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七、长舌妇

“魏先生,你到这里来,所为何故呢?”伍巍怀着憧憬问道。

魏仁武笑道:“其实我是来查案的。”

“莫非是调查沈文德之死?”

“正是。”

“现在进展怎么样呢?”

“进展得还不错。”

“那能不能告诉我一些?”

“不能。”魏仁武果断地拒绝了。

伍巍略显失望,但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他说道:“那魏先生要怎样才能告诉我呢?”

“等我彻底把这个案子弄完,我再告诉你吧。”魏仁武又掏出香烟,他除了公共场合以外,从来不避讳抽烟这件事,甚至有时候烟瘾上来了,便更会顾及是不是公共场合了。

伍巍的积极性又被调动了起来,他兴奋道:“魏先生,我能不能以你为主角,写一部小说?”

魏仁武抽着烟,说道:“随意吧,反正你弟弟也老拿我作文章,就算我不同意,我估计你也还是会写。”

伍巍使劲地点头。

魏仁武站了起来,招呼着岳鸣道:“我们该走了。”岳鸣早就准备在门口了。

“魏先生,您就不多坐一会儿吗?”伍巍使劲地向挽留住魏仁武。

“不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魏仁武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岳鸣赶紧把门打开让魏仁武出去,自己也立即跟出去,随手又把门关上。

门彻底关闭前,听到伍巍传来一声:“魏先生慢走。”

门外,岳鸣突然笑了,他笑道:“魏先生对这位小说家,可真是展示了难得的耐心啊。”

魏仁武把刚刚抽的烟扔到了楼道,他说道:“不要大惊小怪,我只是比较欣赏喜欢这样的年轻人,这让我想到了我年轻的时候,就像你一样,我对你也很耐心啊。”

“对我有耐心?除了对我做的菜有耐心外,其他方面还真没看出来。”

这时,魏仁武的手机响了,是杜克打来的。

魏仁武对着手机说道:“知道了,谢了,杜队长。”

“怎么了?”岳鸣问道。

魏仁武得意地笑道:“我们该去找第二样‘东西’了。”

魏仁武和岳鸣来到了一片旧楼区,这是温州最贫穷的地方,事实上,别看温州人在外边非常的风光,但是他们的家乡不知道为什么却异常的贫穷,而魏仁武和岳鸣二人来到的地方,却又是温州最贫穷的地方。

岳鸣很好奇地说道:“我们来这里干吗?”

魏仁武说道:“找第二样‘东西’啊,我来的时候不是说过吗?”

“找什么东西?”

“具体来说,应该是找一个人。”

“什么人?”

“萧画的前妻。”

“你找她干吗?”

“因为她有决定性的作用。”

“那她在哪儿?”

魏仁武指着面前的一栋旧楼,说道:“就在这儿。”

“那我们上去吧。”岳鸣立即准备上楼。

魏仁武制止道:“我们不上去。”

“为什么不上去?”

“我们在这里等她下来。”

“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

魏仁武不耐烦地说道:“你的问题真多,我懒得和你解释,按你的智商,理解起来会比较困难,你只管按吩咐办就行了,别再问了。”

岳鸣不敢再发问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看到萧画的前妻下楼。

两个小时过去了,依然如初。

终于在第三个小时的时候,魏仁武大叫道:“看着我。”

“啊?”岳鸣还没弄懂魏仁武的意思。

“她下楼了。”

岳鸣好奇地准备朝旧楼出口看去。

魏仁武又喊道:“不要去看,看着我。”

岳鸣紧张兮兮地看着魏仁武,而魏仁武却看着旧楼出口。

“你为什么可以看?”

“因为两个人一起看,会很奇怪,但是一个美女从我身边走过,我却不看一眼的话,也会很奇怪,她来了,假装和我聊天。”

岳鸣赶紧伪装地说道:“今天的天气还是不错啊!”

魏仁武白了岳鸣一眼,嫌弃地说道:“你敢再生硬一点不?”

岳鸣伪装地浑身不自在,他小声说道:“我本来就不会伪装啊,她还在那里吗?”

“早走了。”

岳鸣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又质疑道:“你怎么知道哪一个是萧画的前妻?”

魏仁武打开手机相册,拿给岳鸣看,解释道:“这是杜队长传来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虽然是一张证件照,但是能把证件照照成美人的女人,就一定是真正的美女,萧画的前妻无疑是这样的美女,樱桃小嘴、柳眉大眼。

岳鸣点头道:“不得不说,确实是一位美女。可是我们来的目的,就只是为了让你看一眼?”

