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八、看见想让你看见的

满脸横肉的杜克,硬生生地挤出一丝笑容,说道:“魏先生,怎么咱们又回到这公寓来了?”

魏仁武说道:“我是让你来抓人的。”

“抓谁?”

“萧画。”

“他是凶手?”

“就是他。”

“有什么证据吗?”杜克脸上显出了难以想象的兴奋。

“等咱们上去找到他,我会和他当场对质。”魏仁武得意地笑了。

砰砰砰。

杜克亲自敲门,魏仁武和岳鸣静候一旁。

过了良久,门才开了一个缝。

萧画探头出来,说道:“哦,杜队长和魏警官啊,还有什么事吗?”

杜队长笑眯眯地说道:“萧总,有件很紧急的事情,要跟你说一下,可否让我们进屋?”

“这……”萧画好像很为难,“要不明天再谈吧,我累了,需要休息了。”

“需要休息?别逗了,萧总,现在才六点多钟,你告诉我你需要休息?”杜克收起了笑容。

“杜队长,我们每天上班很辛苦的,我是真的要休息了,请你不要打扰我。”萧画的态度十分强硬。

杜克冷冷一笑,大力一脚踹开了门。

因为杜克突如其来的动作,萧画甚至被突然扇开的门给碰到了头,额头顿时一块红肿。

萧画立即暴怒起来,指着杜克的鼻子骂道:“杜队长,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可是在擅闯民居啊,我要去纪委检举你,我还要去法院告你。”

杜队长冷冷道:“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萧画,你涉嫌谋杀你的老板沈文德,我现在正式逮捕你,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萧画不以为然,坐到沙发上去,狠狠道:“从现在开始,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我不会说一个字。”

杜克也没有立即逮捕萧画的意思,只是用眼神向魏仁武求助。

在这针尖对麦芒的时刻,魏仁武走上前去,在另一个沙发坐下,他冷静地说道:“你不说话,没关系,那接下来,就由我来说吧。”

萧画果然一句话也不说,甚至没有正眼瞧过魏仁武。

魏仁武又说道:“从哪里开始说好呢,要不就从沈老板霸占你娇妻开始吧。”

萧画现在总算正眼瞧瞧魏仁武了,而且他的目光还流露出一丝愤怒。

“以萧总这般年纪,娶得娇妻,本是一件幸事,正奈娇妻红杏抛到了自己的老板手中。”魏仁武在笑,然而笑容中却带着最毒的刺。

萧画这次坐不住了,猛地站起来,喊道:“不要胡说八道,没有的事。”

魏仁武哈哈笑道:“萧总不是不说话么?现在怎么又讲话了呢?”

“你再胡说,我还会给你加一条诽谤罪。”

“哎呀,真是吓死我了。”魏仁武奸笑道,“放轻松点,萧总,紧张的时刻才刚开始,你现在就这么恼怒了,待会还不得把我活剥了。”

萧画冷哼一声,又坐了回去。

魏仁武接着道:“因为沈文德是你的老板,你的生计全要靠他来维持,所以你宁可离婚,也不愿意离职。”

魏仁武说得很慢,他在观察萧画的一举一动,当萧画额头开始冒冷汗时,就说明他的推测是正确的。

“大概那个时候起,你就在谋划要怎么弄死沈文德,而且责任还落不到自己身上吧。”

萧画不回答。

“昧着自己的心,极力讨好沈文德,并且还邀请他在修建这座公寓的时候,一起留两套房,靠着住。明明可以住隔壁,却要选择住楼上,那个时候,你就设计好了这样的办法的。”

虽然萧画不说话,但是杜克却说话了:“魏先生,你什么意思啊,能讲清楚一点吗?”

“萧总先是住在沈文德的楼上,然后亲自参与了整座大厦的安保系统的安装,就是为了布一年后这个局。”

“怎样的局?”

“现在,我们又来说说沈文德死前的这个局吧。沈文德和萧画一起参与了宴请客户,沈文德喝得个酩酊大醉,而萧画为了能够清醒地应对他的计划,便喝得很少,所以我们从监控中便可以看到萧画扶着已经意识模糊的沈文德回家。”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仔细听魏仁武的陈述。

“然后我们又看到第二段监控视频,是在十一楼时,萧画掏出沈文德的钥匙打开了沈文德家的大门。”

杜克提出质疑说道:“这些我们都看见了,后来萧画也走了,如果凶手是萧画,他是如何推沈文德下楼的呢?如果是他当时就推沈文德下楼,这又和尸检报告里面的沈文德死亡时间不相符合了。”

“确实不是他当时马上推沈文德下楼的。”

“后来,他也回到了自己屋里,没有再出门了,难道是他会穿墙术,又穿到沈文德家?还是他开了个地道钻进沈文德家?”

