叔叔,你不是没有魏先生的地址吗?为什么你能找到这儿来?”

向天笑哈哈笑道:“现在有关成都的新闻,随处都可以看见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连环破案,就算想不知道你们俩的地址都难啊。”

“遭了!”魏仁武突然大喊道。

“什么遭了?”岳鸣被魏仁武吓了一跳。

“岂不是你弟弟也很容易知道我们的地址?”魏仁武担心地说道。

向天笑轻描淡写地说道:“放心吧,阿鸣,你爸爸已经知道他有些坏心眼,所以警告过他了,他应该短时间内不敢造次的。”

岳鸣狠狠道:“就算他敢做什么,我也不会怕的。”

“咱们还是换个开心一点的话题吧。”魏仁武觉得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就想调和一下。

“哈哈哈哈,就是,就是,阿鸣,别想那么多啦。”向天笑赶紧附和道。

岳鸣的心情难平复,只得默默地点点头。

魏仁武先开一个头:“向先生,你这么来,准备呆多久?”

向天笑说道:“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岳鸣说道:“这么急吗?”

向天笑说道:“公事繁多,没有办法啊,我刚刚来的路上,都接了好多工作上的电话。”

魏仁武哈哈笑道:“那今天,咱们得多喝几杯。”

岳鸣突然说道:“诶,对了,我很好奇一件事,你俩是怎么认识的?”特别是刚刚魏仁武对向天笑的态度,让他更加的好奇了。

两人相视一笑。

魏仁武笑道:“这个嘛,是向先生帮我渡过了人生最昏暗的时刻。”

向天笑笑道:“仁武过奖了,你才是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的那个人。”

岳鸣更加好奇了:“快给我说说,到底你们之间发生了一件什么事啊?”

魏仁武说道:“这要从我大学毕业后的游历生涯说起了。”

时间倒转到七年前。

在广州市的一处商业步行街上,借着是周末的日子,街上有很多来购物的人,本来大家都是带着来购物的心情在街上闲逛,目光应该都集中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上,但是那条街发生了一件事,把那些人的目光从商品那里给吸引了过来。

或者不能说是一件事,应该说是一个人,一个躺在地上,浑身酒气,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迷的男人,总之这个人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

这个人头发拉杂,满面胡须,穿得破破烂烂,一副乞丐像。

他不偏不倚地正好躺在这条步行街的正中间,一躺就是一上午,可能还不止一上午,有可能昨晚上他就已经躺在这里了。

本来大家逛街嘛,第一眼看到乞丐,都是会回避的,更别提多看他两眼,但是你走过来的时候看到他,再走过来的时候,他还是在那里,又走过来的时候,他依然在那里,特别是他笔直的躺着,一动不动,这个时候,你自然就会注意到这个乞丐了。

这个时候,你就会想,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会躺着一动不动呢?

然后,就会有两三个人站在那里窃窃私语,紧接着就会有四、五、六、七、八、九、十个人,到最后,那个乞丐周围就围满了人。

虽然,这群人都互相问道:“要不要叫救护车?”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真的叫了救护车。

只有一个人,一个四十多岁穿着昂贵的西装的梳着大背头的男人走到乞丐身前,查看了一下,便转头对着人群里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年轻小伙子说道:“阿凯,叫救护车。”

眼镜年轻人收到命令,立即掏出手机。

“不用叫救护车,我还没死。”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地上传到背头男人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