魏仁武哈哈笑道:“这只是其中一个目的而已。”

“那另一个目的呢?”

“打探点小道消息。”

“从哪里开始打探比较好?”

“刚刚萧画前妻下楼的时候,我看到远处有一群四五十岁的妇女在议论纷纷,最好的小道消息当然得从‘长舌妇’那里打听。”

魏仁武向那群他口中的“长舌妇”走去,岳鸣赶紧跟上。

魏仁武很热情地向那群妇人打起了招呼:“各位大姐,你们好,我姓魏,是一名私家侦探,我想问一下,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柳如烟的人?”岳鸣知道,魏仁武口中的柳如烟,就是萧画的前妻。

这群妇人,一共三个人,其中一个满脸麻子的妇人回答道:“认识又怎样?”

魏仁武哈哈笑道:“认识就好办了,我的雇主怀疑柳如烟勾引她的丈夫,所以委托我出面调查,如果你们认识的话,我希望你们能给我提供一些线索。我的雇主给我的佣金非常的丰厚,如果你们提供的线索有用的话,我也会给你们不错的报酬。”

市井妇人的特点除了“长舌”以外,还有个特点——特别的贪财,魏仁武非常巧妙地利用了这两个特点。

这群妇人当然十分高兴啦,其中一个装扮妖艳,但是身材臃肿、面容老态的妇女媚笑道:“两位小哥哥,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说什么报酬不报酬的。”

另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妇女说道:“看哇,我说那狐狸精不止两个男人吧,你们还不信,这不是又来了一个要调查的么,说明还有一个男人。”

听到两个人的时候,魏仁武左眼皮跳了一下,忙问:“哦?还有两个男人?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样的男人呢?”

麻子脸的妇人说道:“怎么?小伙子,对这两个男人也有兴趣?”

“大姐,万一没有第三个男人呢,这两个男人中,说不定就有我雇主的丈夫。”

妖艳的妇女说道:“两个男人都不是,其中一个男的已经死了,另一个男的是那个柳如烟的前夫。”

“死了?”魏仁武假装很惊讶的样子,但是他明明知道这些人说的是谁,因为就连岳鸣都已经猜到他们说的是谁了。

年轻一点的妇人说道:“那个死了的男的,可出名了,是一个大富豪,资产起码都好几亿了。”

“到底是谁啊?我好奇心特别重。”

妖艳的妇女说道:“说出来,吓死你,沈文德你听说过没有?”

听到沈文德的名字,魏仁武和岳鸣都显得非常的吃惊,魏仁武当然还是假装的,岳鸣是真的吃惊啊,虽然他也猜到了,但是亲耳听到,还是忍不住会心头一紧。

魏仁武问道:“那个沈文德,那个温州首富?”

三个妇人同时点头。

“没想到他们俩还有一腿啊。”

麻子脸妇女不屑地说道:“他俩早好上了,柳如烟那个狐狸精刚搬来这里的时候,那个沈文德就经常来找她。”

“柳如烟是什么时候搬来这里的?”

年轻点的妇人说道:“大概一年前吧。”

“他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

妖艳妇女说道:“所以才说她是狐狸精啦,温州人都知道沈文德有妻有儿,仗着自己有点姿色,就勾引人家老公,还不就贪图别人那点钱呗。”

魏仁武又开始自己习惯的动作,抚摸八字胡,他还问道:“那柳如烟的前夫呢?是不是也经常来。”

麻子脸妇女说道:“那真是个犯贱的男人,明明都已经离婚了,还经常来找那骚货,想来他们结婚的时候,他的‘帽子’就已经绿油油的了,撇掉了这骚货,就赶紧找下一个呗,结果还要跑过来倒贴,真是傻到家了。”

魏仁武哈哈笑道:“三位大姐,你们说的,我都明白了,看来我雇主的老公没有被这狐狸精勾引,不过我还是要给你们报酬。”魏仁武给岳鸣使了一个眼色。

岳鸣心领神会的掏出一千人民币,递给年轻的妇人。

魏仁武和岳鸣离开了旧楼区后,魏仁武突然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要给一千呢?他们三个人恐怕不能平均分配吧?”

岳鸣露出了坏坏的笑容,他笑道:“我就是要让她们为了钱起争执,我讨厌这种爱嚼舌头的人。”

魏仁武哈哈大笑起来:“你呀你,越来越坏了,再也不是我刚认识你那么单纯了。”

“你要找的‘东西’,现在应该齐了吧。”

“已经齐了,接下来就该邀请杜队长过来,我将带他看一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