“都不是。”

“那到底是怎样?”

“我问你,沈文德的家在哪?”

“在1111号房间啊。”

“萧画住哪?”

“1211号啊。”

“萧画送完沈文德,回到的哪儿?”

“1211号房间。”

“萧画送沈文德到哪个房?”

“1111号房间。”

魏仁武很大幅度的摇头,说道:“不对,大错特错。”

杜克的思绪有些凌乱了,他低着头说道:“等等,我得缕一缕,萧画送沈文德去的1111号房间,自己回的1211号房间,这是我们在监控里看见的,哪里不对了?”

魏仁武呵呵笑道:“因为萧画送沈文德回得根本不是1111号房。”

说到这里,萧画眼角抽搐了一下。

这几个人当中,只有岳鸣没有感到意外,因为跟着魏仁武调查了一天,他大致也能窥得一些真相了。

杜克疑惑道:“不是1111号房,能是哪里?”

魏仁武回答道:“不是1111号房,萧画送沈文德回得是萧画自己家——1211号房。”

杜克大吃一惊,他完全没有想到,他惊讶道:“什么?你说,萧画送沈文德回得是这里?”

“没错。”

“那监控里,我们看到的不是这样的啊。”

“对,监控视频是个关键,这就是萧画想让我们看见的监控视频,因为看了监控视频,所以才会认为沈文德是回的自己家,才会认为萧画没有任何嫌疑。”

萧画这个时候,又说话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魏仁武等得就是萧画说话,他一说话,就证明他急了。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魏仁武饭不会乱吃,话也不会乱说,我会一层一层掀开你设的所有机关。”

杜克说道:“魏先生,不用理他,他已经是瓮中之鳖了,继续说你的推理吧,说说看他是如何移形换位,把十一楼变成十二楼的。”

“我刚刚不是说了么,这整个大楼的安保系统,都是萧画设计安装的,把十二楼和十一楼监控视频调换,对于他来说,简直如同拿把杀牛刀切西瓜一样简单。因为安保系统是他安装的,就算他不在监控室,他也可以自由地切换监控,他一定拉了不少监控的暗线在他家里,这个如果找点专业人士来看看,我相信一定能找到那些暗线,甚至我认为他可以无线远程操纵监控。”

说话间,魏仁武又在看萧画,他在等待萧画给出回应,但是萧画好像也意识到了,便把脸撇到一边。

魏仁武嘴角扬了起来,说道:“他先把提前几天电梯的监控弄坏,以便于实施计划当天,他们乘坐电梯时,没人能看见他们上的是几楼,为什么要提前几天呢?是因为如果当天电梯的监控坏掉的话,会显得很刻意,容易招惹怀疑,提前几天,会让整个事情显得理所当然。然后,就是调换十一楼和十二楼的监控了,他只需要犯案前调换掉监控就行了,反正愚蠢的保安又弄不懂那个监控,再加上保安那个时候,都会习惯性的打瞌睡,根本不会理那监控的。”

萧画面无表情,但是杜克和岳鸣却听得津津有味。

“我第一次到沈文德家的时候,没有闻到一丝酒味,家里也非常地整洁干净,按道理说,沈文德宿醉回家,不可能不留点酒味,或者弄乱某个地方,这就很奇怪了。”

听到魏仁武这番话过后,萧画哈哈大笑起来,不知道他是真的笑,还是掩饰自己的心虚的假笑,总之他笑道:“你说的跟真的一样,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监控里面很明显能看到十一楼和十二楼的门牌号,就算我能调换监控,总不能调换门牌吧,我可是把沈老板送到家后,便立即去修理电梯的监控了,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这些事,我想保安能为我作证吧。”

魏仁武也笑眯眯地说道:“确实你没有时间去做这些事情,我也没说过是你去做的这些事啊。”

杜克就奇怪了,他问道:“不是他还会有谁?”

魏仁武站了起来,向萧画的卧室走去,边走,他还边说道:“一个人做不到,就肯定是两个人做的,而那个人也在这个屋里。”

萧画的卧室是关着门的,魏仁武打开了门,对着里面喊道:“可以出来了,前萧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