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六、侦探小说

出了公寓,魏仁武说道:“杜队长,能不能帮我查一件事?”

杜克笑眯了眼,回答道:“魏先生有何指示,尽管差遣。”

魏仁武说道:“帮我去查查那个萧画的前妻住哪里?”

“为什么要查萧画的前妻呢?”

“先别问,我肯定是有我的目的的。”

“那我立即去查。”

杜克说完,就走了。

岳鸣说道:“现在我们该做些什么了?”

魏仁武说道:“其实,我大概已经能推理出大致的情况了,但是还差一点关键性的东西。”

“什么关键性的东西?”

“有两样。”

“哪两样?”

“不知道,要找到了才知道。”

“从哪儿开始找呢?”

“我觉得咱俩要分头行动一下了。”魏仁武很严肃地说道。

岳鸣本来很兴奋魏仁武单独交给他任务,但是当他听到任务的时候,心凉了半截,结果魏仁武只是叫他去找一家像样的川菜馆。

岳鸣没好气地独自在街上晃荡,都不知道上哪儿才能找到合魏仁武口味的川菜饭馆。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川菜在全国太流行了,要找一家川菜馆也还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所以岳鸣也没有花多长时间便找到一家他认为还不错的饭馆。

为什么他会认为还不错呢?这完全是按照魏仁武的经验来分析的,装修不怎么样,但是客人却不少,这就一定是一家好饭馆。

而这家名叫“李记川菜馆”的饭馆,装修可谓十分简陋,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现在才十一点半,饭馆里已经坐满了客人,岳鸣想占一个座位,都得排队。

大概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岳鸣腿都站麻了才占到一个位置,刚占到位置,岳鸣赶紧打电话叫魏仁武过来,因为在这种生意火爆的饭店,你“占着茅坑不拉屎”,是会被老板赶走的。

听说有好吃的,魏仁武简直来得比火箭还快,不到十分钟,就已经到了饭馆。

刚进饭馆的魏仁武,瞬间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魏仁武虽然长相还算可以,而且显眼的八字胡更增添了一些男人味,但是还不至于耀眼到,能吸引到这么多的目光。

亦可以说吸引目光的不是魏仁武的人,是魏仁武身上的味儿。

非常刺鼻的酸臭味,魏仁武简直就像是才从垃圾堆里出来似的。

岳鸣也很是好奇地问道:“你上哪儿去了,身上怎么这么一股味儿?”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去了一趟垃圾堆。”

“你没事跑垃圾堆干吗?”

“当然是找东西啦,你觉得一个正常人会没事跑到垃圾堆里去么?”

“但是,你不觉得现在饭馆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吗?”岳鸣说那些人的眼光异样,形容地都还是有点保守了,那些人明明是愤怒的眼光。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我也没有多少时间去洗澡换衣服啊,刚忙完,你就打电话来叫我来吃饭,我当然是选择先吃饭啦。”

“或者,咱们要不要换个地方吃饭,在这里吃饭,总感觉有点不踏实。”岳鸣所说的不踏实,是指别人的目光。

“不去,懒得跑了,快快给我点菜,我饿疯了。”魏仁武大声嚷嚷道。

岳鸣点了几个川菜的传统菜式,比如麻婆豆腐、青椒肉丝之类的,但是这些都不合魏仁武的口味,唯一还算合口味的,也就是一盘凉拌拐肉了。

魏仁武倒是狼吞虎咽的,而岳鸣却不是特别有胃口,主要还是因为魏仁武身上那个味道。

岳鸣小声问道:“你去垃圾堆里,到底是想找什么?”

魏仁武也压低了声音,嘴里包着饭说道:“还记得在监控室的时候吗?当时在放其中一段监控视频的时候,我让保安暂停了一次。”

“记得,好像你还让他放大视频,看里面的垃圾袋。”

“没有错,我就是去找那个垃圾袋了。”

“垃圾袋里有什么?”

“一些扯掉的笔记本的纸。”魏仁武从怀里拿出一堆很皱的纸放在饭桌上,这堆纸有着和魏仁武一样的酸臭味。

岳鸣不想碰那些纸,所以他也没有打开,只是问道:“这些纸是什么?你为什么非要把它们翻出来?”

魏仁武露出了得意地笑容,他解释道:“是一个小说家写的小说,可能他感觉写得不是很好,便撕掉扔了,被我又找出来了。”

“写得是什么小说?”

“侦探小说。”

“你费了这么大工夫,在垃圾堆里打滚,就是为了找这个?”岳鸣感觉难以置信。

“是的。”

“找到了,又能怎样?”

“找到了,就该去还给它的主人。”

“我很好奇,你是事先就知道那些纸的,还是找到了才发现是一堆纸的?”

魏仁武又笑了,他笑道:“我当然是事先知道的,在监控视频里,我就看到垃圾袋里有很多被揉成团的本子纸,我就知道垃圾袋的主人肯定是一名文字工作者,不然谁会这么无聊地撕本子玩。”

“你就是为了把那堆纸还给别人么?”

“千真万确。”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就是看到是写的侦探小说,才准备去提点一下那个人啊。”

岳鸣无言以对,但是他心里明白,这事远远没有那么简单,最后他说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魏仁武把菜盘里的最后一块肉吃了,用餐巾纸抹干净了嘴巴,说道:“等你把饭钱结了,我们就出发。”

魏仁武和岳鸣又回到了那栋沈文德坠亡的公寓,他们这次去的是十二楼。

他俩站在1210房间的门口。

岳鸣说道:“我俩是站在1210房的门口?”

“是的。”

“我们不是找1110房么?”

大门上写有门牌号的门牌是卡在塑料框里的,魏仁武把门牌取下来,指着门牌的门牌号,说道:“你瞎吗?这上面是不是写的1210?”

“虽然确实是1210,但是我们不应该是去1110么?”岳鸣还是没弄明白。

魏仁武只是笑笑,不说话。

“等等,等等,我好像明白了一些。”岳鸣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恍然大悟。

魏仁武没有等岳鸣发表自己的看法,便敲了门。

砰砰砰……

良久,才有人来开门。

开门的是一个戴着大黑框眼镜,穿着睡衣,头发乱得跟鸡窝似的男青年。

“你们找谁啊?”眼镜青年问道。

“我们找你。”魏仁武笑眯眯地答道。

“我不认识你们啊,你们找我什么事?”

“你不认识我们不要紧,我知道你是一名侦探小说家,我是你的书迷。”

“书迷?”

“对啊,你的书迷,你就愿意看到你的书迷站在门口和你说话吗?”魏仁武坏坏的一笑。

眼镜青年是觉得好像让别人站在门外不太礼貌,连忙说道:“两位快请进。”

岳鸣不知道魏仁武此举的目的究竟是为何,但是只能不发一言地跟着魏仁武。

两人进了屋,这房间完全就是一个单身男青年该有的样子,东西乱放,椅子杂乱无章,茶几上放着已经吃完的零食口袋,还有一桶只剩汤的方便面。

岳鸣生平最厌恶肮脏的环境,他甚至不愿意找地方坐,只是默默地站在一边。

魏仁武捡了张板凳坐下,说道:“我捡到了一些你写的稿子,想和你探讨一下。”

魏仁武掏出了那一堆脏兮兮的废纸。

眼镜青年说道:“那些是我扔掉的稿子,你怎么又捡回来了呢?”

“因为,我第一次见到有人写推理小说,用的不是物理推理,而是心理推理。”

“说句老实话,心理推理的写法,我还在一个尝试阶段,毕竟物理的分析更具有科学性,更容易说服人,而心理的推理,还是太玄了,不容易被人接受,所以我在写的时候,灵感总是上不来,写了又撕,撕了又写。”

“虽然心理推理不具有说服力,但是它却能通过犯罪动机,快速地锁定嫌疑人,这在实战中更为有效。”

“你好像很了解心理推理似的,你到底是谁?你根本不是我的书迷。”眼镜青年开始质疑魏仁武来。

魏仁武哈哈大笑起来,他笑道:“我确实不是你的书迷,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的小说根本就还没发表,我哪里来的书迷,你到底是谁?”

魏仁武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冠,自我介绍道:“我叫魏仁武,是从事刑事侦查工作的。”

眼镜青年也站了起来,摘掉眼镜,一脸崇拜地说道:“你是神探魏仁武?我知道你,没想到你竟然来我家了,哈哈,我真是太幸运了。”

魏仁武反倒有些惊讶,岳鸣也十分吃惊,没想到在这温州也有人认识魏仁武,岳鸣率先问道:“你怎么知道魏先生的?”

眼镜青年说道:“你就是魏先生的助手岳鸣吧,是这样的,我有个弟弟在成都做记者,名字叫伍月,他是专门负责跟踪报道魏先生的。”

“原来那个死盯着我的记者是你的弟弟啊。”魏仁武总算明白了过来。

眼镜青年兴奋地说道:“魏先生,我叫做伍巍,以前是做会计的,现在失业了,因为看了我弟弟对您的报道,所以才想写侦探推理小说的,我的笔名叫做先笙。”