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家

“魏先生,你说我妈能在洞头县吗?”岳鸣有些担心会白跑一趟。

“当一个人没有地方可去的时候,就会回到她原来的地方,所以她一定在这里。”魏仁武很有信心。

“希望杜队长给的地址是对的。”岳鸣其实内心很复杂,他在来之前已经预想过和母亲的见面,甚至连第一句话该怎么打招呼,他在心里都演习过无数遍,但是现在真的要去见面了,他反而有些害怕和担忧。

魏仁武安慰道:“放心吧,这个地址,是经过很严密地精算出来的,首先筛选出洞头县叫王小倩的,然后找出这些叫王小倩的人里面由洞头县出生但是后来又离开过洞头县,在大概你出生不久后又回到洞头县的,而且年龄还要在四十多岁,结果就只筛选出一个人来,而这个人就是你的母亲。但是我唯一担心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带上这货?”魏仁武指着背后跟着的伍巍,很不耐烦地说道。

伍巍站在后面傻笑呵呵。

岳鸣说道:“因为他是本地人,路比较熟悉,再加上别人这么好心,我就不好意思拒绝了。”

伍巍赶紧附和道:“是啊,魏先生,温州的任何地方,包括那些角落、巷子什么的,我都熟悉,而且我主要是想和魏先生学习学习。”

“我最烦你们这些跟屁虫了,我告诉你,你要跟着,就最好少说话。”魏仁武没好气地说道。

“我保证不妨碍二位。”伍巍赶紧捂上自己的嘴。

“应该就是前面的咖啡馆,听杜克说,她现在经营这家咖啡馆。”魏仁武说道。

他们到达得是一家咖啡馆。

“‘咖啡猫咖啡馆’,名字挺有意思的。”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笑眯眯地说道。

“对啊,两个咖啡重叠起来,真是太有意思了。”伍巍也称赞道。

魏仁武白了伍巍一眼,伍巍赶紧又捂住自己的嘴。

三人站在“咖啡猫咖啡馆”的对面,迟迟没有进去。

岳鸣心跳得很快,他现在非常地紧张,他从来没有见过妈妈,甚至不知道她长什么样,而现在,只需要往前再走上十步,打开门,他便马上可以见到妈妈了。

“心里紧张吗?”魏仁武看穿了岳鸣心情的端倪。

“不紧张。”岳鸣强作镇定。

“我们都站在这里十多分钟了,你还没有进去,你还说不紧张?”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进去?”

“不要,这是你和她母子团圆的时刻,这种温馨的场面,应该是你独享的,再说,我也不喜欢这种煽情画面。”

“好吧,我是紧张。”

“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就像你第一次看到死人一样,你也恶心了半天,后来你还不是也习惯了,再说,你的母亲又不是死人。”

“好吧,我一个人去。”岳鸣总算迈出了步子。

打开“咖啡猫咖啡店”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肥大的咖啡猫,这只猫应该就是这座咖啡店的名字由来吧。

整间咖啡店不大,装修精致典雅、清新文艺,是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有少许年轻人在一旁的座位上闲聊,欢声笑语,一片祥和。

吧台上坐着一位妇人,手握着一本三毛的《倾城》正在仔细地品读,只见妇人大约四十多岁,面容写满岁月,但是清新素雅,身着青色长裙,骨子里透着一种知性女人的味道。

岳鸣在一进门的时候,眼光就聚集在这个妇人身上,他知道这个妇人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母亲,但是他并没有立即上前相认,而是找了一个座位坐下,脱下外套放在一边。

妇人注意到有客人进店,她轻轻地放下书,微笑着向岳鸣走过来,岳鸣心跳得很快,快到他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请问,小哥想要喝点什么咖啡?”妇人的声音非常地动听,给人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

“我…我,要…要…”岳鸣紧张到甚至不能完整地讲出一句话。

“要不,试试我们咖啡店独有的咖啡‘咖啡猫’。”

“好…好。”

妇人面带桃花似的笑容回到了吧台准备咖啡。

岳鸣赶紧深呼吸一口气,他告诉自己要放轻松,不要忘了自己的目的。

妇人带着一杯冒着白烟的咖啡来到岳鸣面前,她将咖啡递给岳鸣,示意他尝一尝。

岳鸣尝了一小口,咖啡不苦、不酸、不涩,带着几分奶香味,有非常香甜、滑润的浓郁口感。

岳鸣称赞道:“好喝,味道也挺特别的。”一口咖啡下肚,岳鸣还没有发觉,他的紧张感已然完全消除了。

妇人笑了笑,算是回应岳鸣的称赞,她在岳鸣的对面坐下来,说道:“这是一杯猫屎咖啡,我觉得猫屎这个名字太难听了,所以才取名为‘咖啡猫’。”

岳鸣恐惧地看看那种懒洋洋的咖啡猫。

妇人掩面笑道:“不是它的屎啦,放心,材料都是进口的。”

岳鸣才算放下心来。

妇人又道:“小哥是外地来的吧。”

岳鸣点点头。

“来这里旅游?”

“算是吧。”

“洞头县是个很冷门的旅游县,但是四面环海,非常地有特点,你来这里旅游,还真是来对地方了。”

“我喜欢这样的岛城,我也喜欢大海,无边无际,自由不羁。”

“小哥的心境很不错,小哥怎么称呼啊?”

“我叫魏仁武。”岳鸣暂时还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名,他怕相认的太唐突,他需要循序渐进。

“小魏哥,你好,我叫王小倩,是这个咖啡店的老板。”

岳鸣听到这个名字,心头又震了一下,他知道她叫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已经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里,他多想在这个时候叫一声妈妈,但是他还是要忍住,他必须绅士,不能唐突。

“王女士,你是本地人吧。”

“没错,我从小在这片土地长大的,魏小哥一个人出来旅游的吗?”

“是的。”

“魏小哥,肯定心里藏着事。”

岳鸣顿时脸就红了,他万万没想到竟然被她看出来了,他还假装说道:“你怎么知道?”

王小倩呵呵笑道:“我毕竟年长这么多,你一进来这里,就心神不宁,肯定有心事。”

岳鸣顿了顿,调整了呼吸,他鼓起了最大的勇气,他说道:“其实……”

“妈,我回来了。”岳鸣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门口突然冲进来一个染了黄头发的学生,穿着校服,一进来就大声嚷嚷道。

黄头发小子一看见王小倩,就跑过来说道:“妈,我饿了。”

王小倩摸了摸黄头发小子的头,慈祥地问道:“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你爸呢?”

“我在这里。”一个五十岁左右穿着很规矩的西装的男人走进了咖啡店。

男人也走到岳鸣他们跟前。

此情此景,说实在的,岳鸣脑子里很乱,他实在没想到,她的妈妈已经重组了一个家庭,并且还有一个孩子,那么这个顶着一头黄发的小子就是他同母异父的弟弟了。

岳鸣带着颤抖地声音问道:“这两位是?”

岳鸣问的简直就是废话,这两个人是谁,明明已经很清楚了,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问了出来。

“哦,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黄头发坏小子,是我的儿子,另一位是我的先生。”

岳鸣只是尴尬地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黄毛小子嚣张地问道:“妈,他是谁啊?”

王小倩生气道:“礼貌一点,这位哥哥是客人。”

“哼,我才不管客人不客人啦,我饿了,我要吃饭。”黄毛小子调皮的说道。

“好好好,我去弄饭。”王小倩又对岳鸣说道,“魏小哥,我就不打扰你了,你请慢慢享受这咖啡。”

“您请便。”岳鸣的话,说得非常苦涩,他的心里不是滋味。

王小倩和他的丈夫以及黄毛小子离开了座位,岳鸣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三人谈笑风生,充满了家庭的幸福感。

岳鸣突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他把咖啡的钱放在桌上,便趁王小倩不注意,默默地离开了咖啡店。

出了咖啡店后,岳鸣的心情反而轻松了。

魏仁武带着邪邪地笑容,问道:“怎么样,母子团聚了吗?”

岳鸣假装生气道:“其实你早就知道她已经重新有了一个家庭。”

“那当然。”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告诉你,你还会来吗?”

“不知道。”岳鸣是真的不知道,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会来,至少来看看。

“人也见了,现在你怎么想的?”

“她已经有她新的生活、新的家庭,我如果贸然和她相认,只会打破她现有的宁静,所以我放弃了,不管怎样,我能见到她一面,已经很知足了。”岳鸣深深得叹了一口气。

“你能明白这点,就说明你不是一个莽撞的人,接下来,你怎么办,心愿已完成,要回家吗?”

“回家?回我父亲的家吗?不,我也有一个新家了。”岳鸣露出了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灿烂的笑容。

魏仁武哈哈笑道:“好吧,我们回家。”

伍巍在一旁完全听不懂两人在说哪个家,他好奇道:“要不,我也跟你们回家?”

“你?免了吧。”魏仁武和岳鸣异口同